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成熟的女人的角色不是单一的,而是交叉的综合型,为什么这么说呢?女人的成熟可以说与年龄无关,与知识无关,失去双亲的女人总是比从小就生活在蜜罐里长大有父母呵护的女人要懂事早熟的多,所以说,女人成熟是需要一些难忘经历,一些痛苦的挣扎,一种残酷的现实,一些生活的阅历才能历练而成的br>

    人只有经历了刻骨铭心的痛,才会对人生有大彻大悟的理解和感受,成熟的女人遇到挫折时,会主动分析总结归纳并及时振作,把挫伤看作一种人生的财富,把经历当作一种人生的经验学习,把错误当作人生的启迪,河只有趟过了,才知道深浅。所以说成熟的女人是最有韵味的。

    这样想着,季子强就想到了安子若,她也是一个和柯瑶诗具有一样特质的女人,季子强已经好久没有和她联系了,自从自己那次婉言拒绝了安子若想要过来的请求后,安子若也很理智的停止了对季子强的示好,这也更说明了安子若是一个优秀难得的好女人,她的本意也不是想要去破坏季子强的家庭,和季子强发生的那纏绵激情,不过是一种对季子强爱怜的自然反应。

    季子强想到了她,就拿出了电话,一面在渐渐黯淡下来的街面走着,一面拨通了安子若的电话:“你好,子若,我是季子强。”

    远处的安子若就悠悠的说:“过的好吗?工作好吗?身体好吗?”

    季子强就有了一阵暖暖的舒心感觉,他回答着:“好,都好,我这一切都好,你呢?你过的还好吗?”

    安子若迟疑着,她想说自己过的并不好,自己很想季子强,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我一切都好,特别是最近的生意更好。”

    季子强说:“生意肯定会很好的,你很能干,但注意保重身体。”

    安子若柔柔的说:“嗯,谢谢你还惦记着我,你也多保重,可蕊怎么样?也还好吧?”

    季子强就想到了江可蕊和肚子里的孩子,一下子很幸福的说:“对了,还要告诉你一个消息,明年你就要做阿姨了。”

    安子若“啊”了一声,很快的就对季子强表示了祝贺,说假如以后有机会,自己要来看看江可蕊,看看她肚子里的孩子。

    季子强在谈到孩子时候,情绪高涨起来,等他意思到自己是在面对安子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他一下不说话了,安子若也在那面没有说话,电话中只能听到两个人轻微的喘息声,后来安子若还是悠悠的叹口气,说:“看到你很幸福,我也高兴,真的,为你高兴。”

    季子强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说的太过兴奋:“嗯,谢谢你,子若,我不是和故意想要在你。”

    安子若没有让他继续的说下去:“你不用解释,你没做错什么,我是有点伤感,但绝不是因为你和可蕊的幸福而如此,你也知道,我是女人,女人有时候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伤感的,但说心里话,你幸福了,我才能快乐。”

    季子强很感动,他不知道老天为什么会如此的眷顾着自己,总是给自己送来这些美丽而又善良的女人,有这些女人在自己的生命中陪伴自己,自己的生命才能这样的灿烂辉煌啊。

    季子强默默的回忆着自己生命历程中的这些女人,每想到一个,季子强都会感叹,唏嘘一番。

    一声呼喊打断了季子强的回忆:“季市长,你来了。”

    季子强一看,酒店门口站着全市长的司机小王。

    季子强就笑着迎了过去,问:“全市长来了?”

    “嗯,也是刚来,让我在这等你。”

    季子强看看手表,和预定的时间还有1来分钟,按说全市长不应该来这么早的,作为级别较高的领导,不管是宴会,还是会议,他们的时间都是会有严格的控制,都会在最后的一分钟才能出现在那里的,不过季子强也可以体会到全市长此刻的心情,他不是一个淡定的人,很多问题看不透,或许他已经开始妄自菲薄了。

    季子强在司机小王的陪同下就上楼,到了包间的门口,小王笑笑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自己进,我就下去了。”

    季子强点点头,就敲了敲门,稍微停顿那么几秒,推门走进了包间。

    一进门,就见全市长和那个叫柯瑶诗的老板都站起来相迎自己,季子强忙关上门,招呼了一句:“全市长来的早啊。”

    全市长就拉着季子强,到了座位上,一面对那个柯瑶诗说:“这是季市长,今天就是让你专门认识一下,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季市长帮你。”

    这柯瑶诗就对着季子强笑笑,说:“早就听说季市长的大名了,只是一直没机会认识,很遗憾啊,今天才算见到了,真是名不虚传。”

