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般出去办事,身边就带一两人,人家领导敬完,手下又敬,一围桌对付三两人,绰绰有余nbsp;如果事先就有准备,那这比拼更难应付。

    季子强先还和别人一杯杯喝,后来就只和领导喝一杯,和手下人喝半杯,人家当然不干,但季子强说,晚上还要向市长汇报工作呢!人家想想,即使这么个喝法,你季子强也够呛,就也不再勉强。哪知,季子强的酒量是很了得的,两三人根本就喝不倒他,喝到季子强要回去向市长汇报了,好几个人都站不住了,季子强还面不改色。

    这时候,季子强才开始发威,问酒瓶里还有多少酒?有半瓶也好,有大半瓶也好,季子强就拿了两个喝茶的大杯平分了,就对对方职务最高的人说,剩下的我们两人喝了。

    对方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酒量小的,只这一喝就醉了,有点酒量的刚才也拼杀的差不多了,这时就有些怯场。

    但今天他就带了王稼祥一个人,而且王稼祥还要开车,季子强就不能老叫他喝了,而且后来敬酒的人更多了,所以季子强只能是喝醉了。

    王稼祥把季子强送回家时,江可蕊已经在家里准备休息了。

    季子强是被王稼祥搀扶着回来的。

    江可蕊问:“怎么喝那么多?”

    王稼祥吐下舌头说:“没喝多少。”

    季子强推开王稼祥说:“我没醉。你回去吧,不用送了,我到家了。”

    季子强就站在客厅左张右望,说:“到家了,我是到家了。”

    江可蕊就去扶他,对王稼祥说:“你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一点。”江可蕊和王稼祥现在也熟悉。

    王稼祥似乎还有点不放心,季子强扬扬手说:“回去吧,路上小心点,你喝酒了,酒后驾车要小心。”

    江可蕊和王稼祥听他这话,似乎还很清醒的样子,便都有些哭笑不得,他还知道酒后驾车这个词啊,不简单。江可蕊要扶着季子强进去,季子强说:“不用,我自己可以,你别以为我醉了,我一点没醉。”

    说着就甩开江可蕊的搀扶,大踏步往里走,走到一半,回过头来看着江可蕊笑,说,:“我说没醉吧?”

    江可蕊跟在后面,说:“没醉,是没醉!”

    季子强就说:“那你跟着我干什么?是不是怕我站不稳,摔倒了?”

    江可蕊说:“没有。你怎么会摔倒呢,你一点都没喝醉。”

    季子强就停下来,侧着身子说:“你先走吧?我走后面,你要站不稳,摔倒了,我保护你!”

    江可蕊就笑了,说:“我们一起走吧,手挽着手上吧。”

    季子强就很用劲地挽着江可蕊的手,几乎架似地把江可蕊架到了里屋。

    江可蕊扶着他说:“坐一坐吧,到床上上坐一坐吧!”

    季子强伸出一只手指,在眼前晃动着,他说:“你就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现在只有的女人,你坐,对了,你肚子里还有我的儿子呢,你坐,你坐。太好了!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你看看,这脸蛋多漂亮,这皮肤多细嫩,这身材,要什么有什么。”

    季子强把江可蕊抱在怀里,一脸的淫笑,张开那张喷着酒气的嘴,就啃江可蕊,双手就在江可蕊的身上搓捏。

    江可蕊说:“你轻一点。”

    季子强说:“你怎么了?你不喜欢我了?不喜欢我摸你了?不喜欢我和你好了?”

    江可蕊真有点哭笑不得,说:“你把我弄痛了。”

    季子强很茫然的说:“是吗?是吗?我弄痛你哪里了?我刚刚掐你什么地方了?我看看,我检查一下掐坏了没有?”

    说着季子强就撕扯江可蕊的衣服。

    江可蕊叫了起来,说:“季子强,你发什么酒疯?”

    季子强愣了一下,定定地看着江可蕊,说:“你吼什么?你害怕了吧?是不是害怕了?我告诉你,我一直都在克制自己,我一直都在被动忍让,我从来没有主动出击,我要主动出击,我想,一定能战而胜之。你信不信?”

    江可蕊知道他在说他的工作,这半年多来,季子强也确实过的很不舒畅,江可蕊点头说:“信,我信!”

