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是谁,他同时知道冀良青书记心里也知道那个人是谁br>

    “我心里很清楚,但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不能一直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既然这次他躲过了,我也只能放弃。”季子强言不由衷的说,想让自己在冀良青的面前表现的大气一点。

    “你错了子强同志,你以为你放弃了别人也就和你一起偃旗息鼓了吗?我看绝不会这样,所以在将来你的麻烦会很多,很多。”

    季子强抬起头,看着窗外,他知道,冀良青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庄副市长只要没有倒下去,他终究是对自己的一个威胁,他不是一个健忘的人,他一定还会对自己发起进攻,这一次自己侥幸的逃脱了,那么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

    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季子强悠悠的说:“我有点厌倦了这样的无谓争斗,唉,为什么非要这样?”

    冀良青讥讽的笑了笑,说:“因为这是官场,我们总希望可以尽心尽力的好好工作,但谁也做不到这点,从古到今都是如此,与其说是一种规律,不如说是一种必然,因为树欲静而风不止,很多时候由不的你自己<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点点头,这个道理他早就明白,身在宦海,无法回避的就是争斗,这实际上是一个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各阶级、阶层、政党、民族、国家和政治力量之间围绕着政治权力所进行的斗争,是阶级斗争的高级形式,核心是权力问题,一定阶级、阶层内部不同政治集团和政治派别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是各种斗争的中心环节,每一个身在官场的人,都只有通过政治斗争才能最终实现自己的权利,因为在权力的高处,机会越来越少,只有那些娇娇者才能走的更远。

    但身在官场中的人谁不希望走的更远呢?

    每一个人都是抱着最为迫切的希望踏进了这滚滚的洪流中来,而贯穿于每一个台阶的激烈竞争,让在这个地方的人慢慢的学会,领悟了斗争的残酷,也学会都斗争的技巧,所以走的越远的那些人,他们的斗争慾望和习惯也就愈加的强烈。

    现在的状况就是,季子强在这个回合中又险胜了庄副市长一次,而庄副市长能安然接受,谈笑忘记这样的事情吗?肯定是不会的,现在摆在季子强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干掉庄副市长,要么就只有等待庄副市长在某一天干掉自己。

    季子强选中了第二条路,其实也不是他选中,他在目前也只有这一条路能走,他无法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间发动一轮对庄副市长的攻击,季子强自认为时机并不成熟。

    既然这次的事情都没有让庄副市长陷入到危机中,可想而知,他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对手,这样的人,以现在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特别是季子强心中还有另外的一个担心,那就是更高层必然还有很多人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自己不能简单的把新屏市当成了自己唯一的战场,自己需要防备的战线不仅仅是这一条,所以自己不能露出一点点的破绽来。

    季子强点点头,带着无奈的语气说:“是啊,很多事情真的由不了我们自己。”

    冀良青淡然一笑说:“但我们自己却可以做自己的主,是毒瘤就要早点铲除,是脓包就应该赶快挤掉,养虎为患是为大忌。”

    季子强无可奈何的说:“可是我恐怕没有那个能力。”

    “那是肯定的,你再厉害,终究在这里还没有生根发芽。”

    季子强就一下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冀良青再一次给他了暗示。

    在一阵的沉默后,季子强还是暗自摇摇头,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很有耐心。”

    冀良青看着季子强,也摇摇头,轻声的说了句:“希望你的耐心足够,也希望你的运气一直都这么好。”

    说罢,冀良青冷冷的站了起来,心中还是有点沮丧的,这个季子强啊,为什么就这样固执和好强,他还是不想让自己给他援手,也不知道他到底倚仗的是什么,真是一个难以理喻的年轻人。

    和冀良青分手之后,季子强没有再上班,他要赶快回去一趟,好几天没有换过衣服了,这对季子强来说还是有点不舒服的,回到了自己住的竹林宾馆房间,他就看到了一直在这里守候着的江可蕊了<span css="url"></span>。

    江可蕊独自坐在房间里,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她的心也像一个小鹿跑过一样,她的目光立刻光亮起来,跑过去打开门,季子强一动不动静静的站在外面看着她。

    江可蕊似乎在怀疑她的眼睛,她怯怯地看着站在门外的季子强,季子强扔掉了手中的烟,微笑着等待着她。

    一瞬间,江可蕊以一个突然爆发的冲力向季子强扑去,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江可蕊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因极度地欢愉和激动而浑身颤抖。

    季子强也将江可蕊抱起来,推进了门里,迫不及待地靠向她,他双手抵着过道的墙,背靠着刚刚关上的门,两腿分开,让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江可蕊。

    他双手托起她的脸,冲她温柔地说:“想死我了。”

    江可蕊脸上挂着泪水,恶狠狠地说:“你若再敢关了手机,我杀了你!”

