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路翔在大学期间,读完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所有经典著作nbsp;

    他觉得不仅在理论上弄懂了**的道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掌握了唯物辩证法和历史辩证法,正是运用这一方法,他对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见解,包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体系和观点上的缺陷也不回避。

    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时,他用大量的精力研究了西方经济学的各个流派,重点研究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通货论。

    他觉得从中学到的不仅是西方经济学的原理和方法,更重要的是领悟到西方经济学得以蓬勃发展的环境和思维类型。相对于我国的经济学界,西方经济学几乎取消了“御用”和“正统”的成分,他们的研究有着鼓励“自由”、“**”的环境支撑;同时,他们不相信有在任何时间、任何条件下都管用的绝对真理,故而敢于向任何权威挑战,这就是“创新型”或“挑战型”思维。

    路翔读完博士回到新屏市市等待分配,当时的市委书记看中了他,让他当自己的秘书,真正的好秘书不仅与首长形影不离,而且精神不离。

    四年后,那个市委书记把路翔从秘书、办公室副主任一直提拔到市政府副秘书长。在新屏市一次换届中,路翔到新屏市所辖的一个县当了县长。

    路翔在县上还真干了三件大事:第一件,他根据旅游资源十分丰富的特点大力发展旅游产业,不仅改善了经济结构,而且使许多老百姓都富了起来。第二件,他认为第三次产业革命一定是与人的生命密切相关且具有很长产业链的生命科学。因此,始终把生命科学产业作为核心支柱产业来抓,使那个县成为全省生命科学的重点试验区。第三件,他通过逐步试点,把农村养老保险覆盖到全县所有乡村,使老百姓在民生上得到了真正的实惠。

    在这个时候,身为新屏市常务副市长的庄峰就看上了他,也没让他到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过度,直接就提议让他担任了新屏市的市政府秘书长,两人这一配合,就是好多年过来了,渐渐的,机关的生活让路翔也磨灭了过去的书生气息,人也变得圆滑起来。

    现在秘书长路翔就说话了:“同志们,今天请大家来,是研究一下关于花园广场事故的一些问题,我先来把这次事故的情况给大家通报一下好了,现在请全市长讲话。”

    秘书长路翔的话没有什么倾向,他就事论事的给大家介绍了情况,对今天这个会议流程和最终的结果,他已经接到了庄峰的指示,但现在还刚刚开始,战斗还没有打响,他还要在观察一下,季子强这个人不好对付,先让别人试试他的火力吧。

    全市长的讲话很语重心长,也谈到了一些政府在这个工程中的欠缺之处,还说到了省里主要领导对此事的重视,最后他话题一转,说:“事情大家也都听清楚了,现在我们要给省上一个明确的回答,但怎么回答呢,我其实还是很痛心的,季子强同志一直是我所欣赏的一个同志,他来到新屏市的时间不长,但做出的成绩却不小,把这样一件偶然的事故让他来承担,我还是于心不忍啊,你们大家说说看法吧。”

    季子强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全市长一眼,就在他听到了王稼祥说全市长和庄峰在一起很长时间的时候,季子强已经可以想象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了,全市长再一次的让自己给他背起了黑锅,这一下让季子强感到胸悶,感到忧伤,突然的他就有了一种对从政的厌恶。

    季子强在想,或许,当初真的和江可蕊到北京去也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离开这个没有情感,没有正义的,尔虞我诈的地方,去寻找自己的一方净土,那该多好啊。

    季子强不怕处分,就算在给自己一个处分,哪又有什么关系呢?但季子强怕被抛弃,怕被出卖,这是最难让他接受的事实,难道自己这大半年辛辛苦苦的工作也换不来别人的一点真情吗?

    季子强默默无言的坐在那里,全市长的背信弃义没有对季子强形成巨大的冲击,而对季子强的冲击却来之于接下来的发言,很快的,劳动局,安监局,还有秘书长路翔都旗帜鲜明的吧这次事故按在了季子强的头上。

    其他的几个副市长,除了是全市长的人,其他几乎都是庄峰的人,唯一没有派系的就是副市长郁玉轩,但他是不敢帮季子强说什么话的,今天的局面已经很清楚了,全市长和庄副市长已经在这件事情形成暂时的联盟,在新屏市的政府里,谁也阻挡不住他们。

