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魏局热情的说:“季市长啊,我先恭贺一下你的高升,以后可要提携一下小弟啊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魏秘书你客气啊,你以后的前程会更好的,以后我还想让你多提携呢。”

    “季市长你是在埋汰我,唉,我们这样的人,以后谁知道会怎么样,算了,算了,不说我了,我给你去问问,看书记忙不忙。”

    季子强说:“好好,我等你电话。”

    季子强挂上了电话,又在楼下的院子里转了一会,便接到了小魏的电话,说冀良青书记让季子强过去。

    季子强和秘书小魏走进去的时候,冀良青正等着季子强,他在季子强刚进去就主动的招呼了一声,让季子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面让秘书给季子强倒茶,一面拿上自己的烟,过来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说:“子强同志,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吧?以后你想过来直接来就是了,不用提前预约的。”

    季子强忙惶恐的说:“这怎么行?这怎么行?我还是按规矩来。”

    冀良青不以为然的说:“嗨,你这人,哪有那么多的规矩啊,规矩还不是人定的,就这吧,以后直接来,小魏啊,这季市长以后要是让你请示,你就直接说我不在。”

    小魏知道这是冀良青对季子强的示好,心中也是羡慕嫉妒恨,但嘴里嘻嘻的笑着说:“嗯,嗯,我不转达。”

    季子强也不好在纠缠这个话题了,等秘书小魏的水送了过来,季子强结果杯子,却不多说话,一遍遍的吹着上面的浮茶,冀良青就转头对小魏说:“好了,你先过去忙吧,我和季市长随便聊聊。”

    小魏恨恨的瞅了季子强一眼,就匆匆离开了。

    冀良青看着季子强,沉声说:“子强啊,现在谈谈吧,有什么事情?”

    季子强这才方下了手中的茶杯说:“我想给书记汇报一下高速公路的情况。”

    点下头,冀良青说:“嗯,你说吧。”

    季子强说:“其实在我接手高速公路这个项目之后,我并不很看好这个项目。”

    “奥,为什么啊,这个项目对新屏市还是有很多益处的,你怎么会不看好。”

    季子强酒吧自己对高速路几点看法提了出来,说:“第一,这个项目现实意义不大,第二,为这个项目如果让新屏市背上沉重的贷款包袱我看不值,所以。”

    冀良青抬手打断了季子强的话,说:“子强啊,这个项目你还是对它的意义没有真正的领会,新屏市为什么这些年一直排名靠后,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多少重大项目,而高速路这几十个亿的投资下来,你自己算算,对我们市里的拉动会是一个什么效果,而且,一但这个项目上来,省上就会更多的对新屏市投以关注的目光,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没想到冀良青是这样理解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但这些都是虚的,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实实在在的利益反馈到我们市里。”

    冀良青笑笑说:“现在的工作有多少是实的,就拿你过去待过的柳林市来说吧,去年名次上了一大截,凭的是什么,不就是修了一个河滨公园,把上下的水拦截了一下,放了几支船进去,装上一些喷泉吗?这有什么实际价值,但就这一个工程就让他们指标多了一个百分点,所以啊,有时候虚的也要做,实的也要来。”

    季子强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但道理归道理,有的道理却是建立在并不正确的依据上的,只是季子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他也知道,单凭自己一己之力是无法改变所有人的看法,季子强说:“嗯,那好吧,下一步我会准备材料,尽快的报到省厅,和交通部,早日完成手续上的通过。”

    “好好,你那面工作有什么不顺的时候,直接过来找我,你摆不平的我来。”

    季子强赶紧的表示了感谢,这样又说了几句闲话,冀良青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说:“对了,子强啊,我还差点的忘了一件事情呢,我在省城有一个朋友,过段时间要来新屏市,来了介绍你认识一下。”

    季子强点头说:“好的,来了我做东,书记这朋友是做什么的?”

    冀良青轻描淡写的说:“他搞的是路桥工程,就是想来新屏市看看,考察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合作的项目。”

    季子强“奥”了一声,他已经很清楚了,在这个高速路项目上,已经有很多人虎视眈眈,包括冀良青也不例外,他也要趟这趟浑水了。

    季子强离开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心情并不好,他甚至还有点难受,冀良青在今天破坏了季子强对他一直保有的高大形象,这让季子强很难受。

    他一路回到了市政府,已经是吃饭时间了,在小餐厅里,季子强简单的吃了饭,又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原来的办公室,但这里现在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了,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应该去上面的办公室。

    上去之后,自己办公室的门开着,凤梦涵还在收拾着房间,季子强忙问:“凤主任,你怎么还在这里,没吃饭啊?”

