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家都很熟悉了,也没多介绍,倒是江可蕊的出现引起了一阵的惊叹,几个人都是嫂子,嫂子的叫的挺亲热,让江可蕊一下有点目不暇给了,不知道该给谁打招呼br>

    今天来的还有一两个人季子强不认识的,后来据张老板介绍,也是广场那个项目承包施工的老板。

    这个不认识的暴发户就问起季子强的工作生活状况,季子强一概搪塞为“还行”。

    他倒是想说,只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暴发户问个没完没了,好似要在季子强的身上,给他自己再多找些优越感。

    见他这样,二公子先是看不惯了,说:“你这人,乱问什么呢,你不认识这是季市长那不怪你,你总该认识这江美女吧,你要说你电视也没看过,那我们就没法说话了。”

    这暴发户一听这就是季市长,乖乖的,不敢在说话了。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季子强自然要喝一下,大家嘴里没说什么,但都有给他压惊的意思在,所以季子强就一一的陪了几杯,倒是他们敬江可蕊的时候,季子强绝不让喝,最后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说出了实情,说江可蕊怀上了,这好家伙,季子强又成了冤大头,又喝了不少。

    等他这一轮喝的差不多了,战况就乱了,二公子,张老板,还有暴发户,都乱喝起来,季子强在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和江可蕊偷着说说话。

    一会那个暴发户就喝的有点过了,高谈阔论,吹嘘着:“男人就要有情调,我这几年变化不少,上衣恤的真维斯换成了杰克琼斯,牛仔裤真维斯也换成了l或者li’,鞋子李宁的换成了kappa或者耐克,杂牌包换成了l,去香港买的,随便买的,能省就省吧。”

    有的人再没钱,也不能小视,最多在背后取笑他,有的人再有钱,也被人看不起直接说到脸上。

    二公子一直默不作声,等他说完后突然抬起头来,目不鸟他,掏出脖子上挂的一玉牌说:“你把你的衣服物件全脱下来放在桌上,包括內褲。算算有没有我这东西值钱。”

    众人也不知道他那玉牌有几分成色,不过就是在地摊上几块钱买的东西挂在二公子的身上,也没人怀疑是赝品,而暴发户这样的人,纵是手握传国玉玺,人家也以为是萝卜刻章。

    二公子说话也是快人快语,完全不把暴发户放在眼里,说:“再没素质的人,有点出息都喜欢附庸风雅,其实路还很长,需要继续努力,到不需要用衣物来装点门面的时候,才是真的高人。”

    这一顿宏论说的众人皆掩口而笑,季子强也是没有想到,这二公子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过去自己倒是把他小瞧了。

    那暴发户是知道二公子是谁的,自己比不过,也没有他的雄辩,便熊起一张走势低迷的大脸,脸上横肉色彩绚丽拧在一处,很像老鳖的五彩肉,又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白的、青的都露将出来<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暗自笑着,就听在座诸人一会儿长江黄河,一会国计民生,吆五喝六咋咋呼呼,趁乱季子强拉江可蕊,说房子里空气不好,出去走走。

    这些人正谝的热火,一没注意,季子强就带着江可蕊溜掉了,现在季子强已经学会了这招,差不多就开溜,反正他们也把自己奈何不得,下次还得请自己。

    季子强他们两人实际上也没吃饱,就在附近又一人吃了一点小吃,才慢慢的走回了家里,回来后季子强就在想,以后自己只怕很难甩掉这个二公子了,高速路的事情到底怎么演变,自己还是要细细的思量一下。

    江可蕊见季子强不再搭腔便说:“老公,笑笑,怎么闷闷不乐的?”

    季子强说:“我笑不出来。”

    江可蕊近身上来:“笑不出就是欠咯吱,我挠挠你呀?”

    季子强拉住江可蕊的手说:“我在想一个笑话,讲给你听听吧。”

    江可蕊说:“好。”

    季子强想说,但满腹的笑话却一时不知去了何处,只有一个这会儿一直旋于脑海,傻了片刻脱口说出:“从警校毕业的陈先生结婚两年。总感觉妻子有些异样。怀疑妻子有外遇。一日,陈先生总是发现妻子的手机上有一则陌生人的短信。而且每次短信的内容都一样“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

    晚上十一点。陈先生一举将出軌的妻子和那个正在苟合的男人拿获。

    陈先生大骂,太小看我了,你以为那短信我就看不懂了?倒过来读就是“十点半我帮你脱胸罩”!

