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封蕴在叶眉刚刚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叶眉的心意,他不得不佩服叶眉,这个提议毫无疑问的,是最好的一种选择,不管是常委会的表决,还是对季子强的处境,都很有利,王封蕴书记甚至感觉这或许就是季子强的构想,因为叶眉对新屏市不可能那么了解,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烧烤的滋味br>

    于是,王封蕴就找来了李云中省长和省委季涵兴副书记,要和他们一起议议这件事情。

    省委季涵兴副书记离王书记很近,所以在张秘书通知过后的几分钟,他就来到了王书记的办公室了,省委季涵兴副书记也有点显的憔悴了许多,特别是在王书记没有上任的那几个月,他要抓省委的全盘工作,而谁都知道他只是暂时的代管,权利在使用中就会大打折扣,所以在各项工作协调中也是劳心费力的。

    好在过去乐世祥留下的班底人还不少,让他能够勉力应对李云中等人的压力,在今天的北江省里,季涵兴副书记已经俨然成为了乐世祥班底的新统帅,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加的低调,敛锋藏气,蔽强隐忍,就成了他第一选择。

    就像此刻,一见到王书记,季涵兴副书记就快步上前,主动的招呼着王书记。

    当然了,对这样一个省委副书记,王书记也是不敢过于托大的,官场上,不怕你狂,不怕你张,就怕这种低调谦和的人,因为你搞不清他会在什么时候咬你一口。

    王封蕴从自己的作为上站了起来,笑着回应季副书记的问候,走到了季副书记身边,说:“你也多保重身体啊,昨天晚上我离开的时候,还见你办公室的灯亮着,不要太辛苦了,我可是不想看到你病下。”

    季副书记笑笑说:“昨天有好几个事情要处理,不知不觉就忙到了晚上,还好,现在你来了,要不是啊,我恐怕真的就躺下了。”

    王书记点着头,亲切的附和着季副书记的话,说:“是啊,是啊,岁数不饶人啊,坐坐,先喝口茶。”

    两人就都坐了下来,王封蕴等季副书记喝了一口茶之后,才说:“今天请你过来啊,想听听你和老李对新屏市班子的看法,对了,这事情还没来得及和你沟通,准备动一动新屏市的全凯靖。”

    “奥,怎么想到现在动他?”季副书记问了一句。

    王书记苦笑一下说:“嗨,这说起来话长,不过我和老李也是感觉这个人留在新屏市作用不大,换一换说不上对新屏市发展有好处。”

    季副书记凝重的问:“准备调到什么地方。”

    “初步是想让他到文化厅吧,算平调,但还是要听听你的看法的,你要是感觉不妥,我们还可以再议。”

    季副书记就点点头,这个位置对一个市长来说,也说不上是好是坏,差不多吧,有利有弊,但季副书记马上就思考起下一步新屏市的班子问题了,因为他是专管干部人事的,自然就会想的多一点,而且那个地方还有一个很敏感的人物在呢,所以季副书记也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季子强。

    “书记的意思让谁来接手这个位置呢。”季副书记不动声色的说。

    王封蕴很随意的说:“刚好前一两天遇上叶眉书记了,我也和她沟通了一下,她的意思是让庄峰上,让季子强接庄峰的位置,你看这个提议怎么样?”

    季副书记脸上就很快的闪过一丝阴霾,这个叶眉搞什么名堂,既然已经和王书记讨论过,也不给我通个气,莫非她想要改弦易辙<span css="url"></span>。

    实际上季副书记有点冤枉叶眉了,因为这个想法叶眉也是今天刚给王书记说的,还没来得及和他沟通,王书记在叶眉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也是说自己还要考虑一下,让叶眉不要过早的声张,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王书记也很敏锐的看到了季副书记那一瞬间的表情了,他什么都没说,端起了茶杯,喝起水来。

    季副书记想了想,刚要说话,就响起了敲门声,接着,李云中就走了进来。

    “呵呵,两位大书记都在啊,老季,我可是听说你儿媳妇给你生了个大胖孙子,你是要请客的,这次说什么也不能低调了。”李云中笑呵呵呵的就坐在了沙发上。

    秘书赶紧的给倒上了水,刚要走,被王封蕴叫住了,张秘书,你做一下记录,我们商议几件事情。

    张秘书就点着头,在远处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

    李云中和季副书记也丝毫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在他们这个层次的领导,经常看似随意的谈话,其实都会成为很正规的语录,特别是对可能出现分歧的议题,都必须要有专人记录在案。

    季副书记自己也笑笑说:“你消息真快,唉,本来想把你们这些老同志一起叫上吃个饭的,但后来想想算了,大家都每天忙忙碌碌的,你老李那时间不是你的,那是北江省几千万人民的。”

    李云中大笑:“哈哈哈,不想请就算了,还说的这么煽情的。”

    几个人就开了几句玩笑,慢慢的都正经起来了,王封蕴也收起了微笑,说:“云中同志,刚才我也大概给季书记把情况介绍了一下,你看看,这下一步新屏市的班子怎么搭建啊?”

