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眉头扬了扬,心中不满就油然而生了,你全市长有点过于贪婪了,这面工程在为你升官打基础,那面你还要通过工程来挣钱,你就不担心你吃的太多最后胃难受吗?

    季子强没有及时的接全市长的话,这让全市长也有点不满意了,他有点冷冷的看着季子强,说:“怎么了?难道这很为难吗?”

    季子强涑然一惊,自己怎么能让自己的不满挂在脸上呢,这根本就不像一个在宦海厮混多年老手的表现,季子强避过了全市长的目光,勉强的笑了一笑说:“我在想这个项目会遇到什么麻烦呢,说到招标,那还早的很,到时候肯定会按市长你的想法来运作的nbsp;”

    全市长这才转怒为喜,他也在想,你季子强除了听我的话还能怎么样呢?这次的项目移手,就是一招一箭双雕的棋,除了打击庄副市长之外,还让你季子强和庄副市长结下了永远不能化解的仇恨,庄副市长会恨死你的,你不听我的话还能干什么,自己要不保护你,要不支持你,恐怕庄副市长一个人都把你练翻了。

    全市长脸上就没有刚才的不满情绪了,笑着说:“嗯,这一点我倒是很相信你子强同志的,你自己也要把握好机会啊,一旦我离开了新屏市,就现在新屏市的状况,你还是很有希望再上一个台阶的,你来的这半年,你的工作能力和成绩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你说是不是啊?”

    这样老套的誘惑对季子强来说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季子强自己很清楚,自己才下来多长时间,在这样短的时间里,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变化的,而且,就算是真的提升,和你全市长恐怕也不会又一点关系。

    不过这次季子强聪明了一些,没有让心中的不以为然显露出来,他呵呵的笑了笑,说:“谢谢全市长的点拨,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这个工程的。”

    全市长满意的说:“嗯,嗯,我就是想听到你这样一句话<span css="url"></span>。”

    “全市长,我看现在我要做的第一步事情是彻底的了解一下高速路项目的基础情况,我准备抽两天时间,到下面看看。”

    全市长连连的点头,说:“这应该的,应该的,你自己安排时间吧,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太牵挂了,专心做好这个项目,早日上马启动。”

    季子强是微笑着快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但心中真的感到很不舒服,这全市长啊,你一个掌控着全市几百万百姓衣食住行的领导,老是想着自己的私利,这怎么能为百姓,为国家做好工作。

    叹息着,季子强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叫来了秘书小赵,对他说:“你现在就和庄副市长那面联系一下,把高速路的资料全部接过来,再通知公路局的领导,下午开会。”

    秘书小赵不解的问:“季市长要接管高速路项目吗?”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市常委会定的,你去联系吧,不过可能庄副市长会有点抵触的情绪,所以态度上你要注意一点。”

    小赵就赶忙过去了和庄副市长那面接洽了。

    当然了,最后的情况是和季子强预料的一样,虽然把高速路的资料都带回来了,但小赵的眼圈红红的,看来在那面让庄副市长收拾了一顿,季子强也只能安慰一下小赵,除了这样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材料来了,季子强就很认真的研究起高速路的资料了,不过看资料和直接操作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季子强就决定下午先开个会,然后自己到实地区看看,前几天苏副省长来视察,那就是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实在是没有什么很深的体会。

    下午的会议开的很沉闷,这个公路局的赵局长本身就是庄副市长的铁杆嫡系,所以表面上是在积极配合,实际上却说着很多模棱两可的话,给季子强来回绕着圈子,让季子强在他汇报的云山雾罩中很难摸清实际的情况。

    季子强能有什么办法呢?他没有办法,高速路的项目必须由公路局全力配合才行,但自己现在压不住这个局长,就不说庄副市长给不给这个局长了什么消极怠工的指示,单单是这个公路局的局长好多年的工作资历,季子强就不好怎么约束人家,更何况季子强手里根本就没有人事的权利,在换句话说吧,就算季子强手上有了权利,又能怎么样呢?

