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刚要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刘永东的电话响了起来,季子强只好稍等一下,让他接完电话在说,刘永东也是邹了下眉头,准备拿出来电话,把它挂断,但低头一看号码,他赶忙就接通了说:“华书记啊,你好,我刘永东。 ”

    边说话,他就站了起来,走到门口,但想想,外面也是人来人往的,通话不方便,他就又回到了沙发旁边对这电话说:“我在季县长办公室呢,书记有什么指示。”

    那面华书记就说:“怎么样,说话不方便是吗,事情落实了没有。”

    刘永东回答:“是。”

    那面华书记问:“季子强也认了吗”

    刘永东依然不能细说,还是简单的回答:“是的。”

    华书记理解刘永东不方便说话的环境,就自己捡主要的说:“那就按你们正常的程序走吧。”

    “好的,华书记,一会我给你专门详细的汇报。”因为季子强也在现场,刘永东有很多话不好说,不过刚才华书记的话他也算是听清了,意思是让自己绝不要手软,按纪检委的程序走,

    但也仅仅局限于是纪检委,华书记的话里没有让自己把案件移交给检查机构的意思,看来和自己最早的推测差不多。

    刘永东挂上电话,他冷冷的又看了季子强一眼,接着刚才的话题说:“季县长,考虑的怎么样了,赃款准备怎么办”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是不会退的,我也没法退。”

    刘永东心中叹息: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钱算什么保住自己才最重要,怎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也不知道他在官场混这几年是怎么混的。

    他就说:“我劝你想明白一点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主意你自己拿。”

    季子强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刘永东,淡淡的说:“那点钱早就给黑岭小学的孩子们补助生活用了,你现在让我退,我哪有钱啊,我一月才多少工资。”

    房间里一下子就寂静了,刘永东睁大了双眼,他难以想象的看着面前这个沉默了忧伤的人,他的心一阵紧缩,大意了,大意了,自己和华书记都被这小子耍弄了,不对,好像自己刚才还没问到那钱的来龙去脉就给华书记做了汇报。

    是自己过于大意,更是自己自以为是了,心想那钱谁拿了不贪,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真的没留下。

    刘永东办了好几年的案子了,很少遇见季子强这样的人,他又不得不从心里对季子强有点佩服,能从自己手下逃脱的,那才是好汉子,真英雄。

    刘永东就苦笑了一下说:“真有你的,怎么不早说。”

    季子强依然低沉的说:“你老是板着脸,我都吓坏了。”

    两个人互相的看看,都笑了起来,只是他们两人的笑是各不相同的,刘永东有很多的苦笑成份在其中,他要好好想下,到时候怎么给华书记解释自己的冒失。

    而季子强脸在笑,但心里还是在痛,他一直也没有走出被人抛弃和背叛的沮丧。

    刘永东在后来又去了一趟黑岭乡,落实了这两笔款项的出处,不管从时间上,还是从数额上,和季子强所说的完全吻合,他就没有在回到洋河县城来,带着说不上似乎沮丧还是欣慰的心情,直接从洋河县的黑岭乡回市里汇报去来。

    洋河县城呢在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里,都传遍了这个消息。

    因为市纪检委对季子强的受贿调查,势必会形成一股轩然大波,街头巷尾,人前人后,干部群众,男女老少们都开始了议论和发表自己的高见,最后形成了同意的口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看着挺好的一个人,又是扫黑,又是阻止黑心老板拆迁,搞了半天还是一个人面兽心,衣冠楚楚的伪君子。

    在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的秘书小张就来到了办公室,他有点沮丧的把外面的传闻告诉了季子强,最后愤愤的说:“三万元钱算个什么,要说这也算受贿,只怕这大院里面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是清白的了。”

    季子强摇摇头,很严肃的对他说:“小张,你这样的看法就是谬论,不要以为钱不多,就不算什么,是啊,比起那些动以百万,千万的大贪,这是很少,可是你不要忘了,多和少都是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你还年轻,记住,永远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诠释自己的错误。”

