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会的,乱七八糟的现场,谁知道怎么就弄丢了,说不定就埋在院子里那个地方了,嘿嘿黄县长很幽默的说。

    庄峰就点点头:“那你准备好,这几天会议一结束就弄过来,嗯,算了,会议结束的时候,我让我司机开个车过去,不要让外人拉了。”

    “行,行,不过要个面包车,你那个小车装不下。”

    庄峰点点头,扔掉了烟头,就回会议大厅了。

    这次会议在王朝酒店举行,鉴于目前极不乐观的经济形势,市委、市政对这次会议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市委书记冀良青、市长全凯靖已经不止一次关注会议的准备情况了,作为分管领导的庄副市长自然压力不小。

    会议整整开了四天,轮番上阵的领导们无不对经济形势表示深切的忧虑,但也总是能够在危机中看到希望,在挫折中看到前景,总是能一二三四五地列出些空旷无边的措施方略来。

    晚上用餐之后原则上是安排讨论,大家似乎已经难堪复杂经济形势的困扰,所以作为个人,怎么才能为经济出点力,做点贡献呢?

    在领导们心急如焚的思考下,他们便三五结伴地涌入了各种娱乐场所,决定用实际行动拉动内需了。

    季子强这几日几乎也没有时间休息,白天忙碌会务,晚上则是奔走在酒桌之间,他只盼着这会议赶紧结束了,这一开会,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要是个小人物还好办,进去在会场绕几圈,找个机会就偷跑了,但季子强是副市长啊,还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这会议多少和他有点关系,他又是坐在主席台上的人,跑了也太显眼,所以只好耐着性子,老老实实的待着。

    会议的最后一天,市政府在王朝大酒店洪武厅宴请了全体参会代表。新屏市是个不大不小市,下面辖着六县,两区,外带一个开发区,加今年市里的主要领导高度关注经济形势,于是那些但凡与经济建设有些关系的大大小小的头头脑脑们都来了,如此一来参会人员有数百之众,整个洪武厅一时间杯盘林立,觥筹声一起煞是壮观。

    市委书记冀良青高居在中间主桌的主位上,旁边则是市长全凯靖尉迟副书记和几位副市长、秘书长。

    尉迟副书记是最后一天会议才赶回来的,大家都知道他是去检查病了,也都随便的问候几句,但季子强是知道他到省城做什么去了,不过看尉迟副书记脸色不善,估计是遇到麻烦了。

    冀良青一张红光满面的脸上总是流露着笑意,仿佛永远擦不尽得汗水一般。全凯靖最近的情绪一直不大好,黄瘦得略显病态,加上整日黑着一张脸,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下面人自是少有人敢与之亲近的。

    酒过三巡,各桌便排着队伍来主桌上敬酒,冀良青倒是爽快,哈哈一笑之后便喝上一口,唯独这全市长似是很不耐烦一般,总是很认真地盯着敬酒人看一眼后,方将那酒杯沿搁在嘴唇上点一点算是喝了,那些在下边高高在上惯了的头头脑脑们难免会尴尬,便有人趁着人多上去敬了庄峰与几位副市长,独独绕过了全凯靖。

    季子强就暗自想,或许全市长已经也知道了自己很快就要离开吧,但他为什么会不高兴呢,记得上次全市长和自己谈论起他将要调回省城的时候,那是一种踌躇志满的神情,现在他怎么会这样,莫非是调回去的地方不太令他满意吗?

    季子强想了几分钟,但想不出来什么,也就只好放弃了。

    在一抬头,季子强看到那几个县委书记正端着酒杯在主桌上频频碰杯,一张张胖乎乎,油腻腻的脸早已经被酒精腌得如紫猪肝一般,说话似乎也没有了平素的小心翼翼。

    王稼祥今天也是很活跃的,这么几年在市委、市政府之间没有少跑,人也是十分的殷勤,故而同两边的领导们都很熟识,这一点倒的确是季子强他们自叹弗如的。

    晚宴结束,领导们一拨拨离去,那些参会的人喝的亦是尽兴,大家明天都没有了任务,心情自然放松,便或是歪歪斜斜地回房休息,或是三五相约着出去休闲,拉动内需了。

    季子强等人作为政府这面的主人,就将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送上车,又送走了几位市委的秘书长,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倦意顿时如漫天大雾一般遮蔽得他眼神都有些恍惚了。

