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恍然的明白了,也许正是王书记这第三次在常委会上听到自己的名字,才让王书记有了一种想见自己的慾望了,他当时只说了两次见到自己的名字,其实确切的说还有这常委的一次,而这一次应该对他的影响最大,只是王书记不能把这次说出来而已br>

    叶眉就自己笑了笑,说:“也不知道那天为什么?我讲了很多,讲到了你在洋河县的时候,也讲到了你在柳林市的时候,但还算好吧,至少我让王书记听进了些许,最后也是他平定了这次分歧,说再等等,在观察一下事情的发展。”

    季子强端起了酒杯,他没有招呼叶眉,一口喝掉了一大杯的红酒,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就觉得心里暖暖的,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新屏市孤军奋战,自己就像是一个被放逐,发配的人一样的无助喝孤独,但在另一条战线上,还有人这样的关怀和保护着自己。

    叶眉也一口喝干了酒,两人都沉浸在一种奇异的氛围中,他们不再是上下级的关系,也不再是曾今的情人关系,他们像是战友,战斗在一个战壕里的真正的战友。

    这顿饭他们吃了二个多小时的饭,这才离去,因为季子强车上有给叶眉带的一点东西,所以叶眉坐上了季子强的车,一起离开了。看着并不很好的小区,季子强笑笑说:“你也不准备换换地方?”

    “在等等吧,等我忘记很多东西的时候再离开。”

    季子强感觉自己说出了一个很愚蠢的话题,就赶忙笑笑说:“我也准备搬家了,到新屏市安家。”

    “嗯,这样很好。”叶眉感觉自己说的有点言不由衷。

    气氛就有点稍微的尴尬,叶眉很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上去坐坐吧!”

    季子强点点头,和司机一起上楼了,司机提着新屏市的一些土特产,季子强跟在叶眉的后面,看着她扭動的臀部,再一次有点热血上头了。

    进了房间,司机放下东西,马上要离开,叶眉客气的招呼了一声,但司机很清楚自己是不能留下的,还是离开了。

    叶眉关上门,对季子强道:“坐会吧!”

    季子强就看看表,说:“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我平时也很晚。”她给季子强倒了一杯红酒,她家里的红酒,却是正宗的,她又说:“孩子也住校了,我一个人在这里,没有太多的事,除了应酬也没别的。”

    季子强接过红酒,说:“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好,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候你可是很少喝酒。”

    刚才两人喝了一瓶,现在她又满上酒杯,所以季子强有此一说,叶眉微微一笑,说:“此一时彼一时啊,在柳林市我不喝酒谁拿我有办法?在这就不行了,好像级别没降低,官却小了很多,随便来个人都能压住我,不喝不成。”

    季子强就呵呵呵的笑了,说:“那是当然了,你现在这里是省城,每天见得不是外省前来考察交流的省领导,就是下来检查工作的中央部委领导,你这官当然就小了<span css="url"></span>。”

    叶眉也笑了起来,说:“可不是吗,随便的来个什么人就可以叫我小云的,在柳林市的时候,谁敢啊。”

    两人都笑起来了,在接着就谈起了北江市官场的趣闻,之后,两人也就慢慢的融和起来,刚才的一点点尴尬也慢慢退去,季子强的酒量本来就很大,今天的红酒也算不得什么,所以慢慢的压制住自己最初的那点冲动,和叶眉聊了起来。

    季子强端起杯子跟她碰了下,说:“谢谢你!每一次和你在一起,我都很快乐。”

    叶眉悠悠的说:“不客气!我也和你的感觉一样。”

    不过季子强还是明白,自己该走了,公寓里江可蕊还在等着自己,而在这个地方,季子强总有那么一种说不清楚的愧疚,可能是叶眉已经故去的老公留在这里的气息太多了吗?

    季子强说:“时间不早了,叶书记,我先回去了。”

    叶眉犹豫了一下,她本来想多留一会季子强的,但最后还是放下杯子,站了起来,说:“好吧,记得来省城一定要和我联系!”

    季子强点点头,他们深深的看了一眼,似乎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那跳动的火焰。

    回到车上,季子强感觉到自己今天很不正常,自己一点都没有平时的风范,真想不到,叶眉依然能带给自己如此强烈的冲击,让自己无法平静。

    而在楼上,窗台旁,叶眉一直在那里看着他的小车缓缓离开,漆黑的眸子投入夜空,竟然一种说不出来的寂寥。

    回到了省电视台公寓楼,忙碌了一天的季子强终于清闲起来了,江可蕊亲呢的搂住季子强颈脖温言软语:“亲爱的老公,你累了一天,快去洗澡。”

    “那你呢?。”

    “我要等一会儿。”

    “不如我们来个鴛鴦浴,如何?”

