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队长用衣袖抹了一下嘴上的水,说:“好着呢,每天一大早就出去打牌了,吃饭才回家

    庄峰哈哈哈的大笑着说:“这老陈,不过双龙啊,你要劝劝他,上岁数的人了,不要老是坐,多活动一下。”

    陈双龙连连点头说:“嗯,嗯,我经常劝呢。”

    庄峰就扔给了陈双龙一支烟,说:“叫你来啊,有件事情。”

    陈双龙说:“庄市长有什么指示,我一定完成。”

    庄峰摆摆手说:“一件小事,你知道前几天关押起来的那个给市一中修宿舍的建筑商吗?”

    这陈双龙点点头说:“认的啊,但好像昨天放了吧,说小子翻供了。”

    “嗯,嗯,是的。”说到这里,庄峰就停住了。

    陈双龙有点反应过来了,忙问:“庄市长的意识思是。”

    庄峰抽了一口烟,说:“想听到他不翻供时候的话。”

    “奥,这不难啊,我带几个弟兄去办一下。”

    “不过这事情不能就事论事的去抓人家,公安局已经放了的人,过了的事,在翻出来不妥啊。”

    陈双龙是什么人,在公安系统混了十多年的老油条了,这样的事情早就驾轻就熟,就笑着说:“市长放心,我明白的,不会用这件事情找他的麻烦,但进了我们那里,他想说什么,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保不齐他自己就把一中的事情说了,呵呵呵,是不是市长?”

    庄峰对这样一个能领会自己意图的属下肯定是满意的,他就站起来扭動着腰,甩甩胳膊,活动了几下,说:“行了,没别的事情了,你忙你的事吧。”

    陈双龙就赶忙站起来,低头哈腰的离开了庄峰的办公室。

    这陈双龙低头哈腰不过是在庄峰那里才会出现这样的动作,到了晚上,你是一点都找不到他此刻的模样了,他阴冷着脸,身边站着4个便衣,在这些便衣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长相漂亮,穿戴性感的女人。

    天已经全黑了,城市的中央,灯光是明亮的,照亮了新屏市轮的繁华,仿佛这灯光发出了整个太阳的光芒,但城市的小巷,灯光是凄凉的,朦胧中拐角处的垃圾桶旁,蜷缩着瑟瑟的臂膀,仿佛这灯光也要吝啬自己的光芒,不愿为他,指明未来的方向。

    陈双龙等人就站在这个地方,陈双龙回转身来,看着这个漂亮的女人,说:“爱丽,你记清照片上的人了吗?”

    这个叫爱丽的女人很妖娆的扭了一下腰,看着陈双龙说:“这人长的太普通了,不大好记啊。”

    陈双龙瞪了她一眼,说:“给你点小费你能记住吗?”

    这女人就嘻嘻的笑了,说:“那应该就能记住了。”

    陈双龙很鄙夷的哼了一声:“小费可以给你,但以后你再进来就没有今天这么容易出去了,除非你以后不做这皮肉生意<span css="url"></span>。”

    这女人就把脸一变,说:“陈队长,开个玩笑,看你认真的,放心,我记得这人。”

    陈队长说:“那就好。走。”

    说完,陈双龙当先带着4个便衣和这个女人就从小巷里拐了出来,没走多久,就看到了街边一个霓虹灯下的餐厅,从餐厅门口就闪出了一个人,过来对陈双龙说:“老大,人都在二楼,秋海棠包间。”

    陈双龙什么话都不说,带着这几个人都上去了。

    酒店里的门迎赶忙招呼,但陈双龙看都没看她一眼,后面一个便衣恶狠狠的说:“我们找人,在包间。”

    这门迎看到他们的面相凶恶,口气不善,也就赶忙闪到了一边,不敢在多说什么。

    这陈双龙等人就噔噔蹬的上了二楼,看到了秋海棠包间,几个人也不说话,上去就推开了门,包间里正在喝酒,一桌子78个人,有男有女,喜笑颜开的,突然的见闯进来了怎么多的人,也是一惊,其中一个像是干部模样的人就站起来说:“你们找谁,干什么的。”

    陈双龙并不说话,冷冷的扫了一眼包间的客人,对刚才那个叫爱丽的女人说:“你自己认一下,这里面有吗?”

