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丝轻柔的微风透过了窗纱,吹到了何小紫的身上,慢慢地向她的大腿间攀缘而上,这种凉悠悠的感觉直接抵达了何小紫的神秘地带,让她的身子经不起这种刺激,起了微妙的抽搐和瘙痒nbsp;

    她开始知道了,这不是梦,是真实的,和自己以往做过所有关于季子强的梦都不一样。

    但季子强却就那样走了,没有说一句话,没有留下一个希望的走了,自己已经只能这样的,如果这样还是不能打动他,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何小紫有点伤感起来,她为自己的薄命在伤感,也为季子强的薄情在伤感,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这样做并不对,因为似乎在何小紫的心中,爱情本来就没有界限,只要爱,只要喜欢,那就可以。

    有那么一霎拉的时间,何小紫的脑海里就跳动起了一个更为疯狂的设想,她差一点点就要付之行动了,她想要用自己的手指去戳破自己保留了多年的东西。

    何小紫想,要是现在自己用手指捅破了它,让它流血,让它就留在季子强的床上,那么季子强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他还敢不接受自己吗?他不敢的,他要在拒绝自己,自己是可以恐吓他的。

    但当何小紫真的把手指抵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她又下不去手了,她有点舍不得,这个东西天生注定就是要男人来捅的,自己这样做算的了什么呢?

    她略微地仰起头,清秀妩媚的眼睛微眯着投向窗外的远方,眼神里全是落寞忧伤,后来她还是离开了,她是带着伤心和失望离开的。

    在随后的好几天里,季子强都会想到何小紫,对季子强来说,还是有很多的愧意,所以这几天季子强的心情并不太好。

    而同样是新屏市里,同样在这个政府办公楼里,另一个人今天喜出望外,这个人就是庄副市长,因为他有高兴的理由<span css="url"></span>。

    今天接到了省政府办公厅的通知,说苏副省长要在明天到新屏市来视察高速路规划准备工作,请新屏市相关部门准备接待,并指名道姓的提到了庄峰,让他准备汇报材料。

    这个高速路过去一直都是庄副市长在负责,所以他成了这次苏省长来考察的具体接待,汇报人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这样的机会全市长当然是不会放过的,所以他专门召开了一个市长会议,在会上很认真的研究了明天的接待活动,责成庄副市长罗列出一个接待方案,而汇报的时候,把前面工程意义及概括介绍这一块从庄副市长的汇报中剔了出来,说由自己来亲自给苏副省长汇报。

    庄副市长当然是知道全市长的心态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想露露脸呢?不过庄副市长这次没有对这个全市长不太合理的建议给予驳斥,因为他心里明白,这个视察其实恐怕就是冲着自己来的,看来上次到省城,恰如其分的表示了自己和季子强的势不两立,从而获得了苏副省长的同仇敌忾之心,也讨得了苏副省长的关注,

    而他之所以对自己关注,也证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季子强的确在苏副省长的打击范围之内。

    所以现在全市长和他抢功,他是不怎么在意的,庄副市长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还要在苏副省长到来之后进行他实质性的一个步骤。

    当然了,其他的副市长也都必须放下手里的工作,等待着迎接苏副省长的到来,不过他们都没有汇报的议题,最多到时候陪着坐坐,听听领导的讲话,最后吃上一嘴。

    冀良青也特意的打来了电话,指示相关各部门,要全力以赴做好接待工作,不准有半点疏漏……。到了下午,庄副市长就把接待日程呈给了冀良青和全市长,全市长看后很满意,并提醒他说:“苏副省长杂酒不喝,只喝五粮液,你必须保证真品。”经常喝酒的人都知道,偏远地区市面上销售的五粮液大多都是假酒,原厂的真品极少。让苏副省长喝假酒还了得,那不是自毁前程吗?!安排别人不放心,庄副市长就点名让王稼祥亲自到市酒类专卖局,买回两箱五十二度正品五粮液。

    季子强是烦死了,说心里话,他对如此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接驾方式一直很反感,基层干部们更是深恶痛绝,但官场中讲的就是官本位,大领导到了地方那都是一级警卫,宾馆清空戒严,马路车辆限行……多大的官儿就有多高的待遇,必须理解!