    季子强先看了凤梦涵的眼睛:她的眼睛清澈而深邃,里面有耐人捉摸的东西,一双单凤眼似笑非笑。她平淡地看了季子强一眼,季子强敏感地捕捉到她的眼睛里隐藏一丝浅淡的情意,她面容略显憔悴,是一种憔悴的美。皮肤白皙光洁,头发高高的挽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即便是站在那儿,胸脯也显得饱满。

    凤梦涵穿着低领衣服,里面似隐似现,她侧着身,季子强看到她身形曲线玲珑、挺拔匀称,季子强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好词能恰当地形容出她的美丽,这样的女人走在大街上,不知有多少女人要嫉妒她的美貌,并为之羞愧自卑。男人见着她,喉头不上下窜动几下不咽几口唾液那就不是男人。

    季子强立刻想:这么美丽的女子成为自己的下属,是不是老天爷为奖励自己的而赐予自己的美味佳肴?

    凤梦涵睁大了漂亮的眼睛,看看季子强说:“吃饭了,我怎么一点都不饿啊。”

    季子强说:“我们都吃完了,恐怕伙食上也没有饭了。”

    “没有就算了,一会我出去自己吃点就成。”

    季子强想想说:“那不行,你为我忙了一个上午,这样吧,现在你洗一下手,我陪你出去吃点东西<span css="url"></span>。”

    凤梦涵客气说:“不用的,你休息你的,还用麻烦你啊。”

    “不行,你不要干了,走,走,我陪你吃饭去。”说着季子强见凤梦涵并没反应,就下意思的拉了凤梦涵一把,季子强拉的是凤梦涵的胳膊,但一个没留神,却拉住了衣服,这样一用力,就听“蹦”的一声,凤梦涵衬衣的扣子就掉了一棵,这也是季子强运气不好,估计这颗扣子本来也是要掉的,他一拉,刚好就接上了这个茬。

    扣子掉了不打紧,关键是凤梦涵一下子半个胸都漏了出来,季子强但觉得凤梦涵那胸部就如一首诗中写的那样: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似罗罗翠叶,新垂桐子,盈盈紫药,乍擘莲房。窦小含泉,花翻露蒂,两两巫峰最短肠。

    季子强是脑袋嗡的一下就晕了,呆呆的看着凤梦涵的胸口,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凤梦涵也没想到会这样,羞的是满面桃红,又看着季子强的呆呆的望着自己的胸膛,更是娇羞难抑,慌忙掩住胸口,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见季子强还是痴痴的模样,就恨恨的对季子强说:“傻了,办公室钥匙在茶几上,等我换了衣服,请我吃饭。”

    季子强这才算是恢复过来,正想说声抱歉,凤梦涵已经从门口消失了,季子强很不好意思的摸脑袋,自言自语的说:“真是手贱不过确实漂亮。”

    季子强站在窗前,掏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着,狠狠地吸了一口,又慢慢地吐出一缕缕烟雾。透过丝丝缕缕慢慢上升的烟雾,他望着窗外的景物,那一颗颗白杨翠柳,掩映在树丛中的道路和鳞次栉比的楼房,这些季子强熟悉的景物,半年来忠实地传递给季子强春去秋来的消息,而现在,面对同样的景物,他的思想常常出軌,有时看了人体艺术图片也胡思乱想,甚至身体也有冲动,季子强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虽然他心里常常出軌,但季子强希望自己能始终坚守那份底线。

    季子强和凤梦涵出了政府的大门,季子强问凤梦涵想吃点什么,凤梦涵说:“听说在一中那面有一家炒大虾不错,我们过去尝尝。”

    季子强没吃过,不过也听人说过,这是一种红色的大虾,当地人称为龙虾,其实应该也不是的,准确的说,是人工养殖的一种虾,听说生意很好,味道不错。

    他们也没坐车,就聊着天,不一会就到了,凤梦涵已经换上了一套碎花裙子,微风一吹,裙边摆动,很是飘逸。

    小食店就在一片松树下,也没搭什么棚,只是摆几张桌,脚下踩着软软的落叶,感觉真不错,季子强为凤梦涵点了三样名字很霸道的菜,还有一个这里的特色炒大虾。

    那用大红辣椒和花椒炒出来的红虾,远远的闻着就是一股辣味,季子强看着自己都有点呲牙,这玩意吃下去,肚子里还不的着火一样啊,不过季子强也很奇怪,女人总是喜欢吃这些辣辣,麻麻的东西,也不知道她们的肠子,肚子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一会几个菜就上来了,每一个菜的名字都起的很奇怪,一个还叫“**美女”?季子强也就眼巴巴的看着会是个什么菜,上来一看,季子强自己都笑了,什么**美女啊,就是去了皮的花生米呀……第二个菜更威风,叫“黑熊耍棍”,猜猜看,是什么菜?嘿嘿,其实就是木耳炒豆芽!!!<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