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个人躺在浴缸里,泡着温温的水,都感觉到了累,一种幸福后的累种累是很心情愉快的,江可蕊偎着季子强,脸儿喷红喷红,不知是泡了温水的缘故,还是经了刚才那一番折腾。

    季子强说:“在那小楼屋,我很想你的”。

    江可蕊说:“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那个黄副书记的,那双像鹰般的眼睛,看得人心里发寒。”

    季子强说:“有什么好怕的,你有什么说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江可蕊说:“你不知道,当时,他问我时有多凶,那双眼睛是这样的。”她眨了几下眼睛,又说:“我根本学不来。”

    季子强拥抱了一下江可蕊说:“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以后不会让你担心。”两人从浴缸起来的时候,水已经有些凉了。

    江可蕊在新屏市又呆了一天的样子,两人还去看了看已经快要完工的房屋装修,季子强是希望江可蕊可以在最近就调过来,江可蕊也没有什么意见,省台的节目录制也接近了尾声,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抽身离开了,所以这次分手的时候,季子强和江可蕊没有太多的凄凄哎哎的情况出现,因为他们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长久的住在一起了。

    第二天,季子强回到市政府大院,见到他的人都与他打招呼,有的人还过来和他握手,那热情,季子强都觉得虚假,觉得别扭,他知道,他们这些举动是为了表示他们还一如既往地敬重他,并不是那种势利小人,于是,季子强不得不也很热情地回应他们,表示自己并没有那么看他们,请他们放心。从市政府门口到他的办公室那么点路,他的脸便笑得有些僵硬了。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季子强听见卫生间有水的冲击声,就问:“谁在里面。”

    却见秘书小赵走出来,一脸的尴尬,他说:“知道市长你今天回来上班,所以就过来看看,看到卫生间的水箱漏水了,以为是小问题,想自己能弄好,那知,弄到现在还不行,我马上叫勤杂工过来。”

    季子强听了内心便很是感动。

    这时候,凤梦涵来了,她看着季子强,眼圈有点红红的,说:“本来,以为你一回来,要见你的人可能很多,所以,我想等会过来,但还是有点忍不住,想来看看你。”

    此刻季子强正坐在茶具前泡茶,问:“最近忙吗?”

    凤梦涵说:“也不是很忙。”

    季子强说:“坐吧,”他示意凤梦涵坐在他面对的沙发上。

    凤梦涵沉默了一下,问:“还好吧?”

    季子强笑了笑,说:“没什么事,休假了几天。”

    凤梦涵笑着说:“难得你有这种心态。”

    季子强说:“我的心态一直都很好。”

    凤梦涵说:“这就好。让我来吧?”

    季子强没有让让她动手,却先给她斟了一杯茶<span css="url"></span>。凤梦涵也笑了笑,先喝了杯里的茶,拿起茶具,等季子强把自己的茶喝了,就把他的杯斟满,再给自己斟,嘴里说:“给你带的茶叶你收到了吧”。

    季子强这才知道,上次在小楼里是凤梦涵给自己带的茶叶,他心中暖暖的,说:“谢谢你。”

    凤梦涵摇下头,说:“何必这样客气,我相信你根本就不会有事,你不是那样的人。”

    季子强有点感慨的想,像凤梦涵这样相信自己的人,在新屏市又能有多少个呢。当然了,很快的,季子强的办公室又来了一个人,这就是办公室的王稼祥主任,他一点都没有担心的说:“我才不信那些诬告呢?不过啊,当从你办公室搜出了钱的时候,我还是很有点紧张的,显然,那是有人想要陷害你,但没有想到,你这人太狡猾了,还留了那么一招。”

    季子强就笑了起来,说:“我要不留一手,那不是就出不了吗,也就和你们两人喝不成茶了。”

    王稼祥和凤梦涵心里也是很敬佩季子强的,他这次的反击干净漂亮,也给其他人敲响了一个警钟,想要和他季子强斗,那就先自己掂量一下,不要步上了畜牧局李局长的后尘。

    这天,季子强接到许多关心他,安慰他,信任他的电话,而季子强在稍微的休整了这一两天之后,又重新的忙了起来。

    他工作的重点还是花园广场的协调工作,这一块已经开始拆迁了,不过由于民工的大量涌入,让这一片也变得不太安静起来。

    本来在广场附近是有一个派出所的,但现在那里的治安情况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民工和群众都开始有了怨言,偷到和欺诈,勒索的事情频频发生。

