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后面又是不断的开会,工作交接,重新的分工分管工作,当然了,这样的事务冀良青也是要参加的,后来还算不错,给季子强也安排了几个实力局,其目的也就是为了限制一下庄峰的权利,在会上,就定下了政府资金和费用报销的规定,特别是在报销这一块,所有副市长的费用都要有季子强先同意签字后,再让庄峰两人签名,这样无形中季子强就有了实权br>

    而庄峰和季子强额费用,却是双方交叉签字,换句话说,没有季子强的签字,你庄峰的发票也不能随便报销。

    固然,庄峰未必就非要通过你季子强才能报销费用,他方法多的是,可以让下面局,委,区,县帮他报销,但终归来说,季子强对他还是形成了一定的威慑。

    这么一混就过去了一周的时间,季子强几乎在这一周什么正事也没干成,这天季子强接到办公室主任凤梦涵的电话,说他的新办公室已经收拾好了,也初步帮他摆布了一下,要他过去看看是否满意。

    政府办公楼共有6层高,中间是一块大空地,楼屋就转着空地转,呈四方型。因此,不管在哪个位置都能看到中间那块空地,那空地修缮成花园样,便有一种在花园里办公的感觉。

    季子强现在要搬去的办公室过去是庄峰的,在三楼,比过去季子强的办公室要高了一层,且靠人工水池这边,那环境更胜一筹,他站在窗前,真的就有一种修身养息的感慨。

    凤梦涵带他看了一轮办公室,问:“季市长你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季子强说:“很不错。很不错。”

    凤梦涵又问:“那你看什么时候搬过来?”

    季子强说:“我那面东西也不多,那就今天吧。”

    凤梦涵就点头说:“行,我一会安排办公室来几个人,给你帮忙搬,你就先委屈一下,在哪去坐坐。”

    季子强笑着说:“凤主任,你有点太客气了,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

    这话听在凤梦涵的耳朵里,感觉就有点不一样了,凤梦涵脸一红,低头不语了。

    季子强没有注意到这点,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想着自己今后就要在这个地方工作,奋斗了,这就是自己的一个新起点,自己一定要在这里创出一片辉煌,这样想着,凤梦涵什么时候离开的,他浑然不觉。

    季子强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就接到了政府办公室的电话,说庄市长找他过去一下,季子强笑笑,你庄峰摆什么架子,都在一层楼上,还要让办公室的人来找自己?

    季子强就答应了,摇摇晃晃的到了庄峰的办公室。

    庄峰最近心情可好了,虽然不能十全十美的收拾掉季子强,但说什么季子强也还是副市长,他狠狠地想:季子强,你还是攥在我手掌心。我看你还怎么跳怎么蹦?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庄副市长对季子强自然是恨之入骨,季子强让他在这半年里损兵折将不说,还几次让自己的阴谋没有到得成,这样就更激发了庄峰对季子强的仇视。

    庄峰很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季子强的阴险毒辣呢!越要铲除季子强,季子强就越是红火,现在还成了常务副市长,以后只怕在工作中两人的矛盾会更大。

    当然,庄峰是不会采用最愚蠢的办法,不可能和季子强刀枪相见。他只能利用他手中的权力,在以后的工作中,让季子强饱遭煎熬,寻找至他于死地的机会。

    同时,庄峰现在也很清楚,季子强也不是好惹的人,他也会还击,自己要让他无法还击。季子强这个人几乎是刀枪不入的人,这家伙,不偷不抢不贪,要想至他于死地,只能另辟蹊径。

    同时在现在,庄峰还想不到更好的蹊径了,他已有一种黔驴技穷的感觉。然而,他相信,天是有眼的,天会帮他,总有一天,他会找到一个绝妙的办法,至季子强于死地,慢慢来,以后有的是时间,自己不可能找不到机会,机会有时候是从天而降的,是可遇不可求的,自己还不能一下子要了他的命,要慢慢地折磨他,让他饱受煎熬,再让他一命呜呼!

    他想,冥冥中,似乎已经安排好了,要他当上了市长,继续与季子强斗下去,冥冥中,似乎已经安排好了,他正一步步向季子强逼紧,季子强以后会渐渐只有招架之力了。

    季子强已经攥在自己手掌心里,任由自己捏揉,想要他圆他就圆,想要他扁他就扁!庄峰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相信总有一天,在与季子强的抗争中取得最后胜利!

    季子强走进庄峰办公室时,是十点多了,庄峰现在已经搬进了过去全市长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比季子强过去的办公室要大很多,庄峰不仅留用了全市长办公室的一些家具,还把自己办公室的搬了一些过来,所以进来之后,季子强感到有点杂乱无章。

    庄峰见季子强进来了,只是点点头,像是疏忽了一样,他没叫季子强坐,问:“季市长,你手上的工作最近都有进展吗?”

