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还发现,就在这一年半年的,自己好像开始突然的沉迷于卡拉k,沉迷于桑拿按摩,他发现那里的小妹妹、按摩女郎一个个都那么年青漂亮,鲜嫩得似乎能掐出水,尤其在他喝了酒之后,看什么都不那么真切的时候br>

    于是,这最近大半年,自己几乎每天都在外面吃晚饭,想要请自己吃饭的人大把,自己又再化点心思,下午四点多到下面走走,一到吃饭的时间,就是不想请他吃饭的人也要客气地请他吃饭了。

    而每次吃了饭,喝了酒,自己指需要暗示一下,从饭桌上下来,坐在沙发上,人家也会意,就说,唱唱歌吧?就说,去桑拿按摩吧?

    今天看来也不例外啊,吃完饭离开镇政府食堂时,镇委书记就悄悄问庄峰:“市长,你晚上还有什么安排?”

    庄峰说:“我是没安排了,准备回市里。”

    镇委书记看了看时间说:“市长,你难得来我们这里一趟,我看还是多转转吧,我陪你桑拿?散散酒气!”

    庄峰想想,便说“嗯,那行吧,我车就不去了,我坐你的车。”

    下面的镇委书记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市直部、委、办、局调下来的,即使是从镇里一步步干上来,到了这级别,老婆孩子都调回市区了,如果不是特殊情况要留在镇里值班,晚上基本上都回市区家里。庄峰向自己的司机交代了几句,就上了镇委书记的车。

    镇委书记自己驾车,两人在车上便什么都可以放开来说了,不要看这个镇书记官不大,但和庄峰关系很不错的,这也是庄峰厉害的地方,不管官大官小的,他都能照顾到,在这些人面前,他是一点都没有市长的架子。

    这镇委书记知道庄峰到那种地方是放开来玩的,就问庄峰有没玩过水床?有没试过双1飞?

    庄峰装无知地问:“什么是水床?什么是双1飞?”

    镇委书记说:“水床其实就是气垫床,就是躺在气垫床上让小妹给你洗澡,双1飞就是让两个小妹同时为你服务。”

    庄峰还是装着很老土的样子说:“听都没听过<span css="url"></span>!”他想,这市道什么都在变,越变越精彩了,想自己真不能再死守着那种旧观念了,再不好好享受享受,这辈子就白过了。

    镇委书记便说:“要不要把那公路局局长也叫出来?”他是想把公路局局长叫出来谈修路的事。

    庄峰却说:“算了,下次吧!下次我带他一起到你们那,让他看看你们那的路,要他抓紧一点。先让他把路修起来,一边修,一边争取上面支持。坐着等上面支持,那路就永远别想能修好。”庄峰不想让公路局局长知道他和这镇委书记去那种地方。

    当看到了两个穿着公主装的漂亮女郎在门口站着,笑靥如花,妖娆万千的时候,庄峰知道,这个晚上自己会成为一个最为快乐的人。按照正常服务程序,在两位美女服务人员的陪同下,三人一同在浴缸里洗了一个鴛鴦浴,两个姑娘伺候着庄峰,一个帮他洗前面,一个帮他洗后面。

    洗完之后,他们回到床上,庄峰侧面躺着,就让两位美女服务人员一左一右的趴在自己的身边,满足着自己的需求,这个时候的庄峰感觉自己就像是皇帝一样,享受着宫女的侍奉,那种感觉甭提有多爽了,两个漂亮的姑娘‘咯咯咯’的笑着,媚眼如丝的看着他,不时的眨眨眼睛冲庄峰抛媚眼,姑娘这廉价的柔情让庄峰压抑已久的冲动就像是决堤的潮水一样汹涌澎湃,淹没了所有的理智,热血澎湃的他,已经到了非要不可的地步了

    已经到了细胞爆裂的边缘了,空气已经燃烧了起来,燃烧着比厨房煤气灶更为旺盛的慾火,整间屋子里除过男人和女人的急促喘息,安静的再也没有一丝声息了。

    第二天醒来,庄峰有一种很舒服、很爽畅的感觉。他知道,这感觉更多来自于昨天那两个女孩的给予,他拥有了她们,心里就平静了许多,而且,庄峰决定以后再也不会那种很本性的压抑,自己都将会在女人如水般温柔中燃烧,升腾并欢快地施放自己,因为自己已经是新屏市独一无二的市长了。

    于是,在这心情,这心景,这躯体的彻底满足和陶醉中,庄峰又开始认真的思考起以后的事情了,这思考中就出现了季子强,他的想法就又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所以在回到了政府之后,庄峰很意外的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这倒是季子强没有想到的事情,季子强很奇怪的看着庄峰说:“市长有什么事情吗?”