    所以副市长郁玉轩的讲话含含糊糊,模棱两可,既没有帮着季子强去刻意的开脱,也没有随着别人对季子强打压,应该说他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这里现在唯一想要帮季子强说句话的是办公室主任王稼祥了,但今天的会议没有他说话的份,他只是作为列席参会的一个人员。

    季子强看着这些往常见了自己客客气气,笑脸相迎的人,现在他们却肆意篡改着事情的原貌,用这样颠倒是非的语言来暗算自己,季子强的心里没有仇恨,只有戚伤,心就像渐渐抽去了血液一样,思维也像是漂浮在天际的雾和尘埃,一切都浮在梦境之外的空茫黑暗中不停坠落。

    季子强直到全市长点他的名字,请他也谈谈看法的时候,他才抬起了头,他用略带忧伤的眼神看了看这每一个人,平静的说:“既然大家都是这样认为,我还能说什么呢?”

    在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季子强转过头来,看着全市长,季子强的眼中没有埋怨,他只想看看全市长的眼睛,看看他能不能坦然的也看着自己。

    全市长当然是不能看着季子强,他回避开目光,他有点慌乱的低头从兜里掏出了香烟来,但他又不想现在点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季子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看着庄峰,庄峰的神情就显得很坦然,他嘴角挂着所有胜利者通常挂着的微笑,在季子强看过来的时候,他还对季子强点了点头,似乎季子强不说什么是对的,他很赞同一样。

    当然了,庄峰也不怕季子强说什么,这个会场也是他精心设计好的,从发言的顺序,到发言的强度,这都是庄副市长驾轻就熟的技巧,他早就在好多年前都熟练的掌握了这种对政敌的狙击技能,所以今天对季子强的措施也不过是多少次实践后的又一次重复罢了。

    庄副市长就用眼光在扫了秘书长一眼,意思是可以收网结束这次会议了,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下面的事情就是要看省政府的处理意见,庄副市长也很相信,苏副省长绝不会让这个事情就这样的轻易结束。

    季子强在离开会议室的时候有点恍惚,他身后一直跟着王稼祥,王稼祥也一直用一种充满了愤怒和怜悯的眼神在关注着季子强,整个政府大院里,也只有王稼祥能读得懂季子强一点,他一直都确信,季子强是一个难得的好领导,他希望自己可以一直跟这季子强工作,向他学习。

    突然之间,王稼祥发现,季子强对他有着潜移默化的功能,在认识和结交了季子强之后的这半年里,其实自己身上也有了许多变化,自己不再想像过去那样玩世不恭,自己对工作的热情也越来越大,自己甚至还会想到自己的未来,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手掌权柄为需要服务的老百姓做一点有益的事情,这种想法在过去几年里是绝对没有过的。

    但现在,季子强又要经受一场打击,季子强能抗的住吗?季子强能不心灰意冷吗?

    两人默默的走进了办公室,今天的会议季子强的秘书是没有参加的,据说是为了让会议范围更小一点,所以现在秘书小赵就走了进来,他为季子强添上了茶水,又为王稼祥道上了一杯茶水,在这个过程中,他也预感到了一些什么,但他不敢问,也不能问,他只好也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抬起了头,看着王稼祥和秘书小赵都用那样的一种眼光看着自己,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你们忙去吧,没什么的,一切都会过去。”

    王稼祥恨恨的说:“季市长,你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不反击,在没有吧事实调查清楚之前,怎么能就这样妄下结论呢?”

    季子强摇下头说:“其实事情并不需要怎么调查,我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话,解释了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徒劳无功的浪费大家的时间,有时候啊,别人的棋局已经摆好了,你只能认输,因为这盘棋就是为了让你输才设定的。”

    “但至少也要拼一下,哪怕是鱼死网破。”王稼祥义愤填膺,而又豪情万丈的说。

    季子强笑了,本来他的心情很糟,但他看到王稼祥的这个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说:“你以为我们江湖大侠?你以为我们必须同归于尽?值得吗?我看一点都不值得。”

    王稼祥还是有点不服气的说:“这样的阴谋诡计让人恶心,你已经遭受过一次陷害了,他们还想怎么样,是不是太过得寸进尺了,不行,我忍不住。”

    “忍不住也要忍啊,稼祥,这就是政治。”

    “我没有你这样高的觉悟和风度,我不管,我让我老爹去找找冀良青书记,让他干预一下,不能就这样算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