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王稼祥接下来第二个问题就想不通了,为什么季子强要这样做br>

    他当然是想不通的,但尉迟副书记却在听到王稼祥说庄峰到省城去的消息之后,人一下就紧张起来,他有点急切的问:“庄副市长去几天,做什么去?”

    王稼祥看到了尉迟副书记脸上的神色,就知道季子强让他来通报这个消息是果然很有深意的,虽然他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总归季子强是有意图的,他就说:“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吧,说送一个什么材料。”

    尉迟副书记就一下拧紧了眉头,想了想说:“行,报告我看看,马上就能签。”

    王稼祥就看到了尉迟副书记的手有点发抖。

    回到了政府,王稼祥就把报告送给了季子强,如无其事的说:“尉迟副书记把字签了,不过好像他身体不大好,感到神色不太对,会不会上次到省城没查出来病因?”

    季子强放下了手中的报告,笑笑说:“是啊,可能是不舒服吧。”

    说完,季子强又看起了文件。

    他在想,庄副市长应该已经出了新屏市地界了吧?

    不错,在当天旁晚的时候,庄副市长就到了省城,路上他也和苏副省长联系过一次的,苏副省长心中也是知道他来做什么,就同意晚上见见他。

    这倒不是苏副省长想要收他一点好处,关键是苏副省长一定要卖这个关子的,现在庄峰已经成为了一市之长,情势就和过去大不一样了,自己是一定要让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他这个市长是自己帮他弄来的,这个人情很重要,不亚于收谁一点好处那么简单。

    夜幕逐渐的降临了,庄副市长几人已经在外面吃了饭,车也开到了省委家属院的不远处,但他看看时间,耐心的等待着,现在这个时间是新闻联播的时间,自己不是不能进去的,要再等一会,等新闻联播完了,自己再进去。

    这样就在车上闲坐着,他车上就秘书和他两个人,后面那辆面包车也就是他专职司机一个人,他们大概等了多分钟,才把车开到了家属院的门口。

    省委家属院是有武警站岗的,庄峰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让秘书过去登记一下,两部车才缓缓的开进,这里庄副市长也来过好多次,每年的春节前,他都是要来给一些头头脑脑们拜年的。

    苏副省长住的是家属院最后面的一幢常委小楼,庄峰并没有把他的专车奥迪停在那个门口,他让秘书把车又开了一段路,放在几棵松柏的下面,自己下来,指挥着面包车,停在了苏副省长小院花墙的门口。

    庄峰等车停好,带上司机,秘书,三人都做起了苦力,他们费劲的把这块石壁抬进了苏副省长的小院,在几株杜鹃花旁靠墙放好。

    三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做贼成功的兴奋来。

    庄峰又随着他们出来,用车上带的矿泉水把手洗干净了,对秘书和司机说:“你们先把车停远一点,我进去坐坐,时间不会太长,你们不要乱跑<span css="url"></span>。”

    秘书和司机连连点头,那地方本来就不是他们能进去的,不过和庄副市长今天一起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庄峰整了整服装,用手捋了一下头发,才小心翼翼的摁响了苏副省长家的门铃。

    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围着围裙,给庄峰打开了门:“你找谁?”

    庄峰一下就堆起了满面的笑容,像是见着亲人一样的媚笑着说:“我是新屏市的庄峰,和苏省长约好的。”

    这女孩就放庄峰进去了,庄峰低着头,弯着腰,像是对这女孩千恩万谢一样的走进了客厅,哎呦,就见苏副省长正在客厅那红木沙发上坐着,庄峰急抢几步,走到了跟前,说:“苏省长好,我来看看你。”

    苏副省长知道是他来了,但刚才故意的没有看他,现在听到他招呼,才转过脸来,说:“嗯,坐坐。”

    庄峰小心的用半个屁股坐了下来,说:“最近我们市里在开经济工作会议,所以早就想来看看领导了,一直抽不出生,昨天晚上会议刚结束。”

    苏副省长点头说:“我知道,我见你们的会议通报了,怎么样?新屏市今年还过得去吧?”

    “还行,比起往年要稍微的好了一点,但比起其他市,恐怕有点差强人意了。”

    苏副省长说:“你们新屏市啊,真是个老大难了,不过希望以后能够有个改观,过两天就要上会了,你的事情要是能定下来,那对新屏市的经济建设应该是能起到推动作用。”

    庄峰就赶忙说:“谢谢苏省长的栽培,感谢,感谢。”

    “你不要谢我啊,这是组织决定,也不是我帮你什么。”苏副省长就打起了官腔。

    庄峰哪能相信这话啊,就赶忙的又是一整的表忠心,述肝胆。

    苏副省长在听的差不多了之后,才微微的抬起手,制止住了庄峰的话,说:“你能来啊,也算是对我们们老同志的一种尊敬,好了,多余的话也就不要说了,这样吧,你先回去,在会上我会为你据理力争的,当然了,万一以后你担起了重担,可是一定要戒骄戒躁,做好工作,不要给我下巴低下支砖。”

    这话一说,就把庄峰算到了自己的旗帜下了。

    庄峰又要发誓赌咒什么的,但见苏副省长已经站了起来,知道自己是不能多坐了,心中还是有点留恋这个地方的,多想和苏副省长在说几句话,可是现在不的不离开了。

    庄峰就站了起来,准备往外面走了。

    身后的苏副省长倒是心里一愣,嘿,这小子,不会真的就这样空手来吧,不是我老苏想要占你一点什么便宜,但这样就来,你心也不虚?

