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于是,他又到了值班室,他对科长说:“叫他们起来吧nbsp;”

    科长很快就叫起了大家,所有人都惺忪着眼从文印室出来后,季子强说了几句话夸奖的话,关心的话,然后,要求他们通知各部门单位,等洪峰一过马上做好后续的检查工作,发现情况要及时处理,他亲自通知城市管理局局长迅速清除地面殘骸,保证街道畅通……。

    布置完所有的一切,庄峰也从自己办公室下来了,季子强对庄峰说:“市长,应该没什么事了,你去睡吧<span css="url"></span>。”

    庄峰看看季子强,问:“你晚上一夜都没合眼?”

    季子强笑了笑,说:“睡不着啊。”

    庄峰就点点头说:“那我们都休息一下,我一会给冀书记汇报情况。”

    两人刚说到这里,秘书科那位科长就闯了进来,庄峰见他慌里慌张的,有点不耐烦,说:“发生什么事了?”

    季子强却感到恐怕不是好事情。他知道,这位科长在市政府办公室呆了十多年,大小事情见得多了,又是一个规规举举的人,竟惊慌失措的,定是发生了始料不及的大事。科长说:“一中的宿舍楼塌了。”

    季子强看了看窗外,雨已完全停了,说:“你不要急,慢慢说清楚。”

    科长喘了口气,这才说:“市一中刚来电话汇报,他们还没盖好的宿舍楼,昨天夜里,被暴雨和狂风搞塌了。”

    季子强心中一惊,忙问:“有没有伤亡?”

    科长说:“没有。本来有几个民工住那,暴雨前都撤了。”

    庄峰很气愤的问:“为什么现在才汇报?”

    科长说:“一中的校长可能慌了,压到现在才让汇报。”

    庄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乱弹琴!”

    季子强对科长说:“马上通知司机,立刻去一中。”

    说话间,庄峰也急急忙忙走了出去,季子强也跟着庄峰出了值班室。等车的时候,季子强问庄峰:“市长,这事要不要跟市委办那边说一说?”

    庄峰看了他一眼,说:“这是你的职责。”他的脸黑得发紫。

    季子强忙用手机拨秘书科电话,说:“你们问一问市委办那边,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

    接电话的人说:“市一中也向他们汇报了。”

    庄峰很不以为然的说:“这是什么素质?这么大的事想压?压得住吗?我看,他这个校长是不想当了。”

    这个校长是下面县上调来的,据说在下面县上当校长的时候,能力就不怎么样,却与某领导有些交情,去年,某领导发话下来,希望把他调回市区工作,并暗示要担任一中。

    全市长当时便很为难,考虑来考虑去,最后还是照办了。

    那校长到任不久,争取某领导支持,也点了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办了几件好事,什么教学改革啊,什么降低学费啊,还筹了一笔款,盖了这学生宿舍楼。

    现在的问题是宿舍楼没封顶就塌了,虽说天气不好吧,又是暴雨,有是狂风的,但全市其他在建的楼房很多啊,怎么别的地方一幢没塌,就你这塌了?而且怎么就要把这情况压下来迟迟不上报?更让人起疑的是承建这宿舍楼的承建商竟找不到人了。

    庄峰在市一中的现场脸黑着,说:“马上通知公安局,把承建商给我搜出来<span css="url"></span>!马上通知技术监督局检查这工程质量!马上把那狗屁校长扣起来!”

    季子强本来一直对庄峰是有成见的,但现在听到他如此果断的处置,心中对他还是有点佩服的,至少他没有含含糊糊的来处理这件事期,季子强也就暂时放下了两人的隔阂,准备好好配合庄峰的工作,不管两人私下里矛盾多大,但工作上,却不能有太多的个人情绪,这一点季子强是清楚的。

    庄峰在发出了这些指令之后,转头问季子强:“有关单位都到齐了吗?”

    季子强说:“都到齐了。”

    庄峰冷冷的说:“马上开个碰头会。”

    季子强问:“就在一中的会议室开吧?”

    庄峰看了季子强一眼,没说话,径直往一中的会议室走去。

    在庄峰和季子强的身后,紧紧的跟随了一大堆人,每个人脸上就表现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起到了会议室,十多个各有关单位领导围坐在椭圆型会议桌前,竟没一人说话,气氛显得很凝重。

    庄峰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环顾了一下所有的人,说:“事故很严重,非常严重!这将造成极坏的影响,全省都是会通报,奶奶的,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

    下面的人也在频频的点头,很认可庄峰的话,连季子强也颔首附和着,心中也在想,这场暴雨来的好啊,要是晚来几个月,或者一两年,里面住上了学生,那要是塌了,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情况了,不要说省上,就是中央电视台都会播报的,而且所有的新屏市主要干部,谁都脱不了干系。

