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从来是不看这些的,也是她没有机会接触这些,还没看,就脸红心跳,睁大眼睛看的呆了,手下意识的抓着季子强,奇怪的问:“怎么这样的呢?你看那男的肚子,简直是蹂令啊,那女的怎么会拍这个呢,得给多少钱啊?”

    季子强一边看,一边把手伸进江可蕊怀里摸br>

    忽听江可蕊说:“老公,你搁着我了。”

    季子强一脸无奈,“是吗,那怎么办?也没地放啊,要不你给找个地方妥善安置了吧。”

    江可蕊表情单纯得像个雏儿,奶声奶气说:“压都压不住,我也没办法了。”

    季子强就笑了,也不想看这些了,关掉了电脑,起来放下江可蕊说:“我们休息吧?”

    江可蕊把手放在季子强裤子上,摸了摸,似乎在探寻什么,然后故作惊恐少女状怯怯的说道:“好可怕,你看电脑也能这样啊。”

    季子强想,男人扯掉罗曼蒂克的外衣,哪一个不是洪水猛兽。

    不过江可蕊还是告诉了季子强:“医生说了,至少四个月你不能动我的。”

    季子强哀叹一声,说:“哎,怎么会这样啊,这不是要我命吗,好吧,好吧,你先休息,等你睡了我在进去睡,但说好一点,不能裸~睡,那样会极大的影响我睡眠的。”

    江可蕊呵呵呵的大笑起来说:“以后只要你不听话,我就裸睡,还不让你动,憋死你。”

    季子强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这样残忍的事情,要是当初国民党用这个方法审问地下党,估计大部分同志是经受不住这种煎熬的。

    季子强刚要说话,手机就响了起来,江可蕊从茶几上拿过季子强的手机,随意的看了一眼,就赶忙对季子强说:“叶眉书记的。”

    季子强就对着江可蕊嘘了一声,接通了电话。

    “喂,叶书记你好,怎么现在还没有休息啊。”季子强问了一声好,他还是有点奇怪的,叶眉的生活习惯他很熟悉,一般情况叶眉这个时候很少打电话,她喜欢早睡早起。

    叶眉在电话的那面有点激动的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很值得高兴的好消息。”

    季子强听到叶眉说话的颤音,自己也是心里一跳,忙问:“叶书记,是什么消息?”

    “今天下午我见了王封蕴书记,我们谈了很久,但后来我才感觉到,他想要告诉我一个事实,那就是你们新屏市的全市长会在最近动一动。”

    “奥,这样啊,新屏市也已经有这个传言了,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到现在为止,季子强并没有把全市长的离开和自己联系起来。

    “是的,真真切切的,不过王封蕴书记好像还有另一层的意思,那就是给了我一个推荐你上来的机会,虽然这个意思还有点模糊,但我分析来,分析去,觉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现在才真的有点愣住了,他拧起了眉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说:“你能确定吗?这不是开玩笑,或许错误的理解会让你被动的。”

    叶眉踌躇满志的说:“你不是想说我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吧?”

    季子强忙说:“不是,不是,我就想请你谨慎一点,毕竟,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事情让你最后陷入困局。”

    “放心吧,那到不会,现在的问题是我应该怎么推荐你?怎么才能让你接手全市长留下的这个位置。”叶眉还在自己的思路上想着。

    但季子强却不这样想,他拿着话筒,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这样吧,叶书记,让我好好的想想,然后我在给你打过去。”

    “你还要想什么?”叶眉很不解的问。

    季子强说:“我说过了,我不能把你置于危险境地。”

    叶眉也沉默了一下,说:“那行,我在想想,等你的电话。”

    关上电话的季子强,就站起来在客厅走动起来,江可蕊从季子强刚才接电话那凝重的表情中无法准确的断定季子强和叶眉在谈论什么,但显然的,事情一定很重要,否则一向淡定的季子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哦。

    季子强又转了过来,从茶几上拿起了香烟,刚要点上,想起了江可蕊也在这里,就沉思着走到了客厅的凉台上,把这面客厅的推拉门关上,站在外面点起了香烟,一个人默默的抽着烟,想着。

    这样的时间就延续了很长,客厅里江可蕊有点担心起来,难道花园广场的事情还在纠缠着季子强吗?如果不是这见事情,那么还会是什么呢?江可蕊也开始备受煎熬了。

    在凉台上的季子强一口气抽了两支烟之后,才步履沉重的走了回来。

    江可蕊就依偎了过去,摸季子强的胳膊,说:“怎么了,又有什么麻烦了吗?”

