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此,比金钱更值钱的“敲门砖”——收藏品,便堂而皇之地走上了前台,成为官场中首选的金钱替代品,收藏品本身具有财富属性,价值不菲,一些名家大作更是价值连城,远非金钱所能估价受金钱,情节严重,证据确凿,似乎罪恶昭彰;收受藏品,志趣高雅,常人难以计价,似可掩人耳目,又可回避受贿之疑,因此,名人字画、古董玉器自然成了领导们的最爱之物,很快成为官场权钱交易的硬通货。“名人字画、古董玉器?

    庄峰想,自己只能在这个方面多下点功夫了。

    庄峰对古玩玉器还是略有道行的,从苏副省长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他就带着车,专程赶到了省城最大的古玩市场转了一天,选了一大块上好的新疆“和田玉”印料,单单就是这一块玉石,就花去了庄副市长3多万元。

    接着,庄副市长就到了一趟省文化厅,找到了文化厅的厅长,这个厅长和庄峰的关系还算很不错,两人在一起也是相识多年了,见面庄副市长就说:“现在省城最好的书法篆刻家是谁?”

    厅长说:“怎么了,你要篆刻什么东西?”

    庄峰就笑笑,没有说,这厅长也是官场的老油子了,一看他的表情,也就不再问了,说:“到是有一个,不过这样费用很高的,就算我出面,还是一个子不能少啊,你也知道,这些个搞艺术的,性格都有点怪。”

    庄峰连连点头,说:“只要名气大,价格好说。”

    “那行吧,我带你过去。”厅长就先打了一个电话,约好了时间,陪着庄峰一起找了过去。

    这是一个北江市最著名的书法篆刻家,当庄副市长拿出了玉石,老头一看,就估摸出了玉石的价格,说:“庄市长真是了不起啊,这石头我见过,好长时间了,一直没人出的上价格,没想到今天花落你家了。”

    庄峰也就含含糊糊的应成了几句,然后就谈好了篆刻,打磨等等工序的费用,这就接近了十万元,庄峰也是暗自吸了一口凉气,但看着厅长的样子,似乎平常的很。

    老头见庄副市长有点犹豫,自己也笑笑说:“要不你先拿回去等等,等了解一下行情了在说。”

    厅长就对庄副市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价格没有乱要<span css="url"></span>。

    庄峰也就一咬牙,说:“还了解什么啊,你是省城最好的大家了,就请你费心一点,把时间帮我赶赶。”

    老头也就答应了,说两天的时间,为庄副市长篆刻了一枚“九曲篆书”的方印。

    和田美玉,名家篆刻,珠连璧合,价格自然不菲,庄副市长还是有点心疼自己的钱的,但政治经济学告诉他,没有投资就没有回报,“敲门砖”不堅挺,前程怎么会堅挺呢?

    出来之后,厅长才告诉庄峰,这个价格很优惠了,此人不仅在北江有名,就是全国篆刻行业,他也是首屈一指的大拿,不在于他刻的好坏,关键就老头那名字值老钱了,自己上次他带了一个外省的领导来,老头张口就是二十万。

    庄峰也是啧啧不断,说:“妈的,早知道我不当官,也搞这个就好了。”

    厅长哈哈大笑,说:“搞这一行的人多的很,但成家成名的又有几个啊,还是好好的当你的官吧,他们有他们的挣钱方法,你有你的榄钱招数。”

    庄峰一听这话,也就不敢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了,说了点别的,就请厅长一起吃饭,泡妞了。庄副市长在省城等了两天才拿到了打磨篆刻后的玉石,他坐在灯下,打开包装精致的仿古印盒,把玩良久,欣赏那帝王独享、如龙九曲的御用篆书,心神恍惚地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手执大印端坐大堂,成为执掌一方的市长大人,顿时困意全无。

    当然,他不能现在马上就把这个东西送给苏副省长,自己前两天刚去见过苏副省长,在专程的送东西过去显然就是临时抱佛脚了,这样做很不自然,所以庄副市长带着玉石先回了新屏市,他需要一个顺理成章的契机才能送出这价值不菲的礼品,送礼其实也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要把握住对方的心情,还要瞅准一个时机,随便的提个鸡就到对方家里去,那肯定是给村长送的。

    这个时候的季子强已经回到新屏市上班几天了,今天全市长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这是从那小楼出来,全市长第一次主动到他办公室来谈话了。市长便在电话里说要到他办公室来,季子强忙说:“还是我去你那吧!”

