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稼祥这时才发现刚才在路边迎接他们的人除了陪在季子强身边的两位开发区主任之外,其余都散去了br>

    工业局局长是个胖子,已经有些气喘,便瞪着眼睛问孔主任道:“老孔啊,你不是要把我们骗到山里怎么样吧?”

    众人见他面色通红,汗水淋漓,颇为狼狈,便齐声笑了起来。

    孔主任陪笑道:“局长啊,不好意思,考虑到各位领导来趟开发区实在不容易,大家看看我们这里的风景。”

    又走了一会,开发区的孔主任搓着手道:“各位领导,前面就有供大家休息的去处了。”

    正说话间,众人便看见在路的转弯处有一座墙体暗黄的庙宇,又见孔主任示意大家前往,便知此处是他所谓的“休息的去处”了。大家都有些疲倦,突然见到休息之处,自是心情大好,但见庙宇的正上方镶着三个竖排的古字:聚春庵,应是个尼姑清修的场所。

    季子强看着这三个字,却觉得有些滑稽。时下各行各业都追求文化品位,都要给自己起个文绉绉的名字。这些名字用得多了、用得久了,难免就会产生别样的意味,在某些场合往往越是高雅含蓄,就越能够表现某些不可言说的东西。比如说这“聚春庵”三个字,如果放在了现代都市中,则十有**是个风花雪月之地。

    正当众人仰头看那牌匾之际,两扇黑漆铜钉的寺门“嘎呀”一声开了大半,只见两个青灰色衣帽的尼姑低着头走了出来,看二人走路的姿态,年龄并不是很大。待二人站定,微微抬起头来向大家致意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原来两人均十分年轻,且一个赛一个的清丽脱俗,一身朴素的套服反而使她们平添了三分别样之美。

    开发区的刘副主任瞧出了众人的诧异,便抢在余一览前面道:“这两位便是驻守在聚春庵师傅,这位叫妙风,这位叫悦得,两位师傅,这些是市里的领导们。”

    二尼闻听,却只是微微地朝着季子强等善意地点点头。

    那个叫作妙风的女尼道:“各位领导远道而来,小尼荣幸之至。只是并无什么可招待诸位的。各位如果不嫌弃小尼等粗鄙,或可奉上清茶一杯,聊为诸位解除风尘劳顿。”

    众人早已口渴难耐,听说有清茶可喝,自然欢欣鼓舞,想要大声叫好,怎奈毕竟是佛门清修之所,又兼对着两个不可方物的漂亮尼姑,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只是静静地望着季子强的脸。

    季子强微笑着说:“那当然是好,只是恐怕要叨扰二位清修了。”

    只见那悦得师傅微微地蹙了蹙眉,轻轻说道:“各位领导不必过虑,我等在此清修,修的便是个佛缘。诸位既然能够在小处稍作逗留便已经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何来‘叨扰’之说呢?”

    季子强看在眼里,心中竟然微微一颤,心道:此女的语气举止又哪里像个清修之人?且她虽说得机巧,但所言却均不是佛家的道理,那么她二人倒未必真的是槛外之人了。正思忖间,却见众人已经在妙风、悦得二人的带领下,向庵内走去,季子强自嘲般拍拍脑袋,也快步走了进去。

    众人进入庵内才发觉庵堂空间不算太大,一行人进去各自坐下后显得颇为拥挤。在庵堂正面墙的两侧是两处角门,挂着珠翠的帘子,想来是妙风、月得二人的起居之处。室内暗香浮动,却并非寺庙中惯常的香味,倒似闺房中的女儿气息,在座清一色的大男人难得有此经历,即使已心猿意马也不得不正襟危坐,做出一番肃穆的神情来。

    妙风、悦得二尼见众人已经坐定,便从侧门外拿来一个小火炉,置于西面墙角,放上一只银白色的铝壶烧起水来。悦得用一只老旧的蒲扇轻轻地扇动炉火,那炉中的火苗便一点点地蹿了起来。通红的炉火将二人的粉面映衬得如同红霞一般,竟有说不出的美艳。众人不觉都瞧痴了。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那小壶开始呲呲地蒸腾着雾气,妙风便关了炉火,顺手拿出一只翠绿色的瓷瓶来。只见她轻轻地打开瓶塞,用一支暗红色的小木勺将碧油油的茶叶一点点分到悦得前面小巧的白瓷杯子里。随即又用三根手指轻轻的拎起那只盛满滚烫开水的铝壶,如同拈花一般,轻巧地将水注入杯中。

    那水一旦入杯,满屋均是怡人的茶叶清香,更兼雾气蒸腾,妙风、悦得二人竟如在仙境中的仙子一般。

    待冲泡完毕,二人便各端着一只紫檀木的托盘,分发茶水,季子强偷眼看去,因众人均是盘腿坐在蒲团之上,那妙风不得不尽量弯下腰去将茶水递与众人,岂料就在她弯腰俯首之际,周身的曲线却几乎冲破那身布袍呼之欲出,季子强心里暗道:这小尼姑若是脱了这身修行的袍子定然是一副傲人的好身材。

