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季子强却一点都不好过,他没有想到,自己躺着也能中枪,无缘无故的就成了庄峰和冀良青两人的斗争焦点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冀良青要这样,难道仅仅是他要杀一杀庄峰的锐气吗?

    但这样的对峙没有太长时间,季子强就意识到,冀良青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因为在这种针锋相对中,一把手掌握主动权是极容易的事,除非这一把手软弱无力,但显然,冀良青不是那样的主,冀良青是硬汉br>

    尽管,庄峰也很强硬,但是,硬碰硬之间,就充分显示出了权力的强撼<span css="url"></span>。

    冀良青轻蔑的笑笑,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整个事件的调查工作,我还是决定让季子强同志来负责,并且由市纪委参与协助,你如果有不同的意见,可以提请常委会召开,我们在会上投票,在没有上会之前,还是按我的执行,同时,在整个事件的调查中,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不管他的官有多大,不管他有什么背景,就是查到我的身上,也绝不姑息,一查到底”。

    冀良青拿出了他的权威来,他今天就是要压一压庄峰的势头,不要感觉自己升了市长就忘乎所以,在新屏市只有一个大哥,那就是自己。

    冀良青往处走,没走出门,回过头对魏秘书,其实真实的意思是让在坐各位听到:“你马上通知市纪委立即过来,配合季子强同志一起调查此事,事件情况直接向我负责。”

    庄峰气急败坏的看着冀良青的背景,狠狠的哼了一声,但冀良青若无其事,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昂然阔步走出会议室。

    大家还是鸦雀无声,谁都坐着不动,他们知道,庄峰已在这个事件中失去了发言权,但他们又不能有所表露,他们在等,等庄峰等人离场,等市纪委介入。

    庄峰冷冷的又看了季子强一眼,把本来已经和季子强在这一两天稍微缓和的情绪又暴露了出来,他转过头来,小声的对季子强说:“你是不是很得意,得意于冀书记看中了?”

    季子强知道庄峰在气头上,就淡然的一笑,说:“我有什么得意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市长不会想把气撒到我头上吧?”

    庄峰一愣,也是恍然明白,好像这的确不关季子强的什么事情,自己让冀良青这个老小子给气糊涂了,他就叹口气,看了一眼会议室的人,小声对季子强说:“你知道为什么冀良青要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吗?”

    季子强心中就隐隐约约的有了点想法,但还是摇了一下头。

    庄峰小声说:“这个校长当初是冀良青硬调过来的,据说是他的一个什么亲戚,所以他不想让我深入的调查此事,他想让你负责。”

    季子强印证了自己的推测,不错,刚才自己就有点奇怪为什么冀良青会纠缠在这个小问题上,当时季子强只是感觉冀良青是想要压一下庄峰,让他收敛一点,但现在庄峰一说这个校长和冀良青的关系,季子强就明白了过来。

    看着有点发愣的季子强,庄峰嘲弄的一笑,说:“所以你季子强不要真的认为那是他冀良青对你欣赏,你要这样认为就错了,他不过是感觉你听话,可以帮他抹平这件事情,那么你成了一个什么人了?嗯,你想想,你不过是在帮人家揩屁股擦屎而已。”

    说完这些恶毒的话,庄峰的气了消了一些,他总算是在季子强的身上找回了一点发泄的机会,他看着还在发愣的季子强,冷笑一声,起身谁也不甩的离开了。

    季子强发呆不是因为庄峰那样恶毒的话伤刺着自己,他不是一个轻易就动怒或者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庄峰的话是很难听,但对季子强来说,却一点没有错,季子强也洞悉了冀良青想要自己负责此事的动机,那么今天自己接受了这个个任务,冀良青肯定就会要求自己按他的思路来处理这件事情<span css="url"></span>。

    接下来呢,毫无疑问的说,这件事情就不会有任何的公平,公正了。

    自己的任务也就一定会是帮助这个市一中的校长去洗刷掉他身上的污垢,庄峰说自己不过是帮人家揩屁股擦屎,实际情况也一定只能是那样,否则,自己就只能和冀良青对着干了。

    想到这里,季子强也有点心寒,不过这也正是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想投靠到冀良青麾下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冀良青这个人,连和他关系不错的王稼祥都知道,他总是在为一些人做着保护伞,当然了,换句话说,他要是没有这样一个特性,新屏市里他也不可能亲信众多,一手遮天了。

    季子强在庄峰离开之后,也讲了几句话,告诉在座的各位先等一等,等市里纪检委来人,好好的配合人家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季子强他们就没有时间休息了,除了中午在外面叫来盒饭耽误了一会之外,其他时间就不间断的展开调查和谈话,这一忙就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

