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听,对啊,自己可是副市长,是这里官最大的,想走就走,自己还在乎些什么?还要顾虑些什么?难道他们还敢责怪本市长,还敢跑到他那房间去敲门,把他弄回来?

    这么想,季子强就装着上卫生间,不跟任何人打招呼了,离开了酒店的夜总会br>

    出去之后,季子强只好打车了,来的时候是坐王稼祥的车,现在也不敢招呼他了,不过酒店外面停的车很多,根本用不着招手,一辆车就抢着停在了自己的前面,季子强一溜烟就回到了竹林宾馆。

    回到房间后,季子强这才感觉到酒喝得多了,虽然还没醉,却也有点神志不清,掏门匙牌时,竟摸了好一会,喝酒的人就是这样,还在那个气氛里,可能还能喝个十杯八杯都不醉,但是,一离开那种热烈的环境,酒劲似乎就上来了。

    季子强长长地呼了一口心底里的气,像是要把那酒劲呼出来。他一边呼着,一边就进了卫生间,就调水淋浴。他把水调到一个比较热的温度,让那热热的水从头顶喷洒下来,每一次,他酒喝到一种的程度,总要洗一个热热的热水澡,感觉那热水能把體內的酒精迫出来。

    这个热热的热水澡,季子强足足冲了二十多分钟,就那么站着,就那么让热水从头顶喷洒下来。他想,自己真是傻透了,他们硬要跟他喝,他即使不拒绝,也可以不用喝得那么尽,喝半杯又怎么样?他们说他不给他们面子,他有不给他们面子吗?他跟他们喝就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以后自己可得摆正位置,摆正一个副市长的位置,说不喝,就不喝。

    季子强走出卫生间,感觉周身发热,感觉酒劲已散了不少。

    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已经有两个未接电话了,在卫生间里淋浴时没听见,都是王稼祥打过来的。

    王稼祥问:“季市长没事吧?”

    季子强说:“没事。洗了个热水澡,现在轻松许多了。”

    王稼祥问:“你还过来吗?”

    季子强说:“不了,不了。这么喝,很快就被你们喝醉了。”

    王稼祥说:“大家心里高兴,都为你高兴。”

    季子强说:“知道,知道。谢谢你们大家啊,你们玩开心点,我休息了。”

    季子强躺在床上,想以后,自己要尽情地享受副市长的权威,不要有太多的顾忌,不要还像以前那样考虑太多,有时候顾忌太多,反而未必是好事。

    这个时候,季子强又想起了女人,想起了叶眉,方菲,安子若和江可蕊他们几个来,季子强想,江可蕊这次算是真的受到了一次惊吓了,自己有时候真的感觉对不起他,对了,还有安子若,实际上自己对她也又很多内疚的。

    季子强就又想到了江可蕊的豐盈,想到自己在她上面,在她下面的情景,仿佛此刻就听到她的喘息,仿佛看到江可蕊大字似地趴在床上,任他可劲可劲地折腾<span css="url"></span>。

    恍惚间,季子强听到了门铃声,他先是一愣,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是不是幻想江可蕊,或者她现在就站在门外?这一刻,他需要她,他太需要她了!

    门铃再一次响起来。这次听真切了,真是门铃声,季子强想,应该是王稼祥吧?过来看看自己怎么样?

    但是,那门铃响得更急促了。

    这让季子强意识到不可能是王稼祥,他从来都是对自己很有分寸的,即使喝了酒,也不会那么按门铃,除非他喝醉了,但今天他不可能喝醉,他喝醉,还怎么能摸到这里来?

    季子强心儿跳了跳,想不会是刚才陪他那个姑娘吧?想不会是王稼祥要她上来的吧?他不想理她了,不想去开门,不回应她,她总会知趣地离开。

    外面的人却不舍不弃,不仅按门铃,还“嘭嘭”地拍门,季子强便在心里想,这的姑娘也太狂了,也太明目张胆了,这么拍门,就不怕被人听见?就以为自己是在干正经事,在干光明正大的事?

    季子强知道不开门是不行了,不开门,那外面的人说不定会拍到天亮。

    他开了门,并没把门完全打开,防盗链挂在门上,只是开了一道十几公分的口。

    但来人让季子强很吃惊,是何小紫,这个自己本来早就忘记的女警官何小紫,她竟站在门外说:“我以为你不会开门呢!”