    人家就是说话绕一点,工作重点没抓到,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呢?所以会议中季子强的情绪一直不大好,他尽量的控制住自己不要发怒,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和这个赵局长讨论项目,季子强说:“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想知道,我们高速路到临市这段工程会占用多少耕地,这些耕地都是什么状况,是水稻肥田,还是山坡耕地。”

    赵局长就抬起头,想了想说:“要说这个数据啊,过去也是有过,但高速路的计划来回变了几次,数据很不准确啊,这样吧季市长,等我们回去在核实一下,给你报过来。”

    季子强一阵的气悶,说:“好,那么大概需要几天时间?”

    赵局长就想了想:“这个不好说啊季市长,你也知道的,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省道,市道,县道,乡道都要维护,管理,所以我们尽快吧。”

    季子强心中冷哼一声,知道这是在敷衍自己,就说:“请你抽出人员,成立一个专门的项目小组,我需要你们及时准确的信息。”

    赵局长也冷笑一下,说:“好啊,问题是现在我们局里人员编制一直欠缺着,要不季市长帮我们把编制在增加一点?”

    季子强一股怒气就从脚底升起,妈的,有意为难我啊,你明知道编制问题我没有权利,还用这话来噎我,季子强脸上也就挂着了寒霜,因为自己不说点难听的话也不行,开会的还有其他几个部门,要有公路局的另外好些干部,自己这样就让他顶回来了,以后这工作就不要想干了。

    季子强冷冷的看着这个赵局长,说:“老赵啊,增加编制我没权利啊,但减少你们局的领导我还是能做到的,也许你不知道吧?在我接手这个项目的时候,冀书记和全市长都是给了我保证的,不然我能接这个项目吗?”

    季子强这纯属是讹诈,不过从情理上也是说的过去的,反正你一个局长是不可能过去和冀良青对质的。

    这句话多少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赵局长脸色变了一变,从季子强来新屏市的这半年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大家还是有点认识的,上次畜牧局李局长栽倒了阴沟里,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从这件事情上就能对季子强的狡诈,冷酷窥见一斑了,自己还是小心一点,不能硬碰。

    赵局长就自己笑了,说:“哈哈哈,开玩笑的,我哪敢为难季市长啊,这样吧,我回去组织一下,看能不能抽调一些人。”

    季子强也不想太过计较,自己为的是做事情,既然狠话已经说了,对方也有点惧意了,就先放下心中的不满,他说:“好,这样对大家都好。”

    但时间问题,季子强还是没有在问了,他不想在碰壁,对付这样的老油条,要慢慢的来,不能操之过急。

    又过了两天,季子强就回了一趟省城,江可蕊要调过来了,季子强带着自己的车,带着广电局办公室的一个主任,还有一辆面包车就去接江可蕊了,江可蕊的东西没多少,主要就是穿的,就这还是塞了满满的一面包车

    他们走的早,装上了东西,吃完了饭又往新屏市赶,回到新屏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东西都送到了新装修的房里,但家具什么的还没有时间买,晚上江可蕊就跟季子强到宾馆住了。

    第二天江可蕊就在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的陪同下到广电局上任,从陪同前去的两个重量级人物来看,江可蕊还是很有点面子的,当然了,季子强知道,这都是因为冀良青的重视,否则就凭自己和江可蕊两人在新屏市的实力,怎么也不可能一次出动两位常委前去捧场。

    季子强是不能过去的,广电局是市委宣传部和政府的双重管理,广电局的一把手本来就是宣传部的一个副部长,在政府这面,广电局是归庄副市长分管的,但今天庄副市长却没有给季子强卖这个面子,他早早就下乡了,说下面有个什么工程要奠基。

    季子强也不在乎这些的,他要忙的事情很多,花园广场已经破土动工了,下面挖了很深,张老板准备先把下面的商场建好,然后再做上面的广场,不过上面做起来是比较简单的,主要就是装饰,灯光,绿化,草坪,树苗什么的。

    季子强就转了转,走的时候遇上了张老板,两人攀谈了一会,季子强最关心的就是广场上面的问题,在季子强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张老板说:“季市长,你就放心好了,地面部分我会严格按照设计图纸来施工的。”

    季子强也还是比较放心张老板,就点点头。

    张老板像是突然的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季市长,你还记得上次我给你提的那个小芬吗?”<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