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良青展现出了独有的气概,在接下来的整个晚宴中,他一直牢牢的掌控着宴会的节奏,本来不善言谈的他,今天超常发挥,自始自终再也没有给庄峰一点表现的机会br>

    他当仁不让的成了整个晚宴的中心人物,不管是新屏市的人,还是外地来的客人,他们都感受到了冀良青带给他们的热情,以及他本身具有的魅力。

    庄峰的情绪变的越来越低落了,和冀良青相比,他感到力不从心,他不喜欢自己在冀良青面前这样的渺小,这样的无足轻重,可是他找不到能和冀良青抗衡的支点,在冀良青的面前,他依然是黯淡和失败的。

    宴会结束了,客人们也都休息了,庄峰把这种抑郁寡欢也带回了自己的家里,其实也不仅仅是带回了自己的家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庄峰一直都很不舒服。

    但工作还是要做,掌握着新屏市行政和经济等重要权力,庄峰不管怎么说,还是挺忙碌的,庄峰是年岁不轻的人了,又加上要应付好多女人的需要,现在虽然说他也比较固定地认季红和小芬做为情人,但周围许多身材丰腴、性情豪放的女人却多了去了,对他都抱着跃跃欲试、以身相许的革命豪情,很多时候,男人的心性根本令他无法拒绝,于是庄峰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有些每况愈下。

    甚至自己都明显觉得已经被掏空的感觉,他想起毛老人家语重心长的告诫,就十分认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话放之四海的正确性,私下里,他偶尔也会毫无预兆地添了某种无奈——这人活在世间,谁都逃不脱受罪的命运啊。

    如今这世道,谁都羡慕当官的,谁都巴不得一生下来就尽早的将一张当党票攥在手里,拿着来做当领导的敲门砖,可那些个百姓们,谁又能知道当领导内中的苦处呢?

    你看而今的自己,又要应付无休无止、烦琐无聊的革命工作,又要满足无数女人的需要,这领导着实也很不好当呢,但生活就是这样:只要你活着,就会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去完成。

    何况现在的庄峰是新屏市注目的行政一把手?除了私人生活,近久的事情无端的,显得有些多了起来。

    忙是忙,庄峰还是有头大的时候,比如这个小芬啊,年纪轻轻的,没有多少社会和政治斗争经验,她很愚蠢和幼稚得到处去炫耀她和自己的关系,这件事情庄峰已经警告过好几次小芬了,但效果甚微,那丫头依然是我行我素的,就在前几天,小芬还约了一个省城的大老板,非要拉住庄峰去吃了一顿饭。

    这个老板也是瞄上了新屏市的高速公路项目,人家来新屏市没多长时间,就打听到了小芬和自己的关系,虽然庄峰也感觉到这个老板出手大方,是可以合作一把的,但小芬这样到处张扬,终究不是一个小事,万一那天传到了上面,那还了得?岂不是将自己送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庄峰坐在办公室里这样心绪如麻地胡乱想着,前几天在一中会议室受到冀良青的一通打压,这真的让庄峰感到气悶,丢脸。又想到了昨天冀良青在宴会上给自己来的那一排子,差点就让自己下不了台,他的情绪低落和灰暗到了极点,他就想,昨天到底是谁给冀良青通风报信的,让他及时出现,嗯,很有可能是季子强,这小子一点都不让自己省心。

    他冀良青凭什么就能这样对待自己,嗯,自己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常务副市长了,自己是市长,市长,堂堂正正的市长,和你冀良青一样的正厅级市长,你怎么还想坐在我的头上拉屎呢?

    一想到这事,庄峰就气不平,但这还不是他今天最生气的原因,就在刚才,几分钟之前,庄峰接到了电话,说公安局已经放了一中施工的那个建筑商了,说这件事故就是一个正常的天灾**,和这人,包括那个校长是一点关系都没有<span css="url"></span>。

    听到了这个消息,你想下,庄峰能不生气吗?

    其实要说真心话,这个校长和庄峰一点冤仇都是没有的,但庄峰在听到那个事故的一开始,就已经想要借题发挥了,当初这个校长自己就反对,是你冀良青搞一言堂,搞一手遮天调用了这个人。

    庄峰就想通过这件事情打击一下冀良青,给他一个下马威,让自己这三把火烧起来。

    谁料想的到啊,这个冀良青消息来的如此之快,果然是个老滑头,他敏捷而又果断的在自己还没有筹划完成之前,他就夺了自己的权,几天之后,现在什么事情都烟消云散了,自己算是什么,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想想的,庄峰就难受。

    正在庄峰心神不佳的时候,却听到了几下敲门声,在门口出现了一个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那就是季子强,他还望着自己傻傻的笑着,好像跟自己关系挺好的一样,恶心。

    不过庄峰还是要招呼一声的:“季市长来了,有事情吗?”

