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何小紫说:“你没管吗?你为什么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你那个秘书小赵?让他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子强就心里笑了,看来这秘书小赵是看上了何小紫,不然怎么约人家吃饭,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帮着自己甩开何小紫了,季子强说:“我能有什么意思,他早就知道你的电话了,又不是我给他说的,你怎么乱怪人啊,还这么咄咄逼人了

    何小紫说:“我就是这样的,我一直就是这样的。我不想掩饰自己,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发现,对你只能这样,越咄咄逼人越好,对你稍好一点点,你就得寸进尽了,就更不把我当回事了,你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别说你什么意思也没有。别把我当两岁小孩子。你那点心思我会不知道?你是不是叫他来追我?我告诉你,你别想得逞,别以为随便找个人来追我,我就能放弃你。你也太不了解我何小紫了。“

    季子强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点不知你说什么!”

    何小紫说:“你会不知道吗?你别给我装糊涂。你是不是叫那个小赵一有时间就打电话给我,是不是要他缠着我。这样,你就可以解脱了?我老实告诉你,这根本不可能,我还会缠着你。我就是要缠着你。”

    季子强苦笑着说:“你这次真的冤枉我了啊,我真不知道他去约你。”

    何小紫说:“你那个秘书小赵,今天已经给我打了三次电话,才多长时间,你要想找个人来追我,也找件好的,找件像个男人的,他那歪歪叽叽的样子,不是我看不起他,我真怀疑他是搞基的,是假男人”。

    季子强又好气又好笑,想这何小紫,真是天马行空,什么都想得出来。

    何小紫没见季子强说话,以为他认了,就得理不让人的问:“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觉得理亏了?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做了?是不是觉得你对不起我何小紫了?”

    季子强想,这又那是那呀?怎么就想到我会对不起你何小紫了?季子强说:“再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我在等电话呢!”

    何小紫说:“这还不是事吗?这事还不重要吗?这是你不解决,你就别想挂机。我告诉你,你别想挂我的电话,你要挂,我还打,打爆你的机。”

    季子强知道,就这么拿着手机听,何小紫还会没完没了,还会说出更难听的话。这个女孩子,总自以为是,总强词夺理,一点也不掩饰地袒露自己,认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认为他季子强和她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

    他不想听下去了,说:“我的手机快没电了,没电了,真的没电了。”季子强一边说,就一边把手机关了。

    想一想,季子强自己都好笑起来,这个何小紫啊,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见过多少女人了,唯独这个何小紫让自己感到害怕,要说这样的美女自己不应该害怕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季子强心中就是有点害怕何小紫,或许也不是害怕吧,是因为季子强感到人家一个姑娘,如此爱慕自己,不管她的做法对不对,自己终究是不能太伤人家的,不是有句话叫什么爱一个人没有罪吗。

    这样又坐了一会,就听到门响了,季子强赶忙起来,本想在门后躲一下,等江可蕊进来吓唬吓唬她,可是还没走到门口,江可蕊就推开了门。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贼头贼脑的样子,就笑着说:“哼,又想干什么坏事了。”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过去搂住了江可蕊,两人啵了一下。

    季子强问江可蕊:“你吃饭了吗?”

    江可蕊摇下头说:“我还没吃呢,下午吃饭的时候不饿,就一直坚持到现在了。”

    季子强赶忙说:“你不吃怎么可以,你肚子里的孩子要吃啊,走走,我带你出去吃点好的。”

    “你到底是关心我呢?还是关心肚子里的孩子?”

    “都关心啊,关心你就是关心孩子,关心孩子就是关心你。”

    江可蕊哼了一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绕口令,走吧。”

    江可蕊也就没换衣服了,两人一起下楼,他们来到了附近的一个酒店,二人一边说一边径直往里走,季子强禁不住便冷眼观瞧大厅内的情形,只见高大巍峨的大厅被装饰成炫目的金黄色,三排巨大的琉璃灯盏将它照射的炫目堂皇。大厅两侧一色的高挑艳丽的迎宾女郎,见二人走近便温柔得屈膝微笑,季子强不由得使劲挺直了胸膛。

    两人径直到了一十八楼的旋转餐厅,见餐厅入口的两侧却挂了一幅对联,定睛看去,只见上联写着“月朗晴空今夜断言无雨”,下联则是“风寒露冷来晚必定成霜”。字面倒是有些意思,只是同这餐厅美轮美奂的外观多少有些不搭调。

    待二人走入靠窗的一个隔断坐下,见两名清秀挺拔的男侍者已经守候在餐桌前,季子强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整个新屏市城区就在脚下。看着鳞次栉比的街道和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他不由得暗暗感叹几声。正沉思间,却见一个服务员笑呵呵地将一本精致的餐谱轻轻的推到了自己的面前,季子强便沉吟着轻轻翻开。