    季子强愣了一下。尽管,他知道,庄峰绝不会放过他,但也没有想到一进门,他就来那么一句,连一点虚假的客气也没有了。

    季子强淡然的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急于的回答他的问题,先坐了下来,点上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才说:“最近你说我有时间干正事吗?每天都是几个会,能抽的出身吗?”

    庄峰被季子强噎了一下,心中很不舒服,他哼了一声说:“也不是时时刻刻在开会,我希望你能快速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把手上的工作好好抓抓,特别是高速路项目,我不想继续拖,在年内力争有个眉目。”

    季子强暗自冷笑一声,这马上就是十一了,到年底还有两个月,高速路项目连省上都没审批呢,何况最后还要到国家交通部去审批,两个月能成?真是异想天开,这不过是庄峰在给自己出难题,想再这个事情上让自己受到他的打压而已。

    季子强也懒得和庄峰继续的争辩,知道了他的想法,也很明白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什么可以调和的可能,所以季子强的心态反而是很轻松<span css="url"></span>。

    他潇洒的弹掉了手上的烟灰,说:“我尽量吧,不过不能保证会有你想的这么快,至少你那个公路局的赵局长要配合才行,呵呵呵。”季子强面对庄峰现在也是没有了什么顾忌,所以就打开窗子说亮话,不想藏着掖着。

    庄峰冷冷的看着季子强,他也皱起了眉头,从今天季子强的状况来看,事情有点麻烦了,季子强要是就这样直接和自己撕破脸来死扛,自己还真的拿他没有什么好办法,这到了常务副市长的级别,就算自己贵为市长,要严格的说,想用权压他还的确有点麻烦,特别是自己和冀良青也面和心不合的,没有冀良青的支持,季子强就是和自己翻了脸,自己也没办法。

    这样一想,庄峰才逐渐的认识到了目前自己的处境了,看来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季子强也已经调整了他自己的策略,准备和自己硬碰硬了。

    庄峰就陷入了深思中,他本来今天想要来给季子强摆摆架子的,但突然间,他发现情况有了变化,自己就像当初的全市长一样,而季子强就成了昨天的自己,庄峰感到背心有点发凉了,自己必须改变这个现状,否则后患无穷。

    现在庄峰很清楚了,季子强这次是有备而来的,你看他处事不惊的样子,自己不得不防他这一点,季子强可不是普通人,以后季子强也不可能再冒进,再钻进他自己布下的圈套,自己也应该收敛一点,不能处处紧逼。

    他在也没有心思来给季子强摆谱了,悶悶的说了句:“那你自己也要抓紧,这工程不能再拖。”

    季子强笑笑,说:“我会抓紧的,要是没有其他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庄峰摆摆手,季子强站起来,看都没看庄峰一眼,离开了。

    季子强在离开庄峰的办公室之后,很想大笑几声的,庄峰他太小看自己了,他以为他的地位变了就可以更方便的给自己压力,他错了。

    他变了,自己也变了,自己比起以前更具有反击和防守依托,今天自己已经证明给他看了,你庄峰真想来拼,那就放马过来,自己一定接着。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见凤梦涵正带着办公室的几个年轻人在帮自己收拾东西,已经搬过去一些东西了,不过里间的书比较多一些,凤梦涵正跪在床上收拾床头上面乱七八糟的一堆书,季子强站在里间的门口,就看到了凤梦涵撅着的大屁股,也不知道为什么,季子强一下有了些冲动,那凤梦涵的屁股就一下的拉到了自己的近前,季子强打了个激灵,赶忙退出去了。

    来回的转了几圈,季子强想到刚才庄峰的谈话,说是那样说,但季子强也还不是一个喜欢为斗气而疏忽工作的人,他就想到了高速路的项目,是应该好好抓抓,虽然自己对这个项目不太看好,但既然这个项目承载了新屏市这么多人的希望,自己还是尽量把它做好吧。

    想一想,季子强就决定先到冀良青那里去坐坐,和他谈谈这个项目。

    季子强拿起了电话,给冀良青的秘书小魏拨了过去:“魏秘书,你好,我季子强啊,请问一下,书记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去见见。”

    小魏对季子强的突然提升是很有点惊讶的,这个人一直是小魏心中潜在的敌人,从那次许老板的土地时间开始,小魏就怨恨上了季子强,但小魏不是一个很盲目的人,他知道,凭自己是不足以对抗季子强的,而且从种种迹象表明,冀良青对季子强也是亲睐有加,自己还是要深深的埋藏住自己的情绪,不能让季子强感觉到什么。<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