    这个派出所编制齐整,装备精良,设所长、指导员各一名,副所长两名,干警三十六名,占据着一座独栋三楼,管辖着这里上万居民和外来的民工,是城区几个派出所中最大的,但最近他们辖区的社会治安状况却是最差的。

    “先捉后放,警匪分赃。”这是群众中的这类传言日盛,绝非空穴来风。

    反应就不断的传进了季子强的耳朵里,起初季子强是不动声色,仔细观察,对于公安局这一块他本来是无权干涉的,但问题是这个派出所又在管辖着花园广场,和季子强现在的工作形成了一个交叉,在季子强把这件事情汇报给全市长的时候,全市长就直接指派季子强来处理这件事情,按全市长的说法是派出所既然工作不的力,影响到了花园广场的建设,那么季子强就责无旁贷的要对这件事情负责了。

    季子强也没有推辞,自己也确实想好好的管一管,所以他决定首先从警风警纪入手,对派出所进行突击检查,现场曝光,时间就定在周五下班之前一小时。

    时间到了,季子强亲自召集了宣传部,,政府办公室和电视台的负责人到自己的办公室,布置突击检查工作。

    出发之前,季子强宣布纪律,整肃队伍,要求所有参加检查的人员,手机立即上缴统一保管,如有私自通风报信者,一律按照党纪政纪处理。季子强先让王稼祥测试了派出所的电话值守——无人接;又测试报警系统——无人应。

    此时,季子强的火一下子就顶到了脑门儿,带领检查人员直奔派出所。

    由于事前没有透露风声,一切都是真实的景象——若大的一个派出所只有指导员和两名干警在,其他房间空空如也,一层楼平均一个人。

    “这还得了,难怪你们辖区盗抢事件频发,群众怨声载道,难道人民警察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季子强在派出所发起了脾气。

    季子强让办公室的干部逐一记下不在岗人员,把派出所各个办公室工作空岗情况现场录像,立此存照。回到办公室,季子强的余火未消,他坐下来考虑如何处理派出所的问题,正想着,电话响了,来电话的是市公安局的韩局长。

    “季市长啊,好久没见了,今天是周末了,晚上老哥请你,一起出来坐坐吧。”韩局长不容置疑地说道。

    季子强知道这韩局长恐怕是听到了自己对派出所的抽查了,他说:“谢谢韩局还惦记着我,哪能让你请呢,晚上我请!”

    季子强客气地说,无论于公于私,韩局长的这个面子季子强可得必须给足。

    “饭店我都定好了,人也约齐了,这次我请,下次再你请吧。”韩局长很是敞亮的说。

    季子强就答应了。

    放下电话,季子强把办公室的王稼祥和另外的几个同志都叫来,要求他们必须和干警们逐一谈话,对派出所的问题进行深入调查,查明情况后形成报告,提出处理意见,报给自己。

    安排完工作,季子强就坐车到了酒店,司机说家里晚上有点事情,想先回去一趟,晚上季子强走的时候再给他打电话。

    季子强说:“你回去吧,晚上也不要来了,我随便找个车就回去了。”

    司机就很高兴的先离开了。

    季子强一个人上了楼,找到了和韩局长约好的包间,走进包间,季子强一眼就看见广场派出所的陈所长也在,正和韩局长小声地说着什么。

    陈所长看到季子强进门,急忙迎上前来。

    季子强诧异而不满地问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到市局办点事儿,正好赶上韩局请你,我就来了。”陈所长战战兢兢地说道。

    季子强的眉头就皱了一下,心中也多少明白了一点今天晚上韩局长请客的意图了,但季子强不能给大家摆脸色,毕竟韩局长市常委的资格摆在那里的,自己还是要有起码的尊重。

    季子强就平静的看了一眼这个所长,不再理他,和韩局长招呼了起来。

    韩局长笑着拍拍季子强的肩膀,说:“季市长这次逢凶化吉不容易啊,我今天就是为你去去晦气的,来来,坐坐”

    大家都坐了下来,季子强扫视一眼桌上的人,有几个认识的,都是上次在公安局一起吃过饭的,还有两位女士不认识。这是坐在韩局长身边一左一右的两位美女,个个端庄秀丽,气质高雅,一眼就能看出是知性美女。

    韩局长介绍说:”这是团市委柳副书记,季市长见过吧”

    季子强赶忙点头,不过对这个美女,季子强还真的没有怎么印象的,团委和季子强的工作从来没有过接触,季子强也很少去市委,但此刻季子强却要假装着很熟悉的样子说:“见过,见过,我们市委的大美女啊。”<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