    其实这些年季子强很少自己点菜了,所以对餐谱上的菜品几乎是一无所知,却不愿在江可蕊的面前露拙,便轻轻皱着眉毛,食指轻轻敲打着餐谱的书页,似乎在寻找自己心仪的菜品,却不敢耽搁太多时间,略略迟疑片刻后点了两份的海参泡饭,又要了两个皮蛋瘦肉粥,便将餐谱轻轻推给江可蕊说:“我就点这些吧,你看看还需要一点什么。”

    说着便示意江可蕊继续点餐。

    江可蕊笑着赞道:“不错啊,这饭我也爱吃,就先这些吧!”

    季子强点了餐后又笑着提议喝点什么,江可蕊不喝酒,两人点了一盒奶,慢慢的等着,一面就聊着天。

    这里的饭菜都是现做的,所以等的时候就比较长了,好在这里是转盘餐厅,坐在上面可以看到新屏市不同的夜景,两人也就没有太过焦急。

    江可蕊拿起奶汁瓶往杯中倒奶汁,但瓶已经空了,季子强发现了,对江可蕊说:“怎么一不注意?你的奶没了。”说完,自己呵呵呵的笑个不止。

    江可蕊说句:“缺德,”一巴掌打在季子强膊上<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指了指杯子说:“本来就没奶了吗。”

    女服务员送来奶汁,季子强接过拿在手里,还不想放过这个话题,说:“我想念的奶终于攥在我手里了。”江可蕊怕别人笑话,便抢过来,给自己倒上。

    这顿饭吃的很温情的,季子强和江可蕊现在都是领导,很少有时间单独像今天这样在一起悠闲的吃饭,所以在吃饭的时候,两人也是彼此的眉目传情,肉麻,肉麻的。

    等吃完了饭,季子强喊来服务员:“买单!”

    “好的,先生。”服务员转身走了,不一会儿送来消费清单。“先生,您消费总计五百五十元。”

    季子强有些发蒙,上下看了两遍,说:“这不是五百元吗?”

    服务员指了指清单说:“先生,你不又要了两瓶奶汁吗?清单标着呢。”

    季子强恍然大悟:“啊,对,我又要了两个奶。两个奶五十元?砸人!”

    “先生,我们的奶就是这个价。”女服务员说完,感觉不妥,赶紧补充:“我们酒店的奶汁就是这个价。”服务员这么一解释,季子强和江可蕊又都笑了一回,季子强掏足了钱,服务员匆匆地接过钱,匆忙地离开这个怎么说话都犯毛病的是非之地。

    深秋的晚上还有一点湿冷,阴气会穿透单薄的衣物直刺脊骨,季子强他们行走在路灯下,明亮与柔和映衬里的江可蕊,透出了她迷人的娇美,不由得,季子强与她拉开些距离,欣赏光影中的美丽,着实需要这样的距离。“觉得冷吗?”季子强爱怜地望着她。

    江可蕊斜了季子强一眼,说:“不冷,就算冷也没办法呀,你又离人家这么远。”

    “呵呵,”季子强笑笑说:“谁叫你这么漂亮,远些能更好地欣赏。”

    “哼,瞎说!”江可蕊嘴里嘟嚷着,可脸上却难掩笑意。

    “我发现自从你怀孕之后,你更漂亮了,为什么呢?”季子强凑近了一些。

    “呵呵,是因为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吧。”江可蕊嬉笑着说。

    两人就边走,边聊着天,后来两人谈到了爱情,谈到了,江可蕊说自己上学的时候尤其是喜欢岑凯伦笔下的爱情描写。

    季子强不清楚佛教中“缘定三生”的观点具有多少可靠性,而当他听到汇款人讲述岑凯伦笔下的人物时,感觉自己与江可蕊天生就存在着某种缘定,季子强虽然喜欢看琼瑶的爱情电影,但就而言,他和江可蕊完全一样,非常钟情于岑凯伦描述的爱情故事。

    相较于琼瑶阿姨作品的煽情、哭闹和杂乱,岑凯伦的笔触相对冷静,语言显得质朴优美,人物形象厚实可信,读来感觉心里踏实。

    他们一路谈论着岑凯伦和她作品里的人物,身体渐渐地靠近,两颗心也靠得更近,季子强还发现,每当说出“爱情”字眼的时候,已经结婚的江可蕊总是会散发出她的羞涩和甜蜜。

    季子强就一支手挽住了江可蕊的腰,江可蕊抬头向季子强微笑,她好似读懂了此刻季子强的心思。<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