    季子强轻轻的摇了下头,这才发现江可蕊的表情不对,知道可能她是误会了,就用手揽着江可蕊的腰,柔声说:“没有什么麻烦,只是可能我要提升一下。”

    江可蕊呆呆的看着季子强,最后确认季子强没有乱说,就一下精神松弛下来:“啊呸,那你神经兮兮的吓人做什么?这是好事啊。”

    季子强摇摇头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好与坏只是在一刹啦中就会转换,现在的问题就在这里。”

    江可蕊还是有点不太懂,问:“难道你还有其他的担心吗?”

    季子强点点头说:“你喜欢看红楼梦,记得里面王希廉红楼梦总评云:“读者须知,真即是假,假即是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不是真,假不是假。所以看问题不能单单看表面,更不能看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季子强看了下表,就给叶眉又打了过去:“今天影响叶书记休息了,不好意思啊。”

    叶眉说:“客气什么,我们还用的着这样客气啊,我一直在等你的回话呢。”

    季子强就说:“叶书记,我认真的思考了,我感到我还是不要接全市长的位置,这样对你,对我都好<span css="url"></span>。”

    叶眉有点诧异的问:“为什么?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可不像你啊。”

    江可蕊在旁边听的也是一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哪一个身在宦途的人不是希望自己能步步高升呢,可是他还往外推,想不明白。

    季子强就很凝重的对叶眉说:“有这样几个原因,第一,我想在目前的状态下,王封蕴书记未必能有一言九鼎的威力,那么在这个新屏市的市长人选上,别人也会来据理力争的,我不希望你为我最后在上面树敌太多。”

    叶眉愣了一下,她确实今天只为季子强高兴了,没有想到更多的问题,更没有想到北江省目前的权利构架,现在季子强一说,她也明白了,事情恐怕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就算自己和王封蕴书记都支持季子强上去,但常委会上的一场大战也是必不可免的。

    季子强又继续说:“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算你们把这个位子拼下来了,但我坐起来也会很难受。”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没等叶眉接上说话,自己又说:“你想啊,我现在突然的坐上来了,冀良青书记会怎么想,他肯定会感到了我对他成为了一个新的威胁,而尉迟副书记和庄峰又会怎么想,他们会认为我抢走了本来属于他们的位置,那么这三个人都会对我保持戒心和怨恨的,我以一敌三,显然是没有一点胜算了,以后的工作也很难开展,新屏市我还没有扎下根。”

    叶眉在那面也皱起了眉头,季子强的话确实很有道理,毕竟季子强是在新屏市,他对新屏市的每一个领导的性格,对新屏市复杂的权利配置,他比自己要清楚的多,如果真如他说的这样,那让他上去不是为他,是在害他,是把他放在火上烧烤。

    不过从这一点上来说,叶眉更敬重季子强,季子强对自己有一个充分的认识,不会去贪图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能为别人着想,也没有在市长这巨大的誘惑中失去理智,这些特性也就充分的表现出了季子强与众不同之处。

    不过就这样白白的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叶眉还是心里很惋惜的,这样的机会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可谓是千载难逢啊,就这样丢弃了,实在心不甘。

    叶眉就说:“子强,你说的都对,但你不感到这样很可惜吗?多好的一次机会啊。”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说:“机会怎么能随便浪费呢?假如庄峰接手了全市长的那个位置,不是还有个常务,常委副市长位置吗?”

    叶眉一愣:“你是说建议你做常务副市长?但庄峰和你的关系你不想想?你在他手下能有好日子过吗?”

    季子强淡定的说:“放心吧,他上去了,那他头疼的就不是我了,冀良青书记和尉迟书记会让他应接不暇的,我反而会轻松许多了。”

    叶眉不说话了,自己想了一会,才笑了起来,说:“你小子啊,总是这样贼,不过感觉还是有点委屈你了。”

    “一点都不会委屈的,我年轻,有的是时间,让庄峰帮我先把位置暖着,迟早那是我的位置。”季子强说完,很爽朗的笑了起来,他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凝重,他已经破解了这个棘手而伤神的问题。

    这个事情很快就有了具体的行动,叶眉又见了一次王封蕴书记,给他谈了自己对新屏市领导班子构建的想法,说出了自己和季子强商量的结果。<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