    季子强呆呆了看了一会江可蕊,就把她抱进怀里,很温存地抱着,说:“我不会那么干,我不会那么傻,硬碰硬到头来只能是两败俱伤。我为什么要那么傻呢?他庄峰老得都没牙了,我还年青。你知道吗?在官途,我这是算年青的。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去和他拚,我要等待机会,我相信,我一定还有机会!我会战胜他的。”

    季子强开始吻她,吻得很温柔,从她的脸上一直往下吻,这时候,季子强不再是一个思路紊乱的男人了,而是一个多情的男人。

    江可蕊沉默着,她感受到了他心的苦,感受到了他心的累,她很柔情地撫摸着他的头,然后把他拉起来,然后很妩媚地对他说:“我们到床上去吧。”

    季子强把她抱了起来,虽然江可蕊知道医嘱说过,现在是不能做那种事情的,但她不愿意拒绝季子强,她敞开了自己的身体,接纳了季子强,江可蕊感觉到季子强很强壮,他像以前那样,捧着她身子,去爱她。

    等第二天季子强醒来,摸着溜光的江可蕊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干坏事了,他这个心中也是很担心啊,怕万一有点什么事情,那自己可就成罪人了,所以起来之后的季子强坚持要让江可蕊去检查一下。

    江可蕊说:“刚检查过的,算了,这次就算了,以后你自己注意一点吧,不要在冲动了。”

    季子强心中就想,自己昨天是喝酒了,怎么做的都不知道,唉,什么感觉现在都没有,可惜了一次机会,可是在一想,万一以后自己又喝酒了怎么办?

    这可是个大问题,季子强就说:“可蕊,以后要是我喝酒了,你不要让我进卧室吧,我在书房睡,不然真怕控制不住。”

    江可蕊瞪了季子强一眼说:“自己的小名自己知道,那还不自己想办法克制一下<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想想也是,就说:“算了,我一会上街买点东西。”

    江可蕊问:“你买什么啊?”

    季子强说:“我准备买几斤八号铁丝,再买一把钳子,万一我喝酒回来了,你把我身下这玩意用铁丝困住,这样就安全了。”

    江可蕊噗哧的一下就笑了,捶打了季子强几下,两人看看时间,也都起来上班了。季子强下楼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尉迟副书记正在打太极拳,那挥舞的掌势,移动的马步,有板有眼,尉迟副书记也看见季子强了,就对他笑了笑,季子强也回他一笑,尉迟副书记收了势,迎着微风在大口呼气。

    季子强近前了,尉迟冯书记就说:“季市长,你也改锻炼一下,特别是早上大口呼气对身体很有好处。尤其是在这个环境,风都是濕润的,清新的。”

    季子强笑着说:“尉迟书记,你对保养身体很有心得呀!又是打太极拳,又是深呼吸。”

    “我现在是一天一早一晚地练。哪一天,你也学学,我这几年吃得好,睡得着,没病没痛,完全得益于我这套养身之道。”

    季子强说:“不行,我不行。这一招一势的动作太慢,我没那耐性。”

    尉迟副书记点点头:“你们恐怕是没这耐心,我是人老了,无欲无求了,剩下的事就是要好好保养好身体。”

    季子强说:“书记还不老吧,五十多一点吧?你气色很好,看不出来,一点看不出来。”

    尉迟副书记笑,说:“老了啊,还是你们年轻好啊,对了,那天闲一点我请你喝茶?”

    季子强当然不会拒绝了,说:“成,我也一直想和书记你好好聊聊。”

    他觉得那意思已经到了,应该撤了。

    但是,那尉迟副书记正说得性起,哪肯放过季子强,他又说起了养生之道,季子强也就笑着听,尉迟副书记说:“你别看这太极啊,表面慢,却是慢中有快,你别看它柔,却是柔中有刚,这太极拳不光练手脚,也练气,手脚是表面的,气是内在的,那气从丹田徐徐呼出,流到哪,就疏通哪个关节,就化解哪的毛病。”

    季子强脸上不显半点不耐烦,客气地说:“哪一天,真要好好请教书记,好好请教你这养身之道。”

    尉迟副书记说:“你应该从今天开始。这决心一下,什么都学得到。一天拖一天,就永远也下不了决心,永远也学不会。”

    季子强心中很是明白,这尉迟副书记并不是在和自己谈太极,他在暗示自己,希望自己能明白一些道理,早点和他联起手来。

    两人在花园的谈话过程,冀良青在自己家里也是都看得一清二楚,他皱起了眉头,这两个人对冀良青来说都是需要防范的,有时候冀良青也感到做官真的很苦,上面的人要巴结,下面的人要控制,级别差不多的还要小心的防范,累啊。

    这接下来的几天里新屏市几大班子都是忙忙碌碌的,先是送走了全市长,临走的时候,全市长又是絮絮叨叨的叮嘱了季子强很长时间,让季子强以后一定要帮帮柯瑶诗,季子强也只好嘴里先答应着,说些模棱两可的话,把全市长应付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