    季子强就想到了上次自己刚从小楼出来后的那个中午,自己和江可蕊少有的一次鴛鴦浴,他在房间里银白色柔和的灯光中,用鼻嗅着妻子淡淡的体香。脸上荡起一丝丝坏坏的笑意。

    “哟,子强,你好坏哦。”江可蕊用纤细的手指轻点了点季子强的额头。

    “是,我很坏,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什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江可蕊粉嫩的脸上写满假意的愠怒。

    “好,好,我只对你这个女人坏,我亲爱的好老婆。”说着,他薄薄的嘴唇亲吻嬌妻姓感红润的櫻桃小嘴。

    “不,不是坏。是好,我只要你对好。不许你对别的女人好。知道吗?”江可蕊故作娇羞状的扭转着脸,双手从季子强的颈脖上放下。

    “好,我只对你好,行了吗?”季子强就信誓旦旦的保证起来,而后就死皮赖脸的说:“那,我们今夜来个鴛鴦浴,我的好老婆。”

    “不,今夜不行,乖啊,听话,去浴室清洗一下身体<span css="url"></span>。”江可蕊娇声的劝着季子强进去。

    “得令,老婆大人。”季子强一看说服不了江可蕊,就一本正经的做了个敬礼动作。

    江可蕊看到季子强滑稽的敬礼动作忍俊不禁的笑了。

    季子强给江可蕊一个热吻之后走进宽阔的浴室,他拧开浴室的喷头,喷头里的水呈下雨状滴在乳白色的大理石浴缸里。等他脱下衣物,浴缸里已有半缸水了,他刺裸着古铜色身体躺在两米长五十厘米宽的浴缸里,温热的水浸泡着整个身体,身上的疲乏和心理上的压力都经温水浸泡也随之消失了。

    江可蕊拉拢卧室里的绿色窗帘,使窗外的月亮更显得朦朦胧胧,然后打开安装在席梦思床头的灯,随即卧室里出现了朦胧的紫色灯光,再关掉屋顶上的星形大吊灯,柔和的银白色灯光也随之消失。

    最后,她打开放在电脑桌上的一台苹果牌笔记本电脑,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一幅幅动态的花卉和风景画面,随着电脑桌面的不断变幻,电脑里播放出贝多芬的致爱丽丝。一切布局就绪,江可蕊躺在柔軟的席梦思床上,等待着季子强从浴室出来。

    十几分钟后,季子强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走出浴室。

    他看到浪漫的紫色灯光,柔軟舒适的席梦床,节奏舒缓的轻音乐,为这里蒙上了朦朦胧胧的神秘色彩。

    “啊呀呀,我亲爱的老婆大人,你真行,把这里营造得这么好。我喜欢。”说完,他有点迫不及待的直扑江可蕊。

    “老公,你猴急什么?我要去清洗一下身子嘞。”江可蕊侧身躲闪着。

    “好,好,老婆大人,那你快点。”季子强只好做起心猿意马的心,暂时忍住在胸腔里呼呼乱窜的慾火。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穿着粉红色睡衣的江可蕊嘻笑着飘进浴室。

    约莫二十分钟的样子,江可蕊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色长睡衣出现在紫色灯光笼罩的房子里,她柔韧姓感的胴體在透明的白色睡衣里若隐若现,春情荡漾的脸庞和柔长的秀发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季子强痴呆的盯视着妩媚动人的妻子,胸腔里一股野性之火呼呼直往上窜。

    季子强将身上的浴巾抛在床上,露出健硕的身体,胸堂健康有力,小复和臀部没有赘肉。

    “季子强同志,不会吧,还没开始你就兴奋了?”江可蕊看着季子强兴奋的样子,她忍不住嘻嘻的笑了起来。

    “不可以吗,我提前准备好不行吗?”季子强脸露得意之色,季子强紧搂住江可蕊柔若无骨的腰肢,让她柔軟富有弹性的胸部紧贴在自己宽阔雄健的胸堂上,他薄薄的嘴唇贴到她的櫻桃小嘴上亲吻起来。

    窗外的天蒙蒙的有点发白,城市渐渐苏醒。江可蕊久久地凝视着季子强熟睡的脸,她伸手轻轻撫摸他的脸颊,季子强迷迷糊糊的,任由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他睁开眼看到的是她的胸,他睡意朦胧的说:“这个场景绝对就是天堂,绝对。”

    江可蕊笑着说:“你终于醒了,我胳膊早就麻了。”

    季子强这才发现自己枕着江可蕊的一只胳膊,他赶紧移开搂着江可蕊埋怨道;“你怎么不自己撤出来啊?”<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