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会伤害我吗?”凤梦涵收回了目光,她的脸颊已经有了泪水br>

    季子强沉重的说:“会的,有时候不经意的爱也会造成巨大的伤害,所以。”

    “所以你就一直的躲着我,一直的冷淡我,回避我,是吗?知道吗,季子强,你上次请办公室的同事吃饭不叫我,你知道那天我有多难受吗?我一个人在家里哭了整整一宿,为什么会这样啊?”

    季子强没有想到会这样,不错,有几次本来季子强都想叫上凤梦涵的,但为了回避,为了躲避自己可能带给凤梦涵的伤害,他最后都刻意的疏忽了凤梦涵,但今天才知道,自己那样做,一样的带给了凤梦涵很多痛苦。

    季子强真的有点迷茫了,他不知道在该如何去做,他叹口气,说:“凤梦涵,不管我做什么,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要伤害你,仅此而已,请你忘记我吧,或许这次事情结束,我就会远离新屏市,那个时候希望你能忘记我。”

    凤梦涵痴痴的说,“不,绝不会忘记,不管你会走到那里。”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他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凤梦涵的,算了吧,她想爱就爱吧,反正自己恐怕在新屏市也不会待太久了,时间是流水,时间的清风,时间会慢慢的冲刷掉凤梦涵这并不理智的感情,等待吧,明天就会有结果了。

    不错,今天季子强和所有相关的人员,包括市委政府的相关领导,都已经接到省政府调查组的通知,明天一早到政府召开事故分析会,确定事故原因,确定事故责任人。

    看来他们已经收集好了所有的让自己无法逃脱的证据了,明天,就将是自己的一个黑色时间之窗,从明天起,自己一直以为足够辉煌的道路就要走到终点了。

    下班了,季子强没有离开办公室,他想一个人好好的坐坐,也希望可以调剂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把这种忧伤带回家去感染到了江可蕊,做男人就要坚强,莎士比亚有说:女人,你的名字叫脆弱!那么,男人的名字又是什么呢?应该就是叫‘坚强’。

    男人有痛得忍着,有泪也得憋在心里,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坚强。他们总是会说:没事、这有啥、我是男人得撑住。

    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男人必须表现出坚强的个性;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男人总是要不停底拼搏。同时,又要承受“高贵”性别的压力——去附和、去抚慰女人的小脾气、小要求。

    做成了男人,就没有别的选择,要做就做一个坚强的男人吧!这是一种执著,是一种劲奋。季子强尽量的让自己此刻不要去想明天的事情,让自己想一想自己走过的快乐和幸福,想一想自己也曾今有过的辉煌和灿烂。

    但显然的,季子强在长时间的酝酿之后,还是没有完全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心情,他不得不放弃了,还是回家吧,回去自己慢慢的舔舐自己的伤口<span css="url"></span>。

    这时,外面像是下雨了,听得见淅淅沥沥的声音,季子强打开窗户,看见外面果然下起了蒙蒙细雨,远处那路灯散发着迷離暗淡的光,偶有汽车驶过,溅起一溜水雾,看着此情此景,季子强陡然而生的是人生的漂泊不定和残酷无情,此时,已是万家灯火,城市缤纷的霓虹灯光更让季子强心烦意乱,愁绪满怀。

    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季子强才惊讶的发现,秘书小赵和自己的司机都在旁边的秘书办公室里等着自己,季子强本来以为他们都已经早就离开了,但他们没有走,一定也没有吃饭,就在旁边默默的守候着自己。

    季子强有了一种感动,他没有拒绝他们的想送,虽然只是很近的一点路程,搁在平时,季子强都是自己步行,但今天,他没有回绝他们的关切和好意,他坐上了车,一直让他们把自己送到了自己住的楼下。

    没有敲门,季子强用钥匙自己打开了房门,季子强就一下子看见江可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托着下巴,就那么满腹心事的望着远方,望着望着,眼中泪花汪汪的。

    江可蕊突然的看到了季子强,她倏然一惊,一面招呼着季子强,一面转过头去,很快的抹了一把眼泪,季子强就低头装着换鞋,装着什么也没有看到的说:“怎么不看电视啊,你不是最爱看那个什么什么叫贞子的连续剧吗?”

    江可蕊就转过头来,笑着说:“今天不播啊,一直等你回来呢。”

    季子强一拍脑袋,说:“早知道我回来早一点。”

    江可蕊诧异的问:“你还没吃饭吧?”

    季子强一点都没有胃口,就摇了下头,说:“我在机关吃过了,你还没吃吗?”

