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有一种就是就是全市长这样,他是无奈的伤害,他不过是为了自保,这是可以谅解的,官场行走,谁不是为了自己,虽然现在不是千里做官为了吃穿的年代了,但至少走到这一步的人,大家都想着更上一层楼,没有这种志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br>

    所以季子强对全市长其实没有太多的仇恨,一定要说有什么看法,那就是季子强在内心深处有点看不起这个全市长,他的懦弱和智力平平,不适合今天这官场的激流涌动,季子强认为他实在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或许职位低一点,工作单纯一点,他会干的更好。

    季子强就很真诚的摆摆手说:“全市长,你不要说这样的话,其实啊,我能理解你,换做我在你那样的情况下,或许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来。”

    全市长连连的摇头,说:“你不会,你不会,你比我有魄力啊。”

    季子强也不好太过谦虚了,那样反倒显的自己矫情了,季子强笑笑也就不再接全市长道歉的话,转而问道:“对了,市长你有什么事情要指示。”

    全市长慌乱的摇着手说:“不要说指示,不要说指示,还是那句话,虽然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在新屏市,我还是只能相信你,你的人品让我很敬服的。”

    季子强暗自在心中叹口气,现在你全市长像是明白了很多,早点如此对人,何至于在新屏市这几年过的如此窝囊呢,这人啊,总是在最后才能明白很多道理。

    全市长脸上除了一点后悔之色,还夹杂着很多难为情的表情,支支吾吾了一会才说:“是这样的子强,在新屏市,准确的说啊,我对不起两个人,一个是你,就不说了,还有一个是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我答应过帮她,但一次都没有帮上忙,所以我想拜托一下你,要是高速路工程启动了,能不能考虑一下她们公司<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全市长啊,到底是成不了大事的人,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他还在儿女情长的想着那些事情,他也不动个脑筋好好想想,这高速路工程是什么项目,到时候还不得群雄聚集,各使手段啊,你都不在新屏市了,不说人走茶凉,但到底已经缺乏了竞争掌控的力度,你还报什么幻想?

    但季子强又想到,看来这个全市长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还是有点良心,知道对不起人家那个女老板,从这点来看,此人也不是太让人憎恶,因为季子强骨子里也是具有怜香惜玉的情怀的,嗯,说一下啊,我其实也有这样的情怀,问题没他们那么多的艷遇啊,郁闷。

    季子强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回答全市长这个请求,他既不想让自己失信于全市长,也不想说出事实来打击全市长,一个马上就要离开新屏市的人,自己何必往他心头戳上一刀。

    在犹豫了一会之后,季子强说:“全市长,至于高速路后去会怎么发展,我实在没有把握的,你也应该知道,庄副市长将来主政了,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再生事端呢?我这样说吧,只要有可能,我一定帮忙。”

    全市长也想到过这些,只是自己总感觉不为柯瑶诗说说话,做点事情真的心里内疚的很,在新屏市,他也就认识了柯瑶诗这样一个红颜知己,两人卿卿我我的也度过了许多的美好时光,人心都是肉长得,全市长也是人,自然免不了还有一点人类的感情。

    现在他听到季子强如此说了,也算了却了一件心事,以后到底怎么样,自己实在无能为力,自己话说了,努力了,结果只能听天由命了。

    全市长站来,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样吧,晚上我请客,我们坐坐,一个是这配合大半年的工作了,表示一下感谢,在一个晚上我介绍你认识一下这个柯瑶诗老板,将来我不在新屏市了,有什么事情你也能照顾一下她。”

    季子强就连连的推辞,他是真不想去,并不是所有的饭都好吃,也不是所有的美女都好见,有时候啊,一不留神,反倒会让自己作茧自缚。

    但全市长也不轻易放手,两人说了好几句,季子强无可奈何,只有答应了,总归想一想,全市长也算是个可怜的人,自己就在为他去撑一次面子吧。

    回到了办公室的季子强,就先给江可蕊去了一个电话,说晚上全市长要请客,自己可能回不去了,江可蕊今天正好也有一个应酬,两人又墨迹了一会,很肉麻的‘啵’了一下,才算结束通话。

    这面季子强一看已经是下班了,秘书小赵过来问晚上还有没有事情,季子强就让他先回去了,他刚才和全市长约的时间还有好一会呢,他就在办公室里间冲洗了一下,又上网看了一会新闻,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才施施然的下了楼。

    下楼的时候天还没有全黑,季子强在走到二楼下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的烟头还在燃着,他看了看,过道里只有顶头墙角放着一个不锈钢的垃圾捅,季子强就过去摁熄了烟蒂,这拐时候却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猫叫,又像是狗喘,季子强雨点奇怪了,办公大楼里面谁还养狗呢?

