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何小紫看着季子强,心里想,他有这举动也不奇怪,他是一个很理智的男人,懂得控制自己的情感,想季子强如果没有这举动,倒还不像季子强了br>

    何小紫善解人意的说:“我知道,你心里很矛盾,知道你既想和我在一起,又觉得不应该这么快在一起,所以,你在克制自己,你何必要这样呢?何必要克制自己呢?我不在乎的,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季子强有点惶恐的后退了一步。

    何小紫说:“你说过的,你是一个号色的男人。我一点也不相信,你要是一个号色的男人,就不会克制自己,不但现在不克制自己,以前也不会克制自己,我知道,你心里很矛盾,怕和我在一起,忍受不了我的刁蛮,其实,我不是一个刁蛮的女孩子,都是因为你不接受我,都是因为我爱得太深,所以,也恨得太深,恨得自己心理都有些變态了。”

    季子强像是受到了惊吓的说:“等等,等等,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的,你没有明白我。”

    何小紫说:“我都明白啊,我已经很后悔了,后悔自己以前干了许多傻事,后悔以前不应该那么对你,以后,我会改的,会变成另一个何小紫的,会回归做一个很温柔很听话的女孩子”。

    季子强连连的摇头,说:“不是这样的,应该不是这样的。”

    何小紫说:“你是不是还想像以前一样,说不喜欢我,说我只是自做多情?你不要骗自己,你不要骗自己好不好?你喜欢不喜欢我,我会不知道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我自己还会不知道吗?我是人见人爱的女孩子。你是不是人,难道你不是人是神仙?你不是神仙是人!和所有的人一样,所以,你也喜欢我,只是你硬是不要自己承认这个现实。”

    季子强已经无话可说了,他知道自己的麻烦又来了,自己再一次的让她误会了。

    何小紫看着季子强,声音温柔了许多,说“我不要你承认这一点,不强迫你承认这一点,就算以前你不喜欢我,从现在开始,你喜欢我就行了,我会让你喜欢我的。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季子强真不知该说什么,真不知道怎么才说得清,这种话他已经说了无数次,已经说得自己都不想说了,然而,何小紫还是那么自信。

    季子强心想,这个女孩子真有点不屈不挠的精神,想自己应该怎么说呢?怎么说才能让她知难而退呢?想自己应该再去寻找另一种理由去说服她。

    季子强用手止住了何小紫喋喋不休的话,说:“你听我说好不好?听我跟你说一句真心话好不好?”

    何小紫停了一下,说:“你说吧!我听着呢,从现在开始,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不高兴,我都会听你说你想要说的话,我再不会刁蛮了,再不会大吵大闹了。”

    季子强想了一下,说:“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有家庭的人,我也爱我的妻子,她也一样的爱我,我们之间除了爱情之外,还有亲情,还有责任,这些你懂吗?你说说,我怎么可能再接受你呢?”

    何小紫双眼瞪得大大的,她说:“我不怕,我也不在乎,我也不要什么名分,我就想要你,哪怕就是一刹那的纏绵和美丽,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真的。”

    季子强再一次无奈,他自己感到了自己的无力,自己再一次无法说服何小紫,季子强想,自己这一生干了许多事,说服了许多人,怎么就唯独无法说服何小紫呢,这何小紫到底是什么人?难道她是专门为了征服他季子强才到这世上来的吗?

    季子强在恍恍惚惚之中,有点迷茫,心里似乎软了,有点认命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何小紫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做出了一个季子强始料不及的举动,就那么一下子,何小紫就轻轻扯开了自己腰间裙子上的那个蝴蝶结,于是,裙子就散开了,敞开了,就露出了她肌肤的白。

    何小紫双手再一动,那裙子便从她身上滑落下来,又是稍微的抬了抬脚,动了动手,小裤裤就掉在了地上,何小紫是那样的漂亮,她的美让季子强惊愣了。

    不错,很早很早之间,季子强在第一次见到何小紫的时候,就知道何小紫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其实,所有见过何小紫的人也都知道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她的漂亮还不仅仅在她的脸,她那被遮盖的,只有她喜欢的人才能看到的身子更是美不胜收,该丰腴的丰腴,该纤细的纤细,该尖艇的尖艇,该凹陷的凹陷,该白的白得透明,该红的红得娇艳,就像一幅画,就像一首诗。

