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何小紫笑着说:“已经到市政府大院门口了

    季子强惊讶的问:“你怎么这么快?”

    何小紫说:“我就是要快呀,要把你堵在办公室!我让你不想见我都没办法!”

    季子强有点无望的说:“我怎么会不见你呢?我又不怕你,对不对?”

    何小紫就嘻嘻的笑,说:“嗯,本来我也不是可怕的人,那我上去了。”

    季子强忙说:“你别来我办公室了,那地方太静,你那么吵闹的一个人,还不吵得别人都没法办公了。”

    何小紫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真是那种人吗?是那种大吵大闹的人吗?”

    季子强说:“你什么什么的,你自己听听,才说你一句,你不就跳起来了?开个玩笑都不行了!你等我把话说完好不好?我是想热情款待你。”

    何小紫问:“怎么热情?不会是想拥抱我吧?”

    季子强说:“你又吓我了,你再吓我,我不见你了。”

    何小紫就“咯咯”地笑,说:“你怎么款待我?”

    季子强说:“你别在门口等我,你到对面那家酒店,那有个咖啡厅,你在那等我吧。我很快就下去。”

    何小紫就问:“是正对面那家吗?”

    季子强说:“是的。那只有一家咖啡厅。”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在办公室里有点发愁,这丫头实在是让人恼火,刚好,秘书小赵走了进来,季子强一看到小赵,就嘿嘿的笑了,对小赵说:“走,陪我出去见个客人。”

    小赵以为是公事,忙点头答应,收拾东西陪着季子强到了对面的咖啡店,季子强不想自己一个人见何小紫,有小赵在身边,何小紫总有些顾虑,应该不会给自己找什么想像不到的麻烦。

    因为是下午,咖啡厅里只是三三两两坐着几桌客人,很悠闲地在聊天。

    何小紫一见季子强带着小赵,就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何小紫也是认识小赵的,就站起来很不情愿的招呼了一下,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吗?”

    季子强说:“当然是来办事,顺便来看看我。”

    何小紫说:“不是顺便,是也办事,也来看你。你好像有点不高兴?好像不准我来!”

    季子强说:“那里,我能有这样大的权利啊,还能限制你人身自由。”

    这时候服务员端来了一杯薄荷奶昔,问是谁的。

    何小紫就指了一下自己桌前,又问:“你们喝点什么?”

    季子强说:“给我来杯奶茶吧。小赵你要什么。”

    小赵不知在想什么,想入迷了,回过神来说:“我随便什么都可以,干脆我也要杯薄荷奶昔吧!”

    何小紫呶呶嘴,觉得一个大男人怎么也喝薄荷奶昔,也像女人一样喜欢薄荷那种清凉味?

    何小紫问:“忙吗?”

    季子强说:“应该说很忙。”

    何小紫说:“就知道你很忙。刚提升了,总是要忙好一阵的。所以,你没在电话里说,‘我很忙,没时间。’我觉得很有点惊喜。”

    季子强摇着头笑笑说:“我这是忙里偷闲。”

    何小紫问:“晚上要不要加班?”

    季子强说:“基本上都加班。”

    何小紫脸上就有点失望了,说:“还想晚上要你陪我逛逛夜市呢<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本来是要拒绝的,不过转念一想,笑着说:“我恐怕是不行了。这样吧,让陈小赵陪你去吧。”

    一直都没说话的小赵有机会插话了,问:“你想买什么?或者想看什么?”

    何小紫瞪了季子强一眼,转头对小赵笑了笑,说:“再看看吧。现在我也没想好,一会在说吧。”

    季子强也不勉强,三个人就随便的闲聊了一会,季子强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问何小紫:“对了,何小紫,你说一般犯人最怕什么?”

    何小紫奇怪的看了看季子强,说:“犯人最怕就是搞不清你掌握他多少问题,不知道你为什么抓他,你越不说,他就越紧张。”

    “这样啊。”季子强就想到了当初自己关在小楼路的时候,其实也是有这样的一种心态的。

    何小紫说:“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季子强端起了饮料,一口喝完,说:“我想了解一下他们的心理啊。”

    何小紫瘪瘪嘴,摇摇头说:“这有什么好了解的,你又不是警察。”

    季子强就笑笑没有说什么话了,不过在他见到何小紫之后,季子强就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想自己其实可以来个一箭双雕的。

    在很多时候,季子强都能够通过调解心态达到心灵深处生起的那种幸福和崇高,心灵深处的那种境界应是自然宇宙中最高境界的存在,它超越一切外在的美。这需要虚廓心灵,涤荡情怀,平息内心的骚乱躁意,营造一种无利无欲不即不离的心境,这就奠定了季子强面对压力,面对危局时能够从容应付。

    由于有秘书小赵在场,限制了何小紫对季子强的很多话,所以三个人再坐了一会,季子强说要离开的时候,何小紫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来。

