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大早,季子强在办公室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冀良青让季子强过去一下,说有事情要和他谈谈,季子强心中也大概的有了一点预感,或许冀良青是要和自己谈谈花园广场的事故问题,这样也好,假如冀良青能够干预一下,事情就可能会出现一定的转机br>

    在季子强踏进了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冀良青正愤怒的在给谁打着电话:“我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组织原则,你们还要不要服从市委的领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不用找市委了,你们自己看来什么都可以解决你不要解释,我不想听。”

    季子强看着冀良青在发火,他有点尴尬的站在那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是秘书小魏嘴角挂着一点笑意,给季子强泡上了一杯茶,说:“季市长,你先坐一会吧。”

    季子强这才坐了下来,不过也不知道冀良青为什么在发火,所以这屁股也没有坐的太实在,生怕一会起来不方便。

    冀良青愤愤的挂断了电话,也没有理季子强,自己气呼呼的在办公室来回走了几步,才来到了季子强坐着的沙发前,对着秘书小魏挥挥手,让他离开,之后气呼呼的坐在了沙发上,对季子强说:“太不像话,太不像话。”

    季子强不知道冀良青说谁太不像话,就讪讪的笑笑,说:“谁这么胆大啊,大清早的让冀书记不高兴?”

    冀良青局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了一下说:“还能有谁啊,还不是你们那个全凯靖市长,真是瞎闹,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想搞什么名堂?”

    季子强一见冀良青说的是全市长,自己就不大好接话了,不管全凯靖对自己怎么样吧,人家到底是自己的直接上级,自己就算对他有气,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附和着冀良青埋怨全市长,这样背后埋怨,从来都不是季子强的性格。

    季子强默默无声的掏出了香烟,但想了一下,记起了每次到冀良青这里来,冀良青都说自己抽的烟太烂,所以就装起了自己的烟,站起来,走到办公室旁,拿起了冀良青的香烟,过来帮冀良青点上了一支,自己也抽了一直<span css="url"></span>。

    冀良青在抽了两口烟之后,情绪也完全的趋于稳定了,他冷笑一声,对季子强说:“你又一次让他们拉出来垫背了,不知道你做何感想?”

    季子强没有想到冀良青对自己会这样的说话,一点都没有遮掩,也毫不顾忌自己的自尊,季子强脸上就没有了笑意,平静的说:“这样的事情很正常,我见的多了。”

    冀良青眯起眼,瞪着季子强,看了一会说:“你没有怨恨他们这样的行径吗?”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

    “为什么?”冀良青有点不可思议的问:“这是一种背叛。”

    季子强想了一下,才缓慢的说:“如果背叛是一种勇气,那么接受背叛则需要一种更大的勇气。前者只需要有足够的勇敢就可以,又或许只是一时冲动,而后者考验的却是宽容的程度,绝非冲动那么简单,需要的唯有时间。”

    冀良青一下子就惊诧的张开了嘴,季子强的这个回答让他不得不深思一下,一个马上就要做替罪羊的人,还在为别人着想,这确实是需要极大的勇气,恐怕自己都难以做到。

    他马上就想到了昨天王老爷子对季子强的评价,所以他明白,自己有点急躁也有点失态了,这或者是自己为刚才的事情还在愤怒,因为他们胆敢藐视自己的存在,胆敢挑战自己的权威,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现在自己要先平静下来,要真的平静下来,因为自己现在面对的是季子强,一个莫测高深的人物,他总是让自己感到匪夷所思,总是这样捉摸不定。

    冀良青就在抽了一口烟,尽可能的让自己语气平缓下来,说:“刚才我才得知,政府那面一大早就吧你们昨天的会议决议发给了省上主要领导了,我不想生气,但还是没有忍住。”

    季子强倒吸一口凉气,真够狠的,这些人啊,他们连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留下,为了整到自己,甚至于连冀良青的面子都不再顾忌,这真有点丧心病狂的样子了,庄副市长不把自己之余死地,他是不解心头之恨啊。

    冀良青一下摁熄了香烟,说:“看来我是要说说话了,不是为了帮你,只是为了我自己的面子也要说点什么。”