    这女人就看了看包间的人,很快的抬手一指:“就是他,就是他。”

    陈双龙显得很严肃,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是治安大队的,你涉嫌买娼嫖娼,这个女人指认了你,到大队说清楚事情。”

    说话中,他身边就过来了两个便衣,一左一右的站在了那个建筑商的身后。

    这个建筑商就是修建一中宿舍的那人,昨天晚上刚放出来,今天几个朋友给他摆了一桌酒,帮他压惊呢,这惊还没有压住,现在又是大吃一惊。

    他自己也是有点糊涂,这个女人好像不认识,没见过,但似乎又像是在哪见过,这些年他在新屏市也不是个老实本分的人,要说没嫖娼那是假话,所以他就实在是搞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喝这女人搞过事情。

    不过想想倒也不怕,这不是什么大罪,了不起罚个3千元,他就想摆个架子,不能在朋友面前掉价了,说:“我不认识这女人,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把工作证我看看。”

    陈双龙也不说话,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在他面前亮了一下。

    这建筑商又说:“等一会吧,我还要打个电话。”

    刚才那个像干部的人也说话了:“这算什么大事啊,我认识你们陈队长,等我们喝完酒了过去,又不是杀人放火的问题。”

    陈双龙冷笑一声,说:“我不管你认识的是哪个陈队长,我就问一声,你是自己走,还是我们帮你走。”说着他一支手就分开了衣服的下摆,里面就听丁玲当啷的手铐碰撞声响起。

    包间的人都有点镇住了,那个干部有点结巴的说:“我认识陈双龙队长。”

    陈双龙懒得理他,对两个站在建筑商身后的便衣一点头,这两人的手就搭在了建筑商的肩膀上,建筑商打了个突噜尿颤,前几天的滋味一下就想了起来,心里这一惧怕,就忙说:“我自己走,我自己走,不劳烦你们动手,”说着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这些狐朋狗友,低啦下脑袋,跟着出了包间。

    在治安大队的黑房子里,这个建筑商连死的心都有了,刚才他还在酒店里山珍海味的吃着,这一刻却被人关在一间黑漆漆的小屋子里,不知道还会有怎样糟糕的待遇在等着他呢。

    这黑房子里老鼠很多,不时的碰到他的脚,还有成群的蚂蚁、虫子浩浩荡荡的朝着他涌过来,他觉得胃里一阵阵翻动着恶心,他只能站起来,来回的走动,却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到一只硕大干瘦的山鼠支棱着一身灰白的老毛,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地立在他的嘴边,一张泛着怪异气息的长嘴巴几乎已经触到了他的脚面。

    这个建筑商终于心理防御体系快要崩溃了,像个死了爹的小孩子一样哭得眼泪、鼻涕到处都是。房子外面,陈双龙在和几个警察玩着扑克,好像是挖坑吧,桌上放着一些零钱,他们从抓回这个建筑商之后,一直就没有审问,这个时间段是陈双龙远精心考虑的:不能太迅速,这样会让人感觉太简单、随意,当然也不能拖得太久,超出了一个人的忍耐阈限的话也不好,要在他将要崩溃而尚未崩溃的临界,这时再问他什么,他就会核桃板栗的什么都一股脑的交代出来。

    所以他继续打牌,一点都不急。

    而今天晚上,季子强多看了一会材料,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应酬,他就轻轻松松的回到了家,回家一看,江可蕊还没有回来,季子强就想着等一会,等江可蕊回来了一起出去吃点饭,左等右等,也没见江可蕊回来。

    季子强就打电话给江可蕊,问:“可蕊,你还在单位加班吗?”

    江可蕊说:“我刚准备离开单位,一会就回家了。”

    季子强说:“怎么那么吵呢?”

    江可蕊说:“这几天单位电视台录制十一的节目,演艺厅人多的很,我马上会走,你在家等我”。

    季子强说:“你路上小心点,开车慢点。”

    “你放心好了,乖乖的洗白,在家等我。”

    季子强说:“你别引诱我,我意志很薄弱的。”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着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刚把电话挂了,手机又响了,他以为是江可蕊忘了什么事情,又打进来了,也没看显示屏,就问:“还有什么事吗?”

    那知,却是何小紫的声音,她大声说:“你搞什么鬼?开了机占线这么久!”

    季子强说:“是何小紫同志呀,什么事情!”

    何小紫问:“你刚才跟谁通电话?”

    季子强愣了一下,想我跟谁通电话关你什么事?你、何小紫是我什么人?我跟我的女人通电话怎么了?你有权管吗?然而,嘴里却说:“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

    何小紫就大声的说:“我警告你,季子强同志!我的事不要你管!”

    季子强一下很稀奇的说:“我管你什么事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