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方菲说:“通知我们也要过来听听,真是浪费时间

    季子强看了看身边,怕别人听到,小声说:“少抱怨,你们才走几步路,我可是坐了好多个小时车赶来的。”

    方菲无所谓的说:“怕什么?说一下还能把我怎么样?不过子强,你今天听出来了没有,苏副省长好像对你们不大满意,你可要留点神,我看他是有意的。”

    “瞎说,我们新屏市本来工业是不太好。”

    “谁不知道新屏市工业不好啊,这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他今天还故意这样说,我看是有针对性的,反正你要注意。”

    在刚才开会的时候,当苏副省长一说到新屏市的问题的时候,季子强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个问题,特别是当他看到苏副省长那看向自己的冷峻的目光时,季子强就有预感了,这也不难理解,自己当初隐瞒住自己的身份,是让包括苏副省长在内的好几个人上了一个当,他们再心胸开阔,只怕也很难原谅自己的,江湖混,欠人家的帐总是要还的,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现在方菲这样说,季子强到不好承认了,这不是他虚伪,关键这涉及到更深层次的一些人物,季子强是不能妄自断言的,很多事情只能心里知道,绝不能说出口来。

    不说出来,彼此还有一块遮羞布让大家含蓄和等待,一旦说出了口,传到了对方的耳朵里,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针锋相对的攻守了,这绝不是季子强希望得到的结果。

    两人就说着话,一起到了餐厅,中午饭菜按标准上的,每一桌子八菜一汤,一瓶红酒,几个饮料,没有上白酒,苏副省长也没有倒场,所以大家就随意的散座着,认识的就坐在一起,季子强和柳林市的副市长,还有方菲坐在了一起,其他还有几个副市长和省直机关的人,季子强都不熟悉,大家也都只是客气了招呼一声,并无深谈。

    简简单单的吃完了饭,方菲说:“要不中午到我哪去坐坐。”

    季子强说:“算了,我昨天坐了一天的车了,感觉有点困,到楼上躺下,等会议召开完了,我们抽时间在好好聊聊。”

    方菲看着季子强确实像是有点疲倦,就瞅了季子强一眼说:“谁知道是坐车累的还是其他什么事情累的。”一说完,连方菲自己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嘻嘻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当然是比较脸厚的一个人,他就嘿嘿的一笑,说:“乱说,真的坐车累啊,刚才开会又悶坐了几个小时,你就不困?”

    方菲早就坐的腰酸背痛了,就说:“那行吧,你先休息,说不定下午还要你发言呢?”

    季子强睁大了眼睛说:“不会吧,会议议程上不是让先进市发言谈经验吗?怎么会让我上<span css="url"></span>。”

    方菲就呵呵呵的笑着说:“看你没精打采的,吓唬一下你,没你的事情,上楼休息吧。”

    季子强这才松了一口气,和方菲挥手告别,上楼去了。

    在楼上季子强是一个人一间房子,司机和秘书都是在另外的一个房间里住,不过秘书因为在省城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没出去转,早早的就帮季子强把水泡好了,季子强一进去,就问:“你们吃饭了没有?”

    秘书说:“我们在大餐厅吃的,也是会议安排的。”

    季子强就端起了茶水,大喝了几口,把一杯子的水全部喝完了,他现在已经是养成了每天喝茶的习惯了,今天一天都没有喝茶,心里一直不太舒服,现在猛喝几口,人一下就精神了许多,刚才还有的疲倦,在茶叶的作用下,也减轻了不少。

    到下午开会的时间还早,季子强就准备小睡一下,但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季子强喊了一声:“进来”。

    门就打开了,一个长相不俗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季子强并不认识他,以为是会务组的人,有什么事情来通知的,就站了起来,说:“你好啊,有什么事情吗?”

    这人看见季子强,迎了上来,礼貌地说道:“请问你是新屏市的季子强市长吗?”

    季子强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季子强,请问你?”

    那人伸出了自己的手,对季子强自然介绍道:“我叫张亚明,是省委書記王封蕴同志的秘书。”

    季子强大吃一惊,这是北江市第一秘啊,但惊讶的同时,季子强又在心中暗自思量,他怎么来了,怎么到自己这里来了,在北江市,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应该不值当这第一秘亲自拜访吧?

