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看着苏副省长在那站着,挺着一个肚子,大手不断的挥舞着,就像当年毛爺爺在橘子洲头的动作很相似,季子强就必须认真的观察一会,最后季子强突然的发现了一个问题,奥,奥,原来如此啊,难怪了br>

    季子强发现了什么问题呢,他发现官当的越大,那裤子就提的越高,想到过去自己见过的额村长,乡长,那些人几乎是把裤子挂在臀上,肚脐眼有时候都露出来的。

    但到了县长,市长这一级,裤子的皮带就比较正常,但再往上,那裤子一般就要搂到胸膛上了。

    这个发现让季子强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官运不顺,这和自己穿裤子的习惯是很有联系的,他就暗自决定,下次等江可蕊来新屏市了,一定让她给自己做一条可以提到肩膀上的裤子,那样的话自己保证能上一步,但季子强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裤腰提到肩头上,问题是拉链怎么开呢?总不能像旅行包一样开一个一米长的铜拉链吧?

    但是开的短了,尿尿怎么办,他不能妄自尊大的认为自己的某样东西能从下面扯到上面来的。

    所以在人家都津津乐道的谈论着高速路,给苏副省长献上一张张笑脸的时候,季子强却在很发愁的想着裤子拉链的问题。

    苏副省长对今天的视察很是满意,说:“窥一斑而知全豹,其他的地方不用再看了,总之,你们的这个准备工作做的是有声有色啊,很好,很有推广意义!”

    他满意而赞许地表扬道,至此,苏副省长一行的视察工作圆满完成。

    视察是结束了,但对庄副市长来说,真正的重要工作才刚刚开始。

    苏副省长和一些蹲守在这里的小领导们合影留念,握手道别,能派到这里打前站的人,那都不是什么大干部,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官儿,激动得握住苏副省长的手抖个不停,场面十分感人。大家众星捧月般的簇拥着苏副省长上车,就在大家将要离开各自回去上自己车的时候,苏副省长的秘书却叫着了庄峰,说:“庄副市长,苏省长让你坐这个车。”

    庄峰喜出望外的睁园了双眼,快步就上了苏副省长的小车。

    身后的冀良青和全市长几人,都沉下了脸,闷闷不乐的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冀良青的车在前面开道,一溜的小车两直奔莲花山庄而去。庄峰上车已经还是有点紧张的,像这样和一个省常委并排坐在一起或许也是庄峰少有的一次待遇吧,所以在车上他的拘谨是明显的,明显的让苏副省长都不得不自己先说话了:“庄市长啊,你们的准备工作做的还是挺扎实的,这次我很满意,回去之后你们在认真的思考和修改一下,尽快的吧方案递交上来。”

    庄副市长赶忙谦逊地答道:“谢谢省长的支持,我们工作也有疏漏,还请省长多多指正。”。

    “不要谦虚啊,工作吗,哪有没失误的地方呢,只要发挥集体的智慧,什么困难都是能客服的。”

    苏副省长云山雾罩的说起了官话,这次来,他是带有一定目的的,在新屏市这块土地上,自己必须要扎下一根钉子,现在北江市的局面还不很透彻,未来到底会是一个什么走向现在也看不清楚,新来的王书记一直都在按兵不动,但这绝不是说他会软弱或者会迁就于那派势力,他不过实在等待和观察吧,一但他开始发威,对谁都将是难以抵御的威胁,因为毕竟人家是一把手,与生具有着难以抗拒的权利。

    但对于同样需要生存的自己来说,排兵布阵,提前构筑自己的防线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在很多时候,权利也是要依靠实力来说话的。

    特别是这里还有一个让很多人都耿耿于怀的季子强在,自己就更应该在这个地方投放相应的兵力。

    而庄峰,也许就是最好的一个人选,当然了,这都是理论上的一个构想,到底这个庄峰能不能用,够不够分量,还是有待观察的。

    “新屏市啊,我感觉干部队伍是有点老化了!”苏副省长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啊,是啊,苏省长真是观察敏锐,在新屏市里,很多新观念,新想法都要面临质疑和阻力。”庄峰不失时机的附和了一句。

    苏副省长点点头,说:“省上会考虑这个问题的,你现在就是要好好工作,拿出成绩来,但同时还不能光拉车,不看路,我感觉啊,你们这个新屏市还是蛮复杂的。”

    庄峰连连的点头。

    只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车就就到了莲花山庄,冀良青和全市长的在在前面,等苏副省长的车一到,冀良青和全市长还有尉迟副书记已经等在了苏副省长的车旁,而随着苏副省长的下车,庄峰也走了下来。

    实际上就在下车的着一瞬间,庄峰也是有过犹豫的,他看着车外笑脸相迎的冀良青和全市长等人,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先于苏副省长下车,给省长拉开车门呢?还是让苏副省长先下车,自己跟在后面?