    全市长忙对季子强说:“这是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总柯瑶诗,季市长以后还要多加的照顾啊。”

    季子强就打着一个哈哈,见柯瑶诗已经把手伸了过来,也就轻轻的握了一下手,季子强但觉的这柔軟的纤纤玉手细腻光滑。

    在打眼一看这柯瑶诗,依然是风情万千,这典型的东方美人,一头乌黑发亮的披肩长发,一张吹弹得破的宜人笑脸,一身米色的旗袍外罩一件同色坎肩,一幅恬淡自如的表情,好一个美人图。

    季子强想,难怪啊,连全市长这样的人都会恋恋不舍的,真是个妙人。

    不过季子强还是发现了,这个柯瑶诗眼皮有点肿脹,眼圈也是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季子强大概的可以猜出来了,一定是全市长已经告诉了自己将要调走的消息,那么她伤感一下也是正常,只是不知道这伤感为的是两人的情意呢?还是为自己失去了靠山在伤感?

    季子强也不想去多费心了,三人一起坐了下来。

    酒店的包间还是很豪华的,桌上的才也很精致,丰盛,刚一落座,全市长就自己拿起了酒瓶,亲自给季子强满满的斟了一杯酒,说:“今天我就借此机会,先祝贺一下季市长高升一级,来我们三人一起喝了。”

    说完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和季子强柯瑶诗都一起碰了。

    季子强少不得就客气了几句,说了一些虚话,三人一起喝了。

    全市长敬完酒就说:“老弟今天怎么不把弟媳也带来。”

    季子强摊摊手说:“不想带,男人出来就是潇洒的,带上媳妇是个累赘。”

    全市长和柯瑶诗都一起笑了起来,知道季子强是在吹牛的。

    女老板柯瑶诗就站起身来,走到季子强身边,说;“季市长,我们也敬你一杯,虽然过去我们不相识,但我早就对你有很多耳闻,也敬仰的很。”

    季子强笑笑,知道她说的是假话,上次自己和王稼祥一路,在政府的办公楼楼梯遇见过她,她都不认识自己,怎么可能敬仰自己,但现在不是探讨这个没有意义,季子强就很爽快的接了她一杯敬酒。但季子强没有想到,这个柯瑶诗的酒量也是不浅,她又和季子强连碰了三杯,季子强暗叫一声“不好”,今天这全市长两人有点难对付了,本来季子强没把这柯瑶诗放在眼里的,现在一看,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情了,自己要小心对待。

    但形势的发展由不了季子强,全市长接着就说起了以后让季子强多多照顾一下柯瑶诗,季子强还能怎么说,真的假的,都只能先答应下来。

    但这一答应,酒肯定更不能少了,不一会,季子强自己也感到有点吃力,可身后站着的柯瑶诗还在不断的给季子强斟酒,季子强就感觉自己背上柯瑶诗那两座大山不断的在摩擦和压迫他,让他不喝不行。

    全市长对柯瑶诗调侃的说:“你不要离他太近,他这样很危险的。”

    柯瑶诗撒娇的说:“我就要和季市长亲热点,你是不是有点嫉妒了。”

    全市长就有点黯然的说:“唉,我不嫉妒,要是季市长真的能和你多亲近一点,那我也就放心了。”

    他这话一说,房间里的气氛又有点沉闷了。

    柯瑶诗也是眼圈一红,心中一疼,自己贴上了身体讨好了全市长这么长的时间,现在他说走就走了,一点念想都没给自己留下,自己这到底算什么呢?。

    这样想着,柯瑶诗也就伤感起来,桌子上的酒自然就慢了一些,季子强作为一个局外的人,到没有全市长和柯瑶诗两人那样的伤感,他抓紧了时间,赶快多吃了几口菜。

    但这样的情绪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全市长就像是要抛弃这里所有的烦恼一样,摇摇头,对季子强说:“来,季市长,为我们这段时间的配合,我们好好的喝上几杯。”

    季子强说自己喝的差不多了,这两瓶酒都要喝完了,不能再喝。

    但全市长似乎是想要借酒消愁一般,也不管季子强喝不喝,他自己就是一口干掉了。

    季子强自然是没有办法不喝了,也皱着眉头,一杯一杯的陪着喝了起来。

    后来季子强真的醉了,他眼光开始迷離起来,人也有点摇摇晃晃了,在全市长的司机扶着全市长蹒跚离开的时候,全市长指着柯瑶诗说:“季季市长就交给你了,你帮我送一下他,或者就在酒店住下吧。”<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