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淡然一笑,说:“你说呢,从庄副市长手里把这个项目交给我来主管,难道不说明一些问题吗?”

    二公子眼球就来回的转动起来,额的个神,这项目要是拿下来,还不搞他一两个亿出来啊,但是凭什么啊,凭什么季子强要给自己这个人情呢?他是为钱,还是想升官br>

    想到这里,二公子就冷静了下来,也点上了一支烟,脸色也变的平平淡淡的了,说:“你想要什么?”

    季子强脸色也冷淡起来了,说:“知道最近广场的事故吗?”

    二公子点头:“这谁不知道<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平静的说:“明天要开会,恐怕责任会落在我的头上。”

    二公子就恍然大悟了,他笑了笑,戏弄的看了一眼季子强,点头说:“你想让我帮你把这事搞展。”

    季子强淡淡的说:“是啊,这次是苏副省长说了算,我想你一定能说上话的。”

    思考了一下,二公子说:“这个话吗?我倒是也能说上,在北江省,也就算苏副省长对我是最好了,但有几个问题啊,呵呵呵,季市长,不瞒你说,只要新屏市高速路启动,恐怕我不用你也一样能拿到吧?”

    季子强很笃定的说:“你拿不到。”

    面露惊诧:“为什么?”

    “假如你知道在这个项目上全市长答应过谁,假如你知道冀良青书记会怎么想,你现在一定不会如此乐观的,要知道,县官不如现管,就算李省长想帮你,但我估计,他也不会亲自来为你说这个话的。”

    季子强一面说,一面就观察着二公子的表情,显然的,自己猜的一点都不错,作为李云中这样一个谨慎的人,他当然不会愚蠢到为自己儿子挣钱去说什么话,毕竟他还是一个很明智的人,知道那一头重要,就算李云中想帮自己的儿子,也一定不会自己出面的,这次广场灯具就是一个例证,陪着二公子来找张老板的,并不是官场的人,而是省行的一个信贷处长,所以季子强就押上了这一宝。

    二公子在季子强这样笃定的语气下,有了一点犹豫,他的眼光在流转着,他需要仔细的想一下这件事情,就知道知道的,好像确实全市长和一个公司的女老板关系不菲,而冀良青书记,更是一个难以让人琢磨的人,事情也许真的会想季子强说的那样。

    而自己帮了季子强,这个买卖合算不合算呢?当然了,单单从价值上来说,这当然是不错的一笔买卖,季子强值多钱,一个副厅而已,在北江省比比皆是,比起自己曾经帮忙升官的那些人,这保一次季子强获得的收益那真是太大了,太合算了。

    只是现在的问题自己能不能说服苏副省长,苏副省长会不会和老爹联系,要是那样的话,万一老爹不同意,事情还是搞不定啊。

    二公子就在费力的思考,现在他的思路已经跳跃过帮不帮季子强的问题上了,他开始在思考能不能帮成的这个环节。

    季子强抽着烟,静静的等待着,他不能表现的过于迫切,因为这是一笔生意,谈生意是不能着急的,需要让对方自己的判断。

    两人悶头抽了好长时间的烟之后,二公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说:“我明天找苏副省长谈谈。”

    “为什么不现在找呢?”季子强露出了一抹的微笑,他知道自己已经让二公子上钩了。

    二公子狡黠的笑笑说:“明天让他措手不及,没有和老爹商量的时间,我才好假传圣旨啊。”

    季子强也愣了,没想到这看似傻傻的花花公子,心中也藏着如此狡猾的韬略。

    所以在今天苏副省长来迟的那几十分钟里,季子强其实是最紧张的时刻,他不知道这个花花公子能不能说服苏副省长,对这一点,季子强自己是毫无把握的,他想过很多种结局,也做好了很多种的准备,不要看他那个时候神情镇定,那都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

    现在的季子强当然是可以微笑了,不过他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直到把苏副省长等人送走,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季子强才关上门,笑了,他的嘴里也哼出了好久都没有唱过的那首歌: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来兵。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司马领兵往西行。

    正在季子强暗自得意的时候,江可蕊的电话打了进来:“子强,我刚才又去医院看了看,孩子发育的很好。”

    季子强知道,这是江可蕊对自己太过担心,给她自己找了个借口来给自己打电话,所以季子强就说:“不错,孩子好什么都好,我也挺好,没什么事情了。”

    江可蕊有点迟疑的问:“你真没事?”

