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概有半个小时之后,张秘书进来汇报:“王书记,北江市叶眉书记来了

    “唔,请她进来吧。”说着话,王封蕴就放下了手中的资料。

    很快,秘书办公室和自己办公室的门就推开了,叶眉走进了王封蕴的办公室。

    王封蕴笑着招呼了一声:“叶眉同志来了,坐吧。”

    叶眉赶忙说:“王书记好,还在工作啊,太辛苦了。”

    “我本来也是准备回去的,但想到有几个事情不太清楚,就让你跑一趟过来,没影响到你休息吧。”

    “书记这么客气啊,你都在工作,我们做下属的人,怎么能偷懒,嘻嘻,书记想了解什么,我一定认真汇报。”

    “先吃饭吧,吃完了在谈工作。”王封蕴就看了一眼张秘书。

    张秘书点下头,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不一会,就端来了几个菜,两碗米饭。

    叶眉还是第一次在省委書記的办公室吃饭呢,有点紧紧张张的说:“就在这吃?”

    “怎么?不习惯啊,我这条件还不够好。”

    叶眉就笑了,说:“和书记你单独吃饭,我可是第一次,有点紧张啊。”

    “紧张啊,那就多吃一点,你没有减肥吧。”

    “没有,没有。”

    “哈哈哈,那就开始吃吧。”说着话,王封蕴就走到了放饭菜的那张桌子旁,坐了下来,端起了碗。

    叶眉看看张秘书,笑笑,也坐了过去,两人就吃起来了,秘书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叶眉和王封蕴吃的都很快,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话,这样的吃法,叶眉真的有点拘谨的,她也算见过一些大领导,但单独和一个省委書記吃饭,在她生平还是第一次,何况还是在这个北江省第一办公室里吃,每次走进这里,叶眉都会有点压力的。

    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在想着心思,叶眉不知道为什么王书记会在这个时候让自己过来,从目前的状况看,到不像是什么坏事,但叶眉还是想不通,到底王书记想要让自己汇报什么问题呢?

    于是叶眉就搜肠刮肚的想着,那些事情可能会在吃饭饭成为汇报的重点。

    王封蕴也在思考着问题,自己已经不能在继续等待了,必须要强势的介入到北江省的权利中心来,自己已经到这里好几个月了,该熟悉的也熟悉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现在是时机开始发力了。

    而目前想要快速的建立自己的一支人马,显然是不可能,不管是时间,还是现实,都有点勉强,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让能够靠过来的人自己靠到自己的身边,不管他是那个派系,只要他愿意为北江省出力,这样的人都是可以的。

    叶眉,或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自己对她的履历研究,她过去并不是乐书记一手扶持的人,在一个,她现在的位置也很适当,还有进步的希望,如果是做到了副部级的省委和省政府领导,他们现在都应该算是走到了尽头,岁数也都不小了,他们也渐渐的没有了什么太大的理想和希望,所以这样的人只求自保,只求安稳,同时他们也到了什么都不怕的地步,动摇他们是很困难的。

    自己应该转变传统的习惯,从下面开始潜移默化的树立自己的权威,这样的效果会更好,远离省府最高权利机构的人们,更容易接受自己的善意,而一但自己在下面扎住了根,同样的,也能影响到上面来,实力的展示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地位的高低。

    怎么能影响到叶眉,让她明白自己的意图和善意,这才是今天王封蕴真实的目的。

    对王封蕴的这些想法,叶眉是不可能知道的,她只能等待,等待吃完饭的谈话,只有彼此的交流,才能分析出对方最终的思想。

    两人用了1来分钟的时间就吃完饭,叶眉对王书记说声抱歉,先到卫生间去用茶水漱了口,才出来坐了下,秘书收拾了桌上的饭菜,又为两人重新泡上了茶水,他们就面对面的坐在了沙发上,王封蕴指了指茶杯,说:“先喝口。”

    叶眉端起了茶杯,笑笑说:“书记,你还别说,在你这今天吃的挺好的,过去我都吃不了这一碗饭。”

    王封蕴说:“是啊,你们在下面其实也是很辛苦的,就说这吃饭吧,每天你们的应酬是多,可想好好的吃顿饭也不容易的,每次都是喝酒,以后你多到我这来吧,我不让你喝酒,就吃大米饭。”

