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这话一落地,接着全市长也说了:“行啊,我支持冀书记这个提议,年轻人不多干一点,难道什么事情都要我们老头子跑,庄峰同志统管着市政府很多工作,我也一刻都不能离开他,这样的压力就该给老庄减一减

    他自然也有他的小算盘了,季子强多好用了,又听话,又乖巧的,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汇报,这样大的一个工程,事情多着呢,自己还答应过将来给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找点挣钱的路子呢,现在每次和她在一起,心里总不是那么一回事情,要是项目攥在庄峰手里,自己能为所欲为吗?肯定是不行的,庄峰在新屏市多少年了,到处都是他的朋友,哥们,有点好处也轮不到孝敬我,还是季子强管这个项目好。

    这一下子,新屏市三大巨头都意见少有的一致了,剩下那些各自派系的人,当然就会义无反顾的声援支持,本来在常委会上庄峰就没有什么人,他的势力都在新屏市各行各业中层领导那里,现在的局面就对他大为不利了。

    庄副市长脸色铁青的看着前方,听着其他人叽叽喳喳的表态,心中的愤慨已经达到了极点,但他没有和这突然联手的几家人对抗的实力,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全市长,还是尉迟书记,他们的职位排名都在自己的前面,现在这三人一点获得统一,只怕在整个新屏市再也没有人能够改变这个决定了。

    冀良青在所有人都表示了支持之后,微笑着对庄副市长说:“老庄啊,你看这样安排妥当吗?谈谈你的看法吧,当然了,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和大家的看法一致的,我们新屏市啊,最大的一个长处就是团结和理解。”

    庄副市长没有办法来推倒这个提议,更没有办法来驳斥冀良青,冀良青已经不软不硬的展示了自己的实力,让庄副市长明白,你要不同意,那就是和所有的常委过不去了,你庄峰有这个魄力来面对所有常委吗?

    肯定是没有的,不要说庄峰没有,新屏市的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没有这样的魄力<span css="url"></span>。

    庄峰心内是愤愤不平的,而且他也把这种不满挂在了脸上,在冀良青问过他之后,他只是闷声说了一句:“我听从会议决定。”

    说完话,庄峰就点上了一支烟,谁也不看,大口的抽了起来。

    冀良青暗自好笑着,给全市长和尉迟副书记点一下头,就宣布散会了。散会之后的庄副市长当然是心情郁闷的,看看时间还早,他就给南区那个最近和自己打的异常火熱的季红去了一个电话,说心里烦,想见见季红。

    季红自然是知道的,这领导啊,高兴的时候会想到女人,因为他们要宣泄他们的兴奋。

    而在他们郁闷的时候,他们也希望找个女人,因为他们要发泄他们的怨情。

    看来啊,不管在什么时候,男人总是需要女人的。

    季红一点都没有耽搁的就满口答应了,她喜欢这样让庄副市长来宣泄,或者是发~泄,庄副市长是权利的代表,权力既然是人掌握的,它就奇妙地具备了可以分割、转让、赠予的属性。

    有了以上的这些功能,所以就在庄副市长和季红在那次共度良宵以后的短短半个月内,季红原来工作的回龙小学就接到来自区里最高行政机关的区政府办公室的一纸调令,来文不容分辩地说:“因工作需要,经区长办公会议决定,调回龙小学季红同志到区政府办公室工作,请接文后,迅速同志季红同志办理交接手续,三日内到区政府办公室报到。”

    这样,就在同事们一片啧啧的艳羡声中,季红挺起女人最为自豪的经人揉弄了无数回的高高胸脯,扭起让无数男人千百回牵肠挂肚的腰肢,携带了简便的行李,迈着轻快的步伐,登上了区政府派来接自己的小车,临别时从车内扔出一声“有时间来区里找我玩呀”,然后就转身扬长而别,把个前来观摩幸运如何宠遇天之骄子的同事们惊的目瞪口呆、羡慕不已。

    庄副市长同志本来是想把自己的爱妾季红一步到位地调到新屏市城区来的,因为作为新屏市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的新屏市城区,因为居住着市内各种显要,当然就占据了各种各样的资源,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居住、饮食、交通、教育到游玩娱乐肯定都要比下辖的各县,各区的条件要好得多,最主要的是,调到和自己同处一城,什么时候需要季红了,一声招呼,几分钟就到,对两人的温故知新是何等便捷?

