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副省长说:“因为我见到了你家老二,他帮着季子强求情了

    李云中在这个时候,才在脸上露出了一点惊讶来,又是同样的一句话:“为什么?”

    苏副省长还是知道他在问什么,就回答说:“季子强答应老二了,要把新屏市高速路项目给他。”

    李云中面如死水:“所以你就同意了?”

    “是啊,那小子说是你的意思,嘿嘿,我知道他在乱说,但后来想想,你家老二也挺不容易的,你也不怎么帮他,说起来他是挂着有你这样个爹,实际上啊。”

    李云中冷冷的接了一句:“实际上什么,是不是说我不帮他?”

    苏副省长笑笑:“唉,当然了,我理解省长你的苦衷,但我不能看着他不帮,从小到大我是眼瞅着啸岭一点点从一个孩子长到现在,我能不帮他吗?在说了,我们看远一点,季子强既然这次身不由己的求到了老二身上,欠下了这笔人情,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李云中摇了一下头,说:“你啊,你啊,我这老二就是让你们这些当长辈的给惯坏的,不过啊,前两天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总感觉问题有点不太对。”

    苏副省长一下就警惕起来,问:“省长的意思?”

    李云中若有所思的说:“为什么他同意你这样做呢?他明明知道我们和那面的人,上次就为这季子强的事情闹得很僵,他还同意你的报告,这其中的蹊跷是什么?”

    苏副省长一下就眯起了眼睛,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好一会,两人都没有说话。

    作为苏副省长,他也是知道李云中说的‘他’是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事情确实有点不太正常。

    李云中放下了手中的调查报告,缓慢的说:“也许你这次误打误撞的还办了件好事,我们也要静观其变,这个季子强啊,他就是个炸藥包,点燃他,最后炸到谁,很不好讲的。”

    苏副省长也点了点头,说:“不错,眼前北江省的情况是有点复杂起来,你看下面我该怎么做呢?”

    李云中看了一眼苏副省长,淡淡的说:“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并不是在搞阴谋诡计,我们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好好工作,所以没有‘怎么做’这一说,还是干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苏副省长脸一红,讪讪的一笑说:“嘿嘿,我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有你说的这样清楚。”

    李云中就低下了头,拿起了眼镜带上,又拿起了另外的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苏副省长也站起来,什么都没说,轻轻的拉开门,独自离开了。

    苏副省长回到了办公室,让自己的秘书把这个新屏市事故调查报告去给省委書記王封蕴送去一份,秘书自然是不会怠慢的,很快的,这份报告就到了省委王书记的桌上。

    王封蕴看到这个份报告的时候是在下午了,他有太多的报告要看,而且,对这样一份在自己预想中的报告他也不想特殊对待,当按顺序,排到了这份报告的时候,王封蕴才认真的看了起来。

    多年养成的看文件习惯,已经让王封蕴不需要逐字逐句的去在这废话连篇的报告中浪费时间了,他看的很快,一下就找到了报告中极少部分有用的文字,所以几分钟之后,王封蕴就放下了报告,抬头看着窗外远处的景色了。

    想不通,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结果并不是自己预料的那样,这洋洋洒洒几千上万字的报告中,竟然找不到季子强的名字,王封蕴就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女看不到自己情郎的身影一样,有点怅然若失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乐世祥的人马已经和李云中的人马达成了妥协?还是季子强另外找到了武器威慑住了那些人,让他们只能放手?

    王封蕴站了起来,他无法确定到底在短短的几天里发生了什么问题,让一向自信的自己,都出现了判断上的失误。

    他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初秋的景色,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季子强再一次让王封蕴有了一种好奇的感觉,这个人是不简单,自己从第一面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的与众不同和睿智通达,就那一次的见面,王封蕴彻底就放弃了最早对季子强片面的认识,在没有见到季子强的时候,他只是想,这个季子强不过是靠着乐世祥所以才一路攀升,这不过是新形势下的官~二代而已,但就是那一次的见面,王封蕴知道自己想错了,这个季子强具有着所有政治人物应该具有的冷静和智慧。

    更为重要的是,季子强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自己要入局于北江的权利中心,他就是最好的一块敲门砖,试金石,用他,才能体现出自己的权威,才能让大家围绕着自己,才能在季子强陷入危机的时候,有的人主动跑来请求自己的援手,或者是叶眉,或者是季涵兴,当然,不管是他们谁,都会欠下自己的一个人情,都会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自己,才能在关键的时候帮助他们。

    政治上讲的就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不是什么贬义,因为人是有感情,有底线的动物,潜移默化的配合,才能最终走向全体的和諧。

    但很失望,季子强没有让自己的想法落实,他跳出了这个圈子,让两派的人都偃旗息鼓了,自己的设想也只能是一次失败的幻想了。

    王封蕴叹口气,刚要坐回自己的座位,继续看一看其他文件,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随之,门就被推开了,王封蕴转过身来,就看到李云中微笑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奥,云中同志啊,你怎么来了?”