    小张一下张大嘴,有点傻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没有想到,季子强都这样了,马上就要死翘翘了,还有闲情雅致来教育自己,不过季子强平常的深不可测,还是让小张心有余悸,不敢轻慢这个将死之人。

    小张赶忙低下头,说:“我也是说个气话,为你抱打不平。”

    季子强笑笑也就不说什么了。

    吃饭的时候,在饭厅里,季子强看到很多同情的目光,也许,在这个权力场中生存的人们,他们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样,他们是可以理解季子强的行为,因为他们看的太多,也深明其中的道理,那就是不怕你贪多少,就看你能不能站好队,稳住你手中的权利,这不过是个由头,或者说是个整你的借口。

    所以在季子强端上碗,还是有几个自认很有侠肝义胆的年轻人坐在了季子强饭桌上,他们很有点自豪和鄙视那些过于敏感的人,过去这季县长桌子上根本没有空位置,今天有的人就装着和别人聊天,装着没看见季子强,忘了平常自己早早来抢占的这个桌子了。

    但这还不是他们最大的意外,他们的意外在于,季子强可以犹如往常一样的和他们谈笑风生,了不起,看看人家季县长这胆色,这淡定,真所谓男人在小便不服扶不行。

    季子强吃完饭也不敢随便上街了,他怕见到认识他的老百姓会唾他一脸,他一个人就窝在办公室里,打开电脑,随便的看看,对于上次那个欧洲女人的研究,他决定还是要在深入一点,不为号色,纯粹就是为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万一有一天他们再来侵略我们了,研究透了就可以消灭敌人。

    他一个人傻呵呵的看着岛国动作大片。正看的上劲,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吃惊不小,他办公室门经常习惯不反锁的,怕来人看到自己正在研究敌人,那是会暴露自己的战略企图,所以他赶忙慌乱的关上了这几个网页,这才对外面喊了声:“请进。”

    来的人让季子强比刚才还要惊讶,他看到了一个比刚才电脑上看到的美女还要漂亮的美女,那就是华悦莲,她款款的走了进来,转身关上门,又面对着了季子强。

    华悦莲在这灯光更是显得格外的夺目鲜润,直如雨打碧荷,雾薄孤山,说不出的空灵轻逸,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更叫人平添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思。

    季子强愣了一下神,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不速之客会是华悦莲,他犹豫着招呼说:“华美女,你怎么来了,没提前联系下,不怕我不在,让你白跑一趟啊。”

    华悦莲却没有丝毫想要开玩笑的意思,她的神情充满了忧伤,淡淡的说:“就现在这情况,你能跑哪去,还不得一个人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季子强想想也是,就调侃着说:“不错,到底是搞公安工作的,还有点分析能力吗。”

    他想要把眼前的气氛调节轻松点,显而易见,这都是徒劳的,因为华悦莲没有改变,她依然幽怨,惋惜的看着季子强说:“为什么你要这样呢仅仅为这几万元钱,就葬送了你大好的前程,你不后悔吗你感到合算吗”

    季子强惊讶于华悦莲的态度,过去在每一次的相聚时,华悦莲总是温文尔雅,犹如小鸟依人般的温驯,乖巧,但今天她竟然数落起自己。

    在更多的时候,季子强都是经常教育和训斥别人,今天他也算是尝到了这种滋味,季子强苦涩的笑笑,他的心里没有因为华悦莲的态度变化而生气,他感受到了华悦莲对他的关心。

    季子强说:“你说的对啊,的确是不值得。”

    华悦莲说:“不值得你还要这样做你不是干傻事吗”

    季子强说:“我不是傻子,当然不想干傻事。”

    华悦莲看看他,叹息一声说:“可是你却干了哦,对不起,你看我这人,本来我今天是想安慰一下你,反到说了怎么多的废话,你不怪我吧”

    季子强很真诚的看着华悦莲说:“不会怪,你知道你的心意。”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季子强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是一种深入到心脾的温暖,看着华悦莲,一阵阵涟漪在季子强心底波动和荡漾起来,原来在这洋河县还是有人在惦记和关怀着自己,而自己一直只是把这个人当成普通的朋友,只是在茶余饭后的寂寞里偶尔才会有些想入非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