    季子强很有点自满的说:“能够有什么事情呢?苏副省长已经离开新屏市了,调查结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两个零时工倒是成了责任人,不过我会让老张好好的安排他们的后事。”

    江可蕊这才完全的相信了季子强的话,她就带着兴奋,说:“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晚上回去给你说吧。”

    江可蕊就撒起了娇:“嗯,晚上我不做饭,我们在外面吃?去庆祝一下,好吗?”

    季子强赶忙说:“阿弥陀佛,我总算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

    江可蕊恨恨的说:“且,死样,是不是一直嫌我做的饭不好吃啊。”

    季子强才发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赶忙很低调的说:“没有,没有,好着呢。”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之后,很快电话又响了,季子强看了看号码,就接通了电话,这是二公子的电话:“季市长,怎么样?哥们这能力还是有一点吧?”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说:“成成,火力够猛。”

    “那晚上出来,一起吃个饭吧,我们要谈谈后面高速路的操作问题了。”

    季子强有点为难的说:“今天啊,我老婆已经和我约好了,一起吃个饭的,这样,改天吧,改天我们一起坐坐。”

    二公子带着笑声,说:“那不行,季市长,我以后不经常见见你怎么放心呢?万一你有天反悔了,我不是吃亏了,今天一起坐坐吧,呵呵呵,别担心,我不吓唬你,今天不谈公事,就是坐坐,算是给你压个惊,我把张老板也叫上,你把嫂子也带上,以后我们可是朋友啊。”

    季子强摇摇头,对这样的一个花花公子,季子强也真是有点难以应付,他只好答应了。

    到了晚上下班季子强一进门,江可蕊象小狗见了主人一样,跳跃着喊:“回来啦。”

    迎面扑上欢迎季子强回家,接过他的包,这个时候在季子强的脑海里,很清晰的有了家庭生活的具体形象,过去他和江可蕊长期的两地分居,总是少了一点家庭的感觉。

    季子强在恍若中,拉着江可蕊的手不松开,心里想,她就是自己将来不离不弃的妻子。

    一个白天不见,江可蕊像是有很多话急着和季子强说,很兴奋,说个不住,宛如疯癫的喜鹊,叽叽喳喳在枝头跳跃。

    季子强告诉江可蕊,晚上有人请客,江可蕊撅起了嘴,本来他以为这个今天应该是她和季子强单独共度的,后来听季子强解释说自己不得不去应付一下,江可蕊才算放过了季子强,他们出去了,季子强看着时间还在,就想让江可蕊活动一下,走走路,也不知道他从哪听到的这个话,说孕妇走走对胎儿好。

    外面天色晴朗,鸟儿飞翔,风在空气中轻轻流淌,吹拂起路边花草的芳香,江可蕊一面走一面说起她她们局里的那些事情,滔滔不绝,满脸喜悦之色,

    这时候,季子强的手机响了,季子强一看,是何小紫的电话,季子强有点紧张,但还是接通了电话问:“有事?”

    何小紫说:“你没什么事情吧,我担心。”

    季子强说:“谢谢你,我很好,没什么事情的。”

    何小紫就怒气冲冲道:“那些人疯了,这样一件正常的事故,他们都要想搞点什么。”

    季子强忙说:“已经没事了,没事了,改天再聊吧。”说完季子强挂了电话。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的样子,凑上来问:“是谁的电话呀?”

    季子强回答简洁:“同事的。”

    江可蕊起了疑心说:“不对,你心里有鬼,你为什么紧张。”

    “我紧张什么?”

    江可蕊就不说话,上来抢走季子强手机,一手叉着腰翻着看,见季子强伸手要夺,用一根手指顶住季子强的胸膛,内力雄厚,好像练过一阳指,让季子强不敢动弹不得,然后查看电话记录,短信,一条条仔细的看,审犯人一样的问他:“这人名字这么肉麻。你说,何小紫是谁?”

    季子强说:“一个普通朋友。”

    江可蕊就在季子强的脸上看了半天说:“骗人,你这个骗子,你和她关系一定不一般,你骗我,我被你骗了。”

    季子强赶忙说:“真的很普通啊,就是一次吃过几次饭而已。”

    江可蕊判断了一会,最后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理直气壮的说:“我把她删掉,我不让你和她联系。”

    季子强拍着胸脯表忠心:“我答应你,再也不联系。”

    季子强是很明白的人,这女人啊,她们可以不吃饭,不能不吃醋,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东西,都想占为己有。

    酒宴摆在一家很高档的酒店,季子强和江可蕊走到的时候,包间里已经是坐满了人,张老板带着一个副总,二公子带着两个喽啰,和两个说不上是他公司,还是野店里的姑娘。<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