    这个叫张亚明的省委書記秘书也看出了季子强的疑惑,说:“王书记在6楼等你,要是你不忙,就一起去吧。”

    这当然是客气话了,省委書記召唤,恐怕没有那个北江市的官员敢说自己忙吧,季子强就忙说:“不忙,不忙。”

    这秘书就微笑一下,领着季子强出了房间,上电梯,到六楼去了。

    路上,张秘书说:“你还没见过王书记吧?”

    季子强点了点头,说:“照片看过,真人还没见过。”

    这秘书又笑了一下,很客气的说:“嗯,我想也是,呵呵。”

    两人谈了几句话,就到了68号房间,张秘书在门上轻轻敲了一下,然后推开了门。

    这68号房间,是一个豪华的套间,进了房间,张秘书让季子强先在外间的沙发上坐下,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一道门前,轻轻敲了几下,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他出来对季子强说道:“季市长,王书记叫你进去。”

    季子强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张秘书走了进去,一进来,季子强就看到一个年约六十岁的男人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那身板却挺得笔直,显得很有气势,不过那眼神却盯在面前的一份文件上。

    不错,就是省委王书记,唯一不同的是,照片看着要比现在年轻一点,现在近距离的观察,发现他额头皱纹很深,而两鬓也有斑斑的白发了。

    张秘书轻轻走近王书记的身边,低声说道:“书记,季市长来了。”

    王书记这才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用了好几秒钟的时间打量着季子强,而后,指着对面的椅子,淡淡地说道:“子强同志来了,坐吧。”

    “谢谢王书记。”季子强礼貌地应了一声,然后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张秘书先替王书记续了点水,然后又替季子强泡了一杯茶,这才悄悄地走了出去。

    王书记没有离开他的座位,只是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又打量了一下季子强,说:“我早就想见一下你了。”

    季子强听不出来他这话是什么含义,但还是笑着,回了一句:“比起王书记来,我应该更想见见你。”

    王书记听到这话,就第一次的露出了一丝微笑,说:“可以理解,不过今天一见你季子强啊,还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你很淡定吗?一点都没有拘束和紧张。”

    这话不错,要是搁在几年前,季子强肯定会紧张的语无伦次的,但现在的季子强已经饱经了淬炼,就算心中有点紧张,他也能用恰当的掩饰来覆盖那一点点不安的情绪,毕竟,季子强也知道,自己在王书记面前实在不必要紧张的,两人的起点不同,利益也无关,唯一剩下的就是王书记的威严和气场。

    季子强说:“其实我也很紧张的,进来之前我都大吸了好几口气呢。”

    王书记这次笑出了声,说:“知道我什么时候就听过你的大名吗?”

    季子强摇摇头。

    王书记说:“在很早之前,在我刚刚得知我要来北江省的时候,就知道了你,因为至少你是我来到北江的一个诱因吧。”

    季子强有点汗颜了,是的,没有自己和韦俊海的那一场决战,乐世祥肯定就不会离开,乐世祥不离开北江,王书记也不肯定接手而来,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有一个因果关系的,作为王书记,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搞清为什么乐世祥会离开北江,搞清楚了这个问题,他也就自然而然的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王书记没有等季子强说话,又自顾自的说:“第二次见到你的名字是有人在举报你,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每次我听到你名字的时候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呢?”

    季子强也就笑了,说:“我可没有把这当成坏事,王书记第一次听说我的名字,那时候你就要提升上任了,对王书记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喜事,第二次王书记看到了我的名字,也帮我洗脱了身上的污迹,而且还让你记住了我,让我有殊荣在今天见到你,这对我又是一个好事情。”

    王书记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季子强的思维如此快捷,回答如此得体,更没有想到季子强能在自己面前如此淡定自如,一点都没有受到自己的影响,这在自己来北江省的这段时间里实属罕见。

    来到自己面前的每一个官员,包括一些副省长们,都是唯唯诺诺的,没有一个人展示过自己的智慧和性格,他们都在隐藏着自己,让自己看不清他们真实的面容,也听不到他们内心的想法,但这季子强就不一样了,他很坦诚,很笃定的和自己在交谈,他没有想要掩饰自己什么,这其实最根溯源的来讲,就是一种自信和一种骄傲。<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