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柳副书记一笑,看着季子强说:“好像季市长没说真心话啊,看你刚才那陌生的眼神,肯定是没有见过我,不过我倒是见过季市长的,而且还心慕已久呢

    桌子上的人都笑起来,韩局长说:“那就好啊,真是有点郎才女貌的感觉。”

    那个季子强不认识的美女也笑着说:“季市长,还有我呢,我也对你心仪的很。”

    季子强也笑着,但这个女孩季子强也是不认识,就只好客气地点了点头。

    韩局长看出他们不认识,连忙介绍:“这位美女,你要是不认识可就不对了,这是咱们市电视台著名的美女记者,姓明,人称名记,名花无主呢,哈哈。”

    说完拍着那女孩的肩膀哈哈大笑。

    看得出,这个姓明的女记者也是久经沙场,对韩局长的玩笑和拍抚非但不急不恼,反而很开心。

    韩局长一开场,就把这个酒局定调为感情酒,大家相互之间都要以兄弟姐妹相称,不准称呼官职,否则,罚酒三杯,韩局长从自己开始,右手端,左转弯,每人依次提酒一杯,报出自己的出生年月,一轮结束,排出了伯仲长幼。

    按照年龄,季子强排位第四,被称为“四哥”。

    季子强心中厌倦这种场面,脸上却还要笑着,他想:我怎么忽然变成了陈所长的四哥,他变成了我的五弟?我正准备拿派出所开刀呢,现在投鼠而忌器,这么一来整顿该如何进行下去?

    想到此,季子强的兴致全无,酒失去了醇香,菜也变了味道,美女在季子强的眼中也黯然失色了许多。

    红男绿女哥姐弟妹地喝得兴起,两位美女很快成了酒桌上的主角,吸引几位哥哥争先恐后地出击,轮番敬酒,季子强出入酒局多年,自知有四种人在酒桌上必须高度注意,一是红脸蛋儿的,二是梳小辫儿的,三是掏药片儿的,四是怕老伴儿的,今天算是遇上梳小辫儿的了,酒量发挥到了百分之二百。

    美女们也是挥洒自如,来者不拒,杯杯见底,正应了那句“男女搭配喝酒不醉”的至理名言。平日严肃认真,少有笑脸的韩局长,此刻也忘记了职业习惯,手搭在明记者的身上,谈笑风生,妙语连珠,眼睛都笑没有了,只看见中华香烟留下的一口黄牙……。

    季子强如同被人操纵的玩偶,被动地举杯,放下,举杯,放下……看着韩局长和陈所长酒后勾肩搭背的亲热劲儿,季子强很明白——这个酒局是一个阴谋<span css="url"></span>。

    酒桌上没有一个人提起季子强对派出所抽查和整顿的事情,大家似乎一点都没有听到过这件事情,但却又在言谈举止中,每一个人都在给季子强释放着一种信号,那就是这个陈所长是个很够意思的人,大家和他的关系很不错。

    这是一种对季子强无形的压力,而这个压力来自于全方位的,连那个团市委的美女柳副书记,都在若有若无中也给季子强表现着这种含义,季子强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的所长都有如此强大的能量,只怕自己在这件事情上要三思而行了。

    这样的酒宴就没有办法激起季子强的热情了,看看喝的差不多了,季子强刚好接了一个电话,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电话,但季子强显出了有点紧张的情绪,对韩局长说:“全市长让我现在过去一趟,可能是为广场进度的问题要商量一个方案,这酒我就只能记下了,改天我做东,请大家聚一下。”

    听说是全市长的电话,韩局长也就不能挽留季子强了,在一个,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那有由他去吧。

    倒是两位美女都有点舍不得季子强离开的样子,一左一右拉着季子强,说了几句话。

    季子强一面抱歉着,一面赶快先离开了。

    出了酒店之后,季子强招手打了个车,这里离他住的竹林宾馆还是有点远,上车后,这出租车的司机也不认识季子强,很随意的问了一下地址,就开了过去,他车上正开着收音机听体育新闻,播到足球消息,的士司机摇着头对季子强说:“看看我们国家的足球,真烂,要我说啊,如果找十几个岁左右的死刑犯让他们练四年足球,然后他们踢世界杯,出线了就出狱,出不了拉回来枪毙中国足球一准儿出线。”

    季子强惊异于他的想法,问道:“你这方法真不错啊。”

    突然季子强就想到了现在正在流行的离婚问题,忙问:“师傅,你认为怎么样才能解决现在离婚越来越厉害的现象呢”