    庄峰笑笑,说:“怎么我就不能过来坐坐吧,季市长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季子强心中叹口气,自己什么人都见过,就是没见过还有这样脸厚,无耻的人,我对你有没有意见,你自己不知道?你对我做过什么?你自己都忘了?无语!

    季子强笑笑,没说话了,看着秘书小赵给庄峰倒水。

    庄峰接过了水,稍微的吹了一下,就放在了桌上,说:“季市长啊,我也知道,过去我们在工作中是有一点分歧的,当然了,我有的时候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不管怎么说吧,那都是为工作,现在我们既然成了这样的一种关系,我还是希望能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两人好好配合,做出一点成绩来。”

    季子强对庄峰今天这样的态度很迷惑,他不知道庄峰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不是庄峰的真实心意,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呢?季子强一时还是无法明白。

    但既然庄峰对自己有了策略上的转变,季子强也不能固执的按自己的套路出牌了,敌变我变,季子强就呵呵呵的一笑说:“好啊,希望我们以后能精诚合作,嗯,呵呵,有点用词不当,是我应该好好配合市长你的工作。”

    庄峰就摆着手说:“客气了,客气了,季市长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应该一起努力吧。”

    季子强真让庄峰给弄糊涂了,在庄峰离开之后,季子强细细的思量了一会,现在只能暂时的把庄峰今天的表现定性为他想缓和一下自己对他的仇视吧。

    他是不是觉得和自己硬来并不会得到实际的好处,也或者是他认识到了,一点撕破连面,自己并不怕他,应该是这样吧?

    季子强在思考了一会之后,也就不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反正自己有自己的原则,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很多事情只能是边走边看了。

    不过今天上午季子强一步都没有离开政府,因为到了秋末,雨水就越来越多,今天乌云密布,风吹树摇,倾盆大雨一停地下,洪峰的警报也不断的升级,洪水即将袭击的征兆已开始呈现。

    下午上班之后,季子强带上了建设局的局长等人转了一圈城区,检查暴雨中各个地方布置的防洪抢险各项工作的进展情况,特别是那些建筑工地,棚架搭的牢不牢?民工安置问题处理好没有,有没有安排到安全地方?

    季子强下车冒着大雨亲自看了几个工地,衣服裤子湿了大半,正准备回家更换一下,却接到了庄峰的电话,说接到了上级的通知,晚上,一号洪峰要从新屏市经过,通知要求全市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沿江各镇,各乡。

    市委书记冀良青和庄峰亲自坐镇城区,指挥抗洪抢险的全面工作,此外,市四套班子领导分赴沿江各乡,各镇,亲临抗洪抢险第一线。

    季子强就没有时间回家了,匆匆忙忙的给江可蕊打了一个电话,坐上了车,就赶到了政府值班室,刚才庄峰给他的任务就是通宵值班,配合自己指挥,调度,处理各项险情。

    在这个暴雨之夜,这个不眠之夜便发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某镇党员干部在暴雨中,劝说并帮助沿江住户迅速撤离险境,某村委会组织青壮年人集中待命,随时听从镇委镇政府统一调遣,某位市四套班子领导亲赴江堤观察,扭伤了脚,仍坚守第一线。某镇委书记在度假浴场,很强硬地把几个游客带离危险区时,自己却险些被吹进江里,某党员干部冒着生命危险,冲进江边养殖户简陋的住棚里,救出了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儿。

    庄峰今天也是没有回家,一直在政府调度人马,所以可以说季子强整个晚上都和庄峰在一起,他们几乎没说一句话,庄峰满脸阴沉,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办公椅上不说一句话。

    季子强大部分时间是在值班室里,不过他也是脸色凝重。

    值班室的一个科长守着电话,一会,季子强就找不到其他的人了,季子强就问科长:“其他人呢?”

    科长支支吾吾,说:“其他人都在文印室,叫他们去合合眼,电话一响,我马上就叫他们出来。”

    季子强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科长明白季子强的意思了,冲他笑了笑。季子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看看电视或者电脑,打开电视,才知道,为避免雷电袭击,所有电视信号都关闭了。

    他便坐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迷迷糊糊地,但人再困乏,季子强也不敢睡去,他就这样一会到值班室看看,一会到自己办公室坐坐,一直熬了几个小时。天快亮了,他看了看时间,推开窗帘看看外面的雨,已逐渐小了,季子强心里想,这个暴雨袭击的夜晚还算平静。<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