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江可蕊休息之后,季子强还是没有遵守自己的承诺,他来到了客厅的凉台上,看着外面的雨丝,点上了一支烟,黑暗中,只有季子强那点点的烟火在一闪一闪的放着亮光br>

    夏夜的雨气中渗透着清迈之气,小雨的滴答声,如一首轻妙的音乐,滴在季子强的心头上,一滴一滴,慢慢如磬音摇醒季子强昏眠的心智,当雨点打在季子强身上的时候,他仰面,凝视细细的雨幕,忘记周围的环境,心灵,自然地百感交集。

    脸上的雨丝滑下,滴落地面,然后划下一道水渍,季子强苦笑一下,因为百年之后,自己能留下的,也许还不如它。

    季子强默默站立着,看着雨幕,一如既往地安静细碎,洗礼尘世的浮躁,季子强在刚才疯狂的快乐后,又回到了平静中来,一点跌回了现实中的季子强,就必不可免的想到了工作和自己目前的处境,他站在凉台,就想到了明天会议可能出现的情况,季子强的脸上多了一份肃杀和冷凝。

    第二天依然在下雨,而且雨势比昨天还要大了许多,新屏市的天上已经被乌云遮盖的严严实实了,从天而降的雨水把天地连成了一条线,大雨也懂得,今天注定会有一个人蒙受政敌的迫害,所以它不想给这里的人们送来一点阳光,让天地间变的阴沉压抑,黯然伤神。

    在这样一个大雨天气,季子强总有种忧伤的感觉,心情也随之下沉,季子强从小都不喜欢阴天,这种感觉让季子强感到孤独、失落,本来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应该充满了阳光和快乐,但是,这些年走过的风风雨雨,已经逐渐的磨灭掉了他许多快乐的心境,他变了,变的深沉而寂寞。

    风在凌厉地来回穿梭着,突然一阵北风吹来,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还拌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刹那间,狂风大作,乌云布满了天空,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span css="url"></span>。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

    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气,季子强走进了政府会议室,他来的不算最早,也不算太晚,至少省政府调查组的人都还没有到来,全市长意外的提前来了,他阴沉着脸坐在那里,谁也不看,只有当季子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的眉头杨了杨,一丝愧疚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全市长知道,自己是对不起季子强的,他一直对自己毕恭毕敬,也从来没有应才而傲,他总是小心翼翼的配合着自己,而自己却就这样背叛了他,唉,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是在这个地方相遇,这里,就是一个适者生存,不择手段的地方啊。

    季子强还看到了很多双默默注视着自己的眼神,他回避着这些眼神,此刻的季子强是不需要同情和怜悯的,但他还是在那众多的眼神中看到了几道哀伤的目光,那是王稼祥,还有凤梦涵,他们在为自己忧伤吧?

    季子强不忍多看他们的眼神,他坐了下来,掏出了笔记本,把自己的手表和笔都拿出来,轻轻的放在了桌面上,略微的低下头,目光空洞的看着桌面。

    冀良青也来了,他刚一走进,就用眼光找到了季子强,冀良青腮边的肌肉抽動了一下,眼中是惋惜和无助,这个季子强就这样让他们整到,太可惜了,太可惜了,不是那个王老爷子曾今说过他是一个大运之人吗?但为什么没有显示出来,难道还要让他继续遭受一些磨练吗?

    对,不错,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常说天下降大任者,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吗?季子强也应该是这样吧?但万一王老爷子算不不准呢?那是不是季子强就会从此消失在北江市的政坛上。

    冀良青无奈的暗自叹口气,坐了下来,他和季子强相隔还有几个人,但冀良青还是从兜里拿出了香烟,远远的,给季子强扔了一根,笑了一笑,自己也点上一支,抽了起来。

    季子强点上了冀良青扔过来的香烟,点上火,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使劲的呼出,像是要把心中不抑郁和不快都一吐而尽。

    会议室里所有的新屏市前来的参会的人员都到齐了,会议室里也很安静的,今天谁都知道这个会议的严肃性,没有人嬉笑,没有人交头接耳,每一个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或许他们也都油然而生的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吧,在这个当今风险最大,利益最高的权利之场,谁又能保证自己永远一帆风顺呢?落马只是在那不经意的一瞬间。

