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柯瑶诗看了一眼迷迷噔噔的季子强,说:“交给我安顿就成了,你放心nbsp;”

    全市长走了,包间里就剩下季子强和柯瑶诗两人了,柯瑶诗看着迷迷糊糊的季子强,就叫来了酒店的领班,让她们给开了一间房子,她也不让别人搭手,亲自搀扶着季子强到了楼上的套间,这是个星级酒店,房间装修还可以,也还干净,季子强半醉半醒的倒在了床上,柯瑶诗望着季子强的面容,一时陷入了沉思。

    她给季子强泡了一杯茶,自己就坐在季子强旁边的一个绣花步墩上,看着季子强,想着自己的心思,感慨着自己命运多舛,担忧着自己公司的未来。

    柯瑶诗的公司在新屏市只能算是一般了,她也做房地产,也做土建,但由于一直没有一个强硬的后台在身后支撑,所以一路走来也是磕磕碰碰的,生意并不怎么景气,她太需要一个有利润的项目来度过这段时间。

    本来的美好希望,现在眼瞅着就要落空了,柯瑶诗一阵的悲从心来。

    这样持续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季子强突然动了几下,柯瑶诗才把自己从悲伤中拽了出来,看着季子强,柯瑶诗的眼光慢慢的变得有了一种渴望和温情,她用那样的眼光望着季子强,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尖锐的东西直视人间,穿透季子强的五脏六腑。

    她移动了一下身子,坐在了季子强的床边,摸了摸床头柜上的茶水,慢慢地试着喝了两口,感觉水不热不凉,就扶着季子强,给他把水杯递到了嘴边。

    季子强模模糊糊中,就依偎在柯瑶诗的怀里,喝了几口。

    季子强又躺下之后,柯瑶诗无言地坐在床沿,想不出再说句什么,她慢慢地伸出手,轻而又轻地握住季子强的手指,拽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但这样并没有对季子强有任何的感应,季子强还在呼呼的大睡,犹豫中的柯瑶诗帮着季子强脱去上衣,手也慢慢的伸到了季子强的衣服里面。她先是在季子强的胸膛撫摸了一会,后来就在季子强全身移动开来,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季子强虽然在睡梦中,但还是有了反应,这应该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吧,季子强在恍惚中,觉得自己走进一所豪华的房间,灯光迷離昏暗,自己正琢磨这是什么地方时,就看见江可蕊,江可蕊静静地躺着那里,也许,身上还盖着被子,但是仍然显露出她凸凹有致的迷人曲线。

    接着,自己脱了衣服,挺着身体,眼睛里射出强烈的目光,贪娈地欣赏着江可蕊美丽绝伦的躯体。

    等了片刻,自己猛地伸出青筋凸起的手,突然掀起江可蕊身上的被子,像恶狼一样,瞬间就扑在了江可蕊身上。

    柯瑶诗那美丽的躯体禁不住抖动了一下,她美丽的脸庞泛起了一阵从未有过的红晕,她脸上带上了几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玫瑰般鲜红的嘴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喘息。

    她本能的伸手去推拒那支大手,然而心中却明白自己其实也是渴望着这一刻的来临,她的推拒是无力的,她不禁张开了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因为羞涩而闭上的眼睛,季子强的舌头找到了柯瑶诗的嘴。

    柯瑶诗这时已经是香汗微润、红晕满脸了,显得十分的誘人,玉牙一开刚要说点什么,可他的舌头却趁机插了进去,两个舌头搅在了一起。

    就在着关头,放在床头的季子强的手机响了起来,这特殊的铃声是江可蕊为季子强设计的,而且还有约法三章,听到这个铃声,三次之内必须接听。

    在这样强大的心理压力和潜意识的作用下,季子强就戛然而止的停住了所有的动作,一下激灵灵的清醒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抓起了手机,听筒里传来了江可蕊的话:“季子强同志,几点了,还不回家啊。”

    季子强有沙哑的语调说:“就回,就回,已经在路上了。”

    “嗯,我等你啊,快点回来,你不回来我睡不着。”

    “好好,快了,我看到家属院的大门了。”

    放下电话,季子强就看到了柯瑶诗如醉如怨的眼神,季子强也一下想起了刚才自己的行为,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心中暗自叫声:“侥幸啊”。

    江可蕊的电话再晚来一点,自己现在恐怕就直到捣乱黄龙了。

    季子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嗯,嗯,,对不起啊,刚才。”

    柯瑶诗叹口气说:“算了,不要说什么了,你快穿上走吧。”

    季子强也想穿啊,可是当着柯瑶诗的面,又有点不好意思,他现在也发现自己的裤子跑到脚下去了,就很难为情的看了看柯瑶诗。

    柯瑶诗就恍然大悟了,脸一红,站起来,离开了季子强,季子强抓紧时机,很熟练的提起了裤子,好在夏天就是穿的少,两分钟不到,就穿戴整齐,一面尴尬的对柯瑶诗笑笑,一面慌不择路的匆匆离去了。