    季子强很奇怪的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何小紫还是像过去一样的霸道,说:“你开门让我进去。”

    季子强不可能不开门了,他把门开了,何小紫也不理他,直接就往房间走去,然后,又折到卫生间,站在门口向里面张望。

    季子强问:“你找什么?”

    何小紫很直接的说:“看看你有没藏着女人。”

    季子强满脸涨得通红,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何小紫说:“把你看成号色的男人!你不是说你很号色吗?”

    季子强说:“我再号色,也不会干你想的那种事!”

    何小紫说:“我想的什么事了?你以为我想的什么事了?”

    季子强气得胸脯一起一伏,对这个女人,季子强总是感觉自己没有办法对付。

    何小紫见季子强脸色不善,就自己嘻嘻的笑了,说:“你别怪我,是你自己太让人怀疑。这么久都不开门,不是藏着女人,你为什么那么鬼鬼祟祟?”

    季子强反驳了一句:“我怎么鬼鬼祟祟了?我还以为在外面敲门的是那种女人呢!”

    何小紫一下就跳了起来,说:“季子强同志,你不要以为你是副市长,就可以不尊重人!”

    季子强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自己怎么和一个女孩计较起来了,用的着这样吗,和她斗的什么气啊,这样一想,季子强也就软了许多,季子强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你误会了。我哪知道你会在这里,哪知道你在门外,我以为是那种女人在敲我的门,所以,不想理,不想去开门。”

    何小紫听了季子强的解释气渐渐了一半消。

    她说:“对不起了,对不起可以了吧?算我错怪你行了吧。”

    何小紫一面说着话,人就很拘束地站在那里,缩着肩,双手在身前绞出一个型。那张本是绷紧的脸阴了下来,本是冒着火星的眼散发出一缕幽幽的光。

    她仿佛怕被人听见似地喃喃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本来一直不敢找你的,但听到你受了这么大的冤枉,我想了这些天,还是忍不住想来看看你。”

    季子强还是有点感动的,上次自己是那样的对待她,几乎让她没有了一点点的女孩的自尊和矜持,但她还能为自己担心,为自己紧张,从这点来看,何小紫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自己上次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头了,有点太无情了。

    季子强带着一点内疚说:“谢谢你来看我,不过现在挺好的。”

    何小紫凑近了一点,吸了一下鼻子,闻到了他的酒气,说:“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点,你鼻子太好了。”

    何小紫说:“你好像喝了很多。”

    季子强笑了笑,说:“也没多少啊,就是刚喝时间不长,过会就好了。”

    何小紫似乎很理解,说:“你尽量少喝点。”

    何小紫这么说了,便四处看着,很不把自己当成外人的走到水机前弯腰装了一杯水,双手端着递给季子强,说:“喝点水吧,喝了酒喉咙会发干,你喝点水润润。”

    季子强惊讶地看着何小紫,竟忘了接她递给他的水,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何小紫吗?还是那个成天咋咋唬唬,蛮不讲理的何小紫吗?突然的,她怎么就变成一个温柔的、多愁善感的女孩子了。

    季子强有点发怔,在这边想着的时候,何小紫就把那杯水举到他嘴边了,季子强忙抓住她的手,本是不想她把水送到嘴里,觉得这举动太有些曖昧,会让何小紫生发什么误会,哪知,手一用劲,就抓得紧了。

    何小紫皱了皱眉,想他怎么抓得这么紧,想你季子强怎么总不给我何小紫一点点温存,她心里这么想了,心有点儿那个,就想挣脱,何小紫是一个思路很敏捷的女孩子,话说得快,动作也快,偏那季子强喝了酒,反应有点慢了,何小紫想挣脱却没挣脱掉,想法又不一样了,以为季子强是舍不得她那手离开,脸一下了红起来。

    何小紫有点忸怩的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很苦,知道你很想有人安慰,其实,我很愿意安慰你。我早就想有这么个机会了,来吧,来吧,让我来抚慰你的寂寞吧。”

    季子强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慌忙就放开了受,这何小紫也是手里一松,那杯水就滑落了,坠到地下,于是彼此都感觉到那杯水四处飞溅,凉凉地溅湿了两人的腿脚。

    季子强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什么话来,何小紫就贴了过来,不仅身子贴过来,那嘴唇也贴过来了,就把舌头伸了进去,季子强立时醒悟过来,双手便抓住她的肩,把她推开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