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朦胧的光线下,这样的装扮,简直就是一朵充满着誘惑的夜玫瑰了衣服,洒上香水,又多了一种神秘色彩。季子强的电话已经是第二次打电话过来,他说他已经到了那里,叶眉嗯了一声,笑靥如花,“好的,你坐一会,我很快就去了。”

    挂了电话,又对着镜子照了照,胸前一片雪白中,那条沟壑十分明显,可她总感觉到少了点什么?于是,叶眉又在首饰盒中拿了一条项链戴上。精美的钻石项链,更增添了几许高雅,贵气,一种全新的气质,呼然欲出。

    在季子强见到了叶眉的时候,他万万没想到,叶眉居然如此打扮,令他几乎不敢正视。两人在包厢里握手的时候,目光不可避免地落在叶眉那雪白的地方,饶是季子强定力极好,也不经有些砰然心动。

    叶眉容貌的变化在季子强的眼中并不大,似乎还是几年前自己做她秘书时候的样子,她还是那样的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她的衣着打扮,神态举止,都勾起了季子强对过去的回忆,不知是化妆品的缘故,还是她本来就天生丽质,季子强发现她的皮肤比过去还好了。

    季子强有点不大自然的说:“好么不见,您还是风采依然啊!”

    叶眉笑了起来,“能得到你的夸奖,不容易啊!坐吧,我们就不用客气了吧!”

    季子强笑笑说:“我没有客气,说的是真话。”

    季子强还发现,叶眉虽然画了淡妆,但是那种掩饰不住的气质,呼之欲出。一个女人的外表,固然重要,但是内在美,能让她更加出众。

    此刻,季子强握着叶眉的手,呼吸着来自她身上的气息,感受着她的心跳,季子强的体温在急剧上升。

    “坐啊,子强!”叶眉的眼神闪闪,一脸微笑。

    叶眉的笑容里,带着一种无比的亲切,如沐春风,让人爽到骨子里的那种舒服,这是一种季子强曾经多么熟悉的笑容,这是一张曾经多么熟悉的脸蛋。

    季子强想,曾经,她与自己,近得几乎没有了距离,但现在两人之间却有了一中难以描述的陌生,这不是谁给谁有意强加的陌生,这是一种彼此离开后的自然而然的疏远。

    叶眉也在省视着季子强,他一点都没有老,依然透着成熟男人的风韵,魅力非凡,当年,自己可以迷惑众生,但现在感觉到时光荏苒,自己已经风华老去,可是他,还是能够令那些女人们万般倾倒。

    他们还在握着手,让包厢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说不清楚的味道。

    是暖昧?是回忆?还是对过去的种种,带着无艰的留恋?

    “子强,子强!”可爱的季子强,居然一时有些走神了,叶眉微微一笑,喊了两句。

    季子强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忙道:“坐,坐!”

    他亲自为叶眉拉开椅子,请她上座。自己也坐到她的对面。

    叶眉到底是经历过风风雨雨,见识过不少场面的大人物,她还知道,季子强看自己的眼神,并不是其他男人那般色眯眯的样子。

    不要说上了年纪的女人就没有魅力,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每个人,在他们的世界里,都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她很喜欢,很享受刚才季子强看自己的这种目光,那是一种对美好事物的痴迷,喜爱,这样的目光,与色无关。

    一个女人,一辈子不正希望如此吗?因此,她期待,今天晚上,会是一个很好的夜晚,这个晚上,只属于你我,或许,今天的相聚,能为曾经的离别,补偿一些什么,分别已久的心,总在祈盼重逢,原本平静如水的两人,顿时起了波澜。

    季子强意识到自己刚才走神之后,心道,叶书记今天晚上这打扮,确实让自己惊讶不小。

    季子强几乎不敢正视她的目光,或许这么多年的煎熬,让两人变得成熟,又或许,谁都以为事隔多年,会忘了彼此。

    时间,真能改变一切吗?可越是如此,你越会发现,思念,就象一坛发酵的老酒,越来越陈,越来越香,你阻止不了思念,那是一种深入骨子里的情感,无法分离。有时,人死了,思念还在。但是时间会给人一种错觉,他们往往误认为,自己在痛了,忘了,之后,不会再记起这段情感,可一旦在某个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下,碰到她,哪怕是一句不经意的话,也能触起对她的思念。季子强尽量让自己保持着那种往日的作风,无奈他闪烁不定的目光出卖了他,因为,季子强那眼神,分明带着火熱。

    叶眉没有说话,却用眼神告诉自己,她没有忘记,一直都没有忘记,于是,这个晚宴,变得有些柔情蜜意。

    季子强道:“先点菜吧!想吃点什么?”咳咳——!说完这话,季子强怎么感觉到有点言不由衷呢?难道潜台词是,看是看不饱的,先点菜吧!