    但是庄副市长毕竟搞政治的时间长了,知道政治高于一切的道理,他知道自己目前的种种好处,都是政治带来的,自己可千万不能本末倒置,把秩序搞歪了,而且自己在新屏市还有一个小芬在,万一那个小妖精发现了问题,闹起来,那肯定是麻烦大。

    于是庄副市长在心内添了一种慎重的成分,决定还是搞个迂回战术为高,先让季红继续呆在南区为好,他知道,季红虽然继续在南区,但是解决了工种问题,首先是社会地位的问题解决了,而且人清闲得多,待遇也蹭蹭上升了不少,他还自娱般想到,都说距离产生美的,两人还可以在急不可耐的等待和渴盼中生出更为撩人的柔情蜜意哟。

    这样一想,庄副市长便对自己的聪明之举增了许多自鸣得意来。

    倒是得寸进尺、得陇望蜀乃是人的本性,季红在进了区政府办公室没多久,就又想着回到新屏市的市区来了,为这,季红和自己的情郎生了两次闲气。

    庄副市长此时既是弄情玩乐的高手,也当然是搞政治的油条了,听了小情婦的娇嗔和不满,也不性急,等她发作完了,才笑眯眯的将问题和个中原由,利害关系一一分析给她听了<span css="url"></span>。

    等到季红听到许诺说,再过半年左右时间,给她解决个职务问题时,立时破涕为笑,搂着庄副市长的粗脖吻个不停,口中直唤“我的好哥哥、我的好哥哥”。

    之后两人自然又是一番猛烈的拥情环抱,快意撞擊不提。

    庄副市长今天在打完电话之后,回到了办公室又生了一会闷气,才赶到酒店,进去之后,季红正在洗澡,庄副市长敲门后她裹着浴巾出来开了门,说:“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庄副市长急不可耐的在外等着,一会儿,她洗好了,坐在沙发上用手巾抹湿发,庄副市长在一旁等着。

    就见季红身着一条薄薄的睡裙,看着她那美丽的样子庄副市长忍不住就去抱住了她,轻轻吻着。

    这个妖艳的女人就在庄副市长怀里一动不动,微眯着眼任他吻她,而她面狭渐渐潮紅,呼吸急促起来,庄副市长吻住她的樱唇,她的唇软软的,看着她上圆下稍尖的脸,脸上的皮肤很是柔嫩,一双水汪汪惹人怜爱的大眼睛,胸脯大大的,雙腿是她最迷人的部份,白皙渾圆得誘人。

    庄副市长搂着她那扭動的腰,她“嗯”了一声,娇羞地微闭双眼,轻启樱唇面对他,红唇晶莹透,吐气如兰。她双手环住庄副市长的头颈,头斜靠在他的脸颊上,庄副市长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传过来,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她和她舌头纠缠在一起,搅动着,当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无忌惮的追逐着她的香舌的时候,她的身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轻轻抖动着。

    她情不自禁的低声伸吟起来,迷人声音断断续续飘进庄副市长的耳朵,和着轻轻摆动的身躯发出的幽香,他的手在她缎子一般光滑的后背和臀部放肆的来回游走,她两片温濕润的唇贴在他的唇上。

    突然季红狠命地把庄副市长的头压在她的胸膛上,身子轻乔轻动,胸膛急剧地起伏

    第二天,季子强就接到了让他接手高速路项目的通知了,通知是以新屏市常委会的名义传达的,全市长找季子强谈了话,对他说接管该项目是整个常委会一致通过的,让他在今天就从庄副市长的手上把项目接过来。

    全市长说:“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花园广场和高速路审批,立项工作,至于其他的工作可以先放一放,这两项工作很重要。”

    季子强虽然没有参加常委会,但是依然可以感觉到这次项目的换手是一次有预谋的行为,至少应该是对庄副市长的一个打击,看来前几天苏副省长的视察并没有给庄副市长带来多少实际的好处,反而把庄副市长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上,让新屏市的几股势力一起对他开了火,从这一点上看,庄副市长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可怕。

    而且,季子强还很明白,全市长极力催促这个项目的真实企图,他太需要一个大项目来为自己奠定政绩,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头老牛,在为全市长在辛勤的耕耘。

    这在季子强心里都不过是一闪念的想法,终究自己能为新屏市做点工作也是值得的,不管自己是被利用,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有工作做,总不是坏事。

    但接下来全市长的话就让季子强有点反感了,全市长说:“子强啊,上次花园广场的事情我们有点被动的,这次呢,我希望在后期的招标中能够多考虑一下鸿泰地产公司,等有时间了,我介绍你和她们公司的老板柯瑶诗也认识一下,彼此有个照应。”<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