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面这众人就真的是听的兴致勃勃,兴意盎然了。

    掌声就随着华书记那要妙语连珠,铿锵有力,抑扬顿挫的讲话不断的响起,很多人的上手都拍的通红了,但他们依然还在用力的拍着,深怕自己的掌声不够响亮。

    在今天的检查过程中,季子强有个奇怪的感觉,他好几次看到了方菲的眼神,但那种眼神中有一种季子强无法确定的光,这种光很飘渺,也很寒冷,让季子强心神不安起来。

    中午检查完以后,就回到了县城,因为下午还要检查,华书记就没有同意喝酒,他不想在下午的检查中,让群众看到这检查组的人,一个个面红耳赤,醉意朦胧。

    所有的人都迎合着他的提议,仿佛他们对酒这玩意早就深恶痛绝,恨之入骨。

    在吃饭的时候,华书记还刻意的表扬了几句季子强,说他对洋河县的农村工作搞的不错,他说:“小季啊,这次看了看,我还是满意的,以后一定要继续努力,可不能翘尾巴呦。”

    季子强就连连的保证说:“华书记请放心,以后我会在你今天的讲话精神鼓舞下,再接再厉。”

    华书记就意味深长的说:“年轻人懂的谦虚很好。”

    “和书记这样的老领导相比,我还是个小学生,谦虚是一定要的。”季子强好像是很真诚的说。

    不过说完这话,季子强突然的也发觉自己现在拍马溜须也成了行家里手,拍的是如此行云流水般的自然,这个发现让季子强也大吃一惊,看来环境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那么到底一个人的变化是主观重要,还是要客观重要,他一时也想不明白。

    吃完了饭,华书记和市里的其他领导都安排在了县招待所午休,一行人把他们送到了招待所,吴书记和哈县长带着洋河县的其他县长们,也都准备离开的时候,华书记却看着方菲说:“小仲,你是分管卫生教育的吧,你留一步,我有几个问题想咨询一下。”

    方菲已经准备离开了,听到华书记这样一说,赶忙走上前来,说:“那不会耽误华书记的午休吧”

    华书记大度的笑笑说:“难得来一趟洋河县,工作第一,午觉少睡会没关系。”

    方菲就跟着华书记的秘书,一块进了华书记的房间,秘书先给华书记自带的杯中倒上水,又给方菲泡了一杯茶,就先离开了。

    华书记换上了拖鞋说:“上岁数了,才走了没几步,都感觉脚很难受,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

    方菲笑着说:“华书记看起来很精神的,一点都没有老相。”

    “哈哈哈,你就骗我们这些老头子,对了,方县长,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华书记由一个很虚的话题,一下子就跳到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上了。

    打算方菲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搞不清楚华书记说的是以后的工作,还是自己的个人前途,她沉吟一下说:“在洋河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以后还需要继续的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

    华书记笑了,显然,这个方菲没有找到自己问话的主题,他就说:“小仲啊,我是说你对自己未来有什么打算,前段时间我到省上开会,遇到了你过去财政的木厅长,听他的意思,还想以后把你调回省厅委以重任呢。”

    方菲就有点懵了,华书记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提起木厅长,是准备卖个人情给自己,还是对自己暗自活动想要离开洋河不满

    方菲无言以对,她一下就想到了过去那些时光,想到了自己刚刚分配到省财政厅的时候,木厅长被自己的美丽吸引住了,就把自己调到他身边做了秘书,那时候自己清纯可爱,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纯洁的能一眼望到底,可以看到自己那洁净的心湖,自己身材欣长,肤色白皙,飘逸的黑色的长发的经常散落在肩头,给人一种清香的感觉。

    自己还有一个特长就是能喝酒,这在以前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偶尔跟木厅长出去,木厅长劝酒,让自己喝喝试试,他告诉自己,其实喝酒也是工作,因为有的时候领导来了,就得把领导陪好,陪好领导不会喝酒咋行呢自己抱着试试看的做法,就啜了一小口,居然没有感到酒的度数,有的人天生就能喝酒,有的人咋练也不能喝,慢慢的自己就天天喝,喝上个半斤八两的不成问题,就连木厅长久经酒场的老手都开始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木厅长非常高兴,终于有一天自己还是喝醉了,感到反胃,在送走了客人以后,自己依在路灯竿子上浑身无力,木厅长就搂住了自己的腰枝,轻轻的为自己捶背,自己的胃里翻江倒海的起来,尽量控制自己,想快点回家,可是她两脚无跟,浑身瘫软,被凉风一吹,将胃中的食物喷薄而出。