    季子强就仔细一听,是政府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办公室里面好像关的猫,因为办公室的门上都有一块玻璃,一般是没什么遮掩的,但也有的办公室,特别是带点头衔的小领导,往往会在上面贴上一张纸,也不知道他们想要遮住什么<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就从门上那玻璃看了进去,这个窗子也是有纸糊着,不过长年累月下来,纸上面就有个几个窟窿了,季子强想看看里面到低是什么猫,却是大吃一惊。

    他借着微弱的光看到和自己今天一起参加商务招待的那个副主任了,这到不足为奇,问题是他怀里还抱着办公室那个叫米丽的女人,这是一个36岁,已经有一个8岁大的女孩的妈妈了。

    平日里这个米丽也是经常到季子强办公室来送取材料的,每次季子强见她的时候,她都是表现的端庄贤淑,温文尔雅的,根本是想不到她和这个副主任还有这样的一手绝活。

    米丽的长得还算过得去,是办公室的财务,因会计和出纳都是她,所以称她为财务。她的胸部一看就很大,现在这个副主任的手就放在米丽的腰上,米丽上身穿的是一条平时她经常穿的一条白色连衣裙,所以虽然灯光微弱,季子强还是能看到米丽的腰上放着的一只手。

    副主任的手在米丽的腰上停了一会过后就开上向上攀爬,不一会就停到了胸部的位置,开始缓缓的摸着米丽的身体,每碰一下米丽的嘴里就发出一阵喘息,像似猫叫一样的声音就是从这口中传出的,季子强看到这一幕脑袋里感觉也充满了血,就像要炸了一样,这两个色胆包天的人,他们要干什么?

    副主任把米丽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期间米丽还抬起屁股配合了一下。由於灯光太微弱,季子强看不见太多的具體內容。

    天啊,季子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看上去那样正经的女人,就在自己的不远处,刺裸着下身,季子强感觉的自己也有了些反应。

    季子强不敢再看了,万一让人家发现了,不是自己尴尬,而是让人家两人就太尴尬的,恐怕以后见了自己都会难为情的,不过季子强一面悄悄的退,一面想,你们也该找个合适的地方啊,这今天还算好,是我看到了,我是不会对别人说的,要是让别人看到了,只怕很快就会闹得沸沸扬扬了,那时候,恐怕这两人回家都没好日子过。

    摇着头,季子强轻轻的下了楼。

    政府的大院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门口值班的两个干部,远远的就对季子强笑着,招呼了几句,季子强一面点头,一面离开了政府。

    夕阳中的新屏市格外繁华,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让街面一下子显的有点狭窄,季子强慢慢的走在路边,体会着一种异样的心情,这个城市已经对自己越来越近了,自己可以能够触摸到它,感受到它的气息,那冰冷堅硬的城市建筑,过去是毫无感情可言,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季子强感到他们的亲切和内涵,它们也开始对自己在表达着诚服。

    季子强慢慢的走着,不用走的太快,时间还有,他开始想象着全市长和那个叫柯瑶诗的女老板的关系,她们单单是情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吗,他们两人会不会还有一些其他的经济来往,假如是那样的话,不知道全市长以后还能不能和这个女人彻底的分开。

    一下子,季子强自己就笑了,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是有点杞人忧天的样子,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自己不过是来应付一下,给全市长留点面子,让他可以走的不会那样难受而已,至于全市长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到底会走向哪一步,这就不是自己可以关注的。

    不过一想到这个女人,季子强也感到心跳了几下,因为这真的是一个算的上很成熟,很少有的女人,比起刚才那个办公室的米丽来说,柯瑶诗就更为成熟,风韵,也更为优秀。<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