    全市长说:“我都到门口了。”说着就听到了敲门声。

    季子强便想,这全市长怎么变得这么低姿态了,竟主动来自己办公室?想这全市长来得也太快了,说到就到了。

    全市长说:“我刚开完会,经过你办公室,就打电话过来看你在不在。”

    全市长坐下来,看了看说:“还成,没见你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吗?”

    季子强说:“在那地方还是不错的,休息了几天,挺好,离开的时候有人还叫我有时间多去那里作客。”

    全市长“哈哈”笑起来,说:“我发现啊,你这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到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环境,都有泰然自若的平静下来。”

    季子强客气的说:“那里话,那里话。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

    全市长便放低了声调说正经事,他说:“对你这件事的处理,我是有个人看法的。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怎么就可以把人带到那种地方?这太不负责任了。”

    季子强虽听得心里舒服,嘴上却说:“我倒不这么看,那也不是什么坏地方,更不是什么监狱,有些事情需要反思反思,需要向组织解释解释,到那个地方,清静没人打扰,可以说,也是一个好去处。”

    全市长说:“他们也是这么向我解释的,说只是有些怀疑,只要需要解释,换一个解释的环境而已,并不是隔离,也不是定罪,这不是我们市里可以左右的。虽然,我也想过办法,也找过省上的领导,但还是无能为力,还是没办法改变。”

    季子强早就知道市长的为人,但不管他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依然若有其事地感谢了一番。

    全市长说:“你还跟我客气什么?我们还用这么见外吗?能帮你的话,我会不尽力帮你吗?如果换了别人,我是绝对不管这事的。这种时候,这么个环境,哪个人不躲得远远的,哪个人不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但是,谁叫我们是好搭档呀!谁叫我们一起合作得这么愉快呀!说老实话,你如果真有什么事,真给我换个搭档,我还真不知该怎么?”

    季子强笑笑,既没有接他的话,也没有太客套,他知道这样的话是没有丝毫的意义的,全市长不过是来做个人情而已。

    全市长见自己的话没有得到季子强的共鸣,又说:“其实,你这人我还不清楚吗?你会做那种事吗?你根本不会做那种事。我个人认为,这事有古怪,古怪就古怪在那李局长。他和庄峰的关系最好,这就让人不得不联想啊。”

    季子强心里还不知全市长今天跟他说话的用意,见他一味地说自己的好话,心里有些莫明其妙,现在又提到庄峰,就不得不慎重了,便不露声色地说:“庄副市长不会是那种人吧,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全市长说:“你一点没意识到吗?”

    季子强摇摇头,静观其变,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全市长说:“你很不应该。我们虽然不能有害人之心,却不能没有防人之想。这官场有多复杂?为了踩低别人,抬高自己,什么想不出来?为了往上爬,争夺某一个位子,什么事做不出来?”

    季子强笑着说:“不会吧?庄副市长可是老干部了?”

    全市长看着季子强,沉默了一会,问:“你真没听说过一些传闻?”

    季子强问:“我能听到什么传闻?我呆在那小楼屋消息闭塞,什么传闻也听不到,这一回来有事到省城开会,没注意什么传闻。”

    全市长说:“有人传言,我在这呆不久了,要调回省城了。”

    季子强心里跳了一下,想这全市长怎么转到这话题上来了?东说一会儿,西说一会儿,漫无边际的。他知道,全市长来找他,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是顺路经过,他是有目的的,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季子强还不动声色的说:“好事,大好事啊!,你又高升了。”

    全市长摇着头说:“那里,那里,恐怕也就是平调。调回去当厅长,也是正厅。”

    他那一脸的笑早暴露了他的口是心非。谁不知道,厅长那是一把手,市长这是二把手。

    全市长继续说:“我一走,这市长的位子就空出来了。你说,谁最有可能坐这位子?”

    季子强自然是摇头,说:“不知道。”全市长说:“你不是不知道,你是装糊涂,是想我说出你心里想要说的话。”<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