    因为这两种选择都很为难,自己先下去,面对着下面迎接的冀良青等人,似乎有点让他们下不了台,但自己后下去,又好像在拽牌子,好像自己比苏副省长都要官大一样。

    就在他很矛盾的时候,秘书先下车了,给苏副省长拉开了车门,于是庄峰只能更在后面下车,但他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了下面几个人不以为然的表情了,好在那样表情只是一闪而过,不是身在其中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大家陪着苏副省长就直接进了山庄的总统套房,说起来是总统套间,实际上也就是个名字,充其量不过是房子比较大,装修比较好的一个大一点的套间罢了。

    装修到是奢华大气,还有一些古典文化元素,客厅的北墙正中,一幅镶嵌在镀金画框中的张大千的仕女图,夺人二目,也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仕女图用厚实的玻璃牢牢地镶在墙上,但是不是张老先生的真迹,谁也看不出来<span css="url"></span>。

    苏副省长却伫立画前良久,赞叹不绝,唏嘘不已:“这是一幅张大千的真迹无疑,从人物的神态到映衬的花草;从意境的深邃到用色的独到;或工笔或写意,神来之笔,挥洒自如;神似而形随,意远而韵足;诗文点睛,印鉴雕工,不愧是绝世佳作啊!”

    苏副省长精妙的评点,内行的赏析,听得众人一咏三叹,如痴如醉,看来,苏副省长对名人字画颇有研究。

    看到这个情况,庄副市长还是有点担心的,想着自己怀中准备呈送苏副省长的那个“玉玺”,就怕分量不够啊,但转念一想:“此“玉玺”虽与张大千的仕女巨作相去万里,但亦属当代名家之作,也算契合了苏副省长的雅趣,百年之后,这个“玉玺”或许也是传世巨作亦未可知啊,何况这也是真金白银的几十万元钱买的,想必苏副省长还是识货的。

    房间里还有一点装修材料的味道,全市长连忙打开了所有的窗户。

    “现在请苏省长先休息一会,我们马上开饭。”冀良青,全市长,包括庄峰都说着退了出来。

    晚餐安排得更加的周到细致才行,冀良青书记亲自到餐厅查看晚宴的食谱,要求老板必须保证规格最高,质量最好,价钱不论。

    主菜有八个,飞龙、山兔、松鼠、鹿鞭山珍四种,河豚、鲑鱼、河蟹、林蛙水鲜四样,这是莲花山庄有史以来最高的招待标准,接待中央领导的规格也就不过如此。

    冀良青对食谱确认完毕,留下办公室主任和一个副秘书长在餐厅监灶,等候菜齐摆酒开宴。季子强和另外几个副市长就在餐厅的沙发上休息,他们的确是有点无聊的,话不能说,人不能陪,就傻傻的跟在人家的后面,无所事事。

    庄副市长住在把楼梯口的一个标准间,门开着,随时准备着为领导们服务。

    苏副省长休息了一会,要下楼到水库边走走,全市长和冀良青,还有庄峰等人急忙跟了上去。

    “新屏市还有这么一块风水宝地,真没想到啊!南水北山,东岭西坡,这山形水向可是帝王之属,好地方啊!”苏副省长指点着江山说道。

    “确实是风水宝地。”大家附和着来到了水边,苏副省长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听得出来。

    苏副省长看到一条渔船正在靠岸,就径直迎了上去,和渔民聊了起来,渔民们常年在这里为领导们打鱼,也是见过世面的,看到仪表堂堂的苏副省长,身后还有这么多的随从,知道一定是位大领导,于是,政策好,收成好,收入高,总之,把美好生活描绘了一番,最后,没有忘记狠狠地赞扬了新屏市的市委,政府都夸了一顿。

    “这些渔民都训练有素啊!新屏市委和政府提高全民文化素质做得真是到位。”苏副省长不禁一番感慨。“冀书记,晚餐准备好了。”市委副秘书长跑了上来说道。

    “那你们忙吧。”

    副秘书长的话苏副省长显然已经听到了,和渔民道别一声,随大家走入餐厅,一个中式的大包房,富丽堂皇,古色古香,墙上悬挂的“八骏图”明显是赝品,苏副省长扫了一眼,就坐到了桌边。<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