    季子强更紧地抱住她,他闻到了她头发和脖颈的气味,他用嘴唇轻轻的滑过她的额头…眉骨…眼睛…鼻子…脸颊…然后在她唇上故意轻点了一下迅速的收回,她往前凑了一下,季子强趁机轻咬她的唇,将舌深探到她口中,渴望征服任何他在里面能接触到的东西。

    江可蕊闭上眼轻启樱唇,热烈的配合着季子强的一举一动,他的吻令她窒息!他们如同在沙漠中濒死的人突然见到一眼清泉一样,他们贪婪的吮吸着对方嘴里能探到的一切。

    他们的吻是使者,他们让自己的舌头传达了他们想说的话。他们急不可耐的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希望立即地,在片刻之间彻底地,狂野地,不失时机地融化在对方身上的渴望。

    后来他们吻累了,分开了,她呆呆的看着季子强,有点哽咽着,一时说不出话来,季子强也像她一样,一时无语,就这样,他们痴痴的看着,看着,继儿,江可蕊竟抽泣起来。

    季子强用手拍着她的后背说:“你看看你,像个小孩子一样。”

    她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季子强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但你想想,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你还不了解我吗?”

    江可蕊问:“他们在里面没怎么你吧?”

    “什么怎么?他们敢?”季子强有点夸张的厉声说。

    于是,季子强就跟她说他在小楼屋这些天的事,说他就像休假一样,说那些人对很尊重他,说那里的空气真好,晚上睡觉睡得特别香。

    江可蕊用小粉圈头擂季子强说:“你好没良心,还睡得着觉。我们可是天天想你,一整夜一整夜睡不着。”

    季子强就说:“有那么严重吗?其实,我这人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根本就不用担心我会出什么事。”

    江可蕊还是说:“我也知道你在这上面没问题,我担心的是,你会被人冤枉。”

    季子强淡然的说:“要冤枉我,恐怕不会那么容易的。”

    江可蕊撇了一下嘴说:“那你怎么就被他们带走了呢?”

    季子强说:“只是有一点点误会。”

    “你这人呀!成天就往好的方面想。”

    “这不好吗?这就不会让自己觉得累。”

    突然的江可蕊就叫了起来,说:“你身上什么味?”

    季子强低头闻了一下自己,问:“什么味?”

    “一股怪味。你没有换衣服吗?你先洗个澡吧,把你身上那股怪味都冲洗掉,把你这一身晦气都冲洗掉。”

    江可蕊就挽住了季子强的手,往卫生间走去,她小鸟依人似地靠着季子强,季子强身体的一股热便涌了上来,手却停留在江可蕊渾圆的臀上轻轻地撫摸。

    江可蕊脸一红,悄声说:“你号色!”

    季子强也悄声说:“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说,我能不色吗?和你在一起,我没办法不色,何况,又在那小楼屋里当了这么多天的和尚。”

    江可蕊红着脸说:“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起色心了。”她的手就往季子强的那个部位摸去,她叫了起来,说:“你真是色到家了。”

    两个人又在那里抱成一团,那手都往对方敏感的地方摸,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立马就想把这个女人要了。

    江可蕊忙说:“不行,不行。先洗澡,说什么都要先洗澡,先把你身上的晦气洗干净了。你看看你,骚得脸都红了,都着火了。”

    季子强被江可蕊推进了浴室,季子强在里面说:“你也一起洗吧。”

    江可蕊在外面说:“你那点坏主意我们还不知道呀!不跟你洗。”

    季子强说:“这么大的浴缸就我一个人洗多浪费。那你进来帮我擦擦背。”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光溜溜的样子,就“咯咯”笑起来,人也走了进来。季子强从浴缸里坐起来,向江可蕊身上泼水,一下子,就把江可蕊都泼湿了。

    江可蕊呼呼的大叫,“季子强!你是故意的!”

    季子强挑眉,玩味的一笑,“可蕊,既然全身都湿透了,那我们就一起洗吧!”

    江可蕊说:“谁要和你一起洗!”

    话没说完,季子强手指突然拉开了她身后的拉链,褪下了她身上的黑色蕾絲裙子,江可蕊嘻嘻的笑着,一把推开了他,说:“不要在这里啊,本来我是想帮你洗洗的,现在看来不用了,你自己洗吧,我在外面等你。”

    但季子强怎么可能放过她呢,季子强就吧江可蕊拖进了水里,江可蕊马上感觉有一双有力的手臂,摸上了她柔軟的腰部,强硬的将她搂进怀中。

    季子强抱着江可蕊,贴在她耳边,轻咬着她的耳垂,稍微有些喘息道:“我要你。”

    此处省略五百字!<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