    纪检委的同志也有点熬不住了,都一起看着季子强,现在这里季子强是级别最高的首长,他不说解散,别人都不好走。

    季子强看看大家,也明白他们的意思,就说:“要不这件事情今天就先调查到这里吧,大家回去休息一下,好好想想,明天一早到政府4号会议室继续调查。”

    等季子强说完这些,几十号人一起下站了起来,窸窸窣窣的收拾起了东西,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回家的样子,季子强也离开了,他只能最先走,否则别人不好离开,在回去的路上,季子强的手机响了,是江可蕊的电话。

    江可蕊问:“你在干什么?值班完了吗,也不回来休息一下,不要命了啊。”

    季子强一听说休息,就感到真的有点头晕了,说:“刚开完会,想你的很。”

    江可蕊就在电话里笑,说:“别跟油嘴滑舌的,我已经不吃你这套了,回来吃饭吧。”

    季子强问:“下班了吗?”

    她说:“早下了。”

    季子强看了看手腕的表,果然早过了下班时间。季子强就对司机说:“直接会家属院,不去政府了。”

    车就从广场上穿过去了,手机响了起来,季子强看看显示屏,是修建广场的张老板的电话。

    季子强客气地说:“你好!”

    张老板很随便地说:“看到你的车了,干什么呢?”

    季子强说:“有点事,正准备回家呢。”

    张老板说:“有时间的话,我们见见面吧。我是不敢请你吃饭了,喝茶怎么样?”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说:“今天就算了,想回去休息呢,改天吧。”

    张老板就不再勉强了。

    等季子强回到了家里,江可蕊正厨房忙着,听到季子强回来,就埋怨说:“你到哪去了?这么久才到?”

    江可蕊回过头,一见季子强,江可蕊眼睁得大大的,手里的活也停了,她说:“你怎么都变成这样?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啊<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看看身上,装轻松地说:“不会吧?你别吓我。”

    江可蕊很肯定地说:“一天没睡吧,肯定中午饭也没吃。”

    季子强说:“真没事,熬了夜,睡了几天就补回来。”

    江可蕊走过来,拍拍他的脸,说:“以后注意点,不要这样辛苦,你也3多了,不比年轻人。”

    季子强笑着说:“以后,我就不那么傻了。叫那帮手下守电话,自己躲起来睡觉,有什么事,才准他们来喊我。”

    江可蕊说:“你这人不会当官。当官就是叫人家干活,自己什么也不干。”

    季子强笑着说:“就这种当法,我看你早让人给撤了。”

    江可蕊也笑了,这时,季子强从后面抱着江可蕊,江可蕊也喜欢季子强从后面抱着她,轻轻地摇她,看着她做饭做菜。

    他问:“我帮你做点什么?”

    江可蕊装着不高兴地说:“我说过,不准你说这句话。不是你帮我做什么,是你应该做什么。”

    季子强老实地说:“是的,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改正,一定改正。”

    江可蕊转头看了他一眼,说;“也没什么要做的了。你坐一会吧,很快就有得吃了。”

    江可蕊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这来到新屏市的时间也没多久,现在她几乎可以做出一手好菜了,她围着围裙,很家庭主妇地切菜。她的菜切得又细又匀。她蒸鱼仿佛是掐着秒表蒸的,鱼蒸得又嫩又滑,多一秒嫌熟过了火,少一移嫌生不熟,季子强什么大厨大酒店没吃过?但吃她蒸的鱼还是赞不绝口。

    今天江可蕊做了好几个菜,一个是炒头菜,头菜是本地腌的一种菜,切成丝,过冷水,把那咸味去了,就清炒,放油放姜蒜,爆香了,不要那焦黄的姜蒜,放少许辣椒。她知道季子强不太吃辣,但有少许辣能增加食欲。

    还有一样是菜蔬煲,下面放一层冬瓜,再放一层鲜虾仁、鲜螺肉,铺一层豆芽菜,上面摆一层水煮小白菜。这道菜样样都齐了,虾仁螺肉使那瓜菜更味鲜。

    最后是清蒸鱼了,也是江可蕊最拿手的。

    江可蕊把菜一样样端上餐桌,说:“我们喝点红酒!”

    季子强有点担心的问:“你现在能喝酒吗?”

    “红酒一杯啊,没什么影响的,我们孩子以后长大了也要让他学会喝红酒。”

    季子强说:“老实说,我不喜欢喝红酒,没劲。”

    江可蕊说:“在家不能喝白酒。”

    季子强就不敢多说什么了,喝酒的时候,江可蕊说:“一个人喝红酒,那酒是涩的。两个人喝,才能真正喝出红酒的清醇。”<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