    李云中也没有怎么犹豫,说:“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到希望在新屏市内提升一个市长,新屏市可能季书记了解的更透彻,过去全市长为什么不好开展工作,其中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空降的干部会受到当地干部的排挤。”

    王封蕴和季副书记都一起点头,表示认可,因为这确实是中国的国情,不要说一个新屏市,在全国大部分地区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但想要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却没有什么合适的方法,因为空降干部和当地干部都各有优势,你无法单独的选择其中的一方,全用当地干部,那会让这个地方成为一个水泼不进,针扎不透的死地,会让上面的政策,想法得不到很好的落实。

    全部用外派干部,也不行,又会让很多工作脱离群众基层,导致政令不通,矛盾重重。

    所以只有搭配起来使用,但一搭配,问题又出来了,当地的干部感觉自己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人家就是轻轻松松的跑来把位置占了,心里肯定不爽。

    而外派的干部又感觉当地干部思想封闭,观念落后,瞧不上他们。

    在加上生活习惯,亲戚朋友等等的因素,时间一长,一般都会形成两个大的阵营,当然了,这样的划分只是大概,至于每个地方内部,每个阵营里面,还会有形形色色的堡垒,也有些小板块之间是相互交差,比较复杂<span css="url"></span>。

    王封蕴点着头说:“那云中同志感觉提拔谁来做新屏市的市长最为合适?”

    李云中若有所思的说:“嗯,我就谈谈我的看法,最后还是你们两位书记来定,我感觉现在的常务副市长庄峰同志还可以用用,这个同志在常务位置上已经好几届了,经验,能力是不用说。”

    王封蕴就思考起来,又看了一眼季副书记,说:“涵兴同志你怎么看?”

    季副书记就笑笑,说:“呵呵,现在这事情啊,真是一环套一环啊,这市长有了,下面还要补常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动了,这又要在补副市长,你们又给我们揽了一个大活啊。”

    王封蕴暗自摇下头,这个老奸巨猾的季副书记,他避重就轻,先不表态,看来是要等常务副市长的人选确定了才会说话。

    王书记就像是也想起来了一样,对李云中说:“对了,云中同志,你看新屏市要是这样一动,常务副市长谁合适啊?”

    李云中不是官场的新手,他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多大的胃吃多大的馍,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不可能好事全让你一个人占了,自己既然提出了市长的人选,肯定就不能再去想那个常务副市长的人选了,贪的多,嚼不烂。

    所以他皱起了眉头,很认真的想了好一会,最后摇摇头说:“算了,我也一时不能确定,你们两位领导也帮我想想啊,不要光难为我一个人,是不是?呵呵呵。”

    季副书记也能体会到李云中的心态,就说:“我提一个人吧,新屏市的季子强同志怎么样?这个人还是有些能力的,配合庄峰我感觉绰绰有余。”

    季副书记就不软不硬的暗示了一句,季子强是配合庄峰的,假如季子强上不去,恐怕这个庄峰也难通过,虽然刚才季副书记对叶眉的做法有点不舒服,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内部矛盾,比起现在的问题,也都不足挂齿。

    王封蕴在嘴里念叨了两次:“季子强季子强。”一边念着,他一边就看了李云中一眼。

    李云中也重复了一句:“季子强嗯,这个同志我也知道,能力还是不错得,对了,上次不是为了那个什么款子吗,差一点就把人家冤枉了,为这啊,还让我和老季在常委会上争辩了几句呢,这样也好啊,实践证明,这个季子强同志还是不错的,是经得起考验的,我没什么意见啊。”

    王封蕴也点头说:“既然你们两人都这样说,我也自然没什么意见了,那事情就这样定了,过一两天上个会。”

    李云中和季副书记两人对视了一下,都点点头,算是完成了一次合作。

    季子强和叶眉都在紧张的等待着消息,今天一上班,季子强就来到了办公室,在秘书小赵前来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和流程的时候,季子强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本来季子强在一面听着小赵的汇报,一面想问题的,接到电话的时候,也没太注意号码,电话中是一个有点陌生的声音:“季子强同志吗?”

    季子强漫不经心的问:“嗯,是啊,你那位啊?”

    电话的那头似乎很诧异的愣了几秒,才说:“我是省委書記王封蕴同志的秘书张亚明啊,你没看号码?”<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