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八菜一汤,已经上齐了,接着,两瓶五粮液放到了桌上br>

    “这是从市酒类专卖局弄来的。”庄副市长抢先说道,边说边亲自打开了酒瓶,顿时酒香四溢。

    “正品没错。”苏副省长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作出肯定的评价,庄峰一直提着的心才算落了地儿。

    苏副省长开始矜持有度,浅斟细品,大家不敢造次,亦不敢深劝,都随着放慢了节奏,小口慢喝。三杯过后,苏副省长放松下来,大家也跟着话多起来。话题说到了高速路的规划上,庄副市长就插话说了起来。

    “有板有眼,有章有法,有声有色,有力有效。”苏副省长对庄副市长的“十六字”高度评价,让庄峰立刻激动起来。

    “都是领导有方。”他连忙表态,不过他还是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到底是冀良青的领导有方还是全市长的领导有方,显然的,他不希望自己给这两个人脸上贴金。

    季子强坐在另外的一张桌子上,因为苏副省长的桌子早就坐满了人,新屏市的排名靠前的常委都一堆,何况还有苏副省长带来的几个领导,不过就算是季子强坐的远,他依然可以看到了冀良青和全市长都眼光一闪,面带谦逊在笑着,不置可否。

    说到了高速路项目,庄副市长顺势敬了苏副省长一杯,接着又敬了和苏副省长同来的几个领导一杯,最后,才来到冀良青面前给他敬酒,冀良青呵呵的笑着说:“你快坐下吧,我们都是自己人,就不要搞这套繁文缛节了。”

    庄峰当然不敢就回去了,收好说歹的,总算是给冀良青和全市长一人敬了一杯,这两人今天对庄峰也是相当的客气,一点都没有架子。

    今日酒桌之上必须的礼节已经完成了,如同礼佛事毕静坐自修一般,庄峰也保持沉默了。酒喝得张弛有度,秩序井然,大家簇拥着苏副省长回房间休息,季子强负责逐屋送果盘。这是冀良青给季子强争取的任务,其实,这些杂务都是楼层服务小姐的活儿,但想让季子强上来露个脸,这算是冀良青的一点好意。

    季子强端着果盘轻声走进总统套房,苏副省长正在看电视,见季子强进来,到是客气的笑了笑,招呼季子强在身边坐下。

    季子强小心翼翼的放下果盘,请苏副省长吃水果,苏副省长摆摆手说:“不忙,看看这个节目,非常不错。”

    季子强有点尴尬了,苏副省长刚才倒是笑了一下,但此后就没有和季子强再说一句话,季子强有点坐立不安起来,最后只能说:“那我先回去了,苏省长又什么事情就打电话。”

    苏副省长脸都没转一下,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季子强也不想在这多待,和苏副省长在一起,季子强就觉得实在憋气的很,他赶忙出了房间,在走廊上大喘了几口气,才舒~服了一些。

    他前脚赶走,早就等候在房里的庄峰就带上了自己的礼品到了苏副省长的房间里,苏副省长这时候就话多了起来,和庄峰东拉西扯的谈着,一面看着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明清瓷器鉴赏节目,庄峰借机向苏副省长请教了一些书画收藏方面的知识,面对求知欲旺盛的门生,多数的大师都会不吝赐教的,苏副省长从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到近代书画大师徐悲鸿、张大千的名作,如数家珍,一一道来,果真是个行家,讲得深入浅出,让人醍醐灌顶,顿开茅塞。

    借着酒劲,庄峰从怀里掏出那个烫手的“玉玺”,请苏副省长品鉴。

    “嗯,不错的新疆和田玉,a货,恐怕要值几十万啊。”苏副省长接过“玉玺”看了看说道。

    “这篆书可十分了得,是御用的九曲篆书,字体圆润,笔法细腻,刀功娴熟,必是名家的手笔。”再一细看,苏副省长不禁笑了起来。

    庄峰一面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苏副省长,一面说:“苏省长真是大行家了,佩服,佩服。”

    “这可是我的名号啊!什么时候让我称帝了?还私刻了我的玉玺?哈哈……”苏副省长显然感到意外而高兴。

    “我大学同学在省里帮我弄的,小东西,送给省长做个纪念。”

    苏副省长又细细地看了看印章,又看了看庄峰:“那就谢谢了!”他满意地把这块玉石放在了床头柜上。

    庄峰也是一个很老道的人,既然苏副省长收下了自己的礼物,自己就要赶快的离开了,什么话都不要说,更不能提出自己的要求和希望,那样会让今天的礼品失去效果,所以他就站起来,很客气的说:“我就不打扰苏省长休息了,先回去了。”

