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点头说:“喝酒其实在很多时候喝的就是一种心境,一种氛围nbsp;”

    一会,江可蕊喝酒脸红,不仅脸红,脖子也红,全身都红且烫烫的,就从后面抱着正在厨房里洗碗的季子强,因为没穿高跟鞋,比季子强矮许多,就把脸贴在他背上。

    季子强便再不能静下心来洗碗了,反转手也摸她,江可蕊在这个家总穿那种松宽的睡裙,松宽得风样飘,季子强很轻易就撩起来了,发现那里早已一片泥泞,不过最后季子强还是放开了手,他怕自己一会控制不住冲了上去,在某些时候,江可蕊自己也是自制力很差。

    第二天季子强继续昨天的调查工作,其实这样的调查对季子强来说并不太难,只要先从宿舍楼房的结构和材料质量上去检查一下,问题就很明白了。建筑工程涉及多个环节,任何一个节点出现纰漏都会引发质量问题,重则会造成重大安全责任事故。

    在新屏市的工程质量安全监督局工程师实地取样检验后,得出了明确的证据,施工单位缺乏责任心,有偷工减料的行为,材料在進入工地之前都没有得到检验,以次充好。

    而从省城抓回来的承建商自己也供认贿赂了市一中的校长,由于这笔钱不是市财政的,所以当初也没有正式的招标,在施工中也是偷梁换柱使用了型号不足的钢筋和水泥。

    这还不算,这个建筑商还交代了很多一中校长的其他一些问题,最让季子强感到难以接受的是其中的一条,说这个市一中的校长曾今给他介绍过几个一中的女学生,这些女孩子陪着自己吃喝玩乐,最后自己以每人千元的代价,给她们破了处。

    季子强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样的一个衣冠禽獸校长,自己怎么能够容忍,连给他送材料过来的那个纪检委的女同志,看着季子强,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看着他那双有神的眼睛,看着他翕动的鼻子,抖动的嘴唇,心里想,这季市长平时看似很温存的,原来这温存里还隐藏着这么一股强烈的锐气。

    季子强黑着脸,带上这些材料就找到了冀良青。

    冀良青在看到季子强送上的材料之后,很快的就皱起了眉头,他现在无法断定季子强是不是知道自己和那个市一中校长的关系,但有一点冀良青是知道的,要是按现在的这个材料来处理,最先倒霉的就是那个市一中的校长了,虽然到现在为止,这个校长还在矢口否认自己有过受贿行为,但冀良青也明白,现在还没有对这个一中校长施行什么措施,他当然可以顶住,一但真的上了措施,只怕他就会扛不住了。

    那样的话,他下去也好,进去也罢都无关紧要,问题在于当初是自己力排众议把他放在这个位置上的,他出问题了,会不会让别人觉得我冀良青没有眼光,任人唯亲呢,而且记得当初庄峰是在会上激烈的反对过这个决定。

    冀良青权衡起来,他需要细细的考虑一下,往往一些小的问题都会引来大的后果,自己昨天哪样对待庄峰,今天应该是全市的干部都知道了,但最后查来查去反倒查出了是自己用人不当的问题,这会不会成为一个笑话?

    冀良青拿着这个材料沉思了许久,才看着季子强说:“子强啊,你感觉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为好?”

    季子强也能体会冀良青现在的心情,也知道他这样问自己肯定是另有想法的,不然何必问自己呢,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情,有什么好问的。

    季子强就装着并不领会冀良青的样子说:“我看这事情我们就不用再查了,建筑商和这个校长一起转到检察院,事情由他们按程序处理吧?”

    冀良青脸色平平的,看了季子强一眼,不动声色的说:“有这个必要吗?你要知道,市一中是新屏市的重点中学,万一因为这件事情引起了太大的纷乱,最后一定也会波及到明年的高考成绩,我们不能耽误了下一代啊。”

    季子强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一个校长的问题至于扯的那么多吗?

    冀良青见季子强没有说话,也猜测出他心中大概是不太满意自己的这个比较牵强的借口,他就又说:“子强,我叫你负责这件事情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季子强这时候茫然的摇了下头。

    冀良青说:“我希望以后政府的很多事情都要体现出你的价值,而不是让庄峰在政府骄横跋扈,一手遮天,而这个一中的校长啊,就是和庄峰有过一些过节,这次他想让路秘书长抓这件事情,目的也就是想要用这个校长来树立他个人的威望,所以你必须要制止他。”