    司机就使劲的掐断烟头,狠心的说道:“真正能阻止离婚的婚姻法是,离婚后房子归国家。”

    季子强哈哈哈的笑了,他开始佩服这个司机了,于是又问:“现在情人节和清明节的区别是”

    司机想了想说:“情人节和清明节是一样的,都是送花,送吃的,区别在于:情人节烧真钱,说一堆鬼话给人听;清明节烧假钱,说一堆人话给鬼听。”

    季子强摇着头笑着,看来啊,人们群众才是最大的智慧者,他们往往可以一眼就看穿很多貌似精英们都看不懂的问题关键啊。

    这个周末,季子强考虑再三时候,就把对派出所的情况给全市长做了汇报,因为季子强已经感到自己势单力薄,未必能拿下这件事情,所以请求全市长能够联系纪检委和组织部参与到对派出所的调查中来。

    全市长听了季子强的汇报,心中也很气愤,就答应了季子强的提议,马上安排了派来了纪检委和组织部门的几个同志,一起配合季子强。

    一上班,陈所长嘻皮笑脸地到季子强办公室,检讨自己,说:“季市长啊,我由于经常跑市公安局,疏于对干警工作纪律的管理,上周五,确实有几名干警擅离职守,我已经进行了处罚,但其它人都是他派出去办案的,今后一定强化工作纪律,保证不再发生脱岗事件。”

    季子强听得出来,陈所长根本不是要检讨,明显是在狡辩<span css="url"></span>。

    “你先回去吧,先积极配合纪检委和组织部的调查,把事情搞清楚,严肃警风警纪,管理好干警,不要节外生枝影响正常工作。”

    季子强克制自己,尽量不要受那场酒局的影响,以求公正。

    “好,好,一定,一定。”陈所长答应着悻悻地走了。

    季子强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却一下子想到了尉迟副书记,作为分管公检法的副书记,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给他通个气,免得他心里不平衡。

    季子强的电话一过去,尉迟副书记就说自己已经知道了突击检查派出所的事情,他首先对季子强的举动给予了充分肯定,批评派出所一向纪律涣散,工作不力,早就应该整治了,接着话锋一转,明确指出:“光辉路派出所是我们对外窗口单位之一,事关心平市新屏市的整体形象,家丑不可外扬,此事应当内部处理,不应大张旗鼓,以免在全市公安系统产生不良的影响……”。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尉迟副书记没有明说,但季子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不得不慎重的考虑尉迟副书记的话了,自己已经和庄副市长结下了难以化解的怨恨,现在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和尉迟副书记发生矛盾了,纪检委对派出所的调查正在高调进行,马上撤出有损于自己今后工作的权威性,以及自己刚刚树立起来的威信和声誉,既然尉迟副书记没明说,自己也就难得糊涂一回,坚持调查完,不能撤。

    当然,调查是一回事儿,处理又是一回事,如何处理派出所的问题,等下一步自己找找尉迟副书记,还是要听听他的意见,不能胡来,这个季子强心中就定下了基调。

    对季子强来说,这是一场心理博弈,如果能够达到敲山震虎的效果,也不枉自己此番大动干戈,他在心里权衡着利弊。

    光辉路派出所的水如此之深,让季子强始料不及,调查刚刚开始,还没等动手处理,有公安局长空投人情,有市委副书记暗中庇护,不知不觉间,季子强仿佛陷入了人情的十面埋伏之中,无法突围,看来,大张旗鼓地公开处理已经没有了可能。

    季子强感到自己除了一颗热切的心,还要有一个冷静的脑,在无所不在、无比强大的关系网之下,他感觉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无力挽狂澜于既倒,只有随波逐流,才能在宦海之中浪里求生……。

    勇于进取,更要善于进取,既然处理从轻,那么改革就得从速,龙多了不治水,干警不少,干活的不多,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可以影射出一个社会——懒惰,的确是人与生俱来的弱点,每个人都渴望无拘无束自由的生活,舒服的大锅饭之下,谁还会主动负责自找苦吃?

    对派出所的调查,其实还有另外的一层含义,季子强的最终目的是要借机杀一儆百,整肃风纪。

    警匪一家的事儿,有警察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人据实举报,也很难查实。由此看来,纪检委的调查无论结论如何,其实已经毫无意义了,季子强设想了几种结局,但考虑目前的情势,最有可能的结局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这才符合市局和市委领导的意图!但季子强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做一点什么,所以当纪检委和组织部的调查报告及处理意见压在尉迟副书记的案头时,季子强找到了尉迟副书记,说:“尉迟书记,我想和你谈谈这次派出所的情况。”<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