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尉迟副书记有点警惕的看了季子强一眼,他心中也是很矛盾的,他和季子强是一样的,同样也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和季子强产生矛盾,季子强已经在新屏市不断的展示了他的能力和狡诈,这让尉迟书记是必须重视的事情,自己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摊上季子强这样一个对手br>

    但同时,尉迟副书记又不能让季子强过多的染指于公检法的管理事务,这是一种权利的维护,自己之所有能让很多人害怕,也就是因为自己手中有这个权利,而季子强一点参与和摊薄了自己的权利,这会让自己以后很被动的。

    尉迟副书记在斟酌之后,说:“那么季市长你的建议是什么?”

    他很强调的把季子强的话定性在一个建议之上,既表示了自己对现有权利的维护,还给了季子强一个台阶。

    季子强就说:“我想啊,要从根本上扭转派出所治安工作的被动局面,最好的办法不是人治,而是制度。应当首先从制度入手,建立起权责明晰的警务管理制度,做到人人有压力,人人有动力,人人有工作目标,人人有考核指标。这个光辉路派出所应当适应企业的发展,具有更加灵活的工作机制,我的办法就是一个——打破所长负责制,画地为牢,实行警长包片负责制。”

    尉迟副书记想了想,说:“好,我支持你的工作创新,不要怕错,错了可以重来!”

    季子强就紧盯上去,说:“那么书记你看是不是我拿出一个方案来?”

    尉迟副书记摇下头,他也看出了季子强的妥协,既然他没有撼动到公检法的人事处理领域,仅仅是做出一些规章制度的修改,那么自己也要妥协一下,给季子强留点面子的。

    “季市长,这样吧,还是你继续处理这件事情,我会在后面支持你的,遇到太大的麻烦了,我出面,要是问题不大,你就按你的思路搞吧。”

    季子强很客气的又说了几句,才从尉迟副书记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现在他们两人都已经在心里形成了一个默契,也达成了彼此的妥协<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回来之后,就让办公室王稼祥主任找来了新屏市的光辉路区域地图,按照区域功能和单位性质,把派出所分为三个警区,对应警区的设置,变革派出所的片区管理模式,全面调整工作分工,所长和指导员负责总体工作协调,两名副所长各兼任一、二警区的警长,同时,提拔一名工作负责、群众信任的干警担任三警区警长。

    这样一来,削弱了所长的权力,调动了广大干警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警区分立之后,属地的治安状况就成了评判警长工作成效的唯一标准,利于工作,便于考核,业绩与奖金同步,从而彻底打破了派出所责权利不清,奖金平均发放的大锅饭局面。整整一天的时间,季子强都在兴奋而认真地思考和修改着派出所治安管理机制改革实施方案。

    事不宜迟,实施方案成稿后,季子强迅速的报给尉迟副书记批准,立即召开全体干警和相关部门工作会议,全力推行派出所治安管理机制改革实施方案。

    果然是一包就灵,警长负责制的效果很快就显现了出来,一些多年的疑难积案相继告破,一批地痞流氓闻风而逃,盗抢滋事等治安案件明显下降,治安状况得到了根本好转。对此反映最敏感的自然是普通群众,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纷纷称赞。

    今天上午,季子强就接到省政府的通知,让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到省城去参加一个工业会议,季子强赶忙准备了一下资料,还好,这段时间季子强下去跑的很勤,对工业这一块也是基本了解了一些,心中也是有了一些大概的想法,当然了,这次是去开会,未必就轮的着自己发言,不过准备一下也是有好处的。

    下午还没有下班,季子强就带着司机和秘书小赵上车去省城了,又要见到妻子江可蕊,这让季子强心中有点小激动,人都说小别胜新婚,这话还是有道理的,就像是一个和尚,从来没有吃过肉,他也就不想那个肉的味道,你说的再好,他听着全无概念。

    但是,只要他吃过一次,以后不用你说,一想到那肉的滋味,他自己都会留哈喇子,这季子强也是一样啊,一想到江可蕊,他就会有了一种温馨中夹杂着激动的心情。

    最近的工作挺顺利,季子强的心情也很好,看着车窗外那夕阳西下大地沐浴在余辉的的彩霞中,晚风徐徐地拂送来一阵阵阵花木夹杂的幽香使人心旷神怡,北方乡村的傍晚,当天地间就变成了银灰色,乳白的炊烟和灰色的暮霭交融在一起,象是给墙头、屋脊、树顶和街口都罩了—层薄薄的玻璃纸,使它们变得若隐若现,飘飘荡荡,很有几分奇妙的气氛。