    就在他遐思迩想之际,只觉得一股幽香扑面袭来,定睛一看,自己的面孔几乎同悦得小妮的一张粉面贴在了一起,不由得心头大窘,悦得却恍若未觉,轻声道:“请领导用茶。”

    季子强赶紧接过茶杯,心慌意乱地揭开杯盖,一股异香直奔鼻翼,刹那间整个人竟清醒了许多,只见小巧的杯中一汪翠绿,却仅有几片绿茵茵的叶片轻巧地悬在水中,季子强忍不住轻啜了一口,只觉得一股微涩的甘凉气息直入肚腹,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众人喝过之后,齐声叫好,妙风、悦得二人则垂首立在一旁并不言语,脸上均是红艳艳的,煞是好看。

    开发区的孔主任见众人叫好,好不高兴,便喜滋滋地说道:“各位领导,刚才两位师傅给大家沏的茶叫做‘绿珍珠’,出自我们后山,茶绝对是好茶。”

    季子强也是懂茶的人,知道孔主任说的一点都不假啊,确实是好茶。

    众人又坐着喝了一气茶水,孔主任方笑着对大家说道:“各位领导,我看也差不多了,是不是请各位随我移驾别处?”

    工业局的局长笑哈哈地指着孔主任道:“这个老孔,想来是怕我们这群人将他家的好茶喝光了,要赶我们走呢?”

    局长此话一出,季子强便觉得两个小尼姑的神情有些异样,心中暗道:这局长的话却是值得推敲的,他说这尼姑庵中的茶叶都是孔主任家的,岂不是说明小尼姑同孔主任是一家人吗?孔主任既是同尼姑是一家人岂非是要当了和尚。

    转念一想,方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

    一路下了小山,众人早就疲倦,回到了开发区管委会,已经是五点多了,孔主任与刘副主任直接领着大家去了管委会的职工餐厅,大家本来以为既是在职工餐厅,不过是顿便饭罢了,岂料餐厅的里间竟然还藏着几个装潢考究的包间。

    待菜上来后,众人更是大开眼界,各种山珍海味一应俱全,酒水则是茅台,丝毫不差于新屏市内的大酒店,今天众人经过一番跋涉,早已是饥肠辘辘,见到满桌的珍馐自然个个心情大好,推杯换盏直到晚上七点多钟一群人才摇摇晃晃地往外处赶。

    今天季子强却没有喝的太多,因为刚刚季子强已经和尉迟副书记联系过了,两人一会要去喝茶的,所以在大家散开回家之后,季子强打发了司机和秘书等人,单独驾车赴约去了。

    下午的时候,季子强便让秘书在城郊一家叫作“听雨轩”的茶室预定了位子。

    他昂首走了进来,今天的季子强还是衣着考究,器宇轩昂的,眉眼间闪烁着一股子睿智,见他进来了,老板娘笑盈盈地上前,一问他已经是订过包间的,就将他引入了角落处靠窗的小包间。

    老板娘姓胡,是典型的北方女人,高大丰腴且性格颇为豪爽,又正值三十出头,正是风情万种的年纪,这里的许多男客人未必不是冲着可爱的老板娘来的。

    季子强虽然不是常客,但老板娘的眼光很毒,一眼就看出了季子强不是寻常之人,对季子强招呼的也是格外的客气,问:“先生是一个人喝茶还是在等朋友?”

    季子强说:“我还要等一个朋友,一会朋友来了请带一下,我姓季。”

    老板娘很妩媚的笑笑,说:“好的,没问题,但不知道你想喝点什么茶呢?”

    “来一包大红袍吧,茶具也送来。”

    “要不要茶艺师?”

    季子强说:“我自己来吧,不过茶要好一点的。”

    老板娘就点头说:“这没问题,看先生也是茶道中人,我知道不会以次充好的。”

    季子强就笑了笑说:“听老板娘的意思,要是不懂行的,那就要充一充了,呵呵呵。”

    老板娘一点都没有感到不好意思,抖动了一下胸前的丰胸,说:“生客,熟客,行内,行外,那当然是有区别的。”

    季子强有点惊讶的挑起了大拇指,说:“够坦诚。”

    老板娘妩媚的一笑,就转身出去安排了。

    很快,一套檀香木的茶具就送了上来,季子强打开那一小包茶叶闻闻,轻轻的到进了紫砂壶中,但闻‘叮叮’做响,季子强点点头,知道老板娘没有欺骗自己,果然是好茶。

    季子强就开始温杯,烫杯,洗茶,冲泡起来。

    一会,听到了脚步声,就见老板娘带着尉迟副书记走了进来,季子强站起来相迎,说:“今天打扰你休息了,不好意思啊。”

    尉迟副书记哈哈的笑着,说:“没想到季老弟也有如此的雅兴,好好,能和老弟你品茶轮道,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啊。”

    两人就坐了下来,老板娘又问了问还需要不需要其他的小吃,见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都一起摇头,也就悄然离开了。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两人却并不急着说话,只各自噙口茶水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月色,白云,听着一阵阵轻微的风响和落叶的飘零。<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