    三天之后,一个艳阳高照的时刻,省委组织部的组织部谢部长就踏进了新屏市政府的大会议室,黑压压的一大片新屏市四大院的头头脑脑们,都一起聚集在这里,他们大部分已经听说到了一些消息,但今天还是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前来,希望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中出现那么万一的一点误差,让自己也在任命书上出现一下。

    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

    全市长的调离一点都没有引起大家的轰动,因为这是早晚的事情,从他空降到新屏市的那一刻,人们都在计算着她离开的时间。

    倒是庄峰的任命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喧嚣,很多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眼神,他们也都早就听说了这个结果,不过很多人还都是装出了很愿意他上来的表情,似乎庄副市长的提升是他们早就期盼的愿望一般。

    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是没有一点表情的,他们心中都不舒服,各自盘算着自己的小账,有点忧心忡忡。

    倒是庄峰再也忍不住自己心中的快意了,这个位置对他来说太难得,多少年了,做梦都在想着坐进那个市长的办公室,和冀良青平起平坐,现在总算是踌躇满志的得到了这个位置,庄峰脸上无法抑制的笑了起来。

    但这个笑容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季子强的任命就一下子掀起了轩然大波,对季子强的任命,实际上知道的人不多,连庄峰上次在苏副省长家里也没有敢问谁会接受自己的工作,一般的情况通常是在市长安排好了之后,常务副市长才会姗姗来迟的出来。

    但这次几道任命一起宣布,当然就让很多人吃惊不小。

    庄峰一下就把脸上的笑容定格住了,怎么会这样呢?季子强怎么会接上自己的手,他才来新屏市多长时间啊,在怎么也轮不到他季子强来坐这个位置的。

    尉迟副书记也是心中一紧,他就记起了上次季子强找自己喝茶的事情,现在想想,估计那个时候季子强已经知道自己的情况了,可惜的是啊,自己没有干过庄峰,徒劳无功的眼瞅着一次机会白白的溜掉。

    尉迟副书记又想到了季子强为什么在那个时候要约自己了,看来季子强是想对自己示好,以便在新屏市站住脚,尉迟副书记低头想了想,不错,假如自己能和季子强联手,未必是一件坏事,进入常委的季子强加上自己的力量,在新屏市是可以形成鼎足之势。

    省委组织部谢部长的任命读完了,季子强也在所有人的惊诧中成为了新屏市的常务,常委副市长,这让很多人一下子有点发懵,作为庄峰上来本身是代表着一种新形势的变化,但季子强接着上来,又成为了一种对庄峰的抵消和对立,很多人不得不静下心来思考了,这新屏市未来的政治格局到底会如何走呢。

    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连庄峰自己都说不清楚。

    接着庄峰就做了讲话,做了表态,无外乎就是什么领导的信任啊,自己以后要努力啊,什么的。

    季子强也讲了几句,但季子强的讲话很简短,可是他一讲完,省委组织部的谢部长带头鼓起了掌,这就带动了所有人一起鼓起掌来,大家不是给季子强支持,都只是给谢部长一个面子,在狂妄的人,也是不能小视谢部长的存在。

    其实是的准确一点的话,现在这个只能算是省委对新屏市领导班子的一个提名建议,因为要获得法律上的确定,还是需要人大表决后才能正式生效,季子强和庄峰目前都还是带理的关系,然而在中国国情下,其实有时候,法律是排在权利的后面的,既然庄峰和季子强是省委的提名代理,那么很少会再有意外发生了,他们从此刻也就要开始履行市长和副市长的权利。

    会议后的宴会很隆重,既是为庄峰和季子强的上任做庆祝,也是为谢部长的到来做招待,所以菜应该是最好的,酒当然也不会差,谢部长对养生之道有很大的讲究,今天没开宴就提前声明了,自己只喝三杯,所有人都陪着笑脸点头答应。

    这就是做领导的好处,没人干勉强,也没人敢硬灌。

    由于谢部长酒不多喝,场面上就没有出现平常那样的闹酒,大家的言行举止也都端庄有礼,客客气气,谢部长端起了酒杯,先是和大家共饮了一杯,一会又和冀良青喝了一杯,最后这一杯却迟迟没有举动,旁边陪坐的这些人也不敢冒然的邀请,都在等着看谢部长这一杯酒到底是花落谁家。

    等吃了一会,谢部长才端起了酒杯,看了看庄峰,又看了看季子强,笑着说:“今天这个宴会啊,按说是你们两人的主场,不过呢,我现在要借花献佛了,敬你们两人一杯酒,希望你们在未来的工作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季子强和庄峰赶忙端起酒杯,一起站了起来,谢部长就转头看看坐在身边的冀良青,说:“那我就喝这最后一杯了,喝了我就收酒杯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