    苏副省长感到真是奇怪,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就送庄峰到了门口,站住了脚。

    庄峰人已经到了门外了,见苏副省长站住了,就回头对苏副省长说:“苏省长,能不能移步出来一下,我找了一块石壁,也不知道怎么样,请省长鉴别一下。”

    苏副省长这才释然,我就说吗?还没见过这样的人。

    苏副省长出来之后,却见院子里灯光朦胧,看不甚清楚,就让老伴拿来自己的眼镜并拉亮了很少打开的那个大灯,仔细的看了起来<span css="url"></span>。

    这一看不打紧,苏副省长就两眼放光了,他一面用手摸石壁,一面用鼻子闻闻石壁的味道,半天才停住。

    庄峰在这段时间里也是有点惶恐的,对这玩意他也不是太懂行的,就是听那个大宇县城的馆长说的,但当时庄峰也感到那个馆长也没有太高的水平,说的含含糊糊,支支吾吾的,估计他也说不上个一二三来。

    或许那馆长就知道这是个古物,但出于什么年代,上面写的什么,这馆长可能也是个孤陋寡闻的人吧。

    现在他的眼睛就跟着苏副省长的眼睛转,后来才发现苏副省长脸上流露出惊叹的表情,庄副市长也就大出一口长气,十有**着还真是个好玩意。

    其实着石壁上写的是唐代最大的书法家颜真卿写的字,上面说的也是安史之乱的历史教训,名颂实讥,字字珠玑。后来有当时著名的石刻家,把这大书法家颜真卿的书刻于天然平整的石壁之上。

    此书法作品是颜真卿六十岁时所写,也是他平生最为得意的作品之一,没想到这么多年后竟然流落到了地域偏僻的新屏市境内了,确实是难得。这块石壁对真真懂得艺术的人那是绝对的珍宝,但真真的宝物又有多少人能看懂呢,就像现在好谈山居生活之乐的人,未必真能懂得多少那样的乐趣,也像另外一些往往好在口头作厌恶名利之论的人,未必真的将名利完全忘却。

    但毋庸置疑的说,苏副省长看懂了这块石壁,他很快的,就收敛起了自己刚才无法控制而流露出来的那一种惊叹表情,淡淡的关掉了小院里的大灯,对庄峰说:“嗯,这石壁还有点意思,但上面写的什么,我还看不太懂,先放这吧,闲了找人来看看。”

    庄峰其实心中已经明了,但装着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连忙说:“这破石头我也看不懂,恐怕没人能看懂了,就放到省长这里,闲了找人刻个棋盘,也还有点味道。”

    苏副省长心中骂了一句,你个蠢货,拿这来刻棋盘,亏你想的出来,你怎么不拿宝石当玻璃豆放在地下弹呢。

    不过想是这样的想,话还是说的客客气气的:“嗯,嗯,好的,呵呵呵,我就不送了啊。”

    庄峰哪敢让苏副省长送,一面讨好的笑着,一面就倒退着出了小院。

    出来之后的庄峰,一下就把腰杆挺的奔直了,想一想自己后面的锦绣前程,想一想未来在新屏市的叱咤风云,庄副市长想不笑都无法做到啊。

    这样就过了几天,这一日,冀良青在竹林酒店会见了新西兰惠灵顿市政府的一支商贸团,季子强同政府办公室的一个排名在凤梦涵后面的副主任一起做了全程的服务工作,季子强是冀良青专门要他过去的,说他懂点英语,可以帮忙。

    这个办公室的副主任的年纪在副处这个级别里算是非常年轻的,人能言善辩不说,一双眼睛似乎能生生地勾了人的魂去,季子强总是认为这种人的眼神再动情、话语再热烈,对于自己而言无非是毫无感晴色彩的敷衍罢了,所以他只是一味地应承,却并没有半分亲近的意思。这次的会谈十分成功,双方在基建、能源、电子制造等方面签署了多项协议,所以在回去的路上冀良青的心情明显得好了许多。冀良青本就是个言语不多的人,在下属面前更加吝言,不过他却从来没有给过下属们难以亲近的感觉,这也是令季子强不得不佩服的地方。<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