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他一看刘永东的脸色,也很快的打住了玩笑,放下手中的茶杯说:“刘书记专程过来,想必是有重要公务吧”

    刘永东点点头,凝重的说:“一大早华书记专门安排了我过来调查一件事情,时间紧,也没和县上通报,老吴你理解下,是这样的,华书记接到你们方副县长的举报,说季子强同志有收受贿赂的重大问题,市委对此很重视,希望你们也可以全力配合查清此事。 ”

    吴书记心里有点发毛,这方菲怎么把季子强举报了,不是看他们两人关系不错吗还有些传言说两人不清不楚的,就算没有什么传言,自少也不用举报吧,这但凡手上有点权的人,那个屁股上没有几坨屎。

    看起来这古人说的“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一点不错,古人诚不欺我。这是古人说的,我不这样认为,其实女子还是很好养的,她们饭量一般不大,顶破天吃个火锅,她们的喜气洋洋了。

    刘永东在上次调查季子强的事件中就已经看出了吴书记明哲保身,不会为下面担当责任的个性了,所以这次也就没有回避他,把问题给他和盘托出,说到了那个行贿的许老板,刘永东就问:“吴书记对这许老板熟悉不熟悉。”

    吴书记暗暗叫苦,这许老板给自己也是有过贡品的,老天保佑,不要因为季子强的事情把自己也捎带上去了,他就说:“这许老板我认识,是本地一家饲料公司的老板,有点钱。”

    刘永东哦了一声说:“那就请吴书记先通知这老板过来一趟,我们和他谈谈,通知的时候先不要说其他事情。”

    吴书记点头说:“那是自然。”

    他就拿起电话,装着找了一会电话号码,最后给许老板拨了过去:“许老板,我吴学军啊,有点事情找你咨询一下,你到我这来,对,现在过来,呵呵,小事情。”

    放下电话,他们又一起闲扯了一会,吴书记在这个过程中就充分的分析了事情的可能性,这个许老板他是了解的,出手大方,喜欢交结领导,应该就是上次那个欠款季子强帮了忙,他专门感谢季子强的,想来也不算太大的一件事情,只是这里面涉及到了市委的华书记,那情况就实难推测了,会不会是他们两派又开始了火拼,自己该如何

    自己谁也得罪不起,只好听之任之,顺其自然吧。

    怕就怕这个许老板到时候连自己也扯出来,嗯,应该不会,季子强真的让华书记摁翻了,他姓许的在洋河县还得靠自己。

    这样想想,吴书记也就坦然起来,和刘永东说了一会话,就见秘书带进来了许老板。

    许老板大不咧咧的进了房间,刚要招呼,就感觉这里气氛不大对头,刘永东和他俩个手下,都是搞惯了纪检的人,见了当事人,脸上难以掩盖的就会流露出一种审视和冷冽出来。

    许老板文化不高,但对人对事却很通透,知道今天是有大事情了,但他也没太过慌乱,先给每人发上一根中华烟,然后说:“吴书记,看起来是有什么事情吧。”

    吴书记点点头,面色凝重的给他介绍刘永东:“这是市纪检委的刘书记,今天找你了解一个事情,你一会好好配合下。”

    他刻意的把“一个事情”这几个字咬的很重,让许老板明白,不要乱扯,点到为止。

    许老板何许人,那也是洞庭湖里的麻雀,经见过一点风浪的,他笑笑就对刘永东问了个好,吴书记又对刘永东说:“这就是饲料公司的许老板,那你们先聊,我回避一下。”

    刘永东想想说:“老吴,你先忙,我们就到外面小会议室问话,说不上还要请你协助。”

    说着话,几个人就站起来,到了旁边的小会议室,吴书记简单的安排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到底还是有点心神不宁起来,但又不好过去听,就随手拿起一份文件想看看,看了好长时间,也是一个字没看进去,刚才他那份坦然又被搅乱了。

    坐了好长的时间,那面市纪检委的小王过来说:“吴书记,还要请你个这个许老板作作工作,刘书记请你过去一下。”

    吴书记就赶忙站起来,随着小王到了会议室,就听刘永东说:“许老板啊,我们也是有些根据才来的,你也不要给我打马虎眼,你说的那次给学校的捐款和我们掌握的那次在时间上是有差异的,就说第二次吧。”