    季子强大不咧咧的说:“怎么?没事情就不能到市长这坐坐啊,呵呵呵,庄市长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庄峰一听,这不是前几天自己到季子强办公室去说的话吗?他还现学现用,给自己端回来了。

    庄峰无可奈何的笑笑,说:“奥,我能有什么意见啊,你现在是冀书记的红人啊,这一中的事情你帮着摆平了。”庄峰的言辞中就有一点不屑的口气。

    季子强也不生气,说:“对了,我今天就是为这事情来给你汇报的。”

    庄峰有点奇怪的问:“汇报什么?不是已经说了吗?这是你直接给冀书记负责,在说了,人你们都放了,现在汇报有用吗?”

    季子强叹口气,掏出了兜里的香烟,给庄峰递过去一支。

    庄峰看看烟,说:“吆喝,你一年四季的芙蓉王换成中华了?”

    季子强拿出打火机,帮庄峰点上,说:“这不是要过来见市长你吗?所以就专门开了一包好烟。”

    庄峰摇着头,嘿嘿的一笑说:“难得,难得。”

    季子强也点上了烟,笑着说:“其实一中这件事情,我心里也是不舒服的,我的性格你也多少了解一点,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连你在冀书记面前有时候都不好说话,何况我。”

    庄峰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一提到冀良青,他这心里就是一堆的不舒服,但还能怎么办呢,人家是老大,自己抗不过人家啊。

    不过看看眼前的季子强,冀良青感觉自己不能在他面前示弱,怎么说自己也是政府的一号人物,那能随随便便的就让别人小瞧<span css="url"></span>。

    庄峰冷冷的说:“我也是顾全大局,怕影响团结,对了,这一中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刚刚听说那个建筑商你们也放了。”

    季子强摇下头,就把这件事情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一一给庄峰说了,最后说:“主要是我刚上来,到新屏市的时间也短,否则的话,只要找几个公安局关系好一点的人,随便找个什么借口,把那个建筑商控制住,拿到他的口供,事情肯定就谁也捂不住了。”

    庄峰的眉头一挑,满腹疑惑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你就不怕这样做冀书记不高兴。”

    季子强说:“怕啊,但那样做是下面的事情,自己装个糊涂也就混过去了。”

    庄峰眯了一下眼说:“你们原来的口供呢?”

    季子强说:“我就看过一次,后来那小子翻供了。”

    庄峰沉默了起来,刚才季子强无意间的谈话一下就触动了他的一些想法,假如自己那样来一下,是不是就抓住了冀良青的把柄,冀良青这样使劲的保护这个建筑商和一中校长,难保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往来,要是真能让自己抓住,他冀良青以后看他还能怎么在自己的面前发威。

    但这个事情也不是全无风险的,一但这个建筑商强硬起来,口中咬死,那样的话自己只怕就有点被动了,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要是能找到这个建筑商其他的问题,用别的借口把他抓起来,好好逼一下,就算问不出什么什么,他冀良青也找不到自己头上来。

    这样一想,庄峰就抬起了头,对季子强说:“既然人家翻供了,那也没有办法了,算了,算了,你也不要给我汇报了,这事情我也不想插手,就自己看着办吧。”

    季子强很理解的看着庄峰说:“是啊,市长你每天的工作也多,本来我也不想打扰你的,但感觉不汇报一下总是不太好,现在也汇报了,事情也结束了,我就不耽误市长你的时间了。”

    季子强就站了起来,庄峰还是思考着什么,只是对季子强似有似无的点了点头,也没有站起来想送。

    在季子强离开后,庄峰一个人又坐了好一会,才站起来,走到了办公桌旁,想了想,拿起电话:“嗯,我庄啊,双龙,你要是不忙,现在到我这里来一趟吧。”

    这个叫双龙的是治安大对的队长,也就是当初把副队长武平生意抢跑的那个,他全名叫陈双龙,是庄峰过去一个同学的儿子,所以对庄峰也是很忠诚的,也为庄峰处理过很多事情,算的上一个真正的铁杆粉丝。

    治安队长陈双龙就忙说:“庄市长,我马上就过去,十分钟。”

    庄峰笑笑,说:“也不用赶这么急的,路上开车注意一点。”

    打完了电话不到1分钟的时间,这个治安队长陈双龙就风急火燎的赶到了庄峰的办公室,估计他连上楼都是跑步的,所以进来还在呼哧,呼哧的喘气。

    庄峰很满意的看着他,让秘书给他倒了一杯水。

    其实这陈队长也是故意这样作秀的,摆出一副对庄峰很虔诚的模样来。

    庄峰看着他大口的喝完了水,才说:“你老爸最近身体好好吧?我好久没见他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