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书记在通常情况下是不喜欢下属骄傲,但同时他更鄙视下属的猥琐br>

    骄傲的人没有了对别人的崇拜,这需要一种怎样的精神境界和觉悟?

    一个没有对别人盲目崇拜的人,一定是具有坦然、宁静、自知和觉悟精神的,如果谦虚使人进步,那骄傲就有更高的成就和更广阔悠远的未来。

    他再一次看了季子强一眼,说:“我不知道你的淡定来源于什么,但是你季子强应该明白一个问题,我会关注你的,你是一个少有的,有争议的人物,不过这样的人一般会分两种,要么是正直坚韧,有自己宏大的理想,要么是狡猾奸诈,很能蒙骗别人,我希望你是前者。”

    季子强对这样的话,他是没有办法来解释什么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切都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了。

    “你在新屏市的感觉如何?”王书记见季子强没有说话,就换了一个话题,不再去追寻那些飘渺的理论,他饶有兴趣的问道。

    季子强当然知道王书记不会是来听自己的感想的,他就把最近的工作进行了汇报,但在汇报中,季子强还是长了一个心眼,对花园广场这一块,季子强只是一笔带过,没有过多的渲染和显摆,这个问题季子强早就从冀良青那里听到过全市长已经给王书记汇报过了,自己在重复一次,实在是没有意义。

    听完季子强的汇报,王书记心中就有了另外的一种思考了,这个季子强看来真不简单,就是这短短几个多月,不但把自己分管的部门全都跑遍,而且还对有很多自己的见解和思路,特别是在花园广场这个项目上,据冀良青和其他人的汇报,这个项目出力最大的应该是这个季子强,但他一点都没有沾沾自喜或者夸大其词,从这一点上看,他比起他们那个全市长要强许多。

    季子强汇报的很简短,一个省委的一把手,他是不会用大量的时间来接待像在自己这样地位的一个下属的,所以季子强没有发挥他长篇大论的口才,但季子强清晰的逻辑,准确的论据,新意的论证还是给王书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王书记的脸上不会显出任何的表情来,他的赞赏和厌恶怎么能表现出来呢,就算是季子强,一样也是看不出王书记对自己汇报的感受,但季子强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做过多的猜测,现在自己不能分心,更不能胡思乱想,面对这样一个一方大员,自己必须全力以赴<span css="url"></span>。

    王书记沉默了一小会,最后才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说:“嗯,看来你有很多想法,到底怎么样,我们只能是拭目以待。”

    季子强点点头,本来他还想在说点什么,但看到了王书记端起了茶杯,季子强知道,自己该告辞了。

    他离开的时候,王书记没有站起来送他,王书记的脸上一直有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王书记必须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这个年轻的官员了,从上次常委会上围绕着季子强而产生的巨大分歧可以看出,这个季子强已经成为了北江省两派相争的一个诱因。

    当然,作为洞悉于权利游戏的王书记,他也知道,帮季子强的人也未必是因为喜欢季子强而支持他,季子强不过是双方角力的一个契合点而已,省常委的两派人都想通过季子强这件事情来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来在北江市权利布局还没有彻底完善的情况下抢得一个制高点而已。

    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该怎么选择呢?自己没有当初乐世祥那样的根深蒂固,自己了然一身的来到北江省,连秘书都没有带上一个,面对暗潮汹涌的北江市高层建筑,自己的切入点在哪个地方呢?

    不管是季副书记,还是李云中省长,他们都有各自不同的稳固势力,自己的投向或许可以造成形势一边倒的局面,但这样做对自己下一步掌控北江省有利吗?

    难道自己只能寄生于他们的这两股势力中的一股吗?那么会不会在将来,自己还要在很多事情上受制于某一方?

    当然,还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自己培植起自己的亲信,这是最好的一种方式,一旦完成,自己就能随心所欲的驰骋在北江市这块辽阔的土地上。

    可是问题在于现在的北江这块听到已经被权利侵淫多年,势力的分布也早就成型而稳定,自己要做到这点,难度很大啊。

    王书记的眉头越皱越紧,好长时间他都一直虚着眼,若有所思的看着季子强刚刚走出去的那道实木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季子强一直在想,为什么省委書記要单独的召见自己,按说自己是不够这个级别的,他是想要表现一下对自己差点雙规的歉意呢,还是想要看看自己这个曾今的北江市驸马爷的长相呢?