    季子强在一刻,心中还是对冀良青感激的,冀良青没有丢弃自己,他还在想着为自己争取,就凭这一点来说,这个人的确值得跟追,季子强眼中就有了一种真诚的目光。

    冀良青也看到了季子强的这种眼神,就自己苦笑了一下说:“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搞的我好像挺伟大一样,我可不是帮你,我要教训一下你们那面的领导,让他们知道,我冀良青不是摆设。”

    而就在这个时候,冀良青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冀良青抬手示意季子强先坐一下,自己过去接个电话,他就站起来,走到了办公桌的旁边。

    看到了电话上显示的号码那一刹那,冀良青的眉头紧了起来,他快速的接通了电话:“苏省长你好啊,我冀良青。”

    苏副省长的声音从遥远的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房间的很安静,安静的连季子强都能听到苏副省长的声音:“良青同志,你们的事故报告我看了,很及时,对事故判定也很准确,刚才李省长也看过了报告,认为这样很好,我们就是要及时的给群众一个交代,所以李省长也已经批示了,省政府马上就下去一个事故调查组,我任组长,会对这件事情做出最终定性。”

    冀良青脸色变的有点发青了,他沉声说道:“苏省长,这个报告我也是上班刚看到,还没来得及思考,我看”

    “你看什么?难道你不同意这样解决吗?良青同志,我想你也不愿意让事情一直拖下去吧,群众在等这我们的表态,我们在用过去那种研究研究在研究的方式来处理这样的重大事件,你觉得恰当吗?”

    冀良青知道已经来不及了,事情超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苏副省长代表的是省常委,他的话也代表着李省长,面对这样的强硬人物,冀良青一下就感到了自己的微不足道和渺小,他口气放软了,说:“苏省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多考虑一下,这样就更妥当。”

    苏副省长的话还是很生硬:“我们会考虑的,我只是通知你一声,马上调查组就会到新屏市去。”

    冀良青无可奈何的回答:“嗯,那行吧,我们坚决服从苏省长的指示。”

    挂上了电话的冀良青,有点没精打采了,他看着季子强,也感到他应该能听到电话的内容,叹口气说:“子强啊,看来还是晚了一步,我只怕这次也帮不上你什么了。”

    季子强也已经明白了,想让自己倒下的不仅仅是一个庄峰,还有很多人也想让自己倒下,这些人的强大让冀良青也无法抗拒,何况是今天的自己呢。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谢谢冀书记,我不怪你的,看来啊,事情确实有点棘手。”

    冀良青拧着眉头,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季子强了,因为形势已经很明朗,苏副省长等人已经决定要对季子强开刀了。季子强是怀着黯然伤神的心情离开了冀良青的那里,他一路忧伤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一个人坐在那里,连秘书小赵几次过来想要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季子强都挥挥手让他离开了,现在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

    一件本来很正常的事故,却被人为的炒作起来,他们是一定要让把自己扫地出门的,自己还有什么对抗的法宝吗?

    有,还有,自己应该和叶眉联系一下,请求她出面但很快的,季子强摇了摇头,算了,自己已经给她们添加了太多的麻烦,上次他们差点在省常委会上闹僵,为了自己而让北江市的高层们针锋相对,形成对决,值得吗?

    自己算什么呢

    不过是这几年运气好,机会好,做了几件还算对得起良心的事情,难道就凭这些,就有资格让别人为了自己去搏击吗?自己的前程,未来和他们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季子强在思考后,还是决然的放弃了他唯一的一个机会,他决定了,就这样等待吧,不去做无谓的挣扎,也不要让更多无辜的人卷进这个泥潭里来,既然是一枚苦果,那就让自己来吞食吧。

    这样的选择对季子强来说真的很无奈,真的让他无比绝望!!

    似乎只有自己知道这有多懊恼,多烦躁,多郁闷。

    过去的季子强总觉得,人嘛!努力工作就能争取更好的生活,看来啊,曾经的看法,错的太多太多,自己一直是这么努力,这么好强,自己的改变都无法想象,可惜经常都在期望中破灭希望。<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