    宾馆里预留了专门的会务人员房间,季子强想着干脆在此将就一晚吧,不回家了,免得现在回去还把江可蕊折腾醒了,他正要转身往电梯间走之时,却正与满身酒气的庄峰正面迎上。

    两人淡淡的点个头,季子强就见庄峰脚下有些踉跄,他并不和季子强说话,只是眼中露出了一种很得意的笑容,季子强心中知道他在得意什么,不过季子强相信他是不知道自己要接他的位置,要是知道了,恐怕他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季子强正在想着,庄峰已经钻进了自己的奥迪轿车离开了。

    季子强冷冷的看了一眼远去的奥迪,就上了楼,回到自己预留的房间去了。

    季子强在前面的几天会议中没见到尉迟副书记,他就知道他已经是去活动了,今天尉迟书记回来了,不过脸色不是太好。

    这也是季子强预先估计的,他感到自己这一次行动是异乎寻常的顺利,他仔细地想过之所以这么顺利,应是得益于每一个人心中的贪婪,不管是谁,都想着一些本来就不该自己得到的东西。

    季子强想着等自己的任命宣布的时候,只怕很多人都会惊讶不已的,一想到这里,季子强就有点小得瑟,得意之感便往外直漾,在他有限的知识储备中依稀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么个词,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那只伺机而动的黄雀。

    但他不断提醒自己: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千万不可急躁。于是他这几日寸步都没有离过宾馆,他要让自己成为一只真正雄心勃勃的猎鹰。

    他似乎已经嗅到了猎物的味道,他看到了尉迟副书记眼中的焦躁,他知道自己刻意营造的神秘气息已经在发挥作用,他也看到了庄峰周围的那些所谓的铁杆们在面对自己时喜悦与不安。

    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聪明绝顶之人,只是他们的内心装了太多的慾望与畏惧——对权力的慾望与畏惧,这些慾望与畏惧让他们的洞察力出现了致命的盲点,而自己却是那个清清楚楚看到这盲点的人。

    季子强可以毫无疑问的想到了,这次尉迟副书记的省城之行并没有获得太大的效果,也不可能出现太大的效果,那么形势的发展就向着季子强有利的方向来发展了,在受到打击下的尉迟副书记,他也没有了太大的选择,他想要在新屏市有一天腾空而起,他必须和自己联手,想到这点,季子强就暗自高兴起来。

    就在季子强想入非非之际,床头的电话嘀铃铃的响了起来,他拿起听筒,那头传来了叶眉的声音:“子强您好,休息了吗?”

    季子强极是恭敬的说:“叶书记你好,我刚准备休息,你还没休息啊。”

    叶眉说:“我没有休息呢,刚从季副书记那里回来,听他说你的事情应该过了,所以我就给你通知一下,你也早点有个准备。”

    季子强虽然是早就感觉到了这个情况,但还是和感激的表示了感谢,两人就扯了一会,才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的季子强心中更是有底了,固然,以后的路还是会很艰难,但至少季子强已经跨出了一步,后面的问题以后在想,前进总是让人兴奋的事情。

    而也就在季子强上了床休息的时候,庄副市长赶着夜路到了大宇县城,他的秘书开着他的车,司机开上了一辆大宇县黄县长早就准备好的面包车,装上了石壁,连夜返回了新屏市。

    在第二天中午,庄峰就找了个借口,带着两部车,赶往了省城。

    季子强在第一时间知道了庄副市长到省城去了,他知道庄副市长要去做什么,于是季子强就拿起了一份报告,想了想,叫来了王稼祥,对他说:“这个工会十一的联谊会报告,你找尉迟书记签个字吧,时间很紧了。”

    王稼祥也没有坐下,拿起报告看了看说:“这用不着尉迟副书记签字吧?让庄副市长签就成了。”因为这个活动是政府和市委共同举办的,但主体是政府这面,因为政府手上的活钱多一点,这活动要花一点钱的。

    季子强就笑了笑说:“庄副市长今天到省城去了,所以请尉迟副书记签一下,也成。”

    王稼祥就有点不明白了,既然庄副市长到省城了,这报告压几天也成啊,时间还早的很,而且这事情完全可以让季子强的秘书小赵去送,何必找上自己,但他是不好多问的。

    他有点犹豫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就收起了报告,准备离开。

    季子强却在他将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叫住了他,说:“记得告诉尉迟书记,庄副市长到省城去了。”

    王稼祥嘴里答应了一声,转身也就离开了,但刚走了几步,王稼祥一下就明白了,原来如此,季子强是希望让自己把庄副市长到省城的事情传给尉迟副书记,所以他刻意的回避了让他秘书过去的嫌疑。<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