    木厅长返回车里给自己拿来一瓶矿泉水,和纸巾,一边捶着她的背一边说,“簌簌口,吐出来就会好受点”

    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人潮汹涌,时不时有人向他们这边张望过来,自己感到无地自容,踉踉跄跄冲进了车里随后木厅长也进了驾驶室,望着狼狈不堪的自己扑哧一下子笑了。

    “木厅长,我想回家”窗外迷蒙的路灯探了进来,将被酒精麻醉的自己变得朦朦胧胧的,木厅长定睛的凝视着她,不慌不忙的点燃一支烟,意味深长的品味着。

    木厅长并没有送自己回家,而是去了一家豪华的宾馆,虽然自己有些喝高了,可当自己踏进宾馆里时,心里一惊,但自己那时候很幼稚,还是跟木厅长走进了宾馆,因为此时自己太需要有一块地儿,让自己休息休息,好好洗洗身体,自己脏死了,再也不能忍受身体的怪味了,进了房间,连对房间的摆设都没有留意,而是一头扎进了卫生间里,将自己彻底的打开,放着温水稀哩哗啦的冲起了凉却忘记了自己在哪里温柔的水轻柔的落在她肤如凝脂的身上,似乎有一双灵巧的手在温柔的抚摩,使自己无限的舒展,透过卫生间里的落地镜子,映出自己惊艳的身体,虽然镜子上充满了热气,但一点也不影响自己的性感和娇艳,自己的身体充满着青春活力,非常瓷实,高耸的如雪的乳防,似乎刚刚出屉馒头,恨不能抓在手中,微微上翘的屁股,修长丰腴的大腿就是同性看了都会心起波澜。

    自己冲洗了一下,似乎酒醒了,也就感到自身所处的危险,自己怎么会跟木厅长到了宾馆里,而且自己还在卫生间里洗澡,当时自己忽然慌乱起来,不知晓自己的衣服到哪里去了,自己也记不清是在木厅长面前脱的衣服还的背着他脱的,现在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悄悄的把卫生间的门拉开了一条缝,向房间里探望,室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木厅长在房间里看电视,长长的红色地毯上没有衣服,这让自己更加紧张了起来,心里说,我咋出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想喊木厅长,让他递给自己衣服,可是一个姑娘家咋开口啊,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室内里的电视声音很大,自己也试图裸着身子走出卫生间,想自己拿回衣服,把门拉开一条缝,探头探脑的向房间里张望,轻手蹑脚的溜出卫生间,此刻她真怕木厅长出来,看到自己的尴尬。

    心提到了嗓子眼,仿佛要蹦出来,每挪动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房间门半掩着,从门的缝隙中看到木厅长端坐在沙发里,自己那件裙子和那些贴身的服饰都堆放在另一只沙发上,当时自己的心陡然狂跳了起来,心脏仿佛要蹦出来。

    她还没有退进卫生间,木厅长的声音就追了过来:“小方,还没洗完”。

    自己慌张的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心惊肉跳,紧紧的捂住胸口,瑟瑟发抖起来。

    “你没事吧”木厅长的脚步声踱了过来,似乎踩在自己的心上,疼痛难忍。

    “砰砰”传来了木厅长的敲门声,自己更加恐惧,惊呼的问:“干嘛”

    “我怕你有事,洗了这么半天了,咋还不出来”木厅长关心的问。

    “木厅长,把我的衣服给我拿来”自己颤抖的说。

    “好的”木厅长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很快的,外面又传来的彭总的声音:“方小姐,衣服给你放在地毯上了”

    “木厅长,你回屋去,”自己紧张的说:“不许偷看”。

    “好的,遵命”木厅长风趣的说,便退回了房间。

    等到外面没有了声音,自己才谨慎的把卫生间的门轻轻的拉开一条缝隙,向外面张望,只见地毯上躺着自己的裙子和内衣内裤,顿时羞涩的满脸通红,尤其是那蕾絲水红的精美的小内内,更让她耳红心跳,这些的东西咋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简直是对她的羞辱她慌张的把这些服饰拎进了卫生间,匆匆的换上,然后平息一下她紧张的心跳,来到房间里,浴后的自己头发湿润,脸色红润,浑身上下也一定是洋溢着迷人的风韵,和醉人的风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