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听得,一片唏嘘nbsp;

    处长这个时候也是满腹恻隐,他环顾了一下村长家里的摆设,只见一张低矮破败的小方桌支着一台黑白电视机,这是他看见的村长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他叹了口气,回身对村长说:“以后再碰上这种事情,包括这里的乡亲们,有什么事情和困难,要千方百计地找当地的政府,相信政府会帮助我们村民度过难关的”。

    村长回答着“好”。

    调查组还是很能吃苦的,调研到了下午两点,村长一家才把菜弄好,主妇既欣喜又害羞地来招呼大家吃饭,众人看那菜时,却是村长把自家养的唯一的一条狗杀了,这是山上人家招待贵客才上的最上等的东西。

    庄峰知道,这么一条狗,拿到市场去卖,可以换回四、五百元的呢!就十分自责本民族的人是这样愚蠢和憨笨,没有半点经济脑子。

    因为山上的人们多数居住得很分散,这次领调研组来搞调研,庄峰做得很隐蔽也很巧妙,并没有领着他们冒失地到自己的家里,这不是庄峰的悭吝,而是出于一种成熟的政治考虑,自己的那个家,装修得太豪华了,如果空有热情和大方,没有周全的考虑,让调研组的人看了,觉得你一个市长的家怎么就和其他人家不一样,搞得如此豪华,是不是你有什么样的经济问题吧?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果然边吃着饭,北京的处长和省里的副主任既是夸奖又是感叹地对庄峰说:“这么一个地方能走出你这样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十分的不容易啊”,

    庄峰听了且喜且惊,暗暗说自己的做法真是正确极了。

    回来的路上,处长又拍着肥胖的肚子感叹说:“都说住在城市,吃在农村,此言当真不虚”!

    庄峰却没有听到他的这番感叹,他仍然沉浸在对故土的伤感之中,只是一步一回头地拿了自己故乡张望,等到登上车,一路左转右绕的,再想回望时,自己那个贫弱凄凉的家乡哪里还有半分影子?

    季子强也为今天看到了农村景象震惊了,这里确实太穷,比起柳林市来,只怕都有天壤之别,季子强就在一路思考着,难道这就是因为地理环境的问题吗?

    难道就没有一些管理者自身的问题?

    季子强在整个路上都是心情沉重的,车还在摇晃,坐在季子强前面的是王稼祥,由于座位的问题,季子强今天没有带秘书小赵。

    出了这个乡的地界,路况才好了一点,这时候,季子强看看前面的王稼祥,说:“稼祥,市委那面你们没有通知吗?”

    王稼祥摇了一下头说:“连我也是刚知道的,估计人家直接通知给了路秘书长,这样的考察有时候不发文的,都是他们系统内部的考察。”

    季子强嗯了一声,说:“要不你问一下冀书记,下午到市里吃饭他能来吗?”

    王稼祥就拿出了手机,想了想,说:“我通知不好吧?”

    “没人让你通知啊,就是问一下。”说完,季子强就眨了一下眼。

    王稼祥就明白了,拨通了电话,说:“我王稼祥啊,你小魏吧,书记方便接电话吗?”

    小魏知道王稼祥和冀良青关系特殊,就说:“稍等一下,我给你转进去。”

    王稼祥就等了那么十几秒的时间,电话中传来了冀良青的声音:“稼祥,什么事情啊。”

    王稼祥说:“我和季市长正在陪同省上和北京的客人,下午返回市区要一起吃饭,你能出面吗?”

    那面就停顿了一下,冀良青问:“什么客人,我怎么不知道?谁负责接待的。”

    王稼祥就一五一十的把情况说了,最后说:“书记,你一会要来了可别说是我给你说的啊,我到不怕什么,问题是我坐的季市长的车,这万一庄市长迁怒到季市长头上,那就不好了。”

    冀良青冷冷的“哼”了一声,一下就压断了电话。

    王稼祥转头看看季子强,做了个鬼脸说:“书记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季子强装着没有听见,就把眼光投到了窗外,看着路旁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季子强想,山虽无言,然非无声。那飞流直下的瀑布,是它地裂般的怒吼;那潺潺而流的小溪,是它优美的琴声倾诉;那汩汩而涌的泉水,是它靓丽的歌喉展示;那怒吼的松涛,是山对肆虐狂风之抗议;那清脆的滴嗒,是山对流逝岁月之记录。

    而自己,也将要像这大自然一样,抗拒着四面八方的压力,迎接着每一个朝阳。

    今天招待省里和北京客人晚饭是安排在新屏市很有档次的地方,金峰大酒店里面,这地方很有情调,席面设在竹林深处的一个凉亭里,秋风中,这里一点都没有汗出,当然,这与身后站着一个妙龄女郎不住地给你扇风分不开,顺便说一下,这里是不用电风扇的,所有的清凉都是由小姑娘手里的扇子来提供的,说是纯自然。菜色很美,酒就更加对庄峰的味,是那种带着一种淡淡的清香的用好多种名贵中药泡出来的酒。