    带着这个疑团,季子强在后来的整个会议中中都恍恍惚惚的,直到下午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季子强收到了一个短信,季子强这才停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给回了一个短信。

    短信是北江市市委书记叶眉来的,她说她刚想起季子强也是分管工业的,所以估计这个会议季子强也应该参加,她问季子强有没有来省城。

    季子强就回了一个短信:“叶书记,我来了,正在听报告呢。”

    叶眉:“听报告你还敢开手机。”

    季子强:“这不是开的震动吗,知道你要来短信,我冒死也要开开手机。”

    叶眉:“你就贫吧,怎么都改不了这毛病,对了,下午不要到会上吃饭了,我请你吃饭吧。”

    季子强:“好啊,那可要吃点好的。”

    叶眉:“随便你想吃什么都可以,主要是想听听你雙规时候的感受,呵呵呵。”

    季子强自己也笑了,本来他想回一个,是不是你要温习一下,下次进去了不紧张啊。

    但季子强没有敢这样回过去,感觉这有点不吉利,就换成了:“好好,你请我吃,我给你说。”

    这样偷着聊了几句,会议就算彻底的结束了,季子强真有点搞不明白,让自己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过来到底有什么收获,但季子强一想,还是有收获的,至少自己和江可蕊能见面,自己还很荣幸的得到了省委王书记的招见,这应该才是这次会议最大的收获。

    叶眉没有来参加这个工业会议,她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当发完短信之后,叶眉就急着要回家了,她不想就穿着这样的一身服装去见季子强,虽然她早就知道自己和季子强不会再有什么故事可以发生,但她还是不能容忍自己随随便便的就去见季子强。

    叶眉让女秘书给自己定好了晚上吃饭的包间,就坐车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司机送叶眉到家后,她对司机道:“六点钟来接我!”

    司机目送她上楼,看着表上的时间,已经五点二十了,干脆就哪也不去,就在楼下候着。

    叶眉回到家里,锁上门,脱~了衣服,走向浴室,洗了澡,擦干净了身子,回到卧室里,对着穿衣镜反复看了又看,虽然年过四十,但是她自认为资色不减,身体保持得不错,皮肤也很白嫩。叶眉拿了一条黑色的蕾絲內褲穿上,对着镜子笑了起来:“叶眉啊叶眉,你难道还在怀念过去的往事吗?”

    笑一笑,她起身挑了一件桃色的品牌內衣,裹在胸前,立刻激起一片波涛汹涌,一条引人想入菲菲的深沟,呈现在眼前,镜子里,她对自己非常有料的胸,感到十分满意,镜子里是一个风韵万千的女人,是一张有经济实力,有内涵,有权势,还能保持得很好的容颜,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骄傲的资本。

    叶眉伸手捏了一下胸前那团柔軟,虽然不再堅挺,却异常丰满,到了这个年纪,还能这样,已经很不错,叶眉对自己的这一切,非常满意。

    桃色的品牌內衣,更是衬托着她的肌肤,俗话说,一白遮百丑,她的皮肤,在同年人中,绝对是骄骄者,叶眉又挑了一件白色的外衣,薄薄的,纯棉的衣服,很贴身,带着一股幽香,泌人心脾,这件衣服套在上面,紧紧地贴着刚刚沐浴过的肌肤,就象情人的手,带来的温暖,舒适无比。

    一条黑色的打底褲,把她原本不肥不瘦的雙腿紧裹,站在镜子跟前,两腿间透过一道二指宽的缝隙,雙腿一夹,顿时闪没,转了个圈儿,反复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宽大的肥臀,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弧线。

    据说有人花几十万去整容,把自己的屁股整得象工艺品一样,叶眉当时就笑,这人真傻,叶眉自己的屁股不用整,就能散发着自然的美感,象她这样的女人,在男人的面前,绝对是杀手级人物,如果不是她平时一脸严肃,拒人千里之外,只怕裙下早已经泛滥成灾,牺牲了不少雄性动物。身为省城的书记,这个屁股下,坐着多少男子?恐怕是数不胜数了,这些平时心高气傲,在外面耀武扬威的男人,无不仰慕,崇敬和屈服在她的屁股下。

    这正是官场中人形容的,身在官场,往上一看,全是屁股,往下一看,全是笑脸,能看到这样的屁股,恐怕也正是她下面这些人,平生最大的享受吧。

    叶眉拿了一套黑色的类似披肩一样,却又不是披肩的黑色衣服,料子很柔,很飘,下身是大脚裤,同样黑色,风一吹,竟有种迎风飘柳的味道。<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