    苏副省长点下头,站了起来,很亲昵的拍了拍庄峰的肩膀说:“好好干,我看好你。”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一下就让庄副市长热血沸腾了起来,他明白这已经是苏副省长对自己发出的一种暗示了,庄峰的眼前就觉得一扇大门对他訇然而开,自己只要走进去,未来的路途就会洒满金光。

    但是,毋庸置疑的说,庄副市长高兴的有点太早了,在苏副省长离开之后的几天,新屏市召开了一次常委会议,在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冀良青却突然有了一个提议:“同志们,这次苏副省长到新屏市的视察,对我们的高速路工程规划是有重要意义的,这个规划在我们新屏市的全体努力下,已经具备了可操作的条件,下一步我提议就正式的启动吧。”

    与会的常委当然是没有谁会提出异议了,这种事情对每一个人都是有好处的,所谓的政绩其实就是手上的工程项目,这个比起很多数据来讲更有说服力,而每一个在座的领导,谁都希望在自己的任期内创造更多的政绩。

    全市长更是喜在眉梢,高速路的项目只要一启动,配合着花园广场,两者相得益彰,会给自己在新屏市写下重重的一笔,也为自己早日回到省城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

    前几天全市长已经联系过在北京的那位部长了,人家说已经把自己的情况给李云中省长和王封蕴书记做过沟通了,准备看时机成熟,就把他调回去省城。

    要说一般的省厅,除了可以做一把手之外,其实手中的权利未必就比一个市长大,但这要看什么厅了,虽然那位老部长没有公司全市长具体的地方,但还是在话中隐隐约约的暗示了,可能是北江市一个重要的厅。

    以全市长对省厅的研究和了解,希望最大的就是财政厅了,因为那里的木厅长很快就到年限了,要是到这个厅去,那不要说是一个新屏市这样偏僻的地级市,就是全省排名靠前的几个市的市长,只怕也会羡慕死的。

    所以全市长连想都没有想的就表示了支持:“冀书记说的太对了,这个项目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的拿下来,这对我们新屏市跨上一个心太阶是大有益处的。”

    冀良青嘴角挂着一点笑意,心里却暗自不耻着全市长,你就想着你那政绩,除了混官,你能想什么?

    不过今天冀良青是绝对不会给全市长以冷遇的,他还要借助一下全市长,来达到自己下一步的一个目的,所以他还是笑着,点头赞许。

    全市长并不了解冀良青真实的想法,因为冀良青今天提出的这个提议是另有目的的,所以在全市长发言表示支持之后,冀良青就说:“不过对这个项目啊,我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庄峰同志作为一个常务副市长,手上的事情太多,而这个工程,我的想法是要抓就要当成一个大事来抓,要全力以赴的抓。”

    说到这里,冀良青稍微的停顿了一下,扫视了一圈,他看到了庄峰有点惊诧的表情,也看到了其他人,包括并不是自己派系的那几个人幸灾乐祸的微笑。

    和自己预想你一样,你庄峰前几天早苏副省长来的时候风头太盛了,已经引起了公愤,那么什么都是对应的,你前今天张狂过了,现在该让你低调一下了。

    冀良青接着说:“我看啊,这个高速路的项目,干脆就让季子强副市长抓起来吧,他人也年轻,到省上,到北京去审批,要钱,也只有他身体能扛得住,我们这些人都是老骨头了,禁不起那样折腾。”

    这个人选问题冀良青是经过细致的考虑过,他不能用自己的人,那样恐怕会引起今天会议其他人的反感,但他也不能用别人的人,特别是庄副市长的人更不能用,唯独现在的季子强还是无门无派的,用他,不管是全市长,还是尉迟书记,都一定能勉强接受。

    他的考虑一点都没错,在他刚一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尉迟副书记就警惕了起来,他担心这又是冀良青的一次抢权。

    但当冀良青说出了季子强的名字后,尉迟书记就松弛了刚才绷紧的神经,第一个表态说:“行吧,我看季子强同志也还是有点大项目经验的,反正我是事先声明一下,我跑不动这些手续,太繁琐了,呵呵呵。”

    说完,尉迟副书记就不动声色的撇了庄峰一眼,让你张狂,本来上次苏副省长来按计划还给我留了1分钟发言的时间,都让你小子一个人占用了,我屁颠屁颠的跟了一天,话都没说上几句。<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