    这还不说,围着桌子边上转的这些个姑娘,一个个都长得面罗罗的粉嫩的甚是勾人,她们穿的衣服就很少,上身是紧身小褂,莲藕般白嫩的胳膊露到了肩头;胸部鼓着有如小山包,只要她们一举手,于是从她们腋下的衣服口子里就会很誘人地露出一些让人砰然心动的景色来。

    下身是超短裙。那裙子短到刚好将铜锣一般的屁股遮着,于是,玉柱般光鲜可人的大~腿就很耀眼地在跟前晃着。如果说桌上的菜味道很好的话,那这些姑娘就真可谓是秀色可餐了。

    据说,金峰大酒店的老板招女服务员条件很苛刻,一要看脸模子上不上彩,二要看身架子有没有形,三要听声音甜不甜糯,这是最基本的三样,但即使是这三样都达到了标准也不一定录用,还有一个更为厉害的关要过,那就是要整个的脱光了衣服,让老板娘对应聘者的肤色进行品评,一般来说是要皮肤白的,如果皮肤不白但很细嫩也可以考虑。

    此外,还要奶奶比较挺的,要小腹下的那一段情很有特色的等等,这些过关了方才被录用<span css="url"></span>。

    当然,这里的姑娘工资那也是很高的,基本工资就是两千多,外带抽成,客人给的小费不算,一个月下来那也有五六千甚至更多!

    宴会开始了,佳肴珍馐、鲍参翅肚满桌,众宾客觥筹交错、推杯过盏,此刻,酒宴已经有一些热闹的景象了,有几个家伙趁着酒兴时不时地与姑娘们来上那么一下,挨挨擦擦地在人家的手上腿上甚或屁股上来上一下。

    但今天情况是不一样的,庄峰要好酒款待,小心伺候,千方百计讨取这些京城来人的欢心,生怕哪一点照顾不周得罪了人家,他要用中国人传统的文化来好好的对付这些客人,什么是中国传统的文化,那当然就是酒文化,中国在酒文化中浸淫了五千年延绵至今,伴随经济的大发展而异常繁荣。特别是在公款消费的助推下,官场上的饮酒之风可谓登峰造极,以至享誉华夏的茅台酒已经事实上跻身奢侈品行列。

    “酒兴”如此这般地畸长,并未使酒之文化气味愈来愈浓,反而使之与“文化”二字渐行渐远,与歪风邪气越走越近。如今在喝酒已成“重要工作”的某些官场,充斥其间的,是浓浓的**之味、乖戾之气、愚昧之态、谄谀之风。有民谣为证:

    “穷也罢富也罢,喝罢!兴也罢衰也罢,醉罢!”

    酒喝到这份儿上,还有何文化可言?!

    大家使劲的喝着,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酒酣耳热之际,庄峰手举酒杯,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缓缓说道:“今天难得李处长等领导来到我们新屏市里,我代表新屏市的市委和政府,给大家敬上一杯,以表我对各位的欢迎。”

    门外就传进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庄市长,你恐怕还不能代表新屏市市委吧,哈哈哈,还是让我来代表。”

    冀良青大笑着,就走了进来。

    季子强等人都站了起来,纷纷的招呼着:“冀书记来了。”

    “冀书记好。”

    这些客人一听就知道这是新屏市的书记到了,他们也客气的站了起来招呼着,要说到级别,这里没有谁比冀良青更高的,客人们不过是占了一点省城,北京的优势,见到了当地的一哥,他们还是不能过于托大。

    冀良青沉稳的走了过来,看都没有看一眼让自己搞的很尴尬的庄峰,径直走到了主坐的位置前,王稼祥当然是眼明手快了,马上找来了一把凳子,几面一挪,就把椅子放在了冀良青身后,季子强见庄峰有点发呆,自己过来把客人给冀良青一一做了介绍。

    冀良青就端起了王稼祥刚刚给自己斟满的一杯酒说:“今天啊,庄市长可能也给你们说了,我确实有点事情走不开,所以对各位慢待了,但不管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能和你们比,所以我现在代表新屏市的市委和政府,给你们敬上一杯,来,请大家一起喝。”

    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只有庄峰迟疑着,这冀良青的突然出现,一下子让庄峰感到他喧宾夺主一般,而且冀良青话中有话,全然不顾自己的颜面,让今天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老大的庄峰受到迎头一击。

    冀良青冷冷的看了一眼庄峰,说:“庄市长,大家都喝,你不喝吗?”

    庄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无可奈何的端起了酒杯,和大家一起喝干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