    这让平时十分严谨的季子强,也不禁有些羞意连连。

    叶眉悠悠的说道:“你拿主意吧,我的口味没有变。”

    这么多年,要一直保持着一种习惯,不容易。这说明了什么呢?季子强在叶眉那迷人的微笑下,有点口干唇燥了:“服务员!”

    喊了一句,外面走进来一名穿着制服的年轻女子,“先生,需要点什么?”

    女子虽然年轻,在气质上却输了不知道有多远,叶眉像璀璨的钻石项链,闪着耀眼的光茫。季子强一口气点了几样过去叶眉很喜欢的菜,他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奢华和浪费的男人,所以没有点的更多。

    合上了菜单,季子强问:“叶书记,还需要点什么吗?”

    叶眉瞅了季子强一眼,显得落落大方,朝服务员一招手,“给我吧!”

    然后,她又点了几样菜,这些都是季子强以前最喜欢吃的,季子强摸了一下鼻子,等她点完了菜,这才问,“喝点什么?”

    “红酒吧!”叶眉嫣然一笑,把捏得极具分寸。

    季子强就对服务员说:“那就来支红酒。解百纳。”

    服务员:“好的!”

    叶眉平时不喝这种国产红酒,但是今天破例,跟季子强在一起,喝什么并不重要。

    这顿饭并不贵,季子强习来节简,但是气氛很好,服务员倒上红酒,季子强举杯,“这杯酒,我敬你。”

    叶眉温婉的一笑,说:“为什么?”

    季子强想了想,说:“为我们的过去。”

    叶眉眼光就很快的迷離起来了,说:“你还经常回忆过去吗?”

    “当然了,我时常都在回忆,那时候虽然也有斗争,也有麻烦,但现在看来,那时候还是幸福的,至少我们还有彼此的信任。”季子强悠悠的说,他的眼前又出现了过去和叶眉在一起的很多场景。

    叶眉的眼睛也有点濕润,她掩饰着一口喝掉了手中杯里的酒,说:“我也经常回忆到在柳林市的那些事情,有时候在办公室里,我差点就叫出了你的名字。”

    叶眉说到这里,自己也摇摇头,想笑了,记得有次自己急着要个什么报告,就是叫着季子强的名字,女秘书进来,很奇怪的看着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

    喝了口红酒,季子强道:“我为你准备了一些新屏市的特产。新鲜的。”

    叶眉道:“这么费心干嘛?”

    季子强道:“你试试看嘛,喜欢的话随时跟我说,我派人给你送过来。”

    “好啊!”叶眉很痛快地答应了。

    后来他们两人又谈到了季子强这次差点被雙规的事情,叶眉说:“虽然我相信你,不过还是紧张,那次在省常委会上,我们还为你这事情辩论了一阵。”

    这到出乎于季子强的意料,他吃惊的问:“我这事情你们省常委会还讨论过?”

    “是啊,当从你办公室搜出了那三十万元钱之后,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就给每个常委都发了通报的,这件事情本来也是省委王书记点名督办的,刚好那几天有一个常委会,就有人提起了你的事情。”

    “那么结果呢?”季子强很想了解一下关于自己的这件事情会在上面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口径,这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却对季子强判断和研读高层对自己的看法至关重要。

    叶眉喝了一口酒,说:“那面的人想让检察院直接接手,但省委季副书记,谢部长和我却认为这样有点操之过急,虽然钱已经从你的床下找到,但我还是不相信这是你做的事情。”

    季子强看着叶眉,很感激的看着叶眉,他不是因为叶眉在常委会上帮自己说话而感动,他是感动于叶眉在那样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依然在相信自己,这是需要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多么深刻的理解才能做到啊。

    季子强只说了三个字:“谢谢你!”

    “为什么谢我?”叶眉当然也不会肤浅的认为季子强在感谢自己帮他说过好话。

    “不为别的,就为你对我的信任!”

    叶眉沉默了,是啊,自己为什么在那样的情况下会依然的信任他呢?他真的就不会变吗?他真的就那样值得自己的爱护和相信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错,也许此生自己会永远的信任他,他具有这样的品格。

    沉默之后,叶眉缓缓的说:“当时的争论很激烈,连王书记都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或者不是在担心你的问题,而是看到了一幕他最担心的问题,原来我们省常委还有有这样巨大的分歧。”<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