    特别是整个一天季子强什么都干不成,政府很多部门都在为迎检的准备工作在忙着,办公室负责莲花山庄的食宿安排及接待服务工作;组织部负责上下协调联络;宣传部负责座谈会;纪检委负责参观现场的布置;交通局负责检查路线和前导,公安局自然是保驾护航,驱赶闲人……。

    这紧紧张张的一天算是就要过去了,全市长召集各部门领导开会,最后一次检查了各项工作的落实情况,并对一些工作细节提出了具体的要求,万事俱备,只等苏副省长驾临。第二天下午,苏副省长一行如约而至,为了表达对苏副省长的敬意,冀良青也亲自接驾,并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官场上的汇报是一个固定的模式,领导们一字排开坐定,官大者居中;汇报者对面而坐,照本宣科,侃侃而谈,其实,汇报材料已经人手一份,根本不必汇报者口干舌燥地从头到尾朗诵一遍,如此官样而可笑的形式主义,举国上下的领导们却能坚持经常,乐此不疲。因为对高速路项目的工作细节不熟悉,这就让冀良青有点紧张,汇报得也是不很流畅,天也是热,弄得冀良青书记也是一头大汗。

    好在苏副省长也没有多问什么,接着就是全市长做了汇报,什么修建了通往临市的高速路对新屏市的经济发展有多大影响啊,什么会给新屏市带来多少价值啊,能为全省道路交通添上一笔重墨啊,等等,等等的一堆虚话。

    季子强心中是不以为然的,不过他今天是很低调,很老实的坐在远处,一点都不敢张扬,那次在省城开会苏副省长就点名批评了新屏市的工业工作,其实也就是变相的批评自己,再加上后来他也听叶眉说过了,为上次3万元的事情,要不是叶眉,季副书记等人顶着,恐怕自己已经让这个苏副省长一伙人给灭了,所以最好他今天没注意到自己。

    别人可是不一样了,本来座谈会都是预先安排好的,市委,政府的这两个一哥汇报完就改庄副市长汇报的,但还是有些资格老一点的干部,比如人大的主任啊,政协的主任啊,都又一点跃跃欲试的想法。

    但庄峰是干什么的?他怎么会吧这些好事让给这帮老家伙呢,在全市长刚一讲完,庄副市长就接上了话头,汇报起来了,当然,不得不说一下,在这个工程上,庄副市长还是汇报的头头是道,一些冀良青和全市长没有讲到的具体细节问题,庄峰都一一的罗列,介绍清楚了,让苏副省长精神大振,听的也专注起来,还不时的提出几个问题来让庄副市长回答,这也难怪,刚才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全市长,他们的汇报实际上都是务虚和口号性的东西比较多,苏副省长一天到晚都是开会,早就听烦了这些话,而现在庄副市长因为涉及到很多具体的问题,听起来要多了很多味道。

    可以说最后这庄副市长的汇报给今天的汇报会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庄峰看到这样的结果,他心里能不激动吗?肯定是不会的,他今天是太过兴奋了,以至于兴奋的没有看到全市长和冀良青书记眼中闪过的那一道寒光。

    作为冀良青和全市长两人也都是经见过千百次的汇报会了,对会议中领导的感觉也把握的很准,也很明白自己两人的汇报在今天是没有让苏副省长获得一点赞赏的。

    而更让冀良青和全市长感到愤慨的是,在苏副省长无意间的一句话,苏副省长在庄峰汇报完之后,很满意的说:“庄峰同志的汇报不错,不错啊,比起前几天你给我的汇报还要充实,详尽,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庄副市长就光顾自己高兴了,满脸通红,激动的只笑。

    但这话一听到全市长和冀良青的耳朵里,那心里都是咯噔的一下,难怪这个庄副市长最近从来不汇报高速路的规划设计,有时候自己问到他,他也是云山雾罩的支支吾吾一个乱说,原来人家背着自己做足了功课,还偷偷的跑到省政府给苏副省长汇报了,这就不怪今天他汇报的如此精彩了。

    全市长和冀良青都互相的看了一眼,两人眼中自然是一个酸溜溜的味道。

    汇报完了,时间还早,按接待的流程就是到准备下一步修高速路的那一片去看看,自然了,那选定的高速路线路都是贯穿于田间,乡村,现在也没有路,根本就没什么可看的东西,以新屏市的状况,还不可能请副省长坐上直升飞机到天空去看呢。

    于是这就不过是开车到将来准备修建高速路的起点路口看一看了,大家指手画脚的说上一整,这里,这里怎么样,旁面是收费站,上面分几个口,还有什么什么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纸上谈兵。

    季子强跟在后面,远远的站着,平常他自己还以为自己不得了的很,今天人家苏副省长连手都没有和他握一下,好在还有好几个副市长也都没有捞到苏副省长的手,季子强暂时心里还能平衡一点。<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