    江可蕊说:“我本来是等你回来吃的,这样吧,你陪我吃。”

    季子强一下就感觉眼角有些濕润,他知道他的这个谎言并没有骗过江可蕊,季子强赶紧低下头,点上一颗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让缕缕烟雾遮掩了自己眼中的忧伤。

    江可蕊很快就摆好了碗筷,季子强也盛上了两碗饭,和江可蕊慢慢的吃了起来,江可蕊在饭桌上尽量的给季子强说着一下笑话,后来江可蕊对季子强说:“一会我给你通报一个重要的消息。”

    季子强问:“什么消息呢,现在不可以说吗?”

    “现在不能说,要等你吃完了饭才说。”江可蕊摇着头。

    季子强就笑了笑,说:“那行吧,我这个人是很有耐心的。”

    两人吃完了饭,简单了收拾了一下,季子强和江可蕊就坐在了沙发上,季子强记起了刚才吃饭时候江可蕊说的一个重要消息,就问:“现在可以告诉老公你的消息了吧。”

    江可蕊轻轻的靠在了季子强的怀里,说:“这个消息或许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我怕会影响到你。”

    季子强撫摸着江可蕊的肩头,说:“没什么的关系的,什么消息我都能接受。”

    江可蕊拉住了季子强的手,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小声说:“这里面有东西了。”

    季子强取出是有点不解的想着,那里面肯定会有东西啊,怎么会没有呢?肠子,腰子什么的突然的,季子强一下睁大了眼睛,一把就扶起了江可蕊,急促的问:“快说,快说,是不是我们有孩子了?”

    江可蕊笑了,这是今天晚上季子强唯一看到江可蕊发自内心的一次笑,她的脸上也泛起了红晕,看着季子强说:“我中午到医院去检查了,是有了,已经一个月了。”

    季子强感到有点眩晕,他慢慢的就裂开了嘴,接着就传出了笑声,再接着,他就一下子抱住了江可蕊,他想吻她,还想摸她的肚子,他一时都自己不知道应该先做那个动作了。

    江可蕊眼中又有了泪花,她看着手足无措的季子强,心中就充满了幸福,不错,这个消息对季子强来的太是时候了,它应该能够抵消季子强全部的悲伤吧。

    这是上天赐予季子强最好的一份礼物,可以让他不再为眼前的委屈而忧伤,让他有了一个希望和寄托,让他知道了他存在的价值。

    季子强在手忙脚乱之后,终于明白了自己想要做点什么,他低下头去,轻轻的,温柔的,小心的掀起了江可蕊的衣服,把自己的脸,耳,嘴唇都贴在了江可蕊的的肚子上,他想听听那个小小的季子强在江可蕊的肚子在做什么,他轻柔的用脸蹭着江可蕊的肚子,突然之间,季子强就感到了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有点陶醉了。

    什么市长,省长,见他的鬼去吧,什么权利,陷阱,滚它的蛋去吧,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的上江可蕊肚子里的孩子呢?

    没有了,绝对没有了,就算现在把自己一撸到底,那又算的了什么?自己依然会很幸福的,自己的骨肉在未来还会像自己一样,去为老百姓谋利,去为这个国家奋斗的。

    想到这里,季子强感到了无必的轻松,他抬起头,问江可蕊:“为什么他不踢我,也不动一动呢?”

    江可蕊一下就笑了,说:“傻子,他才一个月,只有拳头那么大,什么都不会做。”

    季子强摩挲着江可蕊的肚子问:“那么儿子什么时候能动?”

    “还需要几个月吧,对了,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呢?你很希望是儿子吗?”江可蕊显然是有点紧张的问。

    季子强愣了一下,从内心来说,他当然希望江可蕊肚子里的小宝宝是个儿子,但一向多谋的季子强马上就想到了江可蕊的心态,或者自己还要骗骗她,自己不能给他施加太多的压力。

    季子强说:“只要你你生下来的,不管是女儿,还是小子,我都会喜欢的,男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我们两人的结晶。”

    江可蕊稍微的松弛了一下,说:“我希望女孩。女孩是妈妈的小棉袄。”

    “好吧,那就生个小美女出来。”

    “你有没有想过给他起个什么名字。”

    季子强就笑了,说:“很早很早以前,我都想好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都叫他小雨吧。”

    江可蕊露出了很神往的目光,嘴里念着:“小雨,小雨。”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季子强已经早早安顿江可蕊休息了,他对她说以后每天都要早点休息,自己再也不会在家里抽烟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