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这同样的夜景,有人看到的是灯火璀璨,有人看到的无非更落寞话矫情吗?可叶眉相信,总有那么一刻所有人会明白,它真实着。

    回到了家里,叶眉还在思考着王书记的问题,但她想停一下,不要在考虑这样费劲的问题,她续了一杯清茶,端了一支椅子,坐在了自己家里的凉台上,在月色下就着清香低酌浅饮,品味着那份孤独,那份落寞。

    此时,万籁俱寂,静静地,叶眉倾听自己的心跳,倾听自己的呼吸,就这样静静的等待,静静地等待思想去放飞在这个月下,月光下,叶眉想到了两个人,他们都是男人,一个是自己已经离开的老公,一个是远在新屏市的季子强,思念的舞台已拉开了序幕,台上的人儿尽情的演绎着,许许多多过去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万种风情,都一一的出现在了叶眉的眼前。

    天空湛蓝湛蓝的,纯净的像双眸中的一泓秋水,让人回味。几朵淡淡的白云,就像温情脉脉的容颜。

    季子强啊季子强,你知道吗?这就是我思念你时,天空的摸样。

    叶眉深情的仰望,长时间的抬头仰望着天上那飘动,变化的云彩的摸样,突然之间,叶眉渴望起了幸福,渴望起了甜蜜!在夜深人静、长夜难眠的时候,那份思念,那份渴望,如雨后春笋般疯长,一发不可收无法遏制,也无需抑制,让思念在心底无休止的蔓延!茫茫凡尘,相逢何其多,相知相守更何易?今生偶然的相遇,是否就是彼此千年的等待,断桥擦肩回眸,等待了千年的相思在这一刻如决堤黄河般一发不可收,在红尘彼岸的渡口我是否就是你梦里几度回首的女子,带着来生的誓言,融入你的梦中,听一曲梁祝,写一首梦里落花,纵是千年相思泪,一朝尽,也不枉在人世的轮回里,与你偶遇的半生缘!

    叶眉叹一口气,拉回了自己飘渺的幻想,再一次的让自己的思维落到了现实的状态,今天对自己,也或者说对季子强,可能都是一次机遇,理智的判断一下,王封蕴书记也确实需要有人来靠近,需要一个以他为中心的权利磁场,这无关乎道德和人品,也不存在通常意义上的拉帮结派,这是权利场中应该有的规则,没有人脉,没有势力,没有人手,你的权利触觉就无法到达你应该管理的每一个地方,而依附在这个权利周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权利的组成部分<span css="url"></span>。

    一个好的领导,一个能成大事的领导,不管是古代的唐宗宋祖,还是成吉思汗,他们哪一个人的身边没有一个庞大的拥护群体呢?都要有,必须有。

    王封蕴也一定要有的,他会不会已经看上了自己,这一点的可能性还是很大,但唯一不能排除的就是,也许他今天的话对自己是一种试探,看看自己到底会不会心存狭义,任人唯亲?

    这种可能性不会太大,是的,不会太大,就算他想要试探自己,现在也不是时机,他应该还没有实力对自己发起毫无意义的攻击,如此分析下来,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王封蕴要送自己一个人情,想让自己在新屏市的权利变化中留给季子强一席之地。

    想到了这里,叶眉的心就突突的跳了起来,不错,一定是这样了,其实从深层次的分析来看,或许王封蕴收揽的还不仅仅是自己,他或许也看重了季子强,也或者他还想通过自己影响到其他那些过去是乐世祥的势力。

    这样想法和判断让叶眉有点兴奋起来,难道季子强真的还能东山再起吗?

    叶眉对季子强是充满了希望和期待的,因为对季子强来讲,叶眉就是一个伯乐,而季子强就是一匹千里马,没有叶眉,季子强这匹千里马就无法出头,可是没有了季子强这匹千里马,叶眉这个伯乐也就不称其为伯乐。

    季子强也像是叶眉精心栽培的树苗,花朵,叶眉为他浇灌水分,为他剪枝,上肥,为他精心呵护,看着他一天天的长高,突然的一阵北风吹,吹断了这棵树苗,其实最为心痛的还是叶眉了。

    现在一个机会就出现在了季子强的眼前,东山再起,咸鱼翻身,对季子强就不再是梦想,叶眉在也不想等待了,她反身回到了房间,拨通了季子强的电话。

    今天晚上江可蕊在单位有个应酬,季子强也是异常难得的没有应酬,本想和江可蕊好好的过一下二人世界的,现在自己闲了,人家到忙了,季子强下班后就在政府伙食上吃了饭,闲着无事在街上遛弯,路过一家影楼,里面灯火通明,装饰考究,不亚于他去过的几家夜总会。

