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良青微笑点头,说:“老领导你说不喝那就不喝了,谁敢多事我来,呵呵呵

    这样说着话,谢部长就很随意的和季子强碰了一下杯子,然后才和庄峰碰了杯,在座的人都心里咯噔的一下,看来谢部长是不怎么看好这个庄峰的,既没有单独的和他碰酒,那就是把他的地位和冀良青拉开了距离,又是先和季子强碰杯,冷淡他的意思很是明显。

    有人就暗自微笑了,有人就又开始思考了,这官场上的事情啊,不管大事小事,都会让下面的人费心好久。

    谢部长这几杯酒一结束,下面就是这些领导之间的互相敬酒,碰酒了,庄峰和季子强当然是应接不暇,就算有的人心中对谁很不以为然,但白送的人情,他们还是要做一做的。

    尉迟副书记也没有先和庄峰喝酒,他来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季市长,我们两人很少喝酒,过去工作接触也不算太多,以后要长联系,常走动啊。”尉迟副书记说的话中有话。

    季子强知道是听的明白,就端上酒杯,接上了话说:“那是一定的,以后还请尉迟书记多给教诲,对我们的配合,我是很有信心的。”

    尉迟副书记一笑:“嗯,好,就冲你这一句话,我们要喝两杯。”

    “那我也舍命陪君子了,喝就喝。”

    两人相视一笑,喝掉了手中的酒。

    等送谢部长离开的时候,谢部长专门吧季子强叫到了跟前,对他说:“子强啊,这次的机会来之不易,你以后要好好的把握住。”

    季子强看了一眼远远避开的冀良青和全市长等人,说:“谢谢谢部长的教诲,我一定会努力的。”

    谢部长语重心长的说:“嗯,嗯,这就好,前几天乐书记还来电话问过你的情况,他还是很关心你的,大家也都看好你,你自己要严格要求自己,这个新屏市啊嘿嘿,不平静。”

    “嗯,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

    谢部长就在没说什么,季子强也是很识趣的退后几步,这样冀良青,全市长和庄峰也都一起走近了谢部长,大家寒暄,客套,虚话一阵,谢部长的车也就扬长而去了。

    全市长一下就低拉下了脑袋,今天不管是在任命宣布的时候,还是在酒宴上,他都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多余的人,没有人在把他作为重点和中心,他心中还是又些凄凉的感觉。

    不过这可能也是他最近的心态不好,今天有谢部长和冀良青在,就算是过去,也轮不到他来成为中心的,只是他本来就有心病,所以看什么都认为实在针对自己。

    大家送走了谢部长,再也没有客气了,各自上车,四散而归。

    因为是中午的酒,所以下午还是要上班的,季子强直接到了单位,虽然今天季子强喝的有点多,脸色还是红红的,不过已经成为了常务副市长的季子强当然是没有人敢说什么了<span css="url"></span>。

    他昂首上了办公楼,不断的有人对他微笑点头,连平常对他不大理睬的几个副市长,见了季子强也是客客气气的,请他先走,季子强有了一种凤凰磐涅的感觉,迎面遇到了前几天下午学猫叫的那个米丽了,这女人一脸媚笑的站在了墙边,给季子强让着道,嘴里还说:“季市长喝酒拉,我帮你泡点水。”

    季子强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你忙你的,呵呵。”

    这样说这话,季子强就想到了前几天看到的这个米丽身下的光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现在看起来多么端庄贤淑的女人,脱掉衣服会是那样疯狂。

    季子强不由就露出了一点微笑,这米丽还以为自己的讨好赢得了季子强的赞赏,心里乐滋滋的,一路目送着季子强离开,才心满意足的下了楼,要是她知道了季子强为什么发笑,想到了她的什么地方的什么东西,她一定是笑不出来。

    回到了办公室的季子强就再也没有一点空余的时间了,那些连季子强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局长,科长们,络绎不绝的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有的是送礼的,有的是表忠心的,还有的是来混个面熟的,总之季子强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接待了十多拨。

    季子强想,自己现在还只是个常务副市长,不知道现在庄峰那里有多热闹啊,中国的官场啊,真是一个名利聚集地,而每一个干部,又都像是早起赶集的商贩,他们总在不断的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市场。

    吧电话也很多,季子强不厌其烦的一一推掉了他们的宴请,连何小紫也打来了电话,她问:“你在哪里?”