    冀良青说的很是委婉,不过季子强也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冀良青的意图,那就是这个校长绝不能动,季子强开始真的相信了,庄峰说这个校长是冀良青的亲戚,看来一点不假,冀良青这次是要死保这个人。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说:“问题是这样处理的话,恐怕不妥啊,那个建筑商已经有了口供,万一有人再节外生枝,最后怕连我都脱不了干系。”

    冀良青笑笑,不以为然的说:“你多虑了,我看啊,这就是一个天灾**的事情,建筑商在那样的环境里能不乱咬吗?等他清醒一点了,我想他一定会说实话的,其实他也是太胆小,楼垮了可以重修吗?又没有伤人,对不对。”

    季子强一下就听的毛骨悚然,从冀良青的话中,季子强听出了接下来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了,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明天,不,或者就是今天,那个建筑商就会完全的推翻自己的口供,说自己过去的话是乱说,这样的翻供在当今的案件中早就类见不鲜了。

    在接下来,或许不仅这个校长没什么事情了,就连黑心的建筑商也能轻轻松松的走出来,最后可以随便找个天气原因啊,还有临时工原因啊什么的,皆大欢喜。

    季子强心中有了一种气闷,他真想站起来转身离开冀良青,但那只是想想而已,自己是无法去抗拒冀良青的决定的,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就算现在和冀良青翻脸,自己也是无法坚持到最后的胜利,冀良青可以不让路秘书长负责此事,也同样能够让自己走开,硬碰硬显然是愚不可及的策略。

    在一个,以目前新屏市的格局来看,冀良青并不是自己的头号大敌,在另一个角度来说,冀良青反而会是自己的一个若有若无的靠山,没有了冀良青的支持,自己恐怕没几个回合就能让庄峰摁翻在地<span css="url"></span>。

    所以对冀良青,季子强是暂时不能划清界限的,就算季子强心中很反感,很抵触冀良青的这个无原则的处理问题方式,但季子强还是没有办法来抵制。

    季子强低下了头,有点委屈,也有点无奈的说:“我知道了,我会按书记的意思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冀良青脸上就流露出了一种欣慰的笑意,不错,看来自己的选择还是对的,这个季子强很懂的怎么做人,多好的一件事情啊,即打击了庄峰,又缓解了校长带给自己的麻烦,还让季子强走进了自己的圈子,呵呵,什么事情都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在多来这样几次事情,季子强想不進入自己的麾下只怕都难了。

    冀良青呵呵的笑着,说:“行了,建筑商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好好斟酌一下这份材料就可以了。”

    季子强点点头,站了起来,接过了这份材料,没精打采的回到了政府的办公室,随着他办公室关门声过后,一切都归于沉寂中,季子强的意识与思维像似凝滞在这种沉寂中,他呆立了不知多长时间才无力地坐了下来,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样?那种身心憔悴的疲惫令季子强感到再也无法承受下去了。

    季子强看着手中的这些材料,他现在面临着一个理智和良心的选择关口,帮着冀良青摆平这件事情,那是绝对的理智和正确,但这样做却要让他丧失良心上的平静,在现实和道德中,季子强必须要做出自己的选择。

    其实这不是季子强一个人的苦恼,放眼当前的社会,一方面是一个彰显着大爱的社会,近些年中国发生了很多大事,也见证、彰显了中国人民具有并存成长的道德精神,比如,与“汶川大地震”、“动车事故”大灾大悲同在的,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团结互助精神;与北京奥运会成功写入历史的,是中国人民的爱国情结和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我参与、我奉献、我快乐”的道德精神,当然,这也是一个发生了恶劣现象的社会,食品、药品、交通安全等人命关天的问题,以及道德冷漠、权利**、等,已成社会热议的话题和坊间闲聊的关键词。

    而现在季子强就不得不面临这个问题,这让季子强很压抑,他静静的坐在靠椅上,好久都没有动一动。

    桌上的电话响了,季子强情绪不高的看了看号码。

    是何小紫的电话,季子强有点紧张,在铃声不断的催促下,他还是接通了电话:“喂,何小紫啊,有什么事情吗?”

    何小紫说:“我就在你们政府旁边,我想见见你。”

    季子强心里吓了一跳,想说自己正在忙,没时间,转儿又一想,这何小紫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说不定就会跑到市政府办自己办公室来找自己,依她那性格,是绝对会那样做的。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这么横冲直撞大大咧咧来找他季子强,别人会怎么看他们的关系?

    心怀不轨的人会想,季子强是不是和这漂亮女孩子有什么曖昧关系,人家找上门来了。

    妒嫉心重的人会想,你是不是利用手中的权力,经常和女人搞在一起?

    即使是普通人也会想,你和这女孩子关系肯定不一般。季子强有点头大的问她:“你在哪里?”<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