    进进出出的都是些办了证的新人,脖子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宛如将将拔掉头上稻草,签了卖身契约那么高兴,那种历尽千辛万苦、否极泰来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一群刚领了持照的鸡鸭,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苦尽甘来、转了正有了法律保护。

    季子强笑着,就信步拐进商场,打算逛逛打发时间,不然回家见不到江可蕊,一个人在家里也怪没意思的,不过男人没目的的逛商场是最无聊的行为、季子强估计自己是逛不下去的。

    他的心里冒出个想法,难道现在女人的东西真的很贵吗?立刻觉得有意思了,忙跑去查看寻求答案。

    别说,女人的商品确实制作精美,设计的别具匠心,不知妇女用品的设计者们那来那么多花花肠子,估计百年后全是名留青史的艺术大师。就说现在的內褲吧,堪称节约型社会高科技产品的典例,其创意可以用“惊世骇俗”四个字来形容,用料虽少,功能却多,照此趋势若干年后,就是配备起上网功能也不稀奇。

    季子强驻足观看,流连忘返,裤的奥秘深不可测,比语文课本有内涵,比新版红楼、水浒有看头,薄薄的那一层,不挡风不遮雨的,能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哲学上的难题,引发了全球男人一夜一夜的冥思苦想,为了方便这种夜不能寐的研究热情,以电灯为代表的一系列发明才得以应运而生。

    由此可知,每一次的科技大发展,內褲的作用都功不可没。

    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曾告诉她的内臣:“一件需要自己动手褪去的內褲,没有穿起的必要,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也就是说,內褲再美也是用来脱的,不是用来看的。

    于是季子强转目,一款女包落入眼中,不知不觉的把他吸引住,导购热情的上来询问:“是要买给女朋友的吗?”

    季子强说:“不是,我不买女包。”

    导购听了翻翻白眼,头一甩:“那您盯着女包看什么?男包在那边。”

    季子强有点受打击了,便也白眼翻翻,一甩头:“我买还不行吗?”

    一生气掏了腰包。

    我们常说的赞美词,例如坚韧,专情,有毅力,百折不挠,失败乃成功之母,换一种说法就是,顽固,白痴,认死理,深度脑障,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季子强走出商场之后,也是这样心态,因为他的手里无缘无故多了个女包。

    买下包之后,季子强直想拿上给江可蕊打电话,告诉江可蕊这包是什么样的,有多漂亮,江可蕊听了一定很开心,很满足。

    想都没想季子强忙给江可蕊打去电话,就好像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一块捡到的狗头金,得意的的叼给主人去领赏,以显摆自己有多能干,对她有多好。

    江可蕊当然是大力的表扬了几句季子强,并且告诉他,自己很快就回家了,让他也不要在外面瞎逛了,赶快回去。

    回到家中的季子强冲了一个澡,本想看看电视,连续的换了好几个台,不是广告,就是嗲声嗲气的爱情片子,季子强就想,这么大的一个中国,从事电视工作的何止是成千上万的人啊,但这些脑残的家伙,就硬是拍不出一部让人看的电视。

    一生气,季子强就关掉了电视,打开了电脑看电影,这时候江可蕊就回来了,刚才季子强还在骂人家爱情电视无聊,现在他也差不多,抱着江可蕊就亲个没完,比人家电视上面表现的还要冲动,至少人家电视上的演员没口水,他们两人亲的唉,不说了,我说不下去。

    后来江可蕊就坐在季子强的怀里陪着季子强看电脑上的电影,看了一会,季子强还是看不进去,电影很无趣。

    要我饥饿的狼说句实实在在的公道话吧,国产片的导演不是小学老师死的早,就是误服了麻沸散,拍出的片子太假,演员完全在做戏,小学生背书一样的背台词,悲剧都能拍出喜剧来,每逢我自己看到电视里这些活宝,我跟你说吧,我的痛苦不亚于经历一场世界大战。

    平心而论,现在的影片除了a片,其他片都是在装b,看不下去,男性朋友上网最常做的事,那就是寻找不健康的网站。

    当然了,这方面季子强也是是自学成才,很有经验,过去在洋河县的时候,他也看到过那些电脑上的网站,凡是后头加个rb或者ai的,看上去顿时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点开个一看,恭喜你,试对了,果然学有所成,是现已故的人民艺术家饭岛爱的作品。<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