    季子强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看着窗外,多久了,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似乎已经好长时间了,自己都没有这样轻松的观察过天空和原野,自己每天都像一个过河的小卒一样在宦海之路埋头颠簸着,现在回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很傻啊,这样的路何时是一个尽头,自己还要走多长时间,走多远?

    摇摇头,叹口气,季子强给不出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也许这本来就是一条没有归途的道路吧,自己一但踏上了这条波澜起伏的仕途,唯一的选择就是一直往前走。

    车还在走着,季子强的心慢慢的就漂浮起来了。

    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季子强先到政府招待所签字报到,然后司机和秘书就留在了省政府的招待所,季子强开着车,自己去了省电视台的公寓楼,在那里,早就等候着江可蕊了,这一夜啊,季子强自然是有淫内心来<span css="url"></span>!

    戏水鸳鸯,春潮频起。忘情消魂涓涓细雨梅花露,阵阵块感高巢来,天上神仙虽逍遥,也羡人间床上爱。

    两人纏绵,疯疯癫癫闹了一夜。

    天一亮,季子强就到了省政府招待所的大会议室,那里早就密密麻麻的坐了很多人,季子强还见多了柳林市的分管工业的一个副市长,两人也是感慨唏嘘了一番。

    会议很快的开始了,先是分管工业的副省长做了一大通的讲话:“同志们: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深入学习贯彻全国和省、市,以及全省工业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总结工作、动员全市上下凝心聚力,攻坚克难,进一步推动工业经济加快发展请大家认真抓好落实。下面,我讲四点意见。”

    接着就是常务苏副省长又做了讲话,那也是一大溜的话啊,听的季子强都有点头大了,苏副省长对一些工作做得好的市,苏副省长也是做了表扬和鼓励。

    不过在会上,新屏市不但没有得到表扬,还被常务苏副省长点名批评了一顿,说新屏市的工业工作,严重拖了全省的后腿,要新屏市引起高度重视,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也在有意无意间的看看季子强。

    季子强沉着脸坐在后面,幸好新屏市在北江市知名度并不高,认识自己的人也只有不多几个,否则,还真的难以忍受这些人幸灾乐祸的眼光。

    这一通的发言下来就到了午餐额时候了,散会之后,大家三三两两的往餐厅走去,季子强就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转头一看,是方菲。

    两人眼中都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因为在季子强从小楼出来之后,方菲也来了电话,在电话中方菲说省上为这三十万元钱的事情还找她谈过话呢。

    方菲当时就说:“你看看你们那个庄副市长有多坏,这次多亏我和你还有一份感情在,没有要你们新屏市的钱,否则,这次我们两人都要完蛋了。”

    当时季子强也是感到很幸运的,假如自己和方菲只是很普通的同事,恐怕事情真的会很麻烦的,就算那三十万元有市委冀良青和全市长的同意,但事情真闹大了,他们也只能自保,自己就算不至于进去,但政治前途是一定会毁在这件事情上了。

    两人相互打量一下,方菲问:“都还好吧?”

    季子强说:“嗯,挺好的。”

    “刚听到你那事情,我真有点为你担心,听说还在你办公室把钱搜出来了,我一想就是栽赃陷害,他们也真够毒的啊,这样下三滥的招数也能用上。”

    季子强笑笑,说:“呵呵,你永远不要为我担心什么。”

    方菲皱着眉头问:“对了,子强,你真的相信就是那个局长干的,后面就没有什么人吗?”

    季子强很超然的回答:“这事情还正在调查,我没有怎么打听。”

    方菲摇下头说:“肯定后面还有那个庄副市长,我是旁观者清,要不那个局长有病啊,他就是自己贪了也不用来陷害你,你说是不是?”

    季子强笑笑,他不想在这个场合下来谈这件事情,就转换了一个话题问:“怎么你们今天也来参加会议?<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