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提到了冀良青,季子强倒是心中一动,或许这是自己唯一的一个机会,假如冀良青否定了今天会议的这个认定,那么事情应该会有一点转机吧

    他每五天去一次,到第五次去时,明记者的母亲已完全康复,行走如常。一家人千恩万谢,捏着一包钱非得表表心意,王老爷子坚决不收,他说:“既然是熟人,我收你们的钱良心不安,救死扶伤,是我应有的良知和职责。”

    后来,明记者几次约王老爷子吃饭、喝茶,王老爷子都婉言谢绝,最后,他在电话中说:“小明,如果你真要感谢我,你就约个时间,哪天下午或晚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明记者天资聪慧,又耳濡目染社会上许多“潜规则”,她大致明白了这“来一趟”的真正含义,今天,她就来了。

    王老爷子很客气把明记者带进客厅旁边的一个诊病室,泡了茶,请她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明记者说:“不用了,我是请假出来的,晚上还要到台里去。你抓紧时间吧。”

    王老爷子问:“你叫我抓紧时间干什么?”

    明记者答:“我明白你想干什么。”

    王老爷子问:“你真的愿意?”

    明记者答:“为谢母亲对我的养育之恩,为报你对我母亲的救命之恩,我心甘情愿。”

    王老爷子不语,打量着面前这位向往已久的奇特姑娘,明记者也不再说什么,把自已的衣裤一层一层脱了下来,最后一丝不着地躺到了床上。

    从五十岁开始,王老爷子与女人尚床一般要经过三个步骤:一是“目交”,即一览无余地欣赏着女人身体的每个部位;二是“气交”,运用他的内功在远处运气按摩,让女人的身体感觉苏醒、亢奋起来;三是真实的身体交往。凡是被他“临幸”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如醉如仙,没有一个不想后会有期。

    王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欣赏着明记者美丽的身体:她那彤红的脸色像刚露出晨曦的朝阳;白得似乎透明的酮体恰似水晶雕塑。

    王老爷子平日所说的女人之香,不是指朣體之香,而是指花蕊中散发出来的香味,而香味如此之浓,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所有这些王老爷子觉得都符合處女的特征。

    但是,当他往她的耻骨处运功后,他断定她已不是處女,因为凡是處女,他在此处穴位运功时,女方的大腿内侧肌肉一定会不由自主地颤抖。

    他正在困惑之时,忽见明记者紧闭的双目中不断涌出泪水。

    王老爷子走到床前,用被子盖住明记者的身体,说:“姑娘,恕我直言,你已经不是处子之身。”

    明记者点点头。

    王老爷子自顾自的说:“你的失生,应该是在一个月之内。”

    明记者又点点头,开始情不自禁地哭出声来。

    “看来你不是自愿失生,而是对此非常伤心,”

    “你别再问了。”明记者哭得喘不过气来,用被子盖住了脸。<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