    季子强说:“我在办公室啊。”

    何小紫说:“我听说你提升了,是不是我们应该庆祝一下,我现在就过去看看你吧。”

    季子强忙说:“不用了。我这就要出去,有时间了我们再约。”

    何小紫似乎板起了面孔,说:“季子强,是不是你对我成见很大啊,早知道,哼,上次我就在你床上?”

    她本来想说在季子强床上自己把自己的那个层捅破,让季子强不得不接受她的,但想想,终究是说不出口来。

    季子强说:“哪里哪里,我只是觉得,我以前那么对你,很不应该,我向你道个歉。”

    何小紫说:“我不要你道歉,道歉有什么用处呢?你知道我更需要什么?我不怕坦白告诉你,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不管你是副市长,还是常务副市长,我都一样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职务!”

    季子强心里暗暗叫苦,想自己怎么就遇上了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呢?

    何小紫见季子强没说话,自己说:“你忙你的吧!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我不在乎你以前怎么对我,也不在乎你以前和什么女人在一起,只要你需要我陪你,我就马上去陪你,你一定有话相对女人说吧。”

    季子强哭笑不得,说:“你的想像力太丰富了,我就是想说什么,也有妻子可以说啊。”

    何小紫说:“季子强,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是要向我显示你们很恩爱吗?你们风吹雨打不动摇吗?海枯石烂不变心吗?你真是垃圾!我说你真是垃圾!”

    何小紫几乎要哭起来。

    季子强忙挂了电话,头额却惊出一身冷汗,心里想,这何小紫不能惹,什么时候都不能惹,就算自己当了国家主席,也千万不能惹这个女孩!谁惹这个女孩,谁就会麻烦不断!!

    季子强推掉了所有的应酬,但有一个人的邀请季子强是没有办法来拒绝的,这就是办公室的王稼祥,他是在快要下面的时候走进季子强的办公室的,看着季子强屋子里堆积的很多烟酒,王稼祥就笑了说:“季市长,你这一年的烟钱是省下来了,以后办公室每月两条中华就不用给你发了吧?”

    季子强哈哈哈的笑着说:“不用了,不用了,这烟都抽不完,还用你们发招待烟,这样吧,你拿几条自己抽吧。”

    王稼祥连连摇头,说:“我有的是烟,还抽你的,太小看我了。”

    季子强瞪了他一眼说:“你就不能低调一下啊,非要说出来。”

    “嘿嘿,不是这里没外人吗,对了,晚上一起坐坐吧。”

    季子强本来要推辞,但想想这个王稼祥其实一直一来都很不错,他这面子自己还是要给的,在一个,现在自己也要慢慢的培植自己的势力了,过去自己没多少想法,现在身在其位,有的事情必须考虑,所以就同意了。

    季子强给江可蕊打了个电话,说:“我晚上不会去吃饭了,和稼祥一起坐坐。”

    江可蕊说:“你们喝少一点,不要刚一提升就忘乎所以。”

    “嘿,你这怎么说话的?江局长,不能这样和常务副市长说话,你还想进步吗?”

    “拉到吧,现在应该是代常务副市长,等过了选举在拽吧,早点回来。”

    季子强笑着答应了。

    晚上的酒一点都没有少喝,季子强他们坐下没有几分钟,就让眼尖的人看到了,于是一下涌进来了几个不三不四的局长,部长,季子强怎么办,只好陪着喝啊,王稼祥也没有想到会搞成这样一个局面,看着季子强嘻嘻的傻笑。

    季子强笑不出来,皱着眉头,听着一些马屁,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一杯杯的喝,他要是不喝,那些人就是使用上了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打感情牌的,说肉麻的,还有甚者,季子强只要不喝人家就准备自残的,你说季子强能不喝吗?

    再者说了,季子强来新屏市本来时间就短,现在当上了常务副市长,分管的口就更多了,如果不积攒一点人脉那怎么可以呢?

    在最近这个阶段,很多事情仅涉及一个单位,季子强也是亲自跑一趟,一则显得重视这事,一则也亮个相,让人家知道你长的什么模样,下面单位也知道季子强什么来头,多少也有讨好的意思,到了吃饭的时候,就热情地请。

    上了饭桌,有人会问,季市长喝不喝酒。

    问这话的人多半不喝酒,多半只是让手下陪你喝。这种酒,季子强是绝不喝的。

    喝酒的人什么也不问,就喊拿酒,或者车上就备有酒,早让手下提上来了。喝这种应酬酒大都有一种习惯,内外区别得很分明,本单位的人基本上是不对喝的。这叫自己人不打自己人,大家一致对外,大家便都敬季子强。<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