    季子强抑郁寡欢的坐在那里,下意思的看了看桌上的手表,时间已经过去1分钟了,但检查组的人还没有过来,这让季子强有点焦躁,这样的等待对他也是一种煎熬,不就是一刀吗?早点砍,晚点砍,都是一砍。

    冀良青也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有点不满的说了一句什么,眉头也皱了起来,转过脸,对一直苦着脸的全市长说:“怎么回事,还不过来,你联系一下。”

    听到了冀良青的话,全市长才蓦然一惊,抬起了头,愣怔了一下,赶忙看看自己的手表,就拿起了电话,很快拨通了调查组一个比较熟悉的成员的号码:“喂,我全凯靖啊,你们出发了吧,奥,还在酒店啊,那好好,我知道了。”

    放下了电话,全市长对冀良青说:“他们马上就过来了,嗯,可能是雨太大吧?”

    “雨大又不让他们走路,真是的。”冀良青发了一句牢骚,就招手,让自己的秘书过来,说:“把今天的文件拿出来,我看一会<span css="url"></span>。”

    秘书小魏赶忙从包里掏出了几份待批的文件,递给了冀良青,冀良青就掏出笔来,自己看了起来。

    这样一等又是1分钟的样子,过道里才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应该是检查组的人到了,所有人一起看向了会议室的门口,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包括全市长,庄副市长,但季子强纹丝不动的坐着,冀良青也装着看文件看的认真,没有听到脚步声,只有当检查组的人都走进来以后,冀良青才合上了文件,看了一眼他们。

    在检查组的后面,苏副省长走了进来,他的步履坚定,目光犀利,这个时候,连冀良青也只能站起来了,季子强也站了起来,一起看着苏副省长。

    苏副省长很简洁的打了一个手势,让大家坐下,而眼光像猎鹰般从会议室的左侧,快速的扫到了右侧,但每一个与会者都感觉到苏副省长的目光曾今在自己的脸上停留了一下,所有人都有点心跳加速。

    苏副省长坐了下来,在会议室完全安静之后,他才表情冷峻的说:“同志们,今天的会议议题想必大家也能猜到,就是关于新屏市花园广场重大人员伤亡事故调查的分析会,你们也知道,我们调查组来新屏市已经三天了,该跑的地方也都跑了,该问的情况也都问了,该落实的情况也都落实了。”

    季子强知道,开始了,他们的刀就要落下来了,于是他就看到了庄副市长抑制不住的微笑,他还看到了冀良青的秘书小魏眼中闪过一种奇怪的光芒,季子强无法判定那是一种什么意思,他就从小魏的脸上把目光滑了开去。

    调查组的副组长说话了,这是一个苏副省长多年的部下,现在是省安监局的副局长:“同志们,对此事事故,省委,省政府都很关注,专门成立了一个事故调查组,目的就是一个,找到事故的根源,杜绝事故的再次发生,至于根源是什么呢?我们已经找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就自然而然的锁定了季子强,他在季子强的脸上停留了那么3秒的时间,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继续说话了。

    所有的人都在紧张着,季子强当然是更不例外,他低下头去,没有迎接那个调查组副组长的眼神,就那样看着身前的笔记本,等待最后的时刻。

    调查组的副组长继续说:“调查报告我就不逐字逐句的念了,我就说说重要的地方吧,根据我们三天来的认真调查,取证,该次事故是一次偶然的事件,主要责任在于施工的临时工没有认真执行安全施工守则,当然了,责任人已经遇难了,我们也就免于责任追究,但我们活着的同志,一定要吸取。”

    他的报告讲了很长时间,但整个报告中却没有出现过一次季子强的名字。

    会议室一下子静默了下来,风从门缝和窗中吹进来的响声在这个时候,更加的清晰,所有在会的人都不由的颤栗了一下,

    庄副市长的脸一下就变了,他呆呆的看着这个发言的局长的嘴唇,后面人家说什么,他根本都听不到了,他就感到脑袋很重,头很晕,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他心中就有了惊慌,他还看到了苏副省长那淡入静水的表情,他知道,完蛋了,情况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季子强不会倒下了,他再一次逃过了一劫,他总是这么的运气好。

    冀良青也惊讶的张大了嘴,这个结论真是匪夷所思,这是苏副省长主持的调查组吗?这是庄副市长和全市长他们想要的结果吗?绝对不是的,肯定不是的,但是为什么就会是这样呢?冀良青是想不通的。<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