    现在提前垮了,好,好。

    这时候,市委冀良青书记带着自己的秘书小魏走进了会场,大家一见他进来了,忙都站起来和冀良青书记打招呼,冀良青双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示意大家坐下,然后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来。

    庄峰也不得不站起来了,他极不情愿的地指着自己身边的位子说:“书记,坐这中间吧。”

    冀良青书记说:“不用了。我来晚了,没发言权,主要是听,听听大家的。”

    庄峰就不再客气,说:“既然这样,我就不谦让了。”

    庄峰转过头去,捋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对大家说:“今天这场事故,大家都看见了,也有了初步了解。说是自然灾害造成的,我不同意,我想大家都不同意。这完全是一场人为事故。虽然,质量鉴定还没出来,但我可以主观地说,这是一场人为事故。新盖的一幢楼,竟经受不了一场风雨,这不是笑话吗?我们要追查事故原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质量?原因在哪里?现在,我提五点意见。

    一是迅速成立追查事故小组。组长由市政府秘书长担任,负责全面追查工作,公安局、建设局、技术监督局等相关单位领导为小组成员,各尽其责,各司其职,通力合作,把整个事件查个水落石出。

    二是突出重点抓主要问题。承建商是关键人物,必须把他找出来。只要找到这个人,我们的追查工作就完成了一半。这是公安局的重点工作,他就是跑到天边,也要把他抓回来。三是技术监督局,要立即对这幢楼进行质量鉴定,我们不能仅凭一张嘴说空话,它是不是豆腐渣工程,我们要拿让人信服的科学依据。”

    庄峰说的正起劲,没想到冀良青传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庄市长,你看我可以提一点个人看法吗?”

    庄峰脸一黑,感觉冀良青是在有意和自己为难,就带点情绪,说:“冀书记,等一会吧,我还没说完<span css="url"></span>。”

    冀书记呵呵一笑,说:“有的是时间让你讲,不过啊,你这第一点出问题,我看你说多少点都没有用。”

    庄峰愣了一下。

    冀良青笑笑说:“我对向政府秘书长路翔没有任何偏见,但是,我认为,让他负责这项工作不合适。”

    庄峰很敏感,“嗖”一声站起来,问:“请问冀书记,这为什么不合适?”

    冀良青点中了庄峰的穴,如果,他只是指出庄峰的不足,甚至于批评庄峰,庄峰或许还能忍耐,但他偏偏点了他秘书长的名字,因为秘书长和庄峰一直关系不错,庄峰就会认为,冀良青是在故意挑衅。

    冀良青淡淡说:“你们现在谁负责城建工作?”

    庄峰梗着脖子说:“我负责。”

    冀良青笑了笑说:“据我所知,应该是季子强同志负责。”

    庄峰针锋相对的说:“他只是协助我负责。”

    冀良青说:“这不是一样吗?所以我看这调查组组长啊,就应该是季子强同志来担任,”

    庄峰也有点毛了,这政府工作应该是市长说了算的,你一个书记老是来插的什么手啊,老子是庄峰,不是全凯靖那个蠢蛋,你想怎么捏就捏。

    庄峰就毫不退让的说:“书记啊,这幢宿舍楼应该不属于城建项目,不是市财政拨款,不属于公用设施,它是某一个单位的建筑,应该由它主管单位负责。所以,我认为让政府路秘书长负责追查这事完全合适,在一个,政府有政府的安排,还有其他的事情做,所以用谁应该要全盘考虑。”

    庄峰的话不软不硬,意思也很明确,这是政府的事情,你冀良青少来乱管。

    冀良青菜不在乎他的情绪呢,说:“这是你的理解。我的理解是,凡是城市里的建筑,都属于城建范畴。城市里建一幢楼房你能说他不是城市建设吗?所以,这幢楼房不是豆腐渣工程吗?不是要追查下去吗?那么,至少应该找个内行吧。”

    庄峰说:“你怎么就知道路秘书长不是内行?书记啊,请你不要干涉市政府的正常工作。”

    冀良青也把脸一瞪,毫不相让,说:“你要记住,市政府是在市委领导下开展工作的。”

    冀良青和庄峰对视着,谁都不想让出自己的一步,对庄峰来说,他用路秘书长来调查此事也是有他的用意的,但就算用季子强,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可是现在冀良青这样一逼他,他就不想让步了,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当上市长之后的一个重大决定,要是这就让你冀良青一句话否决了,以后自己还怎么工作。

    他们的对峙,让在场其他人鸦雀无声,即使眼光也收敛了,不敢四处张望。谁知道,在这种场合,一个不经意的眼光会引起什么误会呢?会导致什么样的不利于自己的后果呢?

    庄峰脸色发青,冀良青书记满脸涨红。<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