    李云中笑着走了过来,说:“我刚好到省委这面办点事情,就顺便来看看你,没提前预约,不会影响到书记工作吧?”

    “说什么啊,欢迎你经常过来坐坐,来来,先坐,张秘书,给李省长泡我喝的那个茶。”

    秘书答应着,从李云中的身后闪了出来,给泡起了茶水。通常情况下,省委的这几个常委来见书记,秘书是不能在前面带路的,他们只能跟在客人的身后,这应该是一种规则。

    李云中就在会客厅这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王封蕴也走过来,在他的对面坐下,等秘书泡好了茶,轻脚轻手的退出去之后,王封蕴才微笑着说:“最近我看你那面工作很重啊,老李,还是要自己保重身体。”

    “谢谢书记的关心,没办法啊,每天都想多干点事情,老感觉这岁数一天天的老去了,不抢着多干点,以后回头想干都没机会。”

    王封蕴也深有同感的说:“是啊,我也经常会有这种感触,时间过的真快,好在政府那面有你们几个老同志帮我顶着,让我有更多的时间熟悉这面的工作啊。”

    “书记太客气了,你都是老领导了,过去怕你太累,很多政府的事情都没有给你往过来推,以后我可是要朝这里推了,哈哈哈哈。”

    王封蕴也不置可否的笑笑,说:“眼看一年又过去了,今年的指标没什么问题吧?”

    “从目前的局势看,应该还成,就看最后这个季度的发挥了,好一点呢,就能超超,差一点呢,也能对付<span css="url"></span>。”

    “嗯,嗯,这就好,对了李省长,新屏市那个问题你想过没有?”

    王封蕴一下子冒出了这个话题,让李云中一愣,但他很快就问:“什么事情?”

    他这一愣,早就落入了王封蕴的眼中,王封蕴暗自一笑,说:“全凯靖的事情啊。”

    李云中又是一愣,暗自想到,这个王封蕴啊,给我还搞起了心理战,他就点点头说:“你不提我还忘了,上次我到北京去啊,老部长专门宴请我了一下,还提到了全凯靖的事情,我看啊,我们是要反应一下吧。”

    “给我也来过两次电话了,虽然没有每次都提这个问题,但终究是那个意思,所以我想我们是要商量一下,你也知道,我过来时间不长,你看看这全凯靖放到那个位置合适啊?”

    李云中犹豫了一下说:“要实事求是的讲,这个人能力平平,实在不足以委以重任的,但老部长的面子又不能不给,所以我也有点拿不定主意。”

    王封蕴点点头,对新屏市那个市长,虽然他也是谈过一次话,但以他多年搞人事工作的阅历来看,真的是看不上全市长的,他说:“老李,这件事情我们两个还要提前统一一下,事情也要及早办理,不然我们自己到会被动了。”

    “是,是,我也有这个担心,我看这样吧,文化厅的张厅长也到时间了,要不就让他顶上。”

    “这会不会有点怕这事情让老部长心里不舒服啊。”

    李云中说:“肯定会不舒服的,但这个人我真的看不上眼,这样吧,还是你定,反正我支持你的决定。”

    王封蕴就站起来,在会客厅走了几个来回,最后说:“那就文化厅吧,老部长那面我去解释。”

    “行,或者会上让其他人提出来,也给你留点解释的余地。”

    王封蕴笑笑说:“到也不至于如此,我们只是对老部长表示应有的尊重,但工作还是第一位。对了,那你也要考虑一下新屏市后面的班子问题,我们都想想,感觉成熟了在提前碰个头。”

    “好的,我会考虑的。”

    两人都很满意这次的配合工作,至少在全市长这个问题上,他们获得了暂时的统一。

    后来两人又谈了许多其他的问题,最后李云中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下班了。

    王封蕴在李云中离开之后,看了看时间,也准备下班了,他一面收拾东西,一面思考着问题,突然他停住了动作,侧头想了想,就放下了手里的包,给秘书去了一个电话:“你帮我在伙食上定两份饭,送到办公室来,在给北江市委的叶眉同志去个电话,请她过来一趟,告诉她不用在外面吃饭了,过来吃饭。”

    张秘书答应了。

    王封蕴又打开了包,把里面准备带回家去看的一些材料都重新的翻出来,又坐下看了起来。<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