    许老板在过来以后,心里慢慢的紧张了,这个刘书记很难对付,最恼火的是那次送钱方菲是看到的,这就在他心里有了阴影,不知道是不是方菲举报的,要是她举报,事情就难解释了,他就说:“我记得就是那一次啊,你也知道,我们做生意的,每天迎来送往的,那能记得那么清楚。”

    刘书记缓和了一下脸上的冷峻说:“就因为你是做生意的,所以我们才这样好言相劝,你放心吧,你对洋河县还是很有贡献的,你那厂子在季子强手上也没有什么资金利益纠葛,就算是送钱,也只是礼尚往来,我们会考虑具体情况,不会连你也栓上。”

    这也是刘永东的心里话,他已经看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真是意图,华书记不过是想打击叶眉和季子强,他也不会希望牵扯出太多的问题,这对哈县长也是不利的,只要许老板说出季子强来,其他事情睁个眼,闭个眼问题不大。

    刘永东就看看吴书记说:“老吴啊,你给许老板说说道理,希望他可以配合调查。”

    说完这些,刘永东就带上几个人离开了会议室,到吴书记办公室坐了。

    吴书记见会议室只有自己和许老板两人,就问:“许老板,你给我透个底,到底有没有那事情。”

    许老板想想,他也不怕吴书记乱说,凭良心讲,这吴书记比季子强拿的更多,有什么怕的,他就说:“吴书记,这事情真不能乱说的,我这人有自己的原则,就不为我自己想,我也不能害别人。”

    吴书记很是赞许的点点头说:“不错,我早就感觉你这人很义气,但今天这事情你不吐点货出来,只怕也过不了关,要是你”

    许老板就一口回绝了说:“吴书记,你也不要劝,有什么事情我担着。”

    吴书记犹豫了一会,他不的不冒点险说:“许老板啊,不是我逼你说什么,你们上次是不是让仲方县长撞见了,这事情是她举报的,你想下,一个副县长的举报会是假的吗,其他话我也就不多说了,你自己想。”

    这许老板就有点傻了,真的就是方副县长举报的,这只怕很难抵赖了,他一下子就焉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吴书记很是同情的说:“许老板,不过你放心,这事情是针对季子强来的,至于你,我会极力担保,刚才你没来的时候,刘永东书记的意思也基本是这,就算你说出来了这件事情,相信在将要换届的关键时刻,上面为了维护稳定,也不会把季子强处理的过重,最多就是党内和组织处理,不会上纲上线的。”

    许老板还是有点担心的说:“可是几万元都要起诉啊。”

    吴书记嘿嘿的笑笑说:“每年处理了那么多的干部,你见过几个起诉,判刑的,大部分都是内部处理,降职和处分,何况季子强还有很深厚的背景,我估计对他也就是调离洋河,给个闲职了事,还有一些内情我不便给你多说,你听我的没错,我不会害你。”

    许老板还是很犹豫的说:“我怕说出来就把季县长彻底得罪了,以后我的日子就难过了。”

    吴书记轻蔑的说:“得罪他算什么,这次是上面要拿他开刀,你抗的住吗搞急了他们把这事情再移交到检察院,那就不是调查问话这么轻松了。”

    徐老板头上就冒汗了,对官场的斗争他不熟悉,但大体还是知道一点,人家既然已经对季子强下手了,不搞出个鸡飞狗跳,他们是不会罢手的。

    吴书记看这许老板有点动摇了,就很亲切的用手拍拍他的肩头说:“再想下,我先过去了。”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吴书记就对刘永东说:“那小子差不多了,他也主要是担心自己受到牵连,我想这问题你们领导会区别对待的,所以就给宽慰了一会。”

    吴书记也是不希望许老板进去,要是那样,许老板万一扛不住了,自己的一些事情就很有可能暴露出来。

    刘永东点点头说:“这事情也闹不到诉讼那一步吧,季子强只要退赔了账款,找个适当的解释,市里会着情处理的。”

    对这一点刘永东还是有把握的,他推算的出华书记的意图,按目前这种局面,华书记的第一要务还是让柳林市在大的框架内太平稳定。

    刘永东就又和吴书记抽了支烟,给许老板一点时间,让他自己先吓吓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