    季子强就问:“要不要小赵开车送你回去。”

    何小紫哼了一声说:“又不远,我自己打车就回去了,用不着谁送。”

    季子强暗暗的好笑,看来自己已经可以用这一招对付何小紫了,只要见她,就带上一个人,让她无机可乘,嘿嘿,季子强就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政府办公室。

    一进去,季子强就把市一中事故调查报告递给了秘书小赵,对他说:“你跑一趟市纪检委,把这个材料送给昨天一起调查事故的王科长那里,就说让他在考虑一下,把报告修改修改。”

    小赵接过报告就离开了。

    新的一天来到了,对于庄峰来说,近期的工作的确可以用“日理万机”来形容了,市长是负责全州具体事务工作的领导的,除去一般的常规性工作,平时总还需要处理大量无法预见的事情,这就需要东奔西跑,自顾不暇了。

    因为需要相互戒备、竞争,甚至是多方的是相互间冷酷而残忍的算计,现代人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和氛围都非常紧张。

    毛老人家说的“要学会弹钢琴”,其实就是说,一个领导干部要有统筹安排和处理系统工程的能力,庄峰应该也算是具备了这种驾驭全局又兼顾能够处理关乎组织形象的琐事的。

    今天庄峰又必须装模作样地陷入各种公文处理、会议讲话、迎来送往等烦琐无聊的事务中了。省里今天有个调研组要来新屏市,这次省里政策研究室的一帮老家伙专门挑了最为偏僻落后的新屏市作为调查点,理由当然冠冕堂皇。

    这次的调研题目是关于政府如何引导、支持和壮大农村经济发展的课题,新屏市是北江市最大的农业市,当然就被选中了。

    但追根溯源的原因,其实其中真正的原因是,这些老家伙呆办公室腻了,又长期在养尊处优的省城,现在不是提倡旅游和环抱生活吗?因为一直以来,大家都望到下面跑跑,看看原生态,过去他们都去什么的丽江啊、泸沽湖、香格里拉的,但什么地方什么景点再多好,倒真如了家里有个老婆一样,毕竟都有个腻歪的时候,是不是?

    于是很懂生活的带队的副主任就说:“这次我们换个地方,到新屏市去一次,怎么样?”

    大家欢呼雀跃极了,因为新屏市的山山水水那可都是原生态啊,新屏市还有飞燕湖,还有新江都是他们没有去过,实在应该去游历一番,方不枉人间走过一回!

    庄峰以为调研组还在新屏市城区里,就召来秘书问个究竟。

    秘书说:“庄市长,他们下午简单开了个短会,就到飞燕湖去了。”

    庄峰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现在各个部门都说来下面熟悉情况,找理论素材、指导工作,其实那目的昭然若揭,真正说来,骗三岁的小孩都难!想着反正当下流行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娱乐,国家的人嘛,他们做什么、吃什么、玩什么,都要老百姓掏钱买单的,自己不是也这样、无法做到“出捂泥而不染”,却只能是和光同尘的吗?

    在这点上,有民间观察家说,即使只是中国的一个小县长、小科长,都要比人家外国总统活的滋润得多!

    果然所言不虚!自己一个小小的厅级,怎么能和这么强大的社会力量抗衡,又怎么可以去改变这种情况半点呢?想来只觉无奈,就不再去理会,专心的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刚定下心来半顷,突然秘书又跑了过来,说:“庄市长,省里办公厅刚来电话,说省民政厅明天要陪同国家民委的人来盘山,说是要搞个山民生存状况的调查。”

    庄峰便感叹,这吃人抢人的强盗,倒象埋伏在自家院墙一般,令人防不胜防,这不,一批还没送走呢,又来了一批,而理由都是冠冕堂皇的。

    中肯地说,他捧公家饭碗也这么长的时间了,当然知道,工作其实很大程度上讲,就是迎来送往,做些表面文章,或者弄些花拳秀腿,再要么就是热衷“假、大、空”,搞些标新立异的无聊事情,拿了来既去逗上级领导高兴,又给下边的百姓做出一种样子。

    其实,不就是“慷慨激昂说假化,有扳有眼做馊事“而已!无端的就费去好多人力、财力和精力,但是上级来人,作为下级,谁又敢不战战兢兢地伺候?

    庄峰就说:“知道了。你们要精心准备一下,北京的人来呢!”

    根据秘书说的,国家民委和省厅及省政府办公室要来的事情,就令庄峰激动和紧张起来。做官也好,干革命工作也罢,都要唯上!庄峰懂得这些简单不过的道理,当下压倒一切的任务,就是要怎样把把京城和省里的要员们哄的高兴,所以接待好这个最高规格的调研组的接待,当然应当列入当前最核心最首要的任务。<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