    叶眉也笑了起来,当然了,这是书记的客气话,不过听在叶眉的耳朵里还是很温馨的,书记还不算太官僚吗,知道下面干部的辛苦,说真的,叶眉一周能好好的吃两三顿饭那都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就渐渐的转到了工作上的问题了,王封蕴对北江市的几个重大项目都提出了自己的设想,叶眉也一一对应的回答了王封蕴的问题和设想,给王封蕴做了较为详细的汇报,要知道,一般以叶眉他们这个情况,是不可能和省委書記做如此详细和深刻的汇报的,王封蕴能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那已经都是很难得的事情。

    但是今天,显然的,他们已经谈论的不止一个小时了,这越来越让叶眉费解,她怀揣着坎坷不安的心情,努力的从王封蕴书记的谈话中分析他潜在的话意,但直到现在,叶眉还是没有分析出来。

    看看两人也谈的差不多了,已经有收尾的模样了,叶眉就迷惑的很,不过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就说:“王书记还有什么需要我汇报的情况,干脆借这机会一次给你汇报了。”

    王封蕴说:“怎么,你想打包汇报啊,那不行的,以后要经常来回报工作,不要想偷懒。”

    叶眉嘻嘻的笑着说:“只要书记你每次管饭,我没事就过来汇报工作。”

    “哈哈哈,你叶眉同志啊,想的都是好事情,没听说过革命工作不是请客吃饭吗,还要管饭啊,下午人家李省长来,连饭都没吃呢,你这是特殊待遇了。”

    “我可不能和李省长比,人家一大家人,每天热热闹闹了,有人做饭,我现在就是到处混饭吃,一个人吃了全家饱。”叶眉说是这样说的,但说到这里,心中还是有点黯然神伤。

    王封蕴没有觉察到叶眉情绪的变化,他说:“对了,叶眉同志啊,下午我和李省长也商议了一下,准备最近对新屏市的全凯靖同志做一下调整,让他到文化厅来,这个虽然还没上会,但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先跟你通个气,免得会上出现状况。”

    叶眉先一听到新屏市这三个字,心里就咚咚的急跳,后来听到王封蕴说的是全凯靖的事情,才放松了一下,连连点头说:“我肯定是跟着书记你的指挥棒走,绝不会节外生枝的。”

    “嗯,嗯,这就好啊,有你们的支持,我这工作也就好做了许多,不过啊,我来北江的时间还是太短,全凯靖同志既然动了,后面新屏市的班子搭建问题,你们也要多给我出出主意,不能让我一个人伤神啊。”

    叶眉笑着说:“这肯定要你拿主意了,我们参言参语的,那还不成了越俎代庖,我反正是听王书记的,你同意的我就没意见,常委会上一定支持你的决议。”

    王封蕴就如无其事的看了叶眉一眼,很平淡的说:“你的理解有偏差,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建议,这和权利没有关系,因为我相信你。”

    叶眉在这一刹那,就恍然大悟了,不错,这才是今天王封蕴书记找自己来的真真用意,他在试探,也是在暗示着什么,他明明知道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还要对自己说出这样的问题,还要强调让自己提出建议,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试探一下自己的党性,觉悟。

    要么就是在暗示自己,他已经对自己伸出了友谊之手,愿意给自己一个人情。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判断到底他的那种意图呢?

    叶眉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不是一个很好判断的事情,自己不能随随便便的回答王封蕴的问题,一旦自己的判断失误,可能会给以后带来麻烦。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是无法判断,但需要时间,只要自己最后提出的建议得到了落实,那么肯定的,王封蕴的意思就是后者了。

    叶眉思索着说:“行,既然王书记这样信任我,我好好想下,过几天给在汇报一下我的思想。”

    王封蕴点点头,喝了一口水,说:“嗯,好的,只是你的思考时间不能太长,这事情也许很快就要落实的,我们在很多工作上都太过缓慢了,北江省以后的工作要上一个新的局面,敏捷,高效,准确。”

    王封蕴巧妙的由刚才一个很重要的现实问题,转化到一个政治思想工作的范畴去了,作为叶眉,她听到的其实就是王书记前面的那几句话,这个问题她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怎么才能合情合理的应对王书记的问题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叶眉离开王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坐在自己的专车上,叶眉看着北江市每当夜晚来临城市中的点点灯光,那织成一身光彩夺目的黄金霓裳,掩去了夜的鬼魅,招展了一座座城市的繁华。<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