    听说完后江可蕊笑得花枝乱颤,季子强面不改色,心潮翻滚,这讲笑话的最高意境,是说者毫无所动,听者人仰马翻,这是季子强有生以来讲笑话讲的最成功的一次,标志着诙谐造诣已经升华到了凡人不及的层次,自此變态的种子在心间落地生根,并不断发展壮大。

    当夜,江可蕊异常温柔,尽心尽力,像是要好好的慰籍一下季子强,给他一个奖励,她嘴上不说出来,不代表她不会用嘴来表达。

    江可蕊的身上总是挥之不去的香,温柔的贴在季子强身上,格外纏绵,她现在很放松了,几天的担忧都挥去了,江可蕊感到这一刻他们应该共同拥有、共同享受。

    空气中弥漫着他们的体温、喘息和低吟,他们无法再抑制相互的渴望,他们需要更深入的传递他们的情感,更紧密的交融在一起,更彻底的释放他们的热情。

    他的一次次进攻使她得到一次次满足,这种满足聚集了,火一般烧得她要融化了,终于,她的喘息就变成了哭吟,人就飘飘渺渺地软了下去。

    突然之间,季子强停住了,有点紧紧张张的问:“现在,现在我们能做那事吗?不会会影响到胎儿。”

    江可蕊也有点紧张起来,说:“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你问问吧?”

    季子强愁眉苦脸的看着江可蕊说:“这问谁呢,也不好意思问啊。”

    两人都有点担心起来,最后江可蕊说:“算了,明天我去问问大夫。”

    季子强感到这方法不错,点头同意了,但身体上的慾望还是没有消除,总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江可蕊就笑了笑,用手指指了指季子强那里,说:“去洗洗,我帮你。”

    季子强像得到了圣旨一样,差一点就喊一声“喳”了。

    清晨,季子强的春秋大梦被吵醒,一睁眼是一张活色生香的可人面孔,江可蕊扯着季子强的脖子在上用力纠吮,发泄蓬勃不尽的爱意,这吻痕吸的时候只是疼,只消一天就变成淤紫。

    季子强慌忙说:“嘴下留情,积点口德吧。”

    江可蕊像个做错事的孩童:“老公,红了。”

    她欣赏了一会她的杰作,知错不改的又来,意犹未尽的说:“你是我的,就是我的。别动老公,我要亲出一条项链送给你。”

    季子强只能忍受,在江可蕊的眼中,自己是个人见人爱的男人,飘的感觉便麻醉了疼,况且在心爱的男人跟前,每个女人都有返老还童的绝技和权利,这长不大的孩子,由着她作恶好了。

    季子强美美的享受着这温馨的时刻,卧室的屋子与阳台相连,睁开眼睛便可以看到很好的阳光,透过半掩窗帘的缝隙暖暖的洒进心里,光合作用使得万物生机勃勃,使季子强心花怒放,有江可蕊在,新的一天总让人期待。

    季子强抱着江可蕊淘气的脸亲,打出啵来,空气中弥漫着甜蜜的情歌,彼此温暖的身体带着爱的温度。

    忽地季子强记起:“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迟到了,我得走了。”

    江可蕊送他到门口:“早点回来。”翘起嘴,季子强上去亲了一下,就往外跑,

    出了门,想起江可蕊昨晚就没吃好,于是买了早点,见什么买什么,送了上去,江可蕊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见季子强提了满满两手,双眸闪动:“买这么多4个人也吃不完。”

    季子强说:“我多买了些,你挑自己喜欢的多吃点。”

    看着江可蕊接过了早点,季子强这才放心的走了,嗯,就是把心放下留在这里,身体走了。

    刚来到办公室不一会,江可蕊电话打过来说:“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

    季子强忍俊不住:“我才走了不到半个钟头,我这是上班呢。”

    江可蕊吭哧着不好好说话,恩恩了两声:“好吧,你晚上早点回来,听见没。”

    江可蕊嗲得不能再嗲的声音,再一次激发了季子强的男性特质,有一个女人如此真情流露的依恋和信赖自己,自己应该是无怨无悔,这使得季子强男人的征服感和成就感拟合成一种强烈的快感,铭刻于心。

    同样的这个早上,在省城的省长办公室里,李云中省长正看着苏副省长送来的那个新屏市花园广场的事故调查报告,李云中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直到全部看完这个报告之后,他才摘下了眼镜,平平静静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李云中没有说出要问的主题,似乎有点很盲目,但苏副省长是知道他在问什么问题的。<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