    她身体变的有点发软了,她倾斜着倒向了季子强,让季子强无路可退,不得不用手接着她,抱住她,一下子,季子强就感觉自己不是抱的一个人,自己是抱住了这幅画,抱住了这首诗,抱住了一段美丽和幻想。

    季子强的手接着何小紫的身体时,当扶住那嬌嫩润滑的腰肢,臀部时,当怀里装满了一对年轻,火熱,跳动的胸时,季子强醉了,真的醉了。

    他要欣赏这幅画,要读懂这首诗,他没有其他的思维,他把她抱到了床上,像抱他自己的女人一样,一手搂着她的背,一手托着她的臀,眼看着她的身体,只有他喜欢的女人,他才会那么去抱,也只有这样身体和眼睛的接触,他才能冲动得更快。

    季子强几乎是慌乱的,迫不及待地撕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他穿着松宽的睡衣,很轻易就脱下来了,于是,便压在何小紫身上,马上便感觉到她的呼吸柔柔地喷在脸上,季子强开始疯狂地吻她,何小紫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着迎接季子强更为疯狂的冲击。

    但同时,何小紫也在害怕着,她全身在战抖,有点结结巴巴的说:“季子强,你轻点你轻点,温柔一点,我怕疼,我是第一次。”

    疯狂中的季子强一下就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何小紫睁开眼睛看着他,不知道季子强为什么不再继续?

    季子强自己也愣住了,闻着不一样的女性的味道,季子强恍如梦里的冲~动就停住了,理智便回来了,便知道身下这个女人是谁了,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身下这个女人,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一种身体上的释放。

    季子强想,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这么对待一个并没有成熟起来的何小紫,自己今天的快感会很快的成为何小紫和江可蕊的伤痛。

    更让他震惊的是身下的这个女孩说她是第一次,这是真的吗?自己第一次见到何小紫的时候就因为她的口无遮拦和浑话粗口,早就把她划分到了那种经验丰富,床上之事多多的女人堆里去了,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还是一个處女,绝对不会想到。

    但现在冷静下来的季子强,已经有了理智,他感受到身下着瑟瑟发抖的身体,这绝对不是随便就能装出来的,而就在刚才的混乱中,季子强也曾今用手企图掏进何小紫的身体,那时候没有觉得什么,现在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掏进去。

    这样的变化带动了季子强的思考,而一旦思考起来的季子强,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冲动了,他又回到了一个运筹帷幄之中的高手行列,他在何小紫的美艳映照下,发现了自己的丑陋,发现自己的污浊,何小紫给了他从未体验的美艳绝伦,让他不忍心践踏吗?

    不是的,季子强开始反省自己,深刻的反省自己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何小紫和别人有过,自己就能堂而皇之的進入她的身体,而不用有丝毫的内疚?

    自己难道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自己怕何小紫会带给自己麻烦,会影响到自己的家庭,因为一个纯粹的女孩和一个放荡的女人最终的期待是不同的,自己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她是一定要自己为她负责?

    是这样吗?

    季子强自己也说不清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高尚的人,还是一个鄙劣的人。

    季子强有点沮丧的离开了何小紫的身体,他不敢看一眼何小紫的眼睛。

    他觉得自己没有权利让何小紫离开,所以季子强穿上了衣服,自己离开了房间。

    夏天的夜,正是寂寞与慾望交织的时候,季子强内心涌动不可示人的慾望,季子强承认自己还算是好男人,对何小紫,自己能坚守最后一道防线,可是一想到何小紫那勾魂摄魄的誘惑力,不知为什么,季子强立刻羞愧难当了。

    夏日的竹林宾馆有点闷热,但夜色中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院子里那一片片叶子和花朵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水池里,满园的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

    季子强抬起头来,看着天空,让自己不再去想躺在自己床上的那句曼妙的身体,他一眼就看到了月亮,虽然今天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季子强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院子里丛生的树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光与影有着和諧的旋律,像一首好听的歌曲,慢慢的在季子强心中荡漾,季子强也又了一种心神宁静的感觉,他不在燥热,不再彷徨和矛盾,也不再责怪自己,既然一切都是这样的美丽,自己何必一定要让自己苦恼呢。

    何小紫也静静的躺在季子强的床上,她没有穿上衣服,她还在回忆刚才的情景,一切都像是假的一样,季子强那横扫千军的疯狂,让自己全然的眩晕,到现